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係調整”對於我國高校英語教育產生的影響*


      上世紀五十年代初,剛剛建立的新中國對於全國幾乎所有的高等學校進行過一次大規模的重新布局,史稱“院係調整”。關於這次“院係調整”的利與弊孰大孰小近些年來一直是教育史學界討論的一個熱點,但至今尚無統一的認識。

在受到這次“院係調整”影響最大的領域或學科中包括高校英語教育。這種影響是根本和久遠的,可以說高校英語教育的現行模式的存在的弊端在相當程度上就是這次“院係調整”的後果或產物。但遺憾的是,過去半個多世紀裏幾乎沒有人係統地發掘和探討這一過程和影響。

本文擬通過對“院係調整”前後我國高校英語教育的整體情況加以對比來這一問題作一較為係統的探討。需要說明的是,關於“院係調整”的起因不是本文討論的重點,而且本文作者已經在另外的文章中加以探討,故本文不做贅述。

 

一、新中國成立之初的中國高校英語教育

從整體上看,新中國高等教育的班底是有原“解放區”和原“國統區”的教育資源整合而成的。但由於原“解放區”的外語教育資源主要集中在俄語上,國民政府帶到台灣的高校英語教育資源十分有限,因此新中國成立之初的高校英語教育資源整體上就是從“國統區”接收過來的教育資源。

1949年新中國成立前夕,全國共有各類高校205,在校生約11.65萬人。由於(如前所言)幾乎所有的高校專業教育都是通過英語進行或實施的,由此我們可以說全國開設英語課程的高校不少於200所,絕大部分學生都在不同程度上接受過英語教育。上述高校共有專職英語教師——指教授英國文學專業和“大一英文”的教師——919人;專學外語專業的學生約7,000

本文作者曾在曾對舊中國高校英語教育的主要特點做過概括:

1. 高校英語教育通過公立(國立、省立)學校、私立學校、教會學校——教會學校是一種獨立性更強的私立學校——三種不同屬性的教育機構實施。

2. 由於沒有建立起母語(漢語)的專業教育機製,專業教育都是通過英語(教材和工作語言)實施的;素質教育範疇的高校英語教育是通過“大一英文”、選修課、旁聽課實施的。

3. 閱讀是高校英語教育唯一的課程形式;“大一英文”的內容多為名家名篇,既有“美文”又有“時文”;由學校裏最好的教授從內容的知識性和藝術性等層麵講授。

4. 沒有專門的高校“英語專業”,隻有“英國文學專業”。該專業以“文學史”和“文學體裁”為“縱、橫脈絡”,通過係統閱讀各種經典作品學習英國文學。

5. 沒有獨立的公共英語教學師資,從事“英國文學專業”和“大一英文”的英語教師同屬於各高校的外文係。

6. 學生自主學習的比重很大,多為各種作品閱讀;學生樂於通過英語學習提高自己的“品味”;教會學校英語學習的環境氣氛往往更為濃鬱。

7. 沒有國家統一組織的考試,許多課程甚至沒有期末或結課考試;任課教師往往根據學生的課堂表現確定其課程成績。

通過上麵的介紹,我們會發現:盡管外部生活條件艱苦,學習的條件和設施差,但由於英語教育與學習者的社會及個人生活結合得很好,學生的英語學習目的明確、合理,學生英語學習和自主學習的積極性高,環境和機製有利於學生的英語學習,因此無論是清華大學、北京大學、四川大學等“國立大學”或“省立大學,還是聖約翰大學、燕京大學、之江大學等教會大學,高校英語教育的整體質量較高。不僅培養出了一大批像徐燕謀、王佐良、李賦寧、吳景榮、許國璋這樣的英語教育大師,更培養出了顧維鈞、林語堂、榮毅仁、黃華、冰心、林巧稚、孫道臨、黃宗英這樣的各界精英。

 

二、“院係調整”中的高校英語教育

19526月起,中央人民政府在幾個月的時間裏對於全國範圍內(不含港澳台地區,下同)高校的布局和結構進行大規模的重組,史稱“院係調整”。高校英語教育受到了空前的衝擊,甚至可以說中國高校英語教育的曆史由此重新改寫。

首先,高校英語教育的規模被大幅度削減。

由於高校以前蘇聯為基礎(通過翻譯、編寫等方式)建立起了漢語版的專業教材體係,舊中國時期那種英語教育與專業教育之間的“同步”關係不複存在;由於全國各高校裏作為公共外語的英語均被俄語所取代,舊中國以“大一英文”為基本形式的公共英語不複存在。唯一得到保留的是經過根本性改造和大幅度壓縮的高校英語專業。全國範圍內僅保留8個教學點,100餘名教師和300餘名學生

