裏耶古城遺址牆土下掩埋的“秦代少年”



提示:點擊上方龍山在線關注我!

在湘西裏耶古城遺址內參觀,有一處最讓我傷感且又震撼的景物,那就是南城門牆土下玻璃框中的人體骨架遺骸。這具遺骸長1.56米,它仰麵躺著,頭朝北,牙齒、身軀完好,沒有了雙腳,其胸骨部還殘留著兩塊發綠的青銅片,亦是他當時致命的凶器。從牙齒和骨骼判斷,此遺骸應為十五、六歲的少年,沒了雙腳可能是秦王朝一種叫“刖”的酷刑所致。由於他埋在古城遺址南門拐角的城牆下,所處方位特殊,據考古專家分析,說是秦王朝二次築城時,用活人祭祀將他埋在此處,為求城牆平安和堅固,直至2200年後的今天被發掘而重見天日。至今,我不知道這位躺在冰冷牆土之下達2200年之久的秦代少年姓甚名誰?何方人氏?但我卻知道他是大秦王朝那嚴酷律令的犧牲品,實在可憐!可悲!
可憐的秦代少年因“秦律”的嚴酷而葬送了生命,可見“秦律”以嚴苛而聞名於世,秦王朝、秦始皇也因此而得“惡政”和“惡名”。
“秦律”執行之苛刻,其統治之殘暴亦見一斑,更亦如這埋葬了秦代少年2200年之久的冰冷牆土一樣,讓人不寒而栗!據史料記載,秦王朝早在“商鞅變法”時,就曾根據李悝(公元前455年,法家的重要代表人物,曾為魏國相)的《法經》,改法為律,著手製訂成文的律令。“商鞅變法”大家早已熟記於心,中學課文中就已學過。商鞅是衛國的貴族子弟,後來到秦國得秦孝公的重用,而使秦國變法圖強。其變法內容主要有:“實行連坐法、獎勵軍功、獎勵耕織、推行縣製、廢除井田製、統一度量衡、焚詩書、禁遊說、製定成文的律令”等等。秦始皇統一中國後,為維護其統治的需要,從“水德主運”“事皆決於法”的思想出發,又將商鞅以來的律令加以補充、修訂,形成了統一的內容及更為縝密的“秦律”。秦相國李斯曾曰:“明法度,定律令,皆以始皇起。”不過“秦律”早已佚失,其具體內容不得而知,史料也隻有零星記載。
1975年雲夢睡虎地出土了千枚秦簡,大部分為秦代的法律條文。2002年湘西裏耶出土了3.8萬枚秦簡,是為秦王朝遷陵縣的檔案文書,其中也有很多秦代的法律條文,對我們解讀“秦律”提供了重要依據。從出土的秦簡中我們可以了解到,“秦律”中的刑罰為:“一是死刑,主要有棄市和磔;二是肉刑,主要有刖、宮、劓、黥等肢體刑;三是徒刑,將犯人拘禁起來服役;四是遷刑,將犯人流放邊地;五是笞刑,即用鞭子抽打;六是貲罰,即讓犯人向官府交納錢財以達到懲罰之目的。”我們不難看出,裏耶古城牆下躺著的那位秦代少年沒了雙腳,就是“秦律”“肉刑”中的“刖刑”所致。

裏耶古城遺址
所謂“刖”是什麼意思呢,《說文》:“刖,絕也。”《廣雅》:“刖,斷也。假借為蚏。”《說文》:“蚏,斷足之刑也。”《漢書·呂刑》:“刖足曰剕。剕,去髕骨也。”“髕,膝蓋骨也。”《前漢書·刑法誌》:“刖罪五百。”“刖”,其實就是古代一種酷刑,把腳砍掉,僅次於死刑。“刖刑”始於何世何時,不得而知。據《周禮》中有“刖人使守囿”一說,我們可以從出土的一件商周時期青銅上發現,銅器的車廂前左門扉上刻立一刖掉左足的裸體守門刖人,車周身刻有猴、鳥、虎等動物,象征著域養禽獸的囿苑,這便是“刖人使守囿”的印證。還有出土的一件西周青銅器,叫“刖人守門”,其上鑄有能開閉的兩扇門,右門外浮雕刖足者撩一插關,左門有虎頭關口,造型奇巧,獨具匠心。那麼,刻在青銅器上兩個被“刖”的是什麼人呢?有人說是奴隸,“刖刑”的目的是怕奴隸逃跑。這種說法似乎站不住腳,因為奴隸是用來幹活的,砍掉了腳怎麼幹活?一個西周貴族有多少奴隸,我們現今無法知曉,但也應該不會很少,怕奴隸逃跑,都砍了腳誰養活誰?而在史書上也有記載,寫兵法的孫臏被砍了腳,獻和氏璧的卞和被砍了腳,這兩人都不是奴隸,而是有官爵的人。可見,在奴隸社會受刑的不僅僅是奴隸,而平民百姓甚至貴族犯了法也不例外。
其實,從夏朝開始就有“五刑”之說,所謂的“五刑”就是“墨刑、劓刑、刖刑、宮刑和大辟”,分別是“刺字、割鼻子、砍腳、除生殖器和砍頭”。“五刑”的適用情況各有500種,就是說在哪種情況下犯了罪就處以哪種刑。到了漢代時,“新五刑”取代了“舊五刑”,又稍微人性化了,漢代後的“新五刑”就是“笞、杖、徒、流、死”,一直沿用到清朝末年。

