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覽 | 到蘇博看三國玉器與青瓷:爭霸恩仇裏的文化融合




擴展閱讀:雅昌藝術網關於“以冒用'雅昌'名義騙取藝術品等犯罪行為”的聲明


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兩千多年前的春秋時代,長江以南的吳、越、楚三國互相攻伐,先後成為南方霸主,雖然統一全國的“大邦之夢”都終未達成,卻留下了一部鮮活的曆史。一個禮樂重整,諸侯割據,百家爭鳴的浩瀚時代演繹了一段段風雲際會、蕩氣回腸的傳奇。
2019年6月18日,“大邦之夢——吳越楚玉器·青瓷特展”在蘇州博物館開幕,展覽展出了來自13家文博機構收藏的玉器、原始青瓷近300件(套),是繼2017年度“大邦之夢——吳越楚青銅器”展覽後的又一係列學術展。如果說兩年前的青銅展銘刻的是三國爭霸間的恩仇錄。那此次展則記錄了曆史長卷初開之際,爭霸表象下不同文化之間的融合曆程。

展出文物來自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杭州博物館、杭州市餘杭博物館、德清縣博物館、長興縣博物館、紹興市柯橋區博物館、安徽博物院、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蚌埠市博物館、舒城縣文物管理所、荊州博物館、蘇州市考古研究所、蘇州市吳中區文物管理委員會辦公室及蘇州博物館等13家文博機構。



本期【雅昌帶你看展覽】
將跟隨蘇州博物館副館長程義
走進吳、楚、越的玉器、原始青瓷世界
???
“我們在之前做一個‘大邦之夢——吳越楚青銅器’,青銅器比較容易區別其所屬區域,我們看到一件青銅器可以非常明確的區分出來哪個是楚哪個是越哪個是吳,但是玉器和青瓷比較難以區分。伴隨著三國間的戰爭,實際上也帶來了文化上的融合和技術上的交流。本次展覽我們希望通過玉器、陶瓷的展示再現吳、越、楚三國間相互對抗表象下,文化、生活上融合的過程及其麵貌。”程義說。

春秋群雄割據地圖
展覽第一部分:美玉特展
公元前522年春,這一日雨後初晴,楚國都城郢都皇宮內牆青綠,牡丹怒放,群鳥翻飛鳴叫。而據此不遠處菜市口,一位白發蒼蒼的老者與一位中年男子身著囚服等待行刑的最後命令。“楚國百姓將要陷於戰火了”老者輕聲歎到,隨著主判官的命令,老者和那名中年人緩緩倒下,悲風凜冽。
這個老者為楚國前太子太傅伍奢,那名中年男子是他的長子伍尚,而就在同時老者次子正背負家破人亡的滿腔憤恨趕往一江之隔的吳國,這個人叫伍子胥,他將憑一己之力對抗他曾經祖國,他也將打破這片古老大地最後的微妙的平靜,拉開吳、楚、越百年征戰的序幕。


淺浮雕蟠虺紋玉璧  外徑4.75-4.76厘米,內徑1.82-1.83厘米,厚0.35厘米
(1986年嚴山吳國玉器窖藏出土,現藏於吳中區文物管理委員會辦公室,屬吳國貴族佩飾)

雲雷紋透雕龍紋玉璧    外徑3.9厘米,內徑1.8厘米,厚0.4厘米
(2000年紹興縣平水鎮中灶村出土,浙江省紹興市柯橋區博物館藏)
程義副館長說“我們在選擇玉璧的時候,都是選擇吳、楚、越三國均出現的玉璧。”玉璧,始見於新石器時代,最早作為禮器出現。《周禮·春官·大宗伯》載:“以玉作六器,以禮天地四方。以蒼璧禮天,以黃琮禮地,以青圭禮東方,以赤璋禮南方,以白琥禮西方,以玄璜禮北方”。六器是溝通神人的工具,也是諸侯盟會時的憑信。此外,玉璧可作為葬玉。


絞絲玉環展覽現場
 “這幾件玉環上的紋路像繩子一樣絞在一起,我們稱為‘絞絲紋’。和玉璧一樣,這批玉環同樣有安徽出土、蘇州出土以及湖北出土,這次的展覽玉器方麵主要有來自湖北荊州博物館藏品,越國玉器很多來自浙江紹興。蘇州本地出土的玉器比較少。”程義副館長這樣形容本次展覽中玉器的情況 。