其次,高校英語教育的機構組織發生了根本的變化。

“調整”後的高校英語教育隻保留了“公立”一種形式。私立學校或公立化,或分成若幹部分並入其他學校。代表著舊中國時期高校英語教育最高水平的教會學校或“並入”一所其他學校,或分解後“並入”幾所公立學校,或與其他學校“合並成”新的公立學校——從而將教會完全“吸納”到統一的社會教育體係中。

當然,變化最大的莫過於教會學校了。這是包括高校英語教育在內的中國英語教育早期階段一個重要的組成部分。從某種意義上可以說,教會學校的英語教育代表著這一階段中國英語教育和中國高校英語教育的最高水平,同時也是英語教育與高校專業教育和素質教育結合最為緊密、最為有機的部分。新中國成立時,中國大陸地區尚有21所教會大學。但到1952年底,這些教會學校在“院係調整”中已經完全解體。

下表是新中國接收的21所教會大學在“院係調整”中的終結。

學校名稱

調整後去向

學校名稱

調整後去向

聖約翰大學

並入複旦、華東政法等

福建協和大學

並成福州大學

東吳大學

並入複旦、江蘇師範等

之江大學

並入浙大、浙江師範等

齊魯大學

並入南大、山東大學等

輔仁大學

並入北外、人大等

震旦大學

並入複旦、同濟等

金陵女子文理學院

先並入金陵大學

嶺南大學

並入中山、華南工學院等

燕京大學

並入北大、人大等

華南女子文理學院

並成福州大學

津沽大學

並入南開、天津大學等

華西協和大學

並入川大等

武昌文華圖書館專科學校

並入武大

滬江大學

並入複旦、交大等

華中大學

合並成華中高師

北京協和醫學院

更名中國醫科大學

震旦女子文理學院

先並入震旦,後入複旦

銘賢學院

並入人大、山西大學

求精商學院

並入西南財經學院

金陵大學

並入複旦、南京工學院等



其三,高校英語教育的模式發生了根本的改變。

如前所言,舊中國的高校英語教育與專業教育均有著很好的結合,盡管這是特定曆史時期的產物(我們隨後將對此討論,此處不複贅言),但客觀上這種結合保證了高校英語教育的整體質量和效率。

院係調整後,高校英語教育的基本模式在下麵幾個主要方麵發生了根本的變化:

1. 隨著新中國高校專業教育的母語化和俄語成為全中國(大陸地區)唯一的外語語種,我國的高等教育階段在一段時間內不複存在高校英語教育。盡管幾年後我國高校英語教育得到重建,但高校英語教育與高校專業教育之間的有機結合始終再也未能真正恢複。

2. 由於以獲取綜合知識和語言藝術欣賞為主要目的的“大一英文”被取消,我國的高校英語教育與綜合素質或通識教育的關係也終斷了。幾年後高校公共英語教育按照蘇聯高校的整體模式重建時,高校英語教育的目的發生了根本的改變:基礎層麵的語言知識係統成為我國高校英語教育唯一關注的知識體係。高校英語教育的內容、方法也自然發生了相應的變化。(對此我們隨後將展開討論,此處不複贅言。)

3. 即便是在得到保留的那一小部分,我國的高校英語教育也發生了根本性的轉變。原來的“高校英國文學專業”更名為“高校英語語言專業”——後又更名為“高校英語語言文學專業”。受到蘇聯高校英語專業教育模式的影響,原來作為“主線”的“文學史”和“文學體裁”兩條經緯脈絡弱化到相對次要的位置,取而代之的是以詞彙和語法為代表的基礎語言知識成為教學的主要關注點。

由於主要方麵發生了根本的變化,我國高校英語教育的其它方麵也自然發生了相應的改變。(我們將在下一節展開討論有關內容。)

 

三、對於“院係調整”所產生影響的評估

對於我國的高校英語教育來說,這次“院係調整”產生的影響是巨大和久遠的,或者可以說帶來的後果是嚴重的,而且這種影響或後果體現在作為教育係統的高校英語教育的各個主要方麵。但最為嚴重,而且常常成為其它問題根源的是下麵兩個方麵的問題。

(需要說明的是,由於“院係調整”後的幾年——19521956年——時間裏,我國高校英語教育隻保留了極小規模的因與專業,已經無法從高等教育的係統運行質量上加以評估和對比,本文中關於“院係調整”影響的體現均是指上世紀五十年代後期我國高校英語教育重建後的運行情況。)

 

