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代理防長沙納漢放棄“轉正”:曾遭前妻家暴 被打流血



點擊上方藍字直新聞關注我們
更多分析請下載直新聞APP
參與評論請在新浪微博@深圳衛視直播港澳台

現年56歲的沙納漢自1月以來擔任代理國防部長,一直沒有轉正,這位五角大樓臨時長官的試用期居然長達170天之久。
其實早在5月9日,沙納漢的老板特朗普計劃讓沙納漢“轉正”,由他掌控軍方200萬部隊以及70萬名文職雇員,成為美軍的一號人物。然而,進入到六月的第三個周三,沙納漢的提名突然終結,五角大樓最高職位前所未有的長期試鏡正式結束,而這一人事變動發生在美國與伊朗等國家的軍事緊張局勢加劇之際,原美陸軍部長馬克·愛思普為新一任防長,對,依舊是代理的。
可能“轉正”卻辭職,拿了好幾個月的“臨時”工資的的沙納漢為何突然宣布退出國防部長正式提名程序?很大原因歸咎於他的前妻金伯利·喬丹森和他的兒子威廉在受到家庭暴力指控後,他決定退出這一提名程序。


高收入換不來家庭和睦
沙納漢從24歲開始就在波音供職多年,一路幹得風生水起,官運亨通,在出任代理防長之前,沙老板曾主管波音 的導彈防禦係統項目,還負責過波音的全球供應鏈策略以及高端製造技術應用,盡管沒有在軍中履職的經曆,但是和美國軍界來往甚密。
作為全球最大的飛機製造商,波音的工作壓力可想而知,要想人前出人頭地,人後必須鞠躬盡瘁。高強度的工作壓力沙納漢帶來了不菲的收入,早在2010年他的年收入就高達935,000美元,相當於大概748萬人民幣哦!但是事情都有兩麵性,繁重的工作也使得沙納漢分身乏術,無法照顧家庭和子女。
沙納漢和前妻金伯利二人相識於微時,年少時,二人還算恩愛,一共生育三個孩子,其中兩個女兒分別叫喬丹和蔡麗,唯一的兒子叫威廉。隨著事業的蒸蒸日上,沙納漢一家經常從一個地方搬到另一個地方。有一段時間,沙納漢在西雅圖市(西海岸)工作,而他的妻子和三個孩子留在東海岸的弗吉尼亞州,典型的異地分居。沙納漢每個月隻看望家人兩次。他的日程表似乎也沒有為家人留下太多時間。除了在美國的另一邊生活和工作之外,他於淩晨5點到達工作崗位,直到晚上8點或晚上9點才離開工作崗位,典型的“工作狂”。
經過20多年的婚姻,這對原本恩愛的夫妻關係惡化了。也許是得不到丈夫的照拂,每天還要麵對三個處於青春期的孩子,越來越多的不順心使得金伯利的行為變得不穩定,甚至怪誕。金伯利甚至在孩子們的麵前,將整個感恩節晚餐扔到了地板上,原因隻是覺得家裏人不尊重她。好不容易熬到沙納漢放假回家,原本想在沙納漢的生日晚宴上拉近家人間的距離,但是情緒不穩定金伯利又把女兒們為父親做的蛋糕摧毀了,這無疑給瀕臨破裂的夫妻感情雪上加霜。
狗血劇來了。

七尺男兒被家暴 施暴者居然是妻子金伯利
2010年8月,一個盛夏的晚上,妻子金伯利給到當地警方報警,聲稱沙納漢對她進行家暴。要知道美國法律對男性使用武力家暴是零容忍的。美國警察馬上到達案發現場,對事情經過進行調查。
然而,事情的真相讓人大跌眼鏡。兩人喝酒後沒有發生浪漫的事,卻發生了爭吵,他們從臥室一直吵到前院,最後升級為一場衝突,金伯利不僅把沙納漢的衣服扔出窗外試圖點燃它們,還把沙納漢的鼻子打出血。
一開始金伯利對警察矢口否認,但是事實不容抵賴,她的手臂上沾滿血跡,但是並沒有傷口。隨即,警方對施暴者金伯利進行了逮捕,但是由於缺乏證據,檢察官放棄了指控,金伯利隻關押了幾天就被放了出來。
這件事雖然沒有訴諸法律,但是最終導致沙納漢申請離婚。
到了第二年,這對夫婦扔處於離婚糾紛之中。金伯利最初保留了孩子的監護權,金伯利和孩子們離開了西雅圖市,搬到了佛羅裏達州居住。原以為一切會慢慢好轉。但是當年11月,年僅17歲的兒子威廉涉嫌與一名36歲女子有不正當的關係,這又一次引發了家庭矛盾。
母子倆從爭論升級到全武行,牛高馬大的威廉抓住一根棒球棒並反複擊打金伯利,讓她流血並且昏迷在地板上。氣急敗壞的威廉甚至斷開電話,以至於母親金伯利無法撥打911離開家。最後還是鄰居見狀不妙,急忙報警,自知大事不好的威廉立刻聯係了他的父親。

