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首位中國邦女郎,20歲紅遍英美,80歲與周傑倫飆戲,至今仍是傳奇



在廝殺激烈的暑期檔,有一部電影特別慘,從定檔到上映都是悄無聲息。
排片少,想看的看不到。
看得到的,這毫無審美感的海報以及直叫人聯想安徒生童話的片名,又無法將他們吸引進影院。

可要是說起這個海報上的女人,傳奇本奇絲毫不過分。
她的身上,有太多太多個“第一”:
第一個登上英國倫敦西區舞台主演的中國演員;
第一個在英國出版中英文唱片的中國歌手,其中英文版本的“第二春”一曲曾在亞洲連續兩年獨占排行榜第一位;
第一位中國“007邦女郎”;
第一個被提名英國最佳電視演員的中國演員;
第一個在倫敦和紐約兩地先後領銜主演舞台劇的亞洲演員,也是第一個在劇院外設霓虹燈名字的亞洲演員。
她就是一代傳奇女星— —周采芹。

01
在電影《藝伎回憶錄》裏,她是那個一句“水可以克火”留下千代子的智慧奶奶。

在《喜福會》裏,她是與女兒最終和解的執拗母親。

她曾經在新版《紅樓夢》中飾演賈母。

也曾經在《驚天魔盜團2》中出演周傑倫的奶奶。

也許這個名字,在很多年輕人聽來陌生。
可在上世紀50、60年代,她幾乎作為“東方美”的典型標誌,改變著英美對中國女性的認知。

影、視、歌三棲,20多歲紅透半邊天,40歲破產被關進精神病院,年近60重新在好萊塢爭得一席之地。
關於她,曾經流傳著這麼一句話:“男有李小龍,女有周采芹。”
02
周采芹出身名門,父親是與梅蘭芳齊名的中國京劇大師周信芳,母親是上海灘社交圈首席名媛,大名鼎鼎的裘天寶銀樓的三小姐。
她出生那年,母親正陪著父親四處跑演出,她被生在一個巡演裝行頭的戲箱子裏。

(為周采芹)
當時這個女孩不會想到,此後一生,她將與舞台、表演結下深深的緣分。
周采芹母親極其重視對孩子的培養教育,幾個子女先後被送出國留學,周采芹16歲時則是被送到英國皇家戲劇學院學習,成為該校的第一位華裔學生。

但同學們並不看好她,篤定她畢業以後肯定找不到工作,“你永遠不可能得到演出機會,因為倫敦的舞台上不需要一張東方人的臉。”
這種譏諷反倒刺激了她,她一封又一封地給節目製作人寫自薦信,爭取在活動上露臉的機會。
功夫不負有心人,1959年,23歲的她接到舞台劇《蘇絲黃的世界》的邀約。

周采芹一炮而紅,從百老彙演到倫敦西區,場場爆滿,而她身著旗袍、風情萬種的模樣也在倫敦掀起了一股新的流行風尚。
那年聖誕節,旗袍成了最流行的晚裝服飾,金發女郎們染黑發、描眉畫眼模仿著她的造型。
整整3年,她的名字一直閃爍在倫敦西區威爾士劇院的燈箱廣告上,就連一家動物園剛出生的小豹子也是以她的名字命名的。

片約不斷的同時,唱片公司也向她拋來橄欖枝。
那首我們在文章開始聽到的歌曲《The Ding Dong Song》正是由周采芹演唱,翻唱自20世紀20年代在中國很流行的歌曲《第二春》。
這首歌曾經在亞洲連續兩年獨占排行榜第一位。

《007之雷霆穀》劇照
1967年,周采芹轉戰好萊塢,在《007之雷霆穀》電影中,與肖恩·康納利上演對手戲,成為首位華裔邦女郎。
她如她的母親一樣,周身散發著耀眼的光芒,拳王阿裏、著名作家E.M.福斯特以及各界名流都曾是她的座上賓。
03
擁有名望、財富,正當周采芹沉浸在成功帶來的喜悅中時,老天爺卻跟她開了一個巨大的玩笑。
英國經濟危機爆發,她投資房地產賠了個精光。
破產、父母接連去世,周采芹身心遭受重創,曾經風光無限的女明星跌入穀底,甚至連生計都成了問題。

她嚐試過自殺,在公寓裏吞服大量安眠藥,死沒死成,卻被人當作瘋子關進了精神病院,在那裏,她度過了人生最灰暗的17天。
也是在那期間,她骨子裏那股不服輸的勁兒又蘇醒了。
她開始滿世界打零工,在弟弟的餐館裏當服務員,在哈佛大學當檔案管理員,在保險公司做過打字員。
原本引領風尚的她,卻穿著價值3美元的外套和塑料靴子行走在大街上。

事實上,這個世界上每天都有人被現實擊垮,頭天還坐擁豪宅名車,隔天就一無所有。
有些人選擇一死了之,有些人鬱鬱半生,最絕的就是那種置之死地而後生的狠人。
恰恰,周采芹就是這種。

在為了生計四處奔波之餘,她從零開始,四處試鏡角色、學習研究莎士比亞戲劇,為了掙進修的學費,她在劇團打掃衛生,在學校當助教。
正是在劇團打磨的這三年,她得到在《奧瑞斯特亞》和《紅字》出演女主角的機會。
這個在舞台上瘦瘦小小的中國女人,以她的精湛演戲再一次征服外國觀眾。

1980年,應中央戲劇學院副院長曹禺之邀,周采芹回國執教,成為第一個到該校執教的“回歸”專家。
1993年,她和其他幾位亞裔女演員在電影《喜福會》挑大梁,用精湛的演技向好萊塢釋放了一個明確的信號:
亞裔女演員缺的是機會,不是演技。

《喜福會》劇照
時至今日,83歲的她仍然活躍在好萊塢,綻放著她獨有的優雅與魅力。

從紅透半邊天、墜入穀底到絕處逢生,看似嬌小的周采芹,始終迸發著一種驚人的力量,獨立自主、堅強驕傲。
麵對人生岔路口的時候,絕不拿所謂命運當逃避的借口。
“我至今還沒有教會自己相信命運,最沒有出路的時候,我去學東西。”
因為心和腦子集中精力在學習,就不會感受到眼中的苦,也隻有綿綿不斷往身體裏注入能量,才能去到更高更遠的地方。
無論順境逆境,高峰低穀,都能展現從容不迫的姿態。
這份自己給自己的底氣,誰都拿不走。
下一篇 : 梁朝偉加盟漫威首部華人英雄電影《上氣》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