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邦的馭人術和權術分析


劉邦作為統帥,知道把手下的人才放在合適的位置,比如讓韓信帶兵、讓張良謀劃、讓蕭何治國,人才能真正發揮自己的作用,但人才難得,劉邦是怎樣選拔人才的呢?其次,雖然劉邦用人不問出身,不管什麼身份的人,隻要有才,他都敢用。但從敵對陣營中的跑過來的人,像從項羽軍中跑來投奔的陳平,他該怎麼安排,是用還是不用?

劉邦為了最大限度地使用人才,從敵對陣營中投降過來的人他敢用,那麼,得罪過他的人,和他有矛盾的人,他會不會懷恨在心,找到機會就一定報複呢?劉邦想奪取天下,但是他有很多地方比不上他的對手項羽,麵對投奔過來的陳平、韓信等人才,他是靠隱瞞自己的短處,從而爭取到他們的擁戴嗎?劉邦在吸引人才上有自己的長處,比如韓信、張良、陳平,這些人都是從項羽軍中投奔到劉邦麾下,但是使用他們的時候,劉邦的態度是什麼?

劉邦能夠最大限度地利用人才的長處,會帶兵的韓信,他敢放手給兵。善於謀略的張良,在他手下能運籌帷幄,會管賬的蕭何,他敢放手給錢,但劉邦真的是放開手腳用人,什麼都不管嗎?

劉邦勝利以後,曾經有一次和他手下的那些功臣、將相大家一起討論一個問題,劉邦提出來說,請大家說一說,我和項羽爭奪天下,為什麼最後天下是我的?項羽丟了呢?你們大家都說真話,不要隱瞞朕,全部要說實話。這時候就有兩位大臣,一位叫高起,一位叫王陵,就出列說實話了,說我們認為,陛下這個人很傲慢,不尊重人,項羽這個人仁而愛人,很仁厚,也很體貼人,這是實話了,當著劉邦說,但是為什麼像陛下這樣又傲慢、又不懂得尊重人的人得了天下,那個仁而愛人的項羽丟了天下,我們認為是這個原因,陛下每打下一個地方,就把這個地方分給那些功臣,得到了什麼好處呢?也分給我們大家,所以我們樂意擁護您,您就得了天下。劉邦說,公知其一,不知其二,就是你們看到一方麵,沒看到另外一方麵,他說運籌帷帳之中,決勝千裏之外,吾不如子房,子房就是張良,在指揮部製定戰略方針,然後指揮遠方的戰場,取得勝利這個方麵我不如張良,鎮國家,撫百姓,給饋賞,不絕糧道,吾不如蕭何,就是治理一個國家,保證後勤的供應,這個我不如蕭何。連百萬之眾,戰必勝,攻必取,吾不如韓信。帶領這個**去作戰,每戰必勝,這個我不如韓信,這三個人是我們當今天下的人傑,可是這三個人都能為我所用,所以我能夠奪取天下。項羽呢?那邊隻有一個範增,他還不能用,所以他丟掉了天下。劉邦認為,這是他奪取勝利,取得成功的根本原因。

這說明什麼呢?說明在劉邦看來,用人是最重要的成功之道,就是劉邦的成功之道,也就是他的領導藝術,我總結了八個特點。

第一個特點叫做知人善任。知人善任也是我們講到領導藝術的時候,經常要說的一個詞,但是我們要分析一下,什麼叫知人善任?我認為知人善任,首在於知人,其次是善任。知人當中首在於知己,其次在知彼,人貴有自知之明,自知之明是最大的聰明。這個是很難,確實很難。而劉邦卻恰恰是有一個自知之明的人,而且他也非常清楚地知道,一個領導最重要的才能是什麼呢?是調動部下的積極性,是知道自己的下屬都有什麼才能,他的才能是哪些方麵的,有什麼性格,有什麼特征,有什麼長處,有什麼短處,放在什麼位置上最合適。這個是一個領導最大的才能,領導不是說要自己親自去做什麼事,事必躬親的領導絕非好領導,作為一個領導,你隻要掌握了一批人才,把他們放在適當的位置上,讓他們最大限度地、充分地發揮自己的積極性和作用,你的事業就成功了。這個根本道理劉邦懂,所以劉邦就成為他這個集團的一個核心。