1. 高校英語教育在高等教育係統中的“定位”及高校英語教育的教育目的

現代社會教育是通過係統服務於社會生活的。因此,我國高校英語教育的實施和運行質量如何首先取決於其在我國高等教育係統中的“定位”。

舊中國的社會教育“主流”係統中,雖然高校英語教育與前一個階段(即中等教育階段的英語教育)也缺乏有機的銜接,但在整個高等教育階段英語教育的分布和銜接還是比較好的:英語專業通過“大一英文”和“英國文學”的組合來實現英語教育在“素質或通識教育”與“專業教育”兩個領域的有機結合;各非英語專業則是通過“大一英文”和原版教材、英語講授的專業課教學來實現英語教育在“素質或通識教育”與“專業教育”兩個領域的有機結合。由於從整體上實施的是“中國內容采用漢語教學,專業和國外內容采用英語教學”的“雙語”體製來實現整體培養目標,英語教育較好地在整個高等教育係統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即實現了“係統定位”。盡管這種“係統定位”存在著“精英教育”的特征過重和缺少教材建設的“民族品牌”等問題,但單就係統銜接而言並不存在很嚴重的漏洞。

“院係調整”後,高校英語教育雖然在幾年後得到重建,但由於專業教育階段不再使用英語原版教材和使用英語授課,英語教育從此在整體上或係統上與“專業教育”再無關係。通識教育領域的英語教育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1959年,我國社會教育的指導方針被確定為“教育為無產階級政治服務,教育與生產勞動相結合”。為落實這一方針,後來(上世紀六十年代初)的教材中收入了一些反映中國當時現實的政治內容、表達方式、詞彙;同時,全國各高校學生都要定期到工廠、農村去“鍛煉”。但這種“現實生活”不屬於正常的社會現實,與正常的素質或通識無關,而且也無法以此為知識“實體”或內容進行“對外交流”,根本無法實現語言學習的“獲取知識”和“實現交流”這兩個基本目標。從此,高校英語教育與我國高校專業教育和素質教育之間的有機聯係再也未能建立起來。客觀地說,半個多世紀以來,我國高校英語教育一直遊離於我國高等教育的主流係統之外。

由於無法在上一級係統中找到合理的位置,我國高校英語教育也就無法客觀、準確地確立自身的整體教育目的。從“人生鬥爭的工具”到“跨文化交流的工具”,我國高校英語教育的教育目的雖然總是能體現一定的“時代性”,但卻無法與受教育者的生活實現有機的結合。

係統“定位”和教育目的層麵存在的問題是當代中國高校英語教育幾乎所有其它問題的根源所在。

 

2. 高校英語教育的教學知識係統

從教育科學的角度看,語言的第一屬性或功能是“知識載體”。高校英語教育在考慮教育內容的時候必須要考慮到這一點。

客觀地說,舊中國高校英語教育在這一方麵也是比較合理的。由於較好地實現了與專業教育和素質教育的有機結合,高校英語教育的教育目標明確,教育內容的範圍和範疇也就得到了較好的保障。

院係調整後,由於既想要學習語言又不被“反動”、“腐朽”、“黑暗”的文化知識所“侵蝕”,高校英語教育在教學的知識係統方麵(至少是整體上)放棄了舊中國原有的主要知識係統——包括知識在範疇(或學科)和文體、風格等語言藝術層麵的係統性考慮,而將以詞彙和語法為代表的基礎語言知識係統當成高校英語教育主要乃至唯一的知識係統。

這種作法實際上是人為地剝離開作為載體的語言與其所應承載的知識。在不考慮“承載物”的情況下去學習和研究“載體”,這顯然是舍“道”求“器”,違背了知識學習和事物認識的一般規律。

實際上這種分離所帶來的問題還遠不止於此。語言知識不僅係統“顯性”很差,其表現為知識的係統性或規律性很難被學習者發現,而且這種“隱蔽”的係統性又與學習者社會和個人生活所需知識的係統性不相吻合。同時,由於語言藝術性往往代表著知識學習的趣味性和對學習者的吸引力所在,因此放棄對於語言藝術性的關注自然會導致學習者對於語言學習興趣的降低。

高校英語教育“顯性”知識係統和語言“藝術性”的同時缺失會不可避免地從根本上影響學習活動的方向性和係統性以及學習者的學習興趣,進而從根本上影響學習活動的質量。

在上級係統中功能的遊離,教育整體目標的缺失,教育內容與受教育者生活實踐的分離,這必然會導致高校英語教育的整體質量低下,而這種低下正是高校英語教育實施過程中久遭詬病的“費時低效”



下一篇 : 舊中國高校英語教育的發展過程與特點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