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爾街“目標價”是否真的靠譜?| 巴倫獨家




了解目標價格的形成和估值可以讓你成為一個更好的投資者。關鍵在於,不要把極端的目標價當作該隻股票的麵值,也不要過於相信一個數字。
文 | 阿爾·魯特(AI Root)
編輯 | 吳海珊

當人們考慮買入一隻股票時,最終的問題都會歸結為: 它值多少錢?
這是每一位華爾街分析師在準備一份有關某家公司的研究報告時,都是試圖去回答的問題。分析師們常常通過給出一個目標價來回答這個問題,這個目標價通常是預期未來12個月這隻股票將會達到的位置。股票的目標價會被引用在電視台報道、《巴倫》的文章或者其他地方。
有時候,目標本身就是新聞,比如1998年,亨利?布洛傑特(Henry Blodget)預測電子商務新貴亞馬遜(Amazon,AMZN)的股價將會達到400美元。當時亞馬遜的股價在240美元左右,但是僅僅三周的時間,就達到了亨利?布洛傑特給出的400美元目標價。最近,摩根大通(J.P. Morgan,JPM)分析師史蒂芬?圖薩(Stephen Tusa)為通用電器(General Electric,GE)設立的10美元目標價,被證明領先於市場(編者注:通用電器過去一年下跌了20.2%,7月18日收盤價為10.07美元)。
但對於股價預測而言,目標價並不總是那麼有用。 許多專業的基金經理表示,他們懷疑這隻不過是經紀行業為了吸引投資者對某隻股票的興趣而使用的一種營銷工具。 事實上,《巴倫》(Barron's) 發現標準普爾500指數成分股中有28隻股票被評級為買入(或同一等級),但是目標價低於當前水平,包括迪爾公司(Deere,DE) ,沃爾瑪(Walmart,WMT) ,好市多(Costco,COST) ,以及美國雅培(Abbott Laboratories,ABT)。
對於投資者而言,支撐分析師價格目標的假設並不總是那麼明顯。

以受到華爾街青睞的思科係統(Cisco Systems,CSCO)為例。 我們采訪了兩位覆蓋該公司的分析師。 兩位分析師給出的投資建議都是“買入”,也給出了相似的價格目標,但是在為何給出這樣的估值方麵,他們給出的理由卻是不相同的。(《巴倫》同意不透露分析師的身份。)
第一位分析師表示,他在計算公司截至2020年7月財年的每股預期收益時,設定了17倍的市盈率(P/E),這一市盈率比該公司的曆史曆史平均水平高30%。這位分析師認為,思科的商業模式證明了較高的市盈率是合理的,但他沒有進一步解釋。 
第二位分析師則采取了不同的方法,他綜合了該公司不同業務板塊的估值,在綜合市盈率的基礎上,給出的目標價。他給思科的軟件業務25倍的市盈率,服務業務16倍市盈率,硬件業務11倍市盈率。
基本市盈率和更複雜的市盈率隻是分析師采用的眾多估值方法中的兩種。 這些估值方法有的非常簡單,有的複雜的像迷宮一樣。而任何一種方法都是基於假設的。這些假設是不受限製的,除非除非投資者願意深入研究一份研究報告。
獲取目標價的其他方法包括: 加總分析、貼現、並購潛力、預期價值情景規劃、價格與賬麵價值、重置成本分析、市盈率、價格與現金流、稅息折舊及攤銷前利潤(Ebitda,利息、稅項、折舊和攤銷前收益)倍數、銷售額倍數、 PEG率(市盈率相對利潤增長比率)等。 投資者至少應該了解分析師是如何推導出他們的目標價格的,當然還有這些術語的實際含義。
投資者還需要決定目標價格是否重要。
再以思科為例。根據彭博社(Bloomberg)的數據,16位分析師給該公司股票“買入”評級,其平均目標價約為60美元,比最近的交易水平高出約10%。對於這家科技巨頭來說,這聽起來似乎是一個可以接受的回報,直到有人意識到思科的目標價格總是比其當前交易價格高出10% 到20% 。
J O Hambro資本管理集團的投資組合經理阿倫?丹尼爾(Arun Daniel)告訴《巴倫》:"我們根本不關注賣方的目標價,我們依賴自己的估值方法。" (賣方指的是像高盛這樣將研報“賣”給“買”方的經紀人。像J O Hambro這樣的資產管理機構購買高盛的研究成果。) 他說:“我更願意關注現金流和資本回報率。”
史密德資本管理(Smead Capital Management)研究主管托尼?舍勒(Tony Scherrer)表示,盡管目標價在他的投資過程中不是很重要,但他確實關注一隻股票買入和賣出評級的數量。托尼?舍勒自稱為價值投資者,他希望找到最劃算的交易,當分析師們一致看漲某隻股票,並提高其目標價和估值倍數時,這就是一個信號,讓他把目光投向別處。

他對目標價的態度,為所有投資者提供了一些重要的教訓。
首先,專業人士不是每個月甚至每個季度買賣其持有全部頭寸。如果投資者計劃持有一支股票數年,那麼反映未來幾個月走勢的目標價格就不那麼重要了。
其次,目標價隻是一個信號。隻是眾所周知的冰山一角,而在水平線以下發生了很多事情。 目標價反映了華爾街是如何判斷一種股票的,僅此而已。
盡管如此,了解目標價格的形成和估值可以讓你成為一個更好的投資者。關鍵在於,不要把極端的目標價當作該隻股票的麵值,也不要過於相信一個數字。
首先要知道的是,標準普爾500指數2019年預期市盈率為17倍,與其5年曆史平均水平相符,比其30年曆史平均水平高出5%。在過去超過30年的時間裏,標準普爾500曾在互聯網泡沫時期以25倍的預期市盈率交易,也曾在金融危機最嚴重的時候,以11倍的預期市盈率交易。
綜合考慮以上因素,再加上一些關於目標價的細節和形成,投資者就可以把關注目光放回到對一家公司商業模式和管理團隊的評估上了。
這對所有投資者都適用。
翻譯 | 小彩
版權聲明:《巴倫》2019年6月27日報道“Do Wall Street Price Targets on Stocks Really Matter? What Investors Need to Know”。《財經》獲道瓊斯旗下《巴倫》(Barron's)在中國大陸獨家授權,原創文章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本文內容僅供參考,投資建議不代表《巴倫》傾向;市場有風險,投資須謹慎。)

雜誌訂閱

大家都在看
“隱形冠軍”煉成記:揭秘德國中小企業生存和發展之道
章瑩穎案凶手被判終身監禁,為什麼不是死刑?
去非洲賺取百億美金,感覺就像坐上了時光機
查沒12噸假藥,“食藥警察”在廣東破獲地下黑色鏈條
特寫 | 互聯網汽車的一千零一夜
責編  |  蘇月  yuesu@caijing.com.cn
◤本文為《財經》雜誌原創文章,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建立鏡像。如需轉載,請在文末留言申請並獲取授權。◢


下一篇 : 周複盤:關注新小周期的啟動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