孔子治理國家講施政,他有這樣一句話,他說為政以德,譬如北辰,什麼叫北辰呢,就是北極星,眾星拱之,你看我們北極星,北極星是永遠不動的,北極星外麵是北鬥七星,圍繞著北極星旋轉,北鬥七星是動的,北極星是不動的,領導核心就是個不動的,讓別人動起來。劉邦就是他們這個軍事集團的北極星。蕭何,張良、韓信、陳平、樊噲、周勃、曹參這些人就是他的北鬥七星。所以劉邦能夠取得成功。

第二個特點是不拘一格。一個有著自知之明的人,往往也會有知人之明,一個連自己都不了解的人,往往也很難了解別人。劉邦由於是一個有自知之明的人,所以他也很了解別人。而且他還有一個最大的優點,就是他不拘一格的使用人才,所以劉邦的隊伍裏麵什麼人都有,我們來看劉邦是一個什麼樣的隊伍。

在劉邦這個隊伍裏,張良是貴族,陳平是遊士,蕭何是縣吏,樊噲是狗屠,灌嬰是布販,婁敬是車夫,彭越是強盜,周勃是吹鼓手,韓信是待業青年。可以說是什麼人都有。然後劉邦把他們組合起來,各就其位,毫不在乎人家說他是一個雜牌軍,是一個草頭王,他要求的是,所有的人才都能夠最大限度地發揮作用。這叫什麼呢?這就叫不拘一格,這是劉邦用人的第二個特點。

第三個特點是招降納叛。劉邦的隊伍裏麵,有很多人原來曾經是在項羽手下當差的,因為在項羽的部隊裏麵待不下去跑過來投奔劉邦,劉邦敞開大門,一視同仁表示歡迎,你願意,歡迎,歡迎。比方說韓信,比方說陳平,韓信原來是項羽手下的人,因為在項羽手下不能發揮作用,來投奔劉邦,陳平走的路更多,陳平原來是魏王手下的人,不能發揮作用投奔項王,不能發揮作用再投奔漢王,當時陳平來投奔劉邦的時候,他是從項羽的軍中逃出來,於是劉邦“大悅之”,非常高興,然後問他說,陳先生在項羽那裏擔任的什麼職務呢?陳平說,都尉,劉邦說,好,你在我這兒還當都尉,馬上任命他做都尉。任命以後,輿論嘩然,很多劉邦**裏麵的老資格的將領不服。就開始嘀嘀咕咕了,說我們大王也真有意思啊,項羽那邊一個逃兵,逃到我們這兒來,說了三句話,就馬上給他這麼大一個官,和他坐在一個車子上麵,議論紛紛,但是劉邦不予理睬,你們議論你們的,我任命我的,而且更加信任陳平。這就叫做招降納叛。

劉邦用人的第四個特點是不計前嫌。漢六年的時候,劉邦已經得了天下,劉邦已經封了一批功臣,但是還有很多功臣沒有封,因為功臣他這個功怎麼樣計算,封一個什麼樣的爵位比較合適,這個事還很費商量,就把封功臣的事,一直這樣拖下來,有一天劉邦在宮殿裏麵走,遠遠地看到一群人,坐在地上,在那兒嘀嘀咕咕嘀嘀咕咕,交頭接耳,竊竊私語,劉邦就問旁邊的張良,說子房,那些人在說什麼呢?張良說,陛下不知道啊,他們在商量謀反啊劉邦說子房不要亂講,天下剛剛安頓,謀什麼反啊,張良說陛下不知道啊,陛下得了天下以後,封了一批功臣,大多數都是你的親信,像蕭何這些人,還有一些以前得罪過你的人,他受了處分,現在這些功臣們都在想一個問題,說這個天下還有多少可以封賞的,是不是可以拿出來封賞的東西已經不多了,像我們這種和陛下關係不密切的,甚至以前得罪過陛下的,是不是就得不到封賞了,或者甚至於會被陛下找一個岔子,給哢嚓了呢?他們想來想去想不明白,所以他們在那兒商量謀反。劉邦馬上醒悟過來了,知道這是一個嚴重的問題,那“為之奈何”,子房你說怎麼辦呢?張良說請陛下想一想,在這些功臣當中,有沒有這樣人,他的功勞非常大,而他和陛下的關係呢,又非常地惡劣,有沒有這樣的人?劉邦說有,有一個雍齒,雍齒這個人非常地可惡,他一而再、再而三的侮辱朕,朕早就想殺他了,可是他功勞太大,朕又於心不忍,張良說好了,請急封雍齒,以示群臣。請你趕快把雍齒封了,劉邦馬上接受這個建議,立即封雍齒為什方侯。雍齒一封,所有的功臣都安心了。你看雍齒都封了,大家都知道這個雍齒是皇上最討厭的人,他都封侯,我們這些人,都放心了。這叫什麼?這就叫不計前嫌。