蒲紋玉璧   外徑14厘米,內徑4.3厘米,厚0.25厘米
1979年長豐楊公戰國墓出土 現藏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穀紋玉璧    外徑14厘米,內徑4.8厘米,厚0.3厘米
1979年長豐楊公戰國墓出土 現藏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長豐楊公戰國墓出土的玉璧是典型的戰國玉,其中穀紋玉璧青色質,沁蝕嚴重,器扁圓,兩麵紋飾相同,內外緣分別刻有凹弦紋,其間滿飾蒲紋,圓形鏤孔。


玉璜   殘長5.3厘米,寬1.7厘米,厚0.33厘米
荊州秦家山M2  荊州博物館藏
在介紹玉璜時候,程義說“璜這類作品我們也選了三件,我們通過集中的展示提出一個問題‘玉璧、玉璜如何區分其所屬地區?’當然,可能並不能得出結論,因為當時吳越楚三國的文化已經有了一定融合。這也是我們這個展覽的目的和意義。”玉璜,始見於新石器時代。除用作禮玉外,玉璜玉珩亦作為雜佩相互饋贈,供佩戴之用。古代貴族對用玉十分講究,采用五色的瑞玉作配飾,同樣顯示了貴族的等級身份。


戰國組玉器(荊州博物館藏) 展覽現場
這一組完整的玉器出自一個楚王墓,因為主墓室沒有發掘,根據對陪葬墓的考證這個墓大約是楚昭王時期。“伍子胥帶領吳兵攻入楚國,挖出楚平王屍體鞭屍的事情就發生在楚昭王時期。”程義解釋道,“我們現在看到的這組27件玉飾的位置完全還原考古現場。”



龍形玉佩

玉龍佩   長18厘米,寬6.7厘米,厚0.5厘米
 荊州院牆灣出土,荊州博物館藏
玉龍同樣選擇了楚、越、吳三地製作的,但是與玉璧、玉璜不同,通過用料和玉的色澤可以判斷出玉龍所屬。“我們看到楚國的玉龍一是用料比較大,而是色澤較好。而吳國也就是蘇州出土的玉龍泛白,一個方麵原因是地下水的腐蝕性高,另一個方麵是用料比較一般。這也體現出楚國在當時國力強盛。”程義說。
然而,國力強盛的楚國也終因饞臣落得軍事上的連連敗績, 公元前506年,伍子胥協同孫武帶吳國軍隊攻入楚都,楚昭王棄都流亡。伍子胥掘楚平王墓,鞭屍三百,以報父兄之仇......

玉飾件  長3.2厘米,寬0.8厘米,厚0.5厘米
2011年蘇州高新區華山出土,蘇州市考古研究所藏
玉飾件青綠色玉體,基本受沁成白色,一麵素麵,一麵雕刻紋飾。可能為破損後再加工的殘件,有切割痕跡。

雲雷紋玉矛    通長13.3厘米,寬2.2厘米
2000年紹興縣平水鎮中灶村出土,浙江省紹興市柯橋區博物館藏
此器小巧玲瓏,呈束腰柳葉形,骹中空,用以插柲。器身滿飾雲雷紋,骹端部飾短斜線羽狀紋,紋飾琢刻清晰。玉色乳黃,略帶土沁色。質地溫潤,製作精美。國家一級文物。

原始青瓷展區
步入原始青瓷展區,程義說:“本次展出的原始青瓷是比較集中的一次展示,從地域上來說原始青瓷浙江出土的比較多,無論是裝飾性還是實用性,瓷器顯然比陶器更加優越。但是值得注意的一點是當時強大的楚國並沒有做出瓷器,最先將瓷器燒製成功的是環太湖一代,瓷器的成功燒製是對世界文明的非常大的貢獻。”
展覽第二部分:原始青瓷
春秋晚期至戰國時期,在吳越爭霸及隨後的越國欲稱霸中原的背景下,為保持軍事上的優勢,越國把大量青銅原料用於農具和兵器的製作,以達到富國強兵的目的。同時對青銅禮器的需求與原料的匱乏之間的矛盾迫使越人采用原始瓷仿製替代青銅禮器,用於隨葬,這成了越國貴族埋葬習俗中的重要內容。
原始瓷禮器主要有:鼎、簋、盤、匜、鑒、壺、瓿、罍等。春秋初期原始瓷禮器大量出現,至晚期已達成熟。

