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節·熱映】是哪些人在給《流浪地球》打一星?



★點擊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吧!


《流浪地球》上映5天,票房突破14億,衝著《戰狼2》的票房紀錄迎頭直上。

喜歡它的人是真喜歡,絲毫不客氣的認為它應該拿下中國科幻電影裏程碑的頭牌。


真正的硬核科幻


但有的人不喜歡,就是真的一眼都看不上,光是看到有吳京出演就一星宣判。


劇情硬傷,太空戰狼


直接把這部片的口碑撕到了兩級——


有人捧得多高,就有人踩得多狠


評分也從開畫的8.4,隨著票房水漲船高反而降到8分。


其中,最遭人詬病的就是影片中由家庭矛盾引發的拯救地球


開篇,劉培強(吳京 飾演)就對兒子劉啟(屈楚蕭 飾演)說你抬頭看看木星就會看到我,一句土味情話直接給最後劉培強引爆木星來了個一語成讖。


地球巨大危機之下,能庇護人類的地下城空間有限,能不能換得一線生機,竟然是靠抽簽決定。


劉培強因為重要科研人員的身份,擁有兩個地下城名額。


為了保全兒子和姥爺(吳孟達 飾演),他放棄了病重妻子的生命。


這成為日後劉啟怨恨父親,從而逃出地下城的一條關鍵故事線。


而後劉培強破壞休眠艙,兒子性命高於一切的表現,也讓人有些疑惑。


父子關係從好到壞再到好的過程,並沒有細膩的描述,導致人物不夠立體,銜接斷層。情緒片麵,甚至每個主角都有點不太理智。


這跟劉慈欣原著中:在這個時代,死亡的威脅和逃生的欲望壓倒了一切,人類不再關注“愛”的情感,也有很大的偏離。


但,倒是切合了影片中那句令人印象深刻的台詞——


讓人類永遠保持理智,是一種奢求。


被感性支配確實會讓人頭腦一熱,衝動發瘋,但也給了“奇跡”一個機會,創造了既定軌道之外的可能性。


這種情緒化的引導,哪怕在各種成功的科幻大片中都不少見。


反倒是人類的腦熱,對人類未來各種瘋狂的腦洞,成全了人與地球與宇宙的全新關係。


《流浪地球》在這點上,有不輸於任何一部科幻片的宏大設定


以往,麵臨世界末日我們想的更多的是如何逃離地球,開辟新家園。


但《流浪地球》可不一樣,


在未來太陽極速老化,毀滅整個太陽係之前,人類為了拯救300萬年家園,決定建造“星星發動機”。


通過2500萬年的流浪地球計劃,帶著地球去流浪,一起逃向4.3億光年之外的另一個恒星係。

光是這個設定,就足以讓人振奮不已,甚至有些悲壯的浪漫。


為了能把這個設定在視覺上有最震撼的呈現,幕後的設計量是非常大的。


每一個鏡頭都不簡單——


比如1萬座噴射高度達萬米的行星發動機


災難片一樣巨大的場景布置


衝破地球的光柱


為了製造這種現實與科幻之間的臨界距離,製作組設計了3000多張概念圖,5000多張分鏡,10000多件道具。


每一個震撼的鏡頭背後,都有好幾百張精細的設計圖做支撐。


尤其在拍攝過程中,由於沒有強大的資金底氣,導演郭帆墊資,製作人龔格爾墊資,這部電影才終於在16年7月得以立項。


《流浪地球》才得以呈現出今天的樣子。


所以,誠然《流浪地球》的故事不足,讓人看到了國產科幻跟一流大片的差距。


它在特效上,製作上更多的閃光點,也確實讓人看到了未來國產科幻片的希望。


首先在“毀地標”這塊,《流浪地球》就大膽地邁上了國際軌道。


還有那些走心到細思極恐的細節——


在電影開頭的一係列的新聞報道中,畫麵的邊邊角角裏都給到很多鋪墊的真實性。


新聞副標題中,提示汽車方向球技術減輕了駕駛員對身體的要求,可以讓更大年齡區間的駕駛員上路。

(圖源:知乎)


