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讓投資大佬們腸子都悔青的AirBnb,來中國了


繼Uber之後,又一家共享經濟巨頭公司宣布進入中國。


昨天,美國在線短租公司Airbnb宣布,引入紅杉中國以及寬帶資本兩家本土投資公司,正式入華。


Airbnb是什麼?




Airbnb成立於2008年8月,是一個旅行房屋租賃社區,用戶可通過網絡或手機應用程序發布、搜索度假房屋租賃信息並完成在線預定程序。作為C2C共享經濟的標誌性公司,Airbnb目前已估值高達255億美元,這已遠超過市值約75.7億美元的凱悅酒店、131億美元的喜達屋酒店和92.2億美元的洲際酒店。


該公司已經進入全球191個國家的3.4萬個城市。投資銀行Piper Jaffray今年3月發布的一項關於分享經濟的報告認為,2014年Airbnb的總預訂量約為40億美元,收入估測為4.23億美元,到2015年末預計收入將超過5億美元,達到近6.75億美元。




入華自信從何而來?


瞄準中國出境遊客


走進Airbnb位於美國舊金山的總部,就像進入了一個微縮版的世界之家。這裏有著諸多以全球著名城市命名的主題房間,包括巴黎、倫敦、哥本哈根等等,其內部布置細節也體現出世界各地的不同特色。從本質上說,短租服務巨頭Airbnb就是一個連接全球的巨大網絡。


當然,這裏也有著中國的北京和上海之家。與所有擴展全球的互聯網巨頭一樣,中國也是Airbnb無法忽視的重要市場。中國不僅有著15億人口,更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在Airbnb聯合創始人兼CEO布萊恩·切斯基(Brian Chesky)看來,中國是Airbnb連接世界夢想中的關鍵一環。


但對Airbnb來說,他們對中國市場更感興趣的領域,或者說目前的業務重心,則是中國不斷擴大的出境遊市場。聯合國世界旅遊組織(WTO)的數據顯示,去年中國出境遊人數達到1.09億人次,已經連續三年成為全球最大的出境遊市場。對全球最大的短租平台Airbnb來說,這意味著巨大的商機。


紅杉沈南鵬與寬帶資本田溯寧為AirBnb護航


紅杉中國與寬帶資本不僅是中國兩家最成功的風投基金;在協助美國企業進入和拓展中國市場方麵,更有著豐富的經驗和成功的紀錄。


兩大中國基金的負責人也是Airbnb看重此次合作的重要原因。紅杉資本的沈南鵬寬帶資本的田溯寧同時擁有創業者、管理者和投資者的三重經驗。在切斯基看來,兩人的經曆無疑可以更好的理解和幫助創業公司Airbnb,尤其是在中國旅遊領域擁有深厚理解的沈南鵬。沈南鵬創辦了攜程與如家兩大商旅服務巨頭,並帶領這兩家公司登陸納斯達克市場。


切斯基對中國興趣甚濃


而在沈南鵬看來,切斯基對中國的巨大興趣和學習意願也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兩年前在北京會見切斯基時,後者顯然事先做了大量的準備工作,而之後的每次會談,他都可以感受到切斯基和Airbnb團隊對中國的了解在不斷加深。沈南鵬認為,Airbnb中國業務之所以增長迅猛,顯然也是因為他們對中國市場做了很多工作,有著巨大的決心。


對於切斯基與中國市場,田溯寧也提到一個非常重要的細節。去年中國互聯網信息辦公室主任魯煒訪問矽穀的時候,就曾經邀請切斯基共進早餐。當時魯煒就對他表示,“你們應該來中國發展”;而現在Airbnb就在朝著這個方向發展。“如果美國公司想進入中國,創始人需要擁有巨大的決心和願景,把中國當作最重要的市場來看待……而這也是我們投資Airbnb的重要原因”,田溯寧說。


聽到兩人對自己的評價,切斯基大笑起來。“對於中國市場,我還在不斷學習和了解當中,現在還隻是剛剛開始。我曾經多次去中國,未來兩月還要再去幾次。”和Facebook創始人馬克·紮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一樣,切斯基也在學習中文。與Facebook相似的是,Airbnb總部也有著不少來自中國的工程師。切斯基對他們評價很高,“他們都是最出色的人才,最好的工程師。




監管不是大問題


談到如何幫助美國公司進入中國這個話題,沈南鵬與田溯寧有著深厚合作和豐富心得,他們對Airbnb中國的前景也相當樂觀。本地化是他們提到的第一要素。“每個想在中國取得成功的美國公司,都應該認真考慮如何實現本地化的問題,對自己的產品和服務作出微調,以更好的適應本地需求。另一方麵,支付問題與安全問題也非常重要。”沈南鵬表示。


兩大中國風投承接的首項任務,就是為Airbnb挑選中國區CEO並組建中國團隊。隨後,沈南鵬和田溯寧還要為Airbnb中國尋找更多本地合作夥伴,並進行品牌推廣活動。“與新浪以及微博等本地互聯網公司和社交平台合作,也會是我們未來的工作重點。”田溯寧介紹說。


