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班回男友居住地 遇車禍受傷屬不屬於工傷啊?看法院怎麼認定的——


     

       小牛在某醫藥公司上班,單位和她簽訂了勞動合同。合同約定:合同期限自2016年10月7日至2018年10月6日,單位向小牛提供宿舍供日常居住。2017年9月12日17時左右,小牛下班後前往男友的居住地途中,發生交通事故受傷。經交警部門認定,小牛承擔事故的次要責任。

      2017年11月24日,小牛向單位所在地的人社局提出工傷認定申請。經補正材料後,人社局於2018年4月23日受理,並進行了相關調查核實。5月21日,人社局作出不予認定工傷的決定,並送達小牛和醫藥公司。

小牛認為,她在較為固定的男友住處往返於工作地點,上下班途中發生交通事故受傷,且屬於在合理時間內,並未改變以上下班為目的的合理線路範圍內,應當認定為工傷,並為此提起訴訟。法院經一審、二審,都沒有支持她的訴訟請求。

根據《工傷保險條例》第14條第6項規定,職工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責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軌道交通、客運輪渡、火車事故傷害的,應當認定為工傷。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工傷保險行政案件若幹問題的規定》第6條對“上下班途中”做了進一步詮釋:對社會保險行政部門認定下列情形為“上下班途中”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一)在合理時間內往返於工作地與住所地、經常居住地、單位宿舍的合理路線的上下班途中;(二)在合理時間內往返於工作地與配偶、父母、子女居住地的合理路線的上下班途中;(三)從事屬於日常工作生活所需要的活動,且在合理時間和合理路線的上下班途中;(四)在合理時間內其他合理路線的上下班途中。

前述案例中,小牛認為,應該對上述《規定》第6條第2項進行擴大解釋,男友居住地屬於小牛的居住地,應當認定為上下班途中。但法院審理認為,“上下班途中”是指職工為了上下班而往返於居住地和工作場所之間的合理路途。而小牛往返於男友的居住地的路線並非上述規定中的“上下班途中”,主要有三方麵的理由:

一是工傷認定中“上下班途中”一般指從固定居所到工作場所之間的正常路線。本案中,醫藥公司為小牛提供住宿,小牛也具有長期在宿舍居住的事實,而她從2017年8月份起在男友處居住係基於兩人戀愛關係的留宿,而非基於生產、生活的經常居住;二是基於工傷認定保障勞動者因工受傷後能夠得到救濟的法律原則與精神,除經常居住地外,對於“居住地”可以進行適當擴大解釋,根據相關法律規範的規定,一般包括:當事人戶籍所在地,父母、配偶、子女居住地,基於生產、生活而具有合法居住基礎及居住事實的居住場所等,但小牛男友的居住地仍不屬於上述任何一種情形;三是對“居住地”的擴大解釋一般應考量以下因素:日常工作生活需要,基於所有權、租賃關係等而具有合法居住權利,基於家庭生活、近親屬關係等具有居住事實,具有較為頻繁、固定的居住規律。小牛雖具有下班後前往男友居住地的事實,但其既沒有戶籍、所有權、租賃關係等居住基礎,也不屬於配偶、父母、子女等居住地的範疇。所以,小牛男友的居住地並不能等同於小牛的居住地,其實質係基於戀愛關係而留宿男友處。

綜合案件情況,法院認定小牛下班後前往男友居住地發生交通事故受傷的情形不符合《工傷保險條例》第14條、第15條應當認定為工傷或視同工傷的情形,故駁回了小牛的起訴要求。




下一篇 : 痛心!高速上發生連環車禍,百餘車相撞!多人死亡!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