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年首位被公開譴責的女董秘:商譽洗澡後中介機構的鍋董秘也要背了!


2月11日,豬年開年第一個工作日,上交所對新日恒力董秘趙麗莉給予了公開譴責處分,這個處分意味著趙麗莉11年的董秘生涯要中止了,今年53歲的趙麗莉,離退休年齡隻差2歲,或許此次被處分還是其董秘生涯的終結。而從違規的具體內容來看,被給予公開譴責卻也的確存在著一些可以討論的地方。

來源:董秘學苑  文:密董




此次被公開譴責的共3人,分別為兩位時任董事長虞建明和高小平,剩下一位就是董秘趙麗莉。其他非獨立董事、獨董則隻是被給予了通報批評處分,財務總監未被處分。


我們來看一看,上交所給新日恒力列出的四點違規主要是哪四點:



1重組預測性信息披露不準確,對投資者造成誤導。


主要是,公司2015年10月在收購博雅幹細胞80%股權時發布的《重大資產購買報告書》中有預測標的公司業績的表述,“以收益法的估值作為評估結果,而收益法評估預測博雅幹細胞2016-2020年分別實現營業收入1.61億元、2.44億元、4.2億元、6.25億元、8.14億元,歸屬於母公司所有者權益的淨利潤分別為4791萬元、7910萬元、1.44億元、2.27億元、3.08億元。據此,測算出博雅幹細胞股東全部權益評估值為19.76億元”。



最終,新日恒力2016年年報顯示,博雅幹細胞2016年僅實現營業收入1.19億元,歸屬於母公司股東淨利潤3847.03萬元,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後歸屬於母公司股東淨利潤為2877.35萬元,遠低於評估時預測的收入、利潤及承諾實現的利潤。新日恒力2017年半年度報告顯示,博雅幹細胞2017年上半年僅實現營業收入6686.47萬元,歸屬於母公司股東淨利潤2016.28萬元,隻達到評估時預測年收入和利潤的27%和25%。


上交所認為,相關方在采用收益法評估並披露前述預測財務數據時,未充分披露預測數據的相應依據。


業績預測的活都是專業的評估機構幹的,董秘不應該要背這個鍋啊,很多上市公司董秘大多是在重組報告書中做出這樣的風險提示:



董秘也做出申辯稱,“收購博雅幹細胞是以第三方獨立評估機構結果為定價依據,公司及有關責任人不存在誇大故意及過錯,且進行了充分的風險提示。”


不過,上交所認為,“中介機構的意見僅提供參考,不應成為公司確定交易價格的唯一依據,也不能代替相關違規主體的審慎義務;上市公司預測性信息披露應合理審慎,風險提示不能替代其準確披露義務”,不予接受。


其實,這個案例也似乎在釋放一個信號,作為上市公司董秘,在麵對上市公司大資金收購資產時,責任已經不再局限於幫忙編製並發布重組報告書了,而是要對於相關資產的估值、業績預測依據以及風險都要充分做到提示。


2018年已經有數不清的上市公司出現了高價收購資產,商譽炸雷的情況,上交所如此做,也是在規範資本市場的高估值收購行為,並同時增加了董秘的責任。


2對高價收購的控股子公司失去控製


2015年12月完成的上述資產收購,2017年12月,新日恒力就披露《關於博雅幹細胞科技有限公司2017年度預審計工作不能正常進行的公告》稱,博雅幹細胞對審計機構的工作不予配合,其2017年度預審計工作不能正常進行,公司已失去對博雅幹細胞的控製。會計師事務所也因此在公司2017年度審計報告和內控審計報告中分別出具保留意見和否定意見。


上交所認為公司的行為損害股東利益,內部控製存在重大缺陷。


其實在這一點上,董秘應該也是無能為力的,董秘則申辯稱,“收購後對交易標的失去控製是因交易對方違約所致,公司已披露信息並積極補救。”

上交所則認為,公司提出的補救措施無法證明責任人已勤勉盡責。


下次要多保留點證明勤勉的證據,收購標的,因為對方違約失去控製,董秘也跟著背鍋!