古城遺址內人體遺骸展示點
據《周禮·秋宮》中還說:“墨者使守門,劓者使守關,刖者使守囿,宮者使守積(糧倉)。”商周時候對受此酷刑的罪犯,仍然給予他們生活的出路,砍了腳的人安排守囿門,給碗飯吃不至於餓死。到了戰國秦漢時期,“刖人守門”或許成了專利甚至禮儀了。這樣,我們似乎可以想象,裏耶古城在秦王朝二次築城時,為保城牆永固和平安,用活人祭祀,官吏們刻意找了一位受過“刖刑”而未成年的少年,將其殺死埋在南城門之下,以“刖人”來守衛城門,寓意著城牆永固,城門平安!沒想到,那位可憐的秦代少年在裏耶古城南城門牆土下,一躺竟是2200年守衛著城門,或許還要一直守下去,供今人參觀探看!
關於“刖刑”,春秋戰國時還有則故事:齊國國君齊景公施行暴政,濫用刑罰,百姓因一點過錯,就被官府砍掉腳成為殘廢,弄得民眾怨聲載道,朝中大臣因懼怕齊景公都不敢直諫。齊國宰相晏嬰也很著急,便尋找機會勸說齊景公。因晏嬰的家居住在鬧市,房子又低又矮,周圍都是商家,更是吵鬧。齊景公關切地問:“你身為相國,為何住在又舊又矮的房子裏,又是鬧市區,每日吵鬧不堪。這樣,我給你在清靜的地方賞賜一棟新房,你快搬過去住。”晏嬰對齊景公笑著說:“主公的好意我心領了,但我不能搬家。”齊景公感到不解:“你為什麼非要住在吵鬧的市區,難道有什麼好處嗎?”晏嬰回答:“家住又低又矮的居民區,可以親身感受平民的疾苦,身處鬧市,可以了解市場上的行情。”齊景公又問:“那你說說市場上什麼東西最貴,什麼東西最賤?”晏嬰不假思索地回答:“履賤踴貴。”“履”是當時普通人穿的鞋子,“踴”是當時受過“刖刑”的人穿的特殊鞋,一說就是“義足”或“假足”。晏嬰趁此對齊景公說:“國家濫施刖刑,如今被砍腳的人越來越多,就造成了履賤踴貴。大多數青壯年人因小小的過錯失去了腳,怎麼下地勞動發展生產?怎麼上戰場殺敵保家衛國呢?”齊景公一聽恍然大悟,慚愧難當,即刻下令廢除了“刖刑”。

古城遺址南城牆
從裏耶和睡虎地出土的秦簡中,我們還可以得知,“秦律”是統治者意誌的集中體現,是秦始皇統治國家的有力武器,它竭力維護封建奴隸製度,保護土地私有製,嚴禁對統治政權的顛覆和破壞。裏耶秦簡和睡虎地秦簡中就有許多關於征收田租的《田律》和《倉律》,關於征發徭役和兵役的《徭律》《戍律》等。如《徭律》規定,百姓每年必須給官府服一定時間的無償勞役,不得逃避或延誤。“禦中發征,乏弗行,貲二甲。失期三日到五日,卒;六日到旬,貲一盾;過旬,貲一甲。”就是指耽誤時間的要受到懲罰,主要是罰錢物充公。而長時誤期的或逃跑的,就要“刖刑”或殺頭。農民起義領袖陳勝、吳廣就因誤期時間太長,擔心“刖刑”或殺頭而不得不起義造反。在大秦帝國的苛政之中,逃跑是當時貧民百姓和奴隸群眾反抗封建統治,擺脫剝削壓迫的主要方式,“秦律”中有不少嚴禁逃亡的法令。裏耶古城牆下躺著的那位秦代少年,是不是因為逃避徭役起義造反被抓獲刑的,年長者殺了頭,而他因年紀小被“刖刑”,砍斷了雙腳,我們不得而知。但裏耶秦簡中出現的“隸臣妾”“小城旦”等字樣比比皆是,這些人就是逃跑造反犯人的妻子、兒子,他們受牽連被官府沒收為奴,並發配在裏耶(秦遷陵縣)服役的人。逃跑的人就是自首,也要“當笞”五十,仍拘係至勞役期滿或延期。至於對所謂“盜賊”的製裁,更是“秦律”的基本內容,而且量刑極重。“秦律”尤其重視對群盜的懲治,“凡五人盜”,哪怕“贓隻一錢”以上,也要“斬左止,有(又)黥以為城旦”。早在戰國時期李悝製定《法經》時,就把《盜法》和《賊法》放在首位。曆代封建統治者也主張“王者之政,莫急於盜賊”。這裏所說的“盜賊”,在很大程度上是對平民反抗和平民暴動的誣稱,“秦律”也如此注重懲“盜賊”,實質上就是秦王朝怕聚眾反抗推翻其暴政。
“秦律”早已散佚,後世根本無從全曉,隻有零星的史料記載。然而,裏耶秦簡和先期的睡虎地秦簡出土,為我們對“秦律”解讀提供了不少幫助,或許還可以還原部分“秦律”。而那位躺在南城牆下2200年之久,可憐的受“刖刑”的秦代少年,也足可以為我們見證“秦律”而窺“一斑之豹”!
來源:湘西裏耶古城
商務合作微信:see720
下一篇 : 巨虧30億!剛剛,又一巨頭跌落神壇,27萬頭豬成冤魂!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