星空照耀,羅馬入你夢中



導讀:五十年前,人類第一次載人登陸月球。這是人類的一小步,也是最具有太空歌劇式科幻感覺的人類浪漫史詩。在千年前的羅馬帝國,同樣的探索與開拓的浪漫史詩也曾在地中海畔的永恒之城不斷上演。那麼,如果在一部太空歌劇式科幻作品裏,構建一個羅馬帝國,會發生什麼呢?049a5-Ω探索艦隊司令的故事即將開始。

給監督者議會的信
致尊敬的監督官,願星辰永遠照耀你們,
致高貴的公民們,願星空永遠庇佑你們,
請原諒他的最後一次致意。自今日始,不再有星空。
93748-049a5宇宙REDFOX星係執行官,049a5-Ω探索艦隊司令,“星際征服者”普布利烏斯·圖利烏斯·西庇阿,在我們已知宇宙的邊緣,在星空的最深處,向你們致以他崇高的敬意。
在這封量子光束信到達母星係的同時,西庇阿將軍和他全部的049a5-Ω探索艦隊已在分子層麵不複存在。這是一封寫給未來的信。
在探索行動“0126-17”開始的312個宇宙年裏,西庇阿將軍的艦隊已對我們的宇宙和時空進行了十三周完整巡視,他共發現167542處時空異常,也發現了我們宇宙最近的數起星際吞噬與湮滅事件的源頭。我們的宇宙為此經曆了太多的時空擾動和星際暴亂,是時候揭露這一切的原因了。
自母星係誕生開始,先民們沐浴在眾星的光輝中,篳路藍縷,從時刻麵臨被大黑洞吞噬的弱小星係,到統禦四方的磅礴宇宙,從可控核聚變、量子糾纏,到恒星級能源利用、時空跳躍,至我們所在的時代,我們已到達了這個宇宙的每一個角落,監督者議會的法令刻在了每一塊存儲器裏,每一個星係上的智慧生物都擁有光榮而神聖的公民權。我們一直被告知,進步來自進取心,因此,在我們的征途上,除了遙遠的星空,我們無所畏懼。
然而,命運永遠走它自己的路途。自1293宇宙年前起,數起可被觀測的時空擾動被發現,這些擾動導致數次嚴重的黑洞失控,並造成了相鄰星係的嚴重破壞。而相關證據顯示,這些擾動有人為操縱的痕跡,操縱者來自宇宙邊緣。
根據科學中心的計算,時空擾動導致的事件將導致我們宇宙的崩潰坍縮。依據監督者議會的法令,探索行動“0126-17”啟動,西庇阿將軍被任命為049a5-Ω探索艦隊司令。但他知道,與其稱這次行動為“探索”,不如稱其為“拯救”,拯救我們的宇宙,拯救我們自己。
經曆了278個宇宙年的探索,他的艦隊發現,我們宇宙的邊緣,以及多處時空異常所通向的,都是無邊無際的虛空與阻隔,而這不符合我們認知的科學,就好像我們被關在某種看不見的牢籠之中。初步判定,存在一些我們無法認知無法理解的宇宙外智慧實體,在操縱並關押著我們的宇宙。
通過對部分時空異常和失控黑洞的探索,西庇阿將軍找到了這些實體遺留的痕跡,並根據隨艦科學家團隊的分析,確認操縱和囚禁我們宇宙的,是一些高維智慧生命。在最近發現的一處時空異常裏,他通過一部高維生命遺留的心靈感應機器,與祂們取得了聯係,並得到了令人沮喪和絕望的訊息。他在此向監督者議會正式確認,我們母星係的崛起,我們宇宙的科學進步,我們經曆的每一次重要曆史節點,我們宇宙的被操縱關押,都來自祂們的賜予、安排和授意。我們的宇宙,就是祂們的一個玩具。
祂們好奇於可以有人發現真相,並樂於主動與西庇阿將軍聯係,因為祂們為我們的宇宙接種了認知危害模因,我們對祂們存在的感知、觀測和理解都會被幹涉和取消。根據祂們設定的“遊戲規則”,每隔142857宇宙年,我們的宇宙都要從無數個提前啟動的時空異常開始,經曆坍縮崩潰,然後以設定的條件重新開始,實現迭代,從而娛樂祂們。我們就像囚禁於鬥獸場的野獸,卻連咆哮的意識都不會產生。
高維生命對於我們宇宙的任何生物都是神明一樣的存在,就像壓在我們頭頂的星空裏不可抗拒的命運。祂們對西庇阿將軍可以免疫認知危害模因這一異常毫不關心,迭代將按“遊戲規則”繼續且不可逆轉,獅子不會關心羊的想法。而他的艦隊不能將探索與對話報告發送給監督者議會,因為時空異常已經擴散,一旦真相泄露,就會直接引發迭代,我們的宇宙將繼續重置,我們將永遠無法打破這循環的命運。
根據隨艦科學家的測算,位於高維生命放置的時空異常內,將免疫宇宙迭代造成的坍縮,這在艦隊內部造成了廣泛的爭論。經過艦隊公民投票,西庇阿將軍和他的艦隊一致認為,即使艦隊可以在時空異常裏得到永生,失去了宇宙和母星係的公民的存在將毫無意義。
049a5-Ω探索艦隊用34個宇宙年尋找到了高維生命放置在我們宇宙的迭代坍縮裝置的核心時空擾動區域。根據測算,艦隊攜帶的372枚反物質炸彈可以消除該區域,同時相當於把全部時空異常所在的宇宙進行迭代,而西庇阿將軍和他的艦隊將隨著異常的消失而同樣不複存在。他不知道這次大膽的嚐試能否成功,就像塵埃裏的螻蟻妄圖反抗壓在頭頂無數次迭代的命運,但智者是自己命運的創造者,決定我們命運的從來就不是頭頂的星空。
如果這封量子光束信可以順利被發出,那麼說明他的努力和犧牲沒有白費,我們的宇宙終於擺脫了這一迭代無法反抗的命運。同時為暫時隔絕高維生命的幹涉,一束逆模因安保光束將與信同時抵達母星係。從此時起,將不會有人記得探索行動“0126-17”,不會存在049a5-Ω探索艦隊的痕跡,沒有普布利烏斯·圖利烏斯·西庇阿這個人曾給監督者議會寫信。但從此刻起,他和他的艦隊用生命換來了希望。
高維生命對我們的優勢是絕對的,在意料之外的小規模破壞結束之後,祂們的規則和“遊戲”仍將繼續,但宇宙迭代相關信息將被監督者議會得知,我們終將能夠麵對高維生命,擺脫這循環的命運。
從今日起,星空將不會再庇佑和照耀著我們的宇宙,你們隻能自己負重前行。西庇阿將軍和他的艦隊的犧牲給你們爭取的隻能是時間。利用好你的時間,因為時間正疾步向前。
當勝利的那一天,在母星係準備一場凱旋式,給英勇無畏的你們。
116483宇宙年ε145-35恒星時,於星空深處,
普布利烏斯·圖利烏斯·西庇阿,不存在的人