原始瓷獸麵鼎  通高14.6厘米,口徑13.4厘米
2012年紹興市柯橋區平水鎮蔡家嶴小家山M17器物坑出土,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藏
這件出土於紹興市柯橋區平水鎮蔡家嶴小家山的原始瓷獸麵鼎對於研究文化融合有著重要的意義,“在青銅器中有這種器型的鼎出土於安徽巢湖一帶的群舒,到了春秋戰國時期這種器型在浙江也有發現。所以學者們認為,在遭受戰爭的時候隨著人群的遷移,器型也得到擴散,這是文化融合的一個表現。”程義介紹到。

原始瓷簋    蘇州市考古研究所藏
這件同樣是仿青銅器的原始瓷作品,器物表麵類似針紮般的針刺紋。

原始瓷提梁盉   蘇州考古研究所藏
2011年出土於蘇州市高新區華山D15M7的原始瓷提梁盉是仿照上海博物館藏夫差盉而製造的。蘇州市考古研究所藏的原始獸首盉,此種器型目前僅此一件。整器圓桶形,上部塑一獸首,耳鼻眼等五官及胡須清晰可見,溜肩斜直壁,平底飾5組凹弦紋,每組2圈,間以水波紋,最後組凹弦紋至壺底飾不規則的曲折紋,青黃釉已基本脫落殆盡。

灰陶提梁盉    荊州博物館藏

原始瓷提梁盉   通高25厘米,口徑8.6厘米
 2008年德清武康梁山戰國墓出土,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藏
本次展覽展出三件提梁盉,其中蘇州和德清出土的均為原始瓷提梁盉,僅有湖北出土的提梁盉為陶製品。
其中, 2008年德清武康梁山戰國墓出土原始瓷提梁盉,直口,方唇,圓鼓腹,圜底近平,底接三矮蹄足,外撇,足尖上翹。肩部立半圓形提梁,提梁前部有兩個角凸,上部有兩條扉棱,後部有一下垂角凸。提梁前端的肩腹交接處有一圓粗的龍首狀流, 提梁後端下側的腹部附一扉棱。腹部有三道粗弦紋,其上刻有斜向短線紋。帶蓋,蓋壁直,蓋頂平,頂部附鳥狀紐。灰白胎,器表施青黃色釉,有凝釉現象。

原始瓷三足鑒    高16.4厘米,口徑34厘米
2007年德清縣亭子橋窯址出土,德清博物館藏
原始瓷三足鑒直口,窄沿向外折平,口下略內束,肩部微鼓,腹斜收,腹部較深,平底下三隻矮小獸蹄形足,兩側肩頸部對稱設有獸麵形高浮雕雲雷紋耳,耳高基本與口沿平齊。內外施滿釉,釉層較薄,釉麵不佳。肩部,上腹部和下腹部各飾有一道凸弦紋,底邊拍印雲雷紋。“古人以水為鑒,這個器物用來裝水,由於青銅器比較昂貴。普通人用鑒盛水當做鏡子用。另外,還有放酒的冰鑒。”程義說。
春秋晚期至戰國,吳越逐漸形成當時以鍾磬為代表,嚴格的等級化的樂懸製度,體現禮儀、道德、製序等規範,如同當時的禮器製度一樣不可僭越。原始瓷樂器主要有:甬鍾、錞於、鉦、磬、鎛、勾鑃、鼓座等。用原始瓷做樂器,既能體現出青銅器造型工整端莊的特點,又兼具原始瓷做工精巧細致等特質,至臻新的藝術高峰。


原始瓷鼓座  通高32厘米,底徑51厘米 
2009德清縣彎頭山窯址出土,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藏
原始瓷鼓座器形極大,座身呈大型圈足狀,弧頂,周邊折直,中空,底部開敞,頂部中心有長管狀插孔,座身四周有等距離分布的四個大型鋪首銜環,每個鋪首的右下側有一個圓形鏤孔。灰白色胎,胎壁厚達2厘米左右。外壁通體施釉,釉層均勻明亮。插管和座身近底部拍印雲雷紋,弧頂以四道粗凸弦紋分隔成內外五層區域,座身滿飾深淺不一,凹凸不平,頗具浮雕感的蟠螭紋。器物不但體形碩大,而且做工精細,紋飾優美。

硬陶磬

原始瓷勾鑃
這一套原始瓷勾鑃共七件。為打擊樂器。口沿呈弧凹形,器身橫截麵呈橢圓形,向柄部漸收。柄部橫截麵呈長方形,分兩段,向頂部漸收。器柄底部飾雲雷紋,器身上兩周雲雷紋,下飾一周三角形內填雲雷紋。施黃色青釉。