還有一幕北京新聞上,小標題上顯示的2057年6月30日,溫度是-35°


南半球北遷移民已經基本完成安置工作,說明已經有一半的地球不適合人類居住了。


開頭在地下城的課上,講的是朱自清的《春》。


地球重生後的第一個鏡頭,有人說:想死你們了


在一閃而過的空間站鏡頭裏,出現了:made in china 


甚至有人發現了,最後救援隊到達的順序是按照2008年汶川地震救援隊到達的順序來的。


日本,俄羅斯,韓國,新加坡。。。


這些都是要2刷,甚至3,4刷的時候才能注意到的細節,他們竟然刻畫了這麼多。


還有,為了排片和切合春節團圓的氛圍而犧牲掉的片段——


比如,朵朵(趙今麥 飾演)上地麵的真正原因,其實是想尋找生身父母的屍骨,姥爺去世後,冰麵下全是向上遊的屍體。


王磊那麼執著去杭州的原因,就是他老婆孩子都死在了杭州地下城。


還有被很多人質疑的:火石為什麼不存放在地下城,以備不時之需的設定,因為還有反叛軍在牽製他們。


或許就是因為缺少了這些關鍵的潤滑劑,才讓電影在情感走向上顯得支離破碎。


但是為了排片,為了不讓這個成果功虧一簣,他們隻能選擇權衡,犧牲部分。


同時,現實中這部片子的命運曾經跟影片中的地球一樣,危在旦夕。


上映前一波三折——


官方微博在去年6月被盜用。


劉慈欣獲得雨果獎之後,國外媒體又報道亞馬遜花了10億要拍《三體》


幾乎所有人都對這塊燙手的山芋,拿不起放不下。


直到郭帆導演被派出去遊學後,發現國內太需要一部好的科幻片了,於是決定拿下《流浪地球》。


過程極為不順利,空手套戰狼”的武林絕學也不是浪得虛名。


原本吳京是去客串31天,但是串著串著預算超支了,吳京就不要片酬了,後來投資又沒錢了,吳京就自己投了6000萬,解決了製作難題。


郭帆在電影上映的第一時間,給《流浪地球》的一封信中就感謝了吳京:


幸虧有了吳京爸爸,才有了你這個小破球。


很多人因此誇吳京是塊投資的料子,但事實上,吳京決定投這部片,真沒想的那麼功利。


為了演好角色,吳京曾去特種部隊訓練了兩年。


2013年雅安地震,他作為士兵去抗震救災。


2016年拍《戰狼2》的時候,為了一個跳海的鏡頭連跳了26次。


今年回家,沒買上坐票,自帶小板凳。


這種家國情懷的信念感和堅持,一直體現在他的生活和作品中。


而他的一言一行,也能表現出對電影的熱愛。


比如不僅“客串”《流浪地球》,還進行了投資。


同樣,寧浩為了劉慈欣的這個劇本,也主動盤了這個電影局,忙裏忙外。


這其中有所謂的社會主義兄弟情,但更多的是中國電影人的上進心


寧浩也是個一心一意的電影人,當初他在劉德華的扶持下拍攝了《瘋狂的石頭》,一舉成名。


這件事讓他始終銘記於心。


他覺得自己更有責任幫助青年導演,為他們的電影事業做貢獻。


實際上,他也是這麼做的——


路陽的《繡春刀Ⅱ》,有他鼎力支持。


去年的爆款國片《我不是藥神》,劇本在寧浩拍《瘋狂的外星人》時就中意了,但最終他把本子交給了新人導演文牧野。


因為,寧浩堅持認為,《藥神》是不能藏著的好劇本,文牧野也是不能藏著的好導演。


如今,他們再次排除萬難,幾乎是用“不理智”改變了多年前《三體》粉絲的強烈抗議,“千萬別拍成電影”


要拍也要交給斯皮爾伯格,卡梅隆,諾蘭之類的導演。


就算是HBO拍個十季也比交在中國人手裏強。


這太諷刺了。


我們眼看《流浪地球》起高樓,宴賓客,很多人非但沒有鼓掌歡騰,反而一臉看好戲的樣子,巴不得他樓塌了。


甚至用文字遊戲,彰顯自己的“高級趣味”。


偏偏另一邊,國外卻在盛讚這部電影的偉大折點:


《紐約時報》都發長文稱讚“中國電影工業終於躍入太空時代”了。


印度媒體在文中,連發幾個:哇!


那些因為影片中愛國情緒就怒打一星的人,其實仔細想想,那些成功的科幻片《盜夢空間》,《星球大戰》哪個不是由家國情懷組成的呢?


更何況,《流浪地球》表現更多的是全體人類對故土的眷戀,對希望的追求。這是多麼波瀾壯闊的精神內核啊。


所以,我們在承認不足的同時,不該抹殺這幻電影的優點,也不該就這麼碾碎中國電影人的希望。


承認吳京行,並不是一件該羞於啟齒的事兒。


而中國電影人,則更配得上這份誇獎。


差距就是進步的空間,為了中國電影未來的斯皮爾伯格和中國諾蘭,這一次,無論如何我們都要帶頭為他們鼓掌。




下一篇 : 朱元璋曾孫墓被考古隊發現,打開墓葬後,專家:珍寶可以買半個國家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