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企走向十字路口





鼓勵上市、一致性評價、帶量采購等多種政策,正同時作用於中國藥企,一邊是投資熱潮,一邊是藥品降價潮,公司需要在市場和利潤之間作選擇,投資人則麵臨估值與市值倒掛的風險。
文 | 《中國企業家》記者 李秀芝
編輯 | 王芳潔
頭圖製圖 | 王超
 
“藥企們正麵臨大的洗牌,可能百分之七八十會死掉。”德聯資本高級副總裁趙國寶對《中國企業家》說。
趙國寶的觀點,似乎與已形成的大健康投資風口相悖。近日,證監會就修改《上市公司重大資產重組管理辦法》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其中對涉及借殼上市的規定進行了修正,擬放開支持符合國家戰略的高新技術產業和戰略性新興產業相關資產在創業板重組上市,生物醫藥正在政策範圍之內。
除深圳創業板外,香港主板和上海科創板均表明,鼓勵生物醫藥公司上市,甚至允許未盈利生物科技公司上市。這些重點鼓勵創新型生物藥公司的政策,甚至帶火了整個醫藥行業。在資本市場上,投資人對於醫藥行業的熱情高漲,醫藥企業融資、上市的新聞屢見不鮮。
但作用在中國藥企身上的,絕非隻有資本市場相關政策,那些來自藥監部門和國家醫保局的政策,更直接作用於企業。例如,即將執行第二輪的藥品帶量采購,正在廣泛地影響著製藥行業。
《中國企業家》獲悉,7月12日下午,國家醫保局、國務院辦公廳、衛健委等有關部門,組織第一輪4+7藥品帶量采購中的20家中標和落標藥企,召開了藥品4+7集采擴麵企業座談會。據會議紀要,第二輪集采計劃明年上半年開始,藥品範圍是第一輪中選的25個通用名,涉及除4+7城市以及福建、河北兩省外的全國所有省份及地區。
2018年,剛成立不久的國家醫保局便主導推出了藥品帶量采購,目的非常明確——降低藥品價格,第一輪4+7城市是指北京、天津、上海、重慶4個直轄市,和沈陽、大連、廈門、廣州、深圳、成都、西安7個城市。當年11月,根據《4+7城市藥品集中采購文件》,國家組織藥品集中采購試點,以4+7城市的公立醫療機構作為集中采購主體,約定藥品采購量,並利用團購效應和藥企進行談判議價。
集中采購的仿製藥中,以通過一致性評價為入圍標準。所謂“一致性評價”,是指對已經批準上市的仿製藥,按與原研藥質量和療效一致的原則,分期分批進行質量一致性評價。早在2012年,國家食藥監總局(CFDA)就試點啟動了一致性評價工作,該項工作一度被視為藥企實現“優質優價”的門檻。
但隨著帶量采購措施逐輪推進,通過一致性評價的仿製藥又必須通過競價的方式,來獲得主要市場。醫藥雲端工作室創始人點蒼鶴告訴《中國企業家》,藥企在第一輪4+7城市藥品集采中能否中選,主要看兩點:三個(包括原研藥,以及通過一致性評價的仿製藥)及以上競選品種,價最低者勝出;三個以內,主要看藥價降幅。
2018年12月7日,第一輪4+7城市藥品集中采購擬中選結果正式公示,來自華海藥業、豪森藥業、揚子江藥業等藥企的25個品種中選。從公布的第一輪擬中選藥品價格來看,平均降幅52%,最高降幅96%。
在一致性評價、帶量采購、鼓勵上市等諸多政策的夾雜下,藥企正在走向十字路口。“從長遠來看,創新占比越大的企業,越占優勢。”趙國寶說。

德聯資本高級副總裁趙國寶。來源:被訪者
  與政策博弈
 
2016年2月,國務院辦公廳發布《關於開展仿製藥質量和療效一致性評價的意見》,要求2012版基藥目錄中289個口服固體製劑(即“289品種”),應於2018年底前率先通過仿製藥一致性評價。
 
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即“藥監局”)官方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11月底,已完成112個品種的評價,其中屬於“289品種”的有90個。這意味著,“289品種”的一致性評價完成率僅約31%。“289”之外的品種,其一致性評價完成率則更低。
 