後記
太空歌劇式科幻作品,被認為是一種“不拘泥於人類現有科技水平的宇宙冒險英雄史詩”,如《星球大戰》係列、《基地》係列等等。這類科幻作品的主要特征是建構在宇宙空間與外太空背景下的,具有樂觀主義因素的英雄冒險敘事。
而羅馬帝國,一個千年之前的古老帝國,是怎樣與“太空歌劇式科幻作品”這個概念完美協調呢?這就要求我們對“羅馬”作一個概念提取。
首要的因素是自然法。自然法是羅馬立國之基,也是存續千年之要。一般認為,自然法由理性精神與自然正義兩種要素構成。自然法是羅馬的根本和原則,貫穿始終,並引出了其他的基本因素。因此,我稱其為“原則”。
其次的因素是公民和私權利。羅馬帝國的全名自始至終都是“元老院與羅馬人民”,公民權和私權利作為國家權力的來源一定程度上構成了某種授權和委托。羅馬公民從來不隻是被統治的客體,而是通過法律、公民大會、保民官等途徑參與國家權力的主體。因此,我稱其為“一群人”。
再次的因素是“優勢地位階級”。在帝國不同曆史時期,掌握羅馬國家實際最高權力主體的群體各不相同。在帝國早期,是世襲血緣貴族;在帝國中期,是軍官及軍士(軍團);在帝國後期,是地主與教士。該階級的表現形式包括元老、執政官,騎兵衛隊長、總督、軍團司令,公爵、大主教等,總之,是實際執掌權力的少數者。因此,我稱其為“權力者”。
最後的因素是“羅馬文化”。這種文化廣泛存在於從皇帝到元老到公民的心中,是一種集體無意識,一種核心精神。它的主要特征是開拓進取與樂觀主義,並不限民族與種族差異、政體與宗教差別而廣泛存在。它是一種可傳承的“知識”與理念,通過宣傳、教育、法律、宗教等媒介傳播傳承。因此,我稱其為“理念”。
上述四種因素呈遞進關係,“原則”是基礎,由此誕生“一群人”和“權力者”,最後依靠“理念”維係與發展。換言之,隻要“原則”成立,就可以在任何條件下,自然演化出其他因素。
回到我們的“太空歌劇式科幻作品”背景中。如果在這個背景和前提下,代入我們的羅馬“四要素”,就可以得到“太空版”的羅馬帝國。
為此,我們設定該平行宇宙的文明程度為較高水平,實現了高效的能源利用,實現了較大範圍的太空旅行(注意空間旅行速度並未超過光速)。要有不同於人類和地球生物的生命形態,但重點不在於生命差異,而是宇宙社會的運行。要存在超能或異常,但該異常應當可以被該宇宙科學理解。要存在廣泛的未知地帶,以使“探索”成為文明主題,使機遇與挑戰並存。
與此設定相適應,該文明應當擁有的特點有:龐大的體量,至少應當包括數個恒星係;高級的智慧,以理解和信仰“原則”;深刻的危機,應麵對迫在眉睫的其他文明入侵或宇宙級自然威脅;恰到好處的留白,應當是與現實世界和我們的地球無關的另一宇宙,但應當處處體現與我們的相似;擁有“英雄”和犧牲,以體現太空歌劇科幻的史詩感,等等。
因此,我們可以按照這個模板,作一個大膽的設想,看看我們能否在太空歌劇科幻裏,擁有一個“羅馬帝國”。
長按掃碼
關注我們
下一篇 : 【禪院百科】去天國路線圖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