分得開的是夫妻,分不開的是親人
沙納漢立即放下手頭的工作,飛往佛羅裏達州協助威廉,並開始計劃他的法律辯護,包括推遲向警察投案,並且沒有交出他兒子的手機。金伯利因顱骨骨折和肘部住院需要手術治療。當警察開始尋找威廉時,沙納漢與威廉乘坐第一架飛往佛羅裏達的航班,並預定了當地的酒店房間。在那裏,他組建了一個法律辯護團隊,並征召家屬幫助說服法官讓威廉免於牢獄之災。
在他撰寫的一份備忘錄中,當時他試圖發起一場自衛辯論說:“金伯利以一種在情緒和身體上升的方式在威廉的房間裏反複指責威廉,助長了他的情況。”沙納漢接著詳細說明了離異家庭,包括金伯利的情緒問題以及她對孩子們的虐待曆史。
沙納漢說:“在過去7年多的時間裏,我盡可能多地工作,部分原因是為了避免與金伯利發生不可避免的衝突。似乎當我不在身邊大喊大叫時,她開始變得專注於指責,恐嚇並在情感上擊敗他們(孩子們)。”
多年後,沙納漢對這份備忘錄表示遺憾,說他沒有完全掌握這個備忘錄的範圍。沙納漢承認暴力不是合適的,當然也沒有任何理由用棒球棒攻擊某人。
然而,當年的州檢察官選擇相信了沙納漢的言辭,同意“拒絕裁決”,傾向於較低的指控,並且縮短刑期和緩刑期限。但是因為涉及猛烈的家庭攻擊,威廉的不良記錄在該州檔案無法封存或清除。威廉被判處在佛羅裏達州警長青年牧場度過18個月。
服完刑期後,威廉就讀於華盛頓大學,這與沙納漢在該校擔任董事會成員分不開,就像特朗普的女婿庫什納也是因為家族捐款才成功進入哈佛一樣。某些有錢人的升學之路充滿了銅臭味。畢業後,威廉子承父業,同樣從事航空航天業的工作,如今的他也找到了真愛,與未婚妻訂婚。
如此設身處地想象沙納漢的心境,一麵是隻差臨門一腳的部長大位,另一方麵是兒子的幸福生活有可能因為舊事重提而毀於一旦。作為一名老父親,可真是左右為難。正像沙納漢聲明的那樣,如果公開重演家庭悲劇將“毀掉我兒子的生命”。

據五角大樓稱,2018年,軍方收到8,039起符合家庭虐待標準的事件。大約四分之三的人涉及身體虐待。自2009年以來,該比率一直保持在2%。美國疾病控製和預防中心估計,在“親密伴侶暴力”事件中,每年有數百萬人受到虐待。近四分之一的女性和七分之一的男性報告說,他們一生中經曆過嚴重的身體暴力。

前妻金伯利
沙納漢和前妻金伯利盡管有長達22年的共同生活經曆,但是在2010年那次家暴後,專業“坑夫”的金伯利曾經還“強迫”兒子威廉簽署文件以幫助她辯護。威廉最初的聲明,表明警方“不公平地對待他的母親”,他沒有看到父母中的任何一方打擊對方。金伯利在接受“今日美國”采訪時並不承認這一指正,說威廉的聲明是他自己的主意。
在2011年棒球棒事件發生後,金伯利與威廉和大女兒喬丹疏遠了。她在2014年失去了對她最小的女兒蔡麗的監護權。一名法官寫道,她“辱罵欺詐性地使用了對蔡麗嚴重不利的衝突”。而在同年,金伯利在與商業夥伴爭論後,用大錘破壞了對方的奔馳車,隨後被要求支付超過10,000美元的賠償金。

種種事件表明,金伯利患有創傷後應激障礙,並接受了相應的護理。在她離婚期間,金伯利被診斷出患有邊緣性人格障礙,盡管她對這一結論提出異議。金伯利隨後搬到了佛羅裏達州的薩拉索塔,通過當地警察的調查記錄,可以看出經曆了離異和失去孩子監護權的金伯利,情緒波動愈發嚴重,這不得不引起警方的擔憂。

也許時間沒有給與沙納漢來證明自己能夠充分勝任防長一職,但是,沙納漢想用時間證明自己是一位好父親。
我相信我繼續在確認程序中將迫使我的三個孩子重溫我們家庭生活中的創傷篇章,重新打開我們多年努力治愈的創傷。我很高興有機會擔任國防部長,但不要以犧牲成為一個好父親為代價。”
——派特裏克·沙納漢

如需轉載, 請在後台回複“授權”。

在人人茫海中不錯失小直推送, 你隻需兩步:



更多精彩內容 搜索微博“直新聞”
為了方便大家查找曆史文章,咱們“直新聞”公眾號在菜單欄左下角“精彩內容”列表裏增加了“查找曆史文章”功能。點開“曆史文章”,在搜索框中輸入關鍵詞,就能找到你想要的往期文章啦,快來試試吧。
在看點這裏
下一篇 : 馬伊琍、海清,楊丞琳、李榮浩,羅誌祥、於大夢,張藝興,曾軼可丨扒叔爆料回複貼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