作為一致性評價中最重要的一環,BE(生物等效性研究)的機構供不應求,是仿製藥一致性評價完成率低的客觀原因。
 
北京鼎臣醫藥管理谘詢公司創始人史立臣向《中國企業家》透露,中國是仿製藥大國,有4000多家藥企,潛在要做一致性評價的藥企估計有1000多家,而且很多藥企並不止一款產品、一個批號要做。但全國具備開展BE試驗能力的醫療機構僅數百家。
 
“行業中較普遍的觀點是,產品通過一致性評價以後,既然在質量和療效上可替代原研藥,國家將給予優先采購。因而,大家一度投入一致性評價的熱情非常高,甚至在‘289’之外、價格更高的大品種上,展開了慘烈的競爭。”華海藥業副總裁、中國區藥品注冊業務負責人徐波接受《中國企業家》采訪時說。據不完全統計,華海藥業目前至少有20個仿製藥品規通過了一致性評價,是申報一致性評價藥企中的佼佼者。

華海藥業副總裁、中國區藥品注冊業務負責人徐波。來源:被訪者
史立臣觀察到,由於BE機構供不應求,藥企做一致性評價的費用也被炒高了。“最誇張時,做一致性評價要排隊。誰給價高,就先給誰做。原先做一個項目BE也就四五十萬(元),後來可能要八百、上千萬。”
 
2018年9月,哈爾濱三聯藥業發布公告,其生產的抑鬱症藥物米氮平片(15mg,商品名:米爾寧),通過了一致性評價。哈三聯藥業成為全國該品種首家通過一致性評價的廠家。彼時,哈三聯在米氮平片一致性評價項目上,已投入研發費用約735萬元。
 
點蒼鶴告訴《中國企業家》,一致性評價對藥企有實力要求。除了要花錢,也要花技術。“某些上市公司,特別是做OTC(非處方藥)的,收入非常高,但研發投入幾乎能忽略不計。還有很多小企業,品種結構單一,本身經濟效益就不好,連研發人員都沒有。”
 
史立臣談到,藥企們也在擔憂一致性評價淪為一次性評價。“中國在藥品質量層麵,不是第一次發這種要求非常高的政策,此前還有GMP認證等。結果如何?一些企業的做法是,按政策的要求來生產,審核通過拿到證書後,以前該怎麼生產,還怎麼生產。”
 
國家醫保局相關負責人曾回應市場疑慮,稱藥品監管部門將強化監督檢查和產品抽檢,加強全生命周期質量監管,確保一致性評價不是一次性評價。
 
2018年9月初,在國務院政策例行吹風會上,國家衛健委副主任曾益新則指出,在保障質量方麵,國家將更加注重與仿製藥質量和療效一致性評價聯動,強調按程序將通過了一致性評價的藥品優先納入基本藥物目錄,逐步將未通過一致性評價的基本藥物品種調出目錄。此外,對於基本藥物目錄內的治療性藥品,醫保部門在調整醫保目錄時,按程序將符合條件的優先納入目錄範圍或者調整甲乙分類。
 
看起來,這是給做一致性評價的藥企們打了強心劑。但上述醫藥專家的分析是,“說是這麼說,並沒有馬上執行”,“做不做一致性評價?很多藥企仍處於觀望狀態。在心理層麵,它們在跟政策博弈”。
 
眼看大限將至,但“289品種”通過一致性評價的數量甚少,2018年12月28日,藥監局發布《關於仿製藥質量和療效一致性評價有關事項的公告》,調整了仿製藥的評價時限:化學藥品(國內化學藥95%以上為仿製藥)申報注冊新注冊分類實施前,批準上市的含基本藥物品種在內的仿製藥,自首家品種通過一致性評價後,其他藥品生產企業的相同品種原則上應在3年內完成評價。
 
藥品價格戰
 
盡管一致性評價工作進展緩慢,但藥品帶量采購工作卻迅速開展起來。根據記者獲得的7月12日會議紀要,與第一輪集采計劃相比,第二輪集采計劃有兩個重要改變:適度競爭、多家中標。
 
具體來說,全部地區公立醫院、定點民營醫院、軍隊醫院上報用量,按一定比例作為約定量。所有企業(包括原研藥企業)以不高於4+7中標價格申報,報價最低的企業直接中選,其餘企業依次決定是否接受最低報價。若一家中標給予50%量,兩家中標給60%量,三家中標給70%量。根據報價高低,企業交替輪流選擇省份。所挑選省份報的量總和,即是此企業約定的量。
 