3重大投資事項信息披露嚴重滯後



2017年3月17日,相關政府部門網站披露,新日恒力建設5萬噸/年月桂二酸項目,項目投資金額巨大,有關媒體也進行了報道。


2017年4月26日,新日恒力才首次披露《設立子公司建設5萬噸/年月桂二酸項目的公告》。公告顯示,公司將購買中國科學院微生物研究所月桂二酸生產技術,建設5萬噸/年月桂二酸項目,項目總投資18.72億元(不含稅),公司出資5億元設立全資子公司,負責5萬噸/年月桂二酸項目的建設和運營等。


對於此項違規,董秘則申辯稱,“相關月桂二酸項目報道是政府新聞稿,公司對此不知情,且影響較小。”


上交所認為,“重大事項的公開報道範圍及影響大小並非判斷公司信息披露是否違規的唯一要素。”



4關聯交易未及時審議和披露


新日恒力子公司三實租賃與關聯方盛泰房產於2017年5月19日簽署售後回租協議,盛泰房產以部分房產作價9000萬元,向三實租賃進行售後回租。這筆關聯交易達到股東大會審議標準。


在未經正常審議決策的情況下,三實租賃於2017年5月27日即向盛泰房產支付了相關款項。而公司直至2017年8月30日才對上述事項進行披露,遲至2017年9月15日才召開股東大會進行審議。新日恒力的關聯交易決策程序嚴重違規,信息披露亦不及時。 


對此,董秘則申辯稱,“公司對相關房產的關聯交易已采取補救措施。相關事項未對證券交易價格造成重大影響”。


上交所認為,“事後補救改正措施不影響對公司關聯交易未及時審議和披露違規行為的認定”。


整體來看,四項違規中,董秘對於第1項違規是承認的,對於第3項違規是認為有爭議的,而對於第1、2項違規則認為,自己並不應該負責任。


其實如果真的單純隻是第3、4項違規,董秘可能也隻是會被通報批評,不過,在第1和2項違規上,董秘趙麗莉並沒有被免責,既然處分已經下來,按照規則,趙麗莉將在1個月內主動辭職了。




圖片來源:上交所


資料顯示,趙麗莉,1966年3月出生,研究生學曆,高級工程師。1987年7月至1995年3月任寧夏恒力集團有限公司機修分廠員工;1995年3月至2001年11月曆任寧夏恒力集團有限公司產品開發處員工、主任工程師、副處長、處長;2001年11月至2005年5月任恒力股份技術研發部部長;2005年5月至2008年1月任恒力股份副總工程師;2008年1月至2011年9月任恒力股份董事會秘書,2011年至今任新日恒力董事會秘書;2016年8月至今任新日恒力副總經理;2011年6月至今任寧夏華輝活性炭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2017年薪酬42.81萬元。


其實換位思考,如果你是新日恒力的董事會秘書,除了後麵2項違規可以避免外,前麵2項違規仍舊是很難避開的。


董秘學苑隻是希望在借助著這個案例,提醒下其他上市公司董秘,如果你所在的上市公司在進行著三高(高估值、高商譽、高業績承諾)收購時,作為董秘,已經不再隻是一個單純的執行者,不要犯新日恒力董秘出現的同樣錯誤,就算是無能為力時,也要保留有自己已經盡到勤勉的證據,否則很難抽身。


上市公司收購報告書中預測業績的數據出現大的偏差成為信息披露違規,這是一個新的信號。


在經曆了2018年的商譽大洗澡後,未來監管層的監管方向必定是嚴審上市公司的三高並購,原本或許可以直接甩給中介機構的責任,也將由董秘承擔一部分,董秘的信息披露工作已經不單單於背一些條例了。


關注IPO智庫資訊公眾號,請拇指按下列二維碼並掃描:

                       


聲明 | 本文僅供交流學習,版權歸原作者所有,部分文章推送時未能及時與原作者取得聯係,若來源標注錯誤或侵犯到您的權益,煩請告知小編微信(gdb2868)。


下一篇 : 1月十大糧食新聞及獨家點評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