原始瓷勾鑃標本    2007年德清縣亭子橋窯址出土,德清博物館藏
原始瓷勾鑃標本,灰白色胎。僅外壁施釉,釉色泛黃,玻璃質感極強。舞麵上飾雲雷紋,鉦下部近舞處飾雲雷紋及刻劃單線三角形紋,三角形內填雲雷紋。雲雷紋細密規整,但有重疊拍印現象。殘片上靠近鉦部側邊處,兩麵對稱各戳印一個鳥蟲書文字,經考證為“自”字。

原始瓷甬鍾
原始瓷相較於同時期的印紋硬陶器,有較高的可塑性,其表麵泛出光亮的釉色,晶瑩華美,觀賞性高。它已然成為當時人們用作罐、碗、盤、杯、碟、盂、勺等日常器的最佳選擇。葬器是生前禮製思想的延伸,人間榮耀成就的證明。春秋戰國時期,吳越地區形成了原始瓷配飾、兵器、工具等特有的葬器,皆仿銅器、玉器,是禮樂信仰在來生中的延續。

原始瓷香薰

原始瓷烤爐

原始瓷席鎮
原始瓷席鎮器形呈饅首狀,隆頂,弧腹,平底,中空,底口徑與器高相一致。頂部有一個半環形紐,內套圓形小環。頂部和下腹部均飾戳印的C形紋。灰白色胎,壁較厚。腹最大徑以上施釉,釉均未完全玻化。程義表示:“越國人從禮器到生活物品都用原始瓷來製作,可見其原始瓷技術的發達程度。甚至有些兵器比如原始瓷矛等也有發現。”


展覽現場
眾多精品彙聚於蘇州博物館,集中展示春秋戰國那段崢嶸歲月。展覽從吳越楚文化的角度,通過相互間的對比,讓觀眾集中、係統地去了解吳、越、楚“大邦之夢”的文化內涵與融合曆程。
公元前505年,當吳國軍隊沉浸在攻破楚都的勝利中時,越國部隊乘機入侵吳國國境。檇李之戰,吳王闔閭戰死,公子夫差繼位,在吳國新王夫差的帶領下,夫椒之戰吳軍大敗越軍,於會稽山俘虜越王勾踐。
後來的曆史劇情正如大家所熟知那般,一邊是吳王夫差聽信讒言賜死伍子胥,流連於西施、鄭旦,軍隊連連征戰;另一邊是越王勾踐在文種、範蠡的輔佐下臥薪嚐膽、韜光養晦。十年時間白駒過隙,越王勾踐率領他的部隊兵不血刃重新奪回屬於他的王的桂冠,吳王夫差自刎。是為:苦心人天不負,臥薪嚐膽,三千越甲可吞吳。

原始瓷罐  高29.6厘米,口徑17.6厘米,底徑19.4厘米,腹徑40厘米
2012年紹興市柯橋區平水鎮蔡家凹小家山戰國墓出土,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藏
原始瓷罐體型碩大。直口,方唇,廣肩,鼓腹,平底微內凹。燒成溫度高,胎呈灰白色。輪製成型。肩部附四個對稱分布的鋪首銜環耳。器表素麵無紋。施青黃色釉,局部無釉處呈紫褐色,可能是人工施加的陶衣。肩部胎釉結合好,有點狀凝釉,局部有流釉現象,腹部胎釉結合差,局部嚴重剝落。

展覽現場
滅吳後,越國已成為地跨江、淮的東方大國,會齊、宋、晉、魯等諸侯於徐州。周元王正式派人賜給勾踐祭肉,勾踐成為春秋最後一位霸主。
古中國人比德於玉又以瓷聞名世界,蘇州博物館“大邦之夢——吳越楚玉器·青瓷特展”將玉與瓷最初的模樣展示在觀眾麵前,從文化的源頭展示中華文明與玉、與瓷的淵源。
“大邦之夢”吳越楚玉器·青瓷展相關信息:展覽時間:2019-06-18 - 2019-08-18
展覽機構:蘇州博物館
開放時間:每星期二至星期日9:00-17:00(16:00停止入館),每星期一閉館(國家法定節假日除外)。
展覽地址:江蘇省蘇州市東北街204號
點擊文末“閱讀原文”,查看本展更多作品



下一篇 : 酒駕窘態千奇百怪,在挑戰交警憋笑能力的邊緣瘋狂試探!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