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如何泡溫泉 (下)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帝王對溫泉的迷戀極大地影響了官僚士大夫、人文學士乃至平民百姓。人文學士在漫遊山水風光、追求功名的同時,遊觀溫泉也成為其外出的重要內容之一,他們的溫泉旅遊足跡遍布全國。

  唐開元十八年(730年)春,李白在寄居淮南道安州(今湖北安陸)期間遊覽了應城溫泉,並寫下了著名的《安州應城玉女湯作》,該詩使應城湯泉名聲大噪。

  宋紹聖元年(1095年)十月,蘇東坡被謫貶到廣東惠州,他尚未安頓好,就到博羅縣白水山探勝。同年十二月十二日,他與幼子過白水山佛跡岩,沐浴於湯池。第二年的三月、十一月,他又同友人到此賞景沐浴,並寫下了《詠湯泉》,讚美溫泉。

  明代文學家楊慎於嘉靖年間謫戍於雲南永昌衛,在雲南期間,他寄情山水,每到一處,往往借詠邊塞奇花異草來抒發情懷。他遊觀過雲南的寧州、白崖、浪穹、騰衝、永昌等地溫泉,對安寧碧玉泉情有獨鍾,稱該泉為“海內第一湯”,並經常來此遊覽、沐浴。他題寫的《正月六日溫泉晚歸》生動地描繪了遊溫泉的情況:“月似銀船勸酒,星如玉彈圍棋。幾杵林鍾敲後,兩行鬆火歸時。”

  徐霞客是我國古代傑出的旅行家,在外出遊覽考察中,也對溫泉多有涉及。徐霞客於明崇禎十一年(1638年)五月進入雲南,崇禎十三年(1640年)正月東歸,在雲南逗留了1年多。在此期間,他考察了雲南各地的溫泉群,記錄溫泉23處,徐霞客不但簡單羅列出溫泉的名稱和位置,還記載了水溫、水質和各個溫泉的特點,對罕見的沸泉、氣泉進行了生動的描述。對一些著名溫泉,他更是親身遊覽、沐浴,並詳加記載。

  明中葉以降,隨著手工業、商業的發展,城市日益繁華,以百工和商賈為主體的市民階層逐漸壯大,以市民階層為主體的遊樂活動逐漸興盛起來,人們稱其為“冶遊”或“野遊”。明清時期,依托溫泉進行的冶遊也發展起來,如福州的六一泉,場所臨河,有亭榭之勝,並附設菜館,可以召喚歌女,故文人墨客多集中此地,聯吟避暑。清人施鴻保在《閩雜記》中記載了福州一些溫泉湯堂開展休閑娛樂活動的情況:“有日新室、一清居、萬安泉、六一泉等名。重軒複榭,華麗相尚。客至,任自擇室,髹盆棐幾,巾拂新潔,水之深淺唯命。浴後,茗碗啜香,菰筒漱潤,亦閩遊一樂事也。”這既是清代乾隆、嘉慶年間福州沐浴文化的一幅風俗畫,又真實地反映了當時人們依托溫泉開展休閑娛樂活動的景象。

  “得逢佳節須行樂,莫待蕭蕭兩鬢催。”古代歲時節令常伴有遊樂活動。明清時期,歲時節令遊較為興盛,且婦女甚至家庭主婦亦突破閨閣束縛,出門旅遊。溫泉也成為她們歲時節令遊的對象之一。一些溫泉地在歲時節令開展大規模或特定群體(婦女)的溫泉沐浴活動,並加入各種競技、文藝表演和娛樂項目,使其成為群體性的消遣娛樂活動。山東臨沂湯山溫泉“熱如湯,爬搔委頓之疾,浴之輒愈”,因而“遠方多羸糧而至者,以清明節為尤多”。王毓升在《文登溫泉遊覽記》中詳細記載了清代以來,山東文登民眾在元宵、穀雨等歲時節令開展以沐浴溫泉為核心內容的遊樂活動:“每年元宵節,大開女禁三日,附近婦女前往沐浴者,扶老媼,抱幼女,攜媳,伴鄰侶;紅紅綠綠,熙熙攘攘,撩撲不開,牽挽不住;一時途為之塞,目為之眩。斯時也,鄉間有舉辦花船者,有舉辦高蹺者,有舉辦秧歌者,有賽跑紙馬者,紛紛會集於湯之左右前後。”

  

古人眼中的溫泉美

  作為自然山水組成部分的溫泉,古人從自然形態美與內涵意韻美兩方麵欣賞溫泉的美。

  古人對溫泉自然美的觀察較為細致,多從溫泉的源、色、形等方麵進行描述與讚美。在溫泉詩詞中,從西漢王褒的“白礬上徹,丹沙下沈”、北周庾信的“煙青於銅浦,色白於鉛溪”,到唐代李白的“沸珠躍明月,皎鏡函空天,氣浮蘭芳滿,色漲桃花然”,乃至宋代秦觀的“薄為虎須,洑為魚目”……這些描述多是藝術性的,還帶有詩情畫意之美。

  明清時期,人們對溫泉的審美不僅是藝術性描述,還做出相關評價。清人洪亮吉對溫泉的氣味進行了評價:“蓋泉有三種,曰朱砂,曰礬石,曰硫磺。磺、礬皆能捐夙痾,除積垢,而其實酷烈,久不能堪也;惟朱砂性溫而和,涼暖適中。”明人楊慎曾直接遊覽或間接地了解過全國很多溫泉,可謂“溫泉專家”。他對雲南安寧碧玉泉最為推崇,並從顏色、氣味、溫度、品質等各方麵對溫泉進行了綜合評價,謂其為海內第一湯。

  古人認為,溫泉的自然美在於色如碧玉、煙似綺疏、味性溫和、涼暖適中、泉池潔淨。

  古代文人士大夫認為,溫泉的自然美不但有外在形態,還有特定的內涵。

  清代鹹寧人鄭之諶在遊鹹寧潛山溫泉後,寫下《潛山溫泉記》對該泉進行點評。他認為,溫泉的美不在於名氣,而在於清新自然。清人陶汝鼐認為,溫泉的美應是溫泉與周邊景物和特定文化環境的結合,他對海內外著名的溫泉進行點評,並總結為“驪山廓廟也,黃山仙隱也,安寧幽穀也”。應該說,古代文人士大夫對溫泉美的讚譽,除注重溫泉本身的自然美,還偏重其所處環境的幽靜與清新自然。

  中國的名山勝水,通常都有一些關於景物的神話故事,溫泉亦不例外。如湖北京山溫泉就附有玉女的傳說,據南朝宋人盛弘之所撰《荊州記》記載:“新陽縣惠澤中有溫泉,冬月未至,數裏遙望,白氣浮蒸如煙,上下采映,狀若綺疏。又有車輪雙轅形,世傳昔有玉女乘車自投此泉,今人時見女子姿儀光麗,往來倏忽。”這個美麗的神話傳說使人們從原本普通的景物中感知到特殊的意味甚至生命力,以致“詩仙”李白在詩中也專門提到“神女歿幽境,湯池流大川”。又如和州(今安徽和縣)香淋泉也附有神話傳說,“人傳昔日有兩美人來浴,既去,異香鬱鬱,累日不散”。北宋詞人李端叔遊觀此泉後,專門寫詩讚美:“華清賜浴記當年,偶讬荒山結勝緣。未必興衰異今昔,曾經美女卸金鈿。”



下一篇 : 宣城吉利汽車 一張圖告訴你什麼是自主品牌之首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