會議紀要還顯示,今年10月前,國家有關部門將出台相關文件,年底招標。第一輪4+7城市明年3月到期後,也將按此方案執行。
 
第二輪帶量采購將給行業帶來哪些影響?不妨回顧一下第一輪工作的成效——相關藥品大幅降價。
 
“‘4+7’相當於給看好一致性評價的藥企潑了一盆涼水。非但沒有提價,而且把價格降到那麼低。”點蒼鶴透露,當時業界流傳了一句話:“不過一致性評價,是等死(進不了基藥目錄、醫保目錄,沒有集采資格)。過了一致性評價,是找死。”
 
“但‘4+7’也讓一部分人清醒了:國家醫改的速度是不會放緩的。”第一輪4+7城市藥品集采擬中選結果正式公示後,點蒼鶴曾密集走訪過十多家中選藥企。他感受到的一個細節變化是,第一輪“4+7”啟動前,藥企們都在測算競爭對手的成本和報價。之後,他們則是算自己的底價,生產、采購、財務、銷售各個業務負責人坐在一起,好好聊一下:出廠成本是多少,成本還能不能再壓縮等。
 
“降價潮”正在蔓延開來。
 
2018年12月26日,安徽省發布公告,根據企業自主申請,省藥采平台對恒瑞醫藥主動申報的降價藥品——鹽酸右美托咪定注射液(2ml:0.2mg),統一下調省級集采價格為123元/支,要求各醫療機構及時下調相關藥品價格。
 
該品種也在“4+7帶量采購”中入圍,不過最後被揚子江藥業以133元/支的價格獨家中標,恒瑞因未通過一致性評價與帶量采購失之交臂。隨著非“4+7帶量采購”城市積極響應國家號召,鼓勵企業在該省主動執行4+7集采中標結果,揚子江也迅速行動,已主動申請在甘肅和山東,將鹽酸右美托咪定注射液 (2ml:0.2mg)以集采價格133元/支掛網。
 
此次恒瑞主動在非“4+7帶量采購”城市降價,而且比揚子江的中標價還低10元。可見,藥企爭奪非“4+7帶量采購”城市市場的價格戰已經打響。
 
除了恒瑞,在“4+7帶量采購”中,與阿斯利康爭奪吉非替尼片中標資格,但落選的齊魯藥業也在積極挽回損失,已主動申請在陝西省申請降價,將吉非替尼片(0.25g*10片)掛網限價由1585元/盒調整為498元/盒,降幅達68.58%,比阿斯利康最後中標價547元還少近50元。
 
“第一輪4+7帶量采購中,有些企業報的價格還是蠻低的。他們也想中選,但可能降幅沒有其他競爭對手高,到後麵一直尋求補票的機會。”點蒼鶴評論。
 
地方政策也在倒逼藥企降價。2019年2月19日,上海市的醫保局、衛健委、藥監局聯合發布《關於本市做好國家組織藥品集中采購和使用試點有關工作的通知》。作為“4+7”帶量采購的配套政策,通知明確要求價格高於中標價格的未中選藥品,患者自負比例提高10%或20%。這意味著,藥品降價才能獲得更大的市場。除上海外,北京也透露了相關的配套政策。
 
甚至,價格持續居高不下的進口原研藥,也主動下調了價格。
 
托珠單抗(雅美羅)是一種重組人源化抗人白介素6(IL-6)受體單克隆抗體,由羅氏和其控股公司日本中外製藥聯合開發。該藥分別於2013年、2016年先後在中國獲批用於治療類風濕關節炎、全身型幼年特發性關節炎(一種罕見病)。
 
2019年上半年,羅氏申請將托珠單抗(4ml:80mg)在遼寧省的價格,由原來1925元/支調整到830元/支,降幅高達56.88%。日本中外製藥也在江蘇申請了下降托珠單抗的價格,下調幅度和遼寧省一致。
 