劉邦用人的第五個特點是坦誠相待。我們知道人才,他最需要的是什麼?一個人才,他最希望、最渴望、最需要得到的是什麼?尊重。當然如果可能的話,多發點薪水也不錯。但是最重要的是尊重,信任他,你要尊重這些人才,惟一的辦法就是以誠相待,實話實說,劉邦就有這個優點。張良、韓信、陳平這些人,如果有什麼問題要跟劉邦談,提出問題,劉邦全部都是如實回答,不說假話,哪怕這樣回答很沒麵子,他也不說假話。張良在鴻門宴之前得到消息,說項羽第二天要派兵來剿滅劉邦,張良曾問過劉邦,說請大王想一想,你打得過項羽嗎?劉邦的回答是“固不如也”,打不過他。後來韓信到劉邦軍中來,也了這樣的問題,說大王自己掂量掂量你的能力、魅力、實力比得過項羽嗎?劉邦雖然沉默了很久,最後還是坦誠相告,“固不如也”,我是不如他,就是這些人能夠幫助劉邦提出自己的計策來,是由於劉邦有一個前提,就是每件事情都是如實相告,絕不隱瞞。這樣信任對方,尊重對方,得到了對方同樣的回報,同樣的信任和尊重,盡心盡力地幫他出謀劃策。這確實是我們一些做領導的,值得借鑒的經驗,這是坦誠相待。

劉邦的馭人術和權術分析

劉邦用人的第六個特點是用人不疑。我們有一句話老話,叫做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你要用一個人,你就要相信他,不要懷疑他,做一個領導最忌諱的,就是一天到晚看見所有的人都很可疑,今天猜忌這個,明天猜忌那個,這是最忌諱的,劉邦他就有這個魄力,他一旦決定用某某人,他絕不懷疑,放手使用。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陳平。陳平從項羽的軍中投靠劉邦以後,得到劉邦的信任,是讓很多劉邦的老人不滿意的,我們跟著劉邦跟那麼長時間,建功立業,出生入死,也不過就混到現在這個位置,陳平這個小子一來,就給他那麼高的職務,所以就有人去到劉邦那裏說陳平的壞話。這些去舉報的人給了陳平這樣一個罪狀,可以總結為八個字,盜嫂受金,反複無常。

什麼叫盜嫂呢?就是和自己的嫂子通奸,這個事情大概是真有的,就是陳平原來在家鄉的時候和他嫂子的關係至少是曖昧的,這當然是不道德的。所謂受金是什麼意思呢?就是接受紅包。陳平來到了劉邦的**裏麵,就開始收紅包,這叫受金,這當然也是不道德的。再一個就是反複無常,反複無常的證據就是他原來在魏王那裏,然後又跑到項羽那裏,現在又跑道劉邦那裏,這一狀上去以後,劉邦是不能不當回事的,所以劉邦就把推薦陳平的那個人魏無知,找來責備他,說你這怎麼回事呢?我讓你向我推薦人才,結果你給我推薦一個盜嫂受金,反複無常的人,那不是小人嗎?你怎麼推薦給我呢?魏無知的回答是這樣的,“臣所言者能也,陛下所問者行也”,就是我向你推薦的時候,我講的是他的才能,而陛下現在責備我的,是講的他的德行,這個才和德那可是兩個概念,有才的不一定有德,有德的也不一定有才,而我們現在是一個什麼樣的狀態,我們現在是一個非常艱難困苦,需要突出重圍,走向勝利的這樣一個階段,我們更應該看重的是才。

但是劉邦還是把陳平叫來了。又問他,說先生原來事魏王,後來離開魏王事項王,現在離開項王又來跟著我走,先生的心是不是太多了一點,陳平這樣回答他,他說是的,我原來是追隨魏王,但是我的計謀,我的主意魏王都不接受,我隻好去投奔項王,項王同樣是這樣,言不聽,畫不從,而我又聽說大王你廣納人才,求賢若渴,是一個會用人,敢用人的人,我才來投奔大王,我陳平是光著身子,一無所有,一文不名,來到大王軍中的,我如果不接受人家的贈送,不收一點禮金,我連吃飯的錢都沒有。我現在向大王提出了很多的建議,大王覺得我這些建議是可以用的,請大王采納。如果大王覺得我的這些建議,我的這些計策,我的這些謀劃,是沒有用的,他們送給我的禮金還在,我原封璧還,從此告辭,行不行?劉邦說,對不起,我錯了,寡人錯了。寡人慢待先生了,請先生不要介意,請先生繼續留在寡人軍中,用人不疑。

