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樂壇大咖的養魚觀和人生觀


養魚之初,隻是養魚。

成為生意,魚沒變,但本質卻發生了變化。玩物,變成待售的商品。忽然一下要照顧幾十隻滿月的小魚,必須不斷學習才能跟上形勢的變化。

於是,根據每條魚尺寸、狀態、攝食喜好,餐餐精心準備不同食物成了必須。經常一頓喂食不當,輕則緩個一星期十天拒食,重則幾天就掛了。當大量飼養魟魚時,會發現規模化飼養和當玩物飼養完全不同。該喂麥穗的,喂一點泥鰍,就像人得了胃病,於是,知道每條魚的習性就顯得非常重要。不少經銷商說,為什麼魟魚前幾天好好的,一段時間後紛紛出狀況,原因也在這裏。

當一個隻懂喂食,不懂觀察魟魚習性的人打理喂食越來越多的魟魚,出問題就變成無法避免。能避免嗎?可以。整理出一套科學的日常喂食標準和管理水質的標準,魟魚出問題會得到有效控製。但是,前提是對每種魚出現的病態,都要有認識和對應手法,僅憑這一點,不死幾十條魟魚,恐怕很難建立完善的飼養標準。首先,什麼是標準?標準不是個人飼養習慣,而是可以應對解決和預防事態繼續發展的科學計劃,而建立標準的前提是,足夠了解產品對象可能會出現的各種狀況。


我也曾認為養魚各有方法,但漸漸的,我的想法有些變化。魟魚需要什麼?我給魟魚什麼?兩者之間還是需要做出一個選擇。

而在整個產銷、飼養中,有一些是我們不能控製的環節。當越多環節需要外界配合,在一定時期內,魟魚的問題基本都出在這方麵---我稱為外患。往往遇到棘手的外患時,即使再有經驗,如果來的魚有很嚴重的疾病,誰都回天乏術。有外患,必定有內憂,而內憂,就是我們自己的飼養手法。

所以,魟魚生意和普通飼養有一個共通之處,都會麵臨外患內憂,或者叫內憂外患。隻有盡早解決,才能盡早穩定的發展。


撲克牌裏有一種打法叫爭上遊,誰先跑掉,誰就贏。這很像賣活物,趕緊出手,風險最小。當很多人都抱著這種心態時,風險就直接轉移到合作方。一直以來,覺得魟魚好養,是因為適應了飼養者的習慣,大家之間建立了一種默契。覺得魟魚不好養,多數原因是因為這種默契沒能有效建立。飼養者覺得這樣養魚是對的,為魚好,但魟魚未必適應。時間一久,就像左手握右手,怎麼搞怎麼覺得不順手。究其原因,還是對自己飼養魟魚的習性不夠了解。很多失敗的婚姻都像極了喂魚,你給的,不是對方想要的。

回到喂食。當每條魚每頓吃的東西需要微調,而魚又能滿意的接受,那麼,看魚下食物,很有必要。我們接觸到很多形形色色的人,麵對時也要微調,而一直堅持對誰都一樣的仁兄,一定會在未來某日酸酸的唱起:“為什麼受傷的總是我?”……

年紀大了,不需要每個人都說好。那其實很虛無縹緲,尤其是無關緊要的人對我們的評價。負責任的人,評價中肯、善意,不負責任的,信口胡說。幾十條魚,都需要相處才能了解,當我們麵對陌生人的評價,你要在意,那隻能說你夠蠢。說實話,你都不知道和你說話的是翻海巨龍還是山坡下的一根蔥。

當魚友時,我們麵對的魚商屈指可數,總不能天天買魚吧。變成生意時,卻需要天天麵對形形色色的人。上周某天,有意截圖了微信圈,24小時之內,和43位魚友微信對話、聊魚、討論水質維護。我不進群,是怕沒辦法照顧好每個拋來問題交流的魚友,畢竟,即使再喜歡魚,這也不是生活的全部。我忙工作照顧家庭,你拋來問題,你說我回不回?不回,對你不好,隨時回你,不敢保證。不進群,是因為向來不愛湊熱鬧。微信裏叫我哥們,兄弟,先生,老師的都有,叫什麼都行,總要有個稱呼。就連我家孩子都知道叫叔叔阿姨,要帶著姓,怎麼有些魚友一上來就拋個圖片,直愣愣的問,你看看這條魚咋了?這樣的人,基本上我是不回應的。

想必如果不知道我懂魚,也不會來找我。既然有求於別人,為何還牛哄哄?從魟魚變成生意時,我才真的發現,一些魚友從心裏其實是極其不尊重賣魚的人,時常會不由自主流露出高人一等的神情。想必這些人多數在社會中是別人有求於自己吧,所以習慣了俯視,嗬嗬。做生意和氣生財,真的不假,但和氣必須是一團和氣,彼此和氣,你沒禮貌,我沒有必要給你好臉色。

魚是有習性的,尊重不同的習性,要從心底準備不同飼養手法去對待每一條魚。在學校裏,教科書告訴我們人是平等的,我信了;當人生走過一半時,我必須說,人是分三六九等的,不是社會身份的等級,而是教養的等級。猶如,喜歡吃飼料魚,你非給它吃活蝦,累了自己,也浪費了錢財。

既然看魚喂食是一種秩序,那麼,看人下菜碟,也應該成為一種必須。

(文章整理來源:龍魚指甲)


(點擊原文鏈接,更多精彩為您呈現)




下一篇 : 揭秘阜陽街頭唱雙簧售寶騙局,你還不看?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