分水嶺已至
 
由於市場投資者對此次帶量采購降價幅度過大存在爭議,在4+7帶量采購擬中標結果公示後的數個交易日裏,醫藥板塊曾遭遇大跌潮。
 
不僅未中標企業,擬中標企業也如此:中標6個產品的華海藥業、中標氯吡格雷的信立泰、中標三個產品的京新藥業股價也相繼承壓,四日股價累計下跌10.25%、11.47%、11.30%。
 
2018年12月11日,興業證券更是調低了部分港股藥企的估值和行業的評級。興業證券經濟與金融研究院副院長張憶東在其研報中指出:“考慮到行業盈利不確定性上升,國家降低藥價的決心,我們認為2019~2020年,行業仍將麵臨悲觀情緒下導致的估值低位,及盈利增速放緩的雙重壓力。”
“這是一種恐慌心理”,徐波解釋,盡管降價後,藥企的毛利率有所下降,但國家帶量采購把中間的藥品流通環節省掉,也節約了藥企的成本。而且,隻要國家采購量有保證,企業薄利多銷後還是可以的。另外,4+7還隻是試點,未來擴麵後的市場更廣闊。
 
然而,在一級市場,投資人對仿製藥的熱情也在明顯下降。
 
“一開始,我們就看衰這個方向。”趙國寶指出,“中國仿製藥的價格太貴了,平均是美國數倍。而中國醫保有壓力,跟仿製藥相關的東西肯定是要降價的,而且仿製藥又沒有絕對門檻。”
 
德同資本合夥人許謙也告訴《中國企業家》,“仿製藥我們還會關注,但是投資就會比較謹慎了。大家會擔心仿製藥企業的估值受影響,畢竟壓縮仿製藥的空間,把空間騰出來給創新藥,這個是國家政策的趨勢。”
 
另一醫藥基金合夥人告訴記者,由於在帶量采購工作開展之前,醫藥行業投資已經比較熱了,因此部分仿製藥企可能會出現估值與市值倒掛的情況,這也是該領域投資人需要麵對的風險。
 
多位受訪者表示,目前藥企已經產生一些分化,馬太效應很快會顯現。
 
在史立臣看來,現在中國的藥企分三種情況:一是研發和創新型:認識到研發實力越強,未來生存的餘地越大;二是觀望型:看著國家政策是否有鬆動,或尋找其他機會;三則是等死型:不做一致性評價,藥品能賣一天,賣一天。
 2019年6月,豪森藥業(上市主體為翰森製藥,3692.HK)在香港聯交所上市,發行價為14.26港元。截至當日下午16時收盤,該公司股價為19.5港元/股,暴漲近37%,市值約1113億港元,是港股最大市值醫藥股。 在第一輪帶量采購中,豪森藥業的兩款仿製藥——奧氮平片和甲磺酸伊馬替尼片(被稱為國產“格列衛”)擬中選,藥價降幅也不小,但似乎並沒有影響豪森藥業上市時的風光。
 
根據豪森藥業上市招股書,目前該公司有13種主要產品,包括1款創新藥、11款首仿藥和1款普通仿製藥。在其2019~2020年計劃推出的近30款在研藥物中,也包括4款創新藥。
 
“有核心競爭力的企業,隻會越來越好。政策對它有影響嗎?有,但不會影響它的整體價值”,點蒼鶴舉出的另一個例子是,恒瑞醫藥在仿製藥一致性評價中的表現並不出彩,但它創新能力很強,保持每年上市2~3款創新藥的節奏。就在7月2日,恒瑞醫藥盤中最高價70.47元,股價連續兩日創曆史新高,市值再次突破了3000億人民幣。
 
對於觀望型企業而言,中藥或許是一個機會。早在2009年,國務院就提出要扶持和促進中醫藥事業發展。“中藥不像化學藥,沒有這麼多的要求,而且也是備受國家鼓勵和支持的。”史立臣說。趙國寶也表示,基本上藥企有獨家中藥品種,就一直會是獨家,很少出現第二個同類品種。
 
“不過,如果企業因為懼怕一致性評價、懼怕創新,而轉向中藥或OTC,可能是中國醫藥企業的倒退。”趙國寶補充。
。END 。
製作:武昭含 校對:張格格  審校:高歡歡

[ 推薦閱讀 ] 點擊圖片即可閱讀




下一篇 : 海外股市一周回顧:美聯儲重歸鴿派,全球股市小幅收漲(國信策略)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