那麼正是由於劉邦的這樣一種信任,陳平願意為劉邦效力。劉邦和陳平有個談話,劉邦說,你看我們現在和項羽處於這樣一個膠著的狀態,誰也吃不掉誰,這樣天下何日能夠安定呢?請先生想一想有什麼辦法能夠出奇製勝,盡快地結束這場戰爭呢?陳平說,我陳平原來在項王手下當差,我很了解項王,請讓我來給大王分析一下,項王這個人是很高貴的,是很講道德的,也是很講禮數的,因為項羽是一個貴族出身的人,他待人接物,他是按照貴族的那一套,恭恭敬敬、彬彬有禮、客客氣氣,所以那些有道德的,那些高風亮節的,那些看重自己身份名譽,愛惜羽毛的人,都集結在項羽的麾下,這些人雖然對項王忠心耿耿,但是項王這個人多疑,他是跟劉邦剛好是相反的,劉邦是用人不疑,他是疑心重重,我們可以使反間計,讓項王不再信任這些人,砍掉他的左膀右臂,不就行了嗎?劉邦說這個主意好,這是好主意,那就請陳先生來操作吧。這個費用就沒有問題了,馬上撥款,黃金四萬斤,大家注意不是金子,是銅啊,四萬斤金子那還得了?實際上那個時候講的黃金就是銅,黃銅,黃銅四萬斤,交給陳平,這些錢就交給你了,隨便你怎麼用,不問出入,什麼叫不問出入呢?就是不報銷,不審計,你愛怎麼花怎麼花,你隻要跟我把項羽搞掂了,節約歸己,這是當時這種特殊情況下的一種特殊措施,表示劉邦對陳平的信任。

劉邦用人的第七個特點是論功行賞。我們前麵講過了,你要使用人才,首先是要信任他,尊重他,同時呢也應該獎勵,因為獎勵是對一個人才貢獻的實實在在的肯定。不能老拿好話甜和人,說你這個人不錯啊,你可是人才難得,你是我們的骨幹,一分錢不給,這個不行,有貢獻你就得獎勵,獎勵你要獎勵得合適,確實是工作做得好,貢獻大的,你要多獎,做得一般地,一般地獎,做得差的,不獎,甚至罰,你要賞罰分明,劉邦奪取天下以後,麵臨的一個問題,就是如何獎賞這些功臣們。先是大家開會討論,那還有個譜?所有人發言都是我功勞最大,沒有一個人說自己功勞最小的,而且說得是頭頭是道,如數家珍,也都是事實。最後劉邦裁定,蕭何第一。

這個蕭何第一的裁定裁出來以後,所有的人都不服氣,於是大家都跑到劉邦那兒去提意見,說陛下這樣好像不合適吧,我們這些人可都是浴血奮戰出生入死,我們是提著腦袋給你打江山的。我們在前方廝殺的時候,那個蕭何在幹什麼?蕭何是待在家裏麵,管管賬本子,管管糧草,管管後勤,做兩件衣服,怎麼他的功勞第一呢?劉邦說,諸位知道什麼叫打獵嗎?知道啊,這都是將軍,將軍誰不會打獵,知道知道,劉邦又問,那諸位知道**嗎?知道啊,那好了,請大家想一想,我們打獵的時候,追兔子的是誰?**啊,對,誰讓**去追兔子的,獵人啊,對,你們就是追兔子的,蕭何呢?是讓你們追兔子的。所以蕭何是“功人”,你們隻能算“功狗”,原文如此,原文就是“功狗”兩個字,“功狗”這個詞也是從這兒來的,實際上我們現在都知道功臣,不知道“功狗”,還有“功狗”。

劉邦這麼說,大家其實還是不服氣,大家心裏想,就算我們是“功狗”,那“功人”也不是蕭何,也是皇上啊,對不對。那麼劉邦為什麼要定蕭何為第一功臣呢?這個裏麵當然有一個親疏的問題,蕭何是原來沛縣的人,跟劉邦一起起義的,有這個原因,但是我覺得蕭何列為第一功臣,至少蕭何列為第一等功臣,還是有道理的,蕭何最大的功勞在什麼地方呢?在搶救了文書檔案,就是當時劉邦打進關中,進軍鹹陽的時候,**衝到鹹陽城裏邊以後,這些將軍們在幹什麼呢?搶東西,金銀財寶,在**女人,隻有蕭何衝進秦王朝的國家檔案館,把秦朝的地圖,賬本,各種文件資料全部把它保存下來,最後劉邦奪取天下的時候,對整個天下的形勢,比方哪個地方窮,哪個地方富,哪個地方有多少人,哪個地方人多,哪個地方人少,哪個地方產什麼,哪個地方有些什麼東西,有些什麼情況,了如指掌,靠誰?蕭何。因為蕭何掌握了這樣一個資料,從這一點看,蕭何確實是一個治國的良材,就是做總理的人才,他知道這個資料的重要性,就是我們現在說資訊,或者說信息,它的重要性,所以論功行賞蕭何是第一。

