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與中國的5個戰場





班農說:“搞掉一個華為,比簽10個貿易協定還管用!”
美國的極限施壓,使得華為前景曖昧不明,也給整個中國企業界蒙上一層陰影。華為究竟能否生存下去,未來中國企業又有哪些出路?
民進中央經濟委員會副主任王林教授的訪談,全景展現華為生死推演,解析華為的戰略高度,以及中國企業應對未來世界格局變化的策略。
美國VS中國的5個戰場
華為事件折射出中美兩國的大國博弈,已經討論很多了。就是修昔底德陷阱,所有的老二上來之後,都會被老大敲打一下,這是正常現象。
現在中美兩國也走到這個階段,我認為兩國競爭涉及了5個戰場:
第一,貿易戰。貿易戰就是打關稅。
第二,科技戰。貿易戰打得不順,美國就開始打科技戰,對華為就是很典型的科技戰,隨後又對大疆、海康威視下手,就是要打掉你最先進的科技。
第三,科技戰之後就是金融戰。全世界除了俄羅斯、委內瑞拉、伊朗的石油是用人民幣結算外,最主要的結算貨幣就是美元,華為46%的收益來自海外,一旦美國在金融上對華為控製,華為的銷售會遭到很大打擊,甚至會波及整個中國的外貿,我們要高度警惕金融戰。
第四個是意識形態戰。
第五個就是國家主權戰。美國軍艦已經多次進擾南海,6月美國國防部發布的正式文件將台灣正式列為“國家”,並且派遣陸戰隊守衛美國駐台辦事處。美國還通過了國防授權法,聲稱“協防台灣”,就是準備跟中國軍事戰。
現在貿易戰、科技戰、國家主權戰,5個戰場有3個已經開打。我們的國防部長在6月2日的香格裏拉對話會上也公布了我國的立場,為了防止台灣從中國分裂出去,中國軍隊“必將不惜一戰。”
中企應對美國的3條路線
麵對美國的極限施壓,中國企業該如何應對,存在很大分歧。大致有3條路線:
第一條,任正非路線。就是堅持國際化,堅持全球產業鏈分工,但是自力更生,留有備胎。
第二條,被迫服從路線。就是麵對美國製裁,真的沒辦法,都按美國要求去辦,不然企業就死掉了。
第三條,防火牆路線。就是自己不搞研發,不去碰美國那些東西,就老老實實做自己的事情。
一些企業是被打了一棒子,然後低下頭了。還有一些企業是“我不用你打”,我在產業鏈上就隻做自己這一端,不去跟美國競爭,不去惹美國。
光是一個國際化潮流,就分了三派,爭論不休。華為受到很大的敬仰,但如果中國企業要走華為路線,就得麵臨現實問題:
第一,你走得起嗎?一年幾百億的研發費用你走得起嗎?
第二,即使走得起,你出得了頭嗎?很多企業沒等出頭就被打了。
所以現在很多中國企業,把華為看做一種信仰,高山仰止,現實中很難做到,但在新的科技革命背景下,機遇也很多。
特朗普“勝之不武,不勝為笑”
特朗普最大的問題就是用政治勢力去破壞市場規律,華為作為一個民企,自己搞研發不行嗎?他想做世界第一不對嗎?
我倒覺得,特朗普應該去企業當CEO,任正非可以去美國當總統。
特朗普的狹隘和任正非的博大寬容,對比十分鮮明。任正非講話中都讚賞了特朗普,因為特朗普敢於為企業減稅,任正非對所有供應商都充滿了感激,說他們教會了華為走路。所以華為把研發出的新東西,都教給國外同行,讓他們去繼續研究。
任正非還說,將來兩軍一定會在山頂相逢,但相逢時候我們一定是擁抱,為整個人類做出貢獻。
任正非是企業家,但有世界級政治家的情懷。特朗普是世界級政治家,但完全是個個體戶的心胸,隻不過當了總統,他就有了政治權力來打壓中國企業。
任正非是一個熟讀兵書,有戰略視野的人。他講話可以看到毛澤東《論持久戰》的影子,可以看到克勞塞維茨《戰爭論》的影子,而特朗普就是《交易的藝術》,就是極限施壓,倆人根本沒法相提並論。
從戰略視野上講,美國是個法治國家,是“自由世界”的領袖,特朗普對華為極限施壓,會動搖全世界對美國的信任,將來特朗普對誰都可以這麼下手。
你看自特朗普上台以來,破壞了多少遊戲規則:WTO是美國帶頭搞的,現在特朗普搞倒退,把美國多年來高舉的自由市場經濟的旗幟撤下來了;特朗普又退出了應對氣候變化的《巴黎協定》;退出了美國跟俄羅斯簽訂的《中導條約》。對世界毫不負責任,給美國造成很壞的影響。
中國有句成語叫“勝之不武,不勝為笑”。美國政府舉全國之力打壓華為,有什麼光彩的?這反而是華為的光榮,能讓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來一番單打獨鬥。而且還打不倒,還拉英國、德國一起來打,這不是笑話嗎?