談到中國市場的監管問題,兩人也報以樂觀的態度。“我們與中國監管部門有著良好的溝通。而且我們相信,Airbnb不僅是一家公司,而是代表著一種新經濟模式,共享經濟模式的高效對中國經濟轉型也很重要。矽穀的創新與中國的市場結合,這是非常強大的組合。”田溯寧如此認為。


沈南鵬也認為:隻要產品足夠出色,能夠提高效率或者創造新需求,中國市場都會抱著開放的態度,其中包括監管部門。Airbnb能夠給中國出境遊客帶來很大的幫助。




信任是Airbnb基柱


談到擴展海外市場,切斯基還尤其強調了安全與信任。“很多人說,Airbnb的核心創新就是創造家的感覺,但我認為我們的更大創新就是建立互信,讓陌生人互相信任和共同生活。信任是我們業務的基礎,也同樣會是我們中國業務的核心。我們會通過身份證進行用戶資料確認,並且通過Facebook、Twitter、穀歌以及微博等其他網絡資料進行交叉確認。對中國市場來說,微博顯然具有重要作用。


對於安全問題,他的表情嚴肅了很多。“我們還有安全的支付手段和防欺詐措施,有200多人的團隊負責安全問題,提供24小時客服熱線,並通過保證金機製,確保租住雙方的安全。但更為重要的是,Airbnb現在有超過數千萬用戶,他們當中70%的人都會進行留言評價,這些上千萬的評價也構成了重要的安保措施。


未來的Airbnb會發展成什麼樣?切斯基介紹說,Airbnb的使命很簡單,讓人們到世界任何地方都不再孤單,都有家的感覺。八年前,長於紐約的切斯基來到舊金山,卻租不起像樣的公寓。Airbnb最初就起源於他與好友的互助創意。八年過去,Airbnb已然成為一家全球企業。但34歲的切斯基依然還在夢想。“這隻是一個開始。在我的想象中,未來Airbnb提供的並不是隻是住所,而是一種體驗和生活。無論你在全球什麼地方,上海或是舊金山,你都有一種融入本地的感覺,一種回家的感覺。中國當然也在其中。




乳化後,Airbnb將麵臨哪些對手?


在華低調潛行一年半


事實上,Airbnb一年半以前就開始進駐中國市場。切斯基將這一年半時間的發展稱作是“試水”,以了解中國消費者是否對Airbnb感興趣。


這種“試水”目前看來已經取得不錯成績。彭博社的數據顯示,2014年,使用Airbnb客戶端進行房屋短租的中國用戶數量,增長高達700%,中國也成為Airbnb增長最快的海外市場


目前,國內短租市場雖然處於“風口期”,但大風還沒有刮起來。艾瑞統計數據,中國在線短租市場在2012年加速起步,市場規模為1.4億元,預計到2015年可達105億元。


顯然,Airbnb想在大風刮起前站到風口上。


不過,也有業內人士指出,外資公司入華後,在產品層麵容易犯“路徑依賴”錯誤,即把一款在國外的成熟產品直接搬到中國,往往最後取得失敗的結果。


對於短租市場,最強的覬覦者仍是本土公司。




今年7月,國內公司小豬短租對外宣布,已完成6000萬美元的C輪融資,這也是目前國內短租領域的最大融資額。此外,途家網也宣布已於近日完成3億美元D及D+輪融資。同時,途家將進軍C2C房源分享領域,與非標準住宿生態鏈上下遊企業開展深度合作,並將拓展海外房源。


小豬短租創始人陳馳稱,自己三個月前就已得知Airbnb即將入華。“當時我們的融資還沒有到位,擔心巨頭入華會對我們帶來衝擊。”陳馳對記者表示。


現在看來,這種擔心是不必要的。陳馳認為,Airbnb的優勢在於能夠滿足中國遊客的境外租房需求,而這與小豬短租是兩個市場。“我們更多的是滿足中國本土市場。”陳馳表示,現在每月小豬短租交易額超過3000萬元,是去年同期的6倍。但他也並不否認,短租市場整體擴展之後,兩者必然會有交集。


申誌強則把短租市場分為三類:第一是以Airbnb為代表的滿足出境遊的公司;第二是以途家為代表,滿足商旅出行;第三是小豬短租和螞蟻短租,針對國內民宿市場。“相對於小豬短租,螞蟻短租的細分領域是房屋的整套出租。”他說。


Airbnb的挑戰在於,如何在中國獲得更多房源。“我不認為Airbnb在中國獲得本地房源方麵會獲得成功。”螞蟻短租CEO申誌強對記者表示。據他測算,Airbnb在中國房源數量大概在3萬間左右,這並不比任何中國短租公司有競爭優勢。“可以參考的是此前美國團購公司Groupon也曾經高調入華,但在與本土競爭者美團、大眾點評的競爭過程中失敗了。”申誌強說。


本土公司似乎已有天然的心理優勢,再加上參考Uber麵臨的市場競爭難度,Airbnb是否真的如陳馳所言,避開中國市場,重點做出境遊短租呢?我們拭目以待。


綜合新浪科技和《財經》整理編輯




下一篇 : 從零到千,希臘人的比特幣ATM機夢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