劉邦用人的第八個特點是暗中控製。如果是一家公司的話,劉邦就是董事長,蕭何就是總經理,非常重要的地位,可以說是給予極大地信任,但是即便對這樣的人,劉邦其實是暗中控製的。隻不過他控製的不動聲色,不像項羽,一懷疑,那個懷疑就寫到臉上去了,人家一眼就看出來,劉邦這種猜忌和懷疑是不動聲色的。

漢十二年秋,淮南王英布**,劉邦禦駕親征,帶著隊伍去平叛,蕭何留守宮中,留守京城,他是相國嘛。在這個戰爭的過程中,劉邦不斷派使者回來,回來一次就一定要去見蕭何,一定要說皇上問,簫相國好。皇上問簫相國最近在幹什麼,非常關心體貼的樣子,所以蕭何很為感動,盡心盡力地為劉邦的作戰做好後勤保障,這個時候蕭何手下有一個門客,就來跟蕭何說,說丞相覺得陛下對你怎麼樣,蕭何說,哎呀,皇上對我很信任,你看頻頻派使者過來,關懷我,問我最近好不好,問我最近在幹什麼?蕭何的門客就冷笑了一聲,哼!我看丞相死期不遠了,蕭何說這什麼意思?什麼意思?你以為皇上是關心你嗎?那是不放心。不斷地派人回來看看你在幹什麼?你是不是想謀反,你想想看你是大漢第一功臣,你已經沒有可以加封的餘地了,他怎麼能夠放心你啊?蕭何說,哎呀,好像是的,那怎麼辦?門客說,那隻有一個辦法,什麼辦法?自汙,就是把你的形象搞壞。怎麼自汙,貪汙**。

劉邦平定了英布以後,回到了京城,收到了很多平民百姓的狀子,告狀,告蕭何,利用職權,低價強行購買我們的土地,現在我們流離失所,沒有土地可耕種,請皇上為我等做主。收到一大堆狀子,然後劉邦就嘻嘻哈哈地拿著狀子給蕭何看,簫丞相你幹的好事,你就這樣治國的?現在老百姓可是沒地種了,你看著辦啊,開玩笑的口氣,蕭何說什麼呢?蕭何說,老百姓沒地種,這個事好辦,陛下不是有一大花園,叫上林苑嗎,那個地方大得很,陛下可以讓那些沒有土地的老百姓到那裏麵去種地,劉邦說什麼?你搞到我頭上來了,你這叫做“賣主媚民”,關起來,下大獄,帶上腳鐐、**,給我銬起來,就把蕭何關監獄去了,關進去以後,過了一段時候,劉邦把蕭何放了出來,蕭何放出來以後,馬上就是披頭散發,光著腳,跑過來見劉邦,罪臣蕭何叩見皇上。劉邦說算了算了,起來吧起來吧,哎呀,丞相也沒有什麼錯,朕也不是個好皇帝,朕之所以把丞相關起來呢,是為了讓天下人都知道丞相是好丞相,朕是壞皇帝,好了吧。這蕭何才免於滅族之災。

劉邦的馭人術和權術分析

所以劉邦的用人之術是典型的帝王之術,一方麵你看他好像用人不疑,四萬斤黃金交給你,不要報銷,另外一方麵,肚子裏極度地猜忌,隻不過他猜忌的不動聲色,他手腕高明,這是一切所謂有為君主的通例,也非劉邦一人而已。總而言之,劉邦應該說是懂得領導藝術的,是具備一個作為領導人的素質的,正是由於他能夠信任人才,使用人才,充分地調動他們的積極性,又暗中地加以防範和控製,從而把當時天下的人才,都集結在自己的周圍,形成了一個優化組合。從而戰勝項羽,走向勝利。劉邦認為,這是他成功之道的根本所在,應該說是有一定道理的。



下一篇 : 劉邦當上皇上後,為了不讓老父行禮,用了一個方法,沿用千年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