關鍵時期,中國企業幾個戰略機會
在未來,幾乎所有依附全球產業鏈的企業都麵臨巨大挑戰,尤其是頭部企業,大疆就是典型的例子。
但這也給國內做進口替代的企業,提供了一個發展的窗口期。華為事件之後,肯定有很多頂尖企業去進行“備胎計劃”。一旦同樣的事情發生在他們身上,要有應對的準備。
未來,中國企業可以關注4個方向:
第一是高科技領域。現在中國肯定全力支持自研芯片,中國曾有3輪做芯片的國家行動,但這3輪都沒做好。因為外頭有的賣,而且質量還很好,所以企業就覺得那就去買唄,一直缺少研發動力。
現在國家一定會像做“兩彈一星”那樣攻克芯片,所以高科技、核心技術的進口替代產業,會迎來一個朝陽般的爆發期。
第二就是軍工類,軍民融合。這跟美國開辟的第5個戰場有關,這是一個新的方向,軍方采購,市場廣大。
這裏麵有四個方向:
第一個方向叫隱形,美國的F22和F35兩類隱形戰機,都是民營企業生產的,美國沒有國營的軍事工業公司。當時,金正恩和特朗普博弈,特朗普都不跟他講了,準備動手,直接F22、F35、B2都到了關島,然後F35、F22反複進入朝鮮領空,把朝鮮的軍事基地核心都看了個遍,而朝鮮卻沒辦法,因為朝鮮看不到它,美國戰機是隱形的。所以金正恩馬上來了個大轉彎,說願意談判。所以說,隱形技術是一個非常大的領域。
第二方向是超高速飛行,我們國家也在搞,它主要是不讓攔截,超高速飛行。
第三個方向是無炸藥炮彈武器,整個軍艦就是一個隱形的巨大發電廠,通過電磁炮來定向,直接發射激光,用電磁波來做武器。
第四個方向是人工智能。人工智能現在在軍事上的應用已經太多了,根本就是沒有人,無人駕駛。
第三個板塊是教育、醫療等服務貿易。中國很可能會同意美國的“三零政策(零關稅、零門檻、零補貼)”,已經達成了共識,中國對外開放的大門會越來越大。
現在教育、醫療、養老等行業,很可能迎來第二次中外合資的良機。過去,中國國營醫院資源緊張,看病難,而民辦醫院資金又不足,買不起設備,老百姓也不信任。國外技術和設備進來了,但是他們對中國不了解,就給了中外合資企業巨大的機會。
第四個是“一帶一路”。“一帶一路”上麵有大量的機遇,比如說礦產,土庫曼斯坦、吉爾吉斯斯坦,金礦多、含金量高,企業有大量機會。以色列貿易部的部長說,他們就需要中國這樣的市場,非常希望跟中國合作。所以,我們的“一帶一路”,也是一個道路。
這半年來,中國企業遇到太多困難,聽到了太多的哀歎,但是“凡牆皆是門”,這是考驗你的定力的時候了。因為顛覆創新,凡牆皆是門,而因循守舊,凡門皆是牆。
(作者係民進中央經濟委員會副主任 )
點下方二維碼識別二維碼(smt詩文天下友 ID:gh_8055db23f61e)一鍵關注,深深感謝!

下一篇 : 居安思危,有備無患(2020年高考作文預測及佳作點評)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