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懋元:“雙一流”精神須泛化至各類高校


我國高等教育學科的發展要兩軌並行,一軌是理論研究,一軌是問題研究,兩軌相互交叉,互相推動發展。

1977年恢複高考以來,40年中,我國高等教育蓬勃發展,為推動社會發展、國家進步培養了一批又一批人才。

作為我國高等教育學奠基人、廈門大學教育研究院名譽院長,潘懋元雖然年近百歲,但是從未停止過對我國高等教育未來發展的構想。

2019年的到來,標誌著我國高等教育發展又開啟了新的一頁。正值辭舊迎新之際,潘懋元在接受《中國科學報》采訪時,對如何突破我國高等教育過去四十年發展中的藩籬、書寫好高等教育新篇章給出了他的思考。

潘懋元:在我看來,目前的一些排名和衡量、評價方式,在一定程度上會阻礙我國高等教育多元化發展。比如,在雙一流高校公布後,我就曾發表文章指出,要將雙一流精神泛化到各級各類高等院校中去。

我國目前有2000多所高等院校,每所院校都應有其自身的特色和各自需要承擔的任務,不應為了追求排名或頭銜就放棄自己的特色,向統一的衡量標準看齊。因此,我強烈呼籲將雙一流精神泛化到各級各類高校,讓其各自爭取屬於自己的一流,從而達到高校多元化發展的目的,避免高校被逐漸同化,丟失原本的特色。

未來我國的發展目標是要從高等教育大國轉變為高等教育強國。處在這樣的轉型發展關鍵時期,高等學校就需要培養各種各樣的人才。而有了多元化的高校,自然就會培養出多元化的人才。因此,高校不能隻培養科學家,還要培養大量的工程師和技術人才,要積極培養出數以億計的大國工匠。所以應該把雙一流的建設泛化到各種高等學校。否則,即便140多所雙一流高校辦得再好,也無法完成國家經濟社會轉型發展對人才多樣化的需求。

潘懋元:2018年初,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布的《關於全麵深化新時代教師隊伍建設改革的意見》就明確指出,百年大計,教育為本;教育大計,教師為本。

在我看來,高校首先需要提高師資隊伍的整體水平,讓教師回歸教學中,這就需要政策的正向引導和激勵。同時,要營造良好的工作環境,讓廣大教師在崗位上有幸福感、事業上有成就感、社會上有榮譽感,讓教師成為令人羨慕的職業。

此外,在學生文化自信的培養上,也需要教師多多下功夫。因為,從高等教育大國到高等教育強國的發展中,文化自信是必不可少的一環,我們要在世界上爭得屬於中國的高等教育話語權。

高等教育係統與任何一個係統一樣,需要開放、吸納外來的優秀思想,才能促使其不斷發展。但是,這不意味著要放棄自己已有的東西,這樣的傾向在過去時有發生,不過它是不對的,是缺乏自信的產物。因此,高校教師也要重視起對學生文化自信的培養。

重視高等教育學科發展

《中國科學報》:當前,公眾對於我國高等教育發展的關注似乎從未缺少過,但是對於高等教育學科的發展,似乎領域外的人關注極少。請您簡要描述一下目前我國高等教育學科發展的趨勢和麵臨的問題。

潘懋元:同我國高等教育的發展一樣,高等教育學科的發展在過去幾十年中的發展也很迅速。目前,我國高校內設有高等教育學碩士點100多個、博士點20多個,每年為我國高等教育領域輸送的人才數以千計。通常輸送的人才有兩大類,一類從事高等教育問題的研究,為高等教育的改革發展提供對策;還有一類則將高等教育的相關研究應用到實際的領導、管理工作中。

讓人感到遺憾的是,雖然高等教育學科對於推動我國高等教育事業的發展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但是目前高等教育學科仍是二級學科,而有關政策是以一級學科為人員編製、經費撥款的單位,許多高校為解決這一問題,不得不將高等教育學科的人才培養與科學研究的單位改名為教育科學研究院或教育學院,頂著教育學一級學科的帽子來進行高等教育的研究,很是委屈

《中國科學報》:針對上述我國高等教育學科發展的問題,在未來,我們應該如何突破藩籬?

潘懋元:當務之急我認為是將高等教育學科升為一級學科。高等教育與以中小學教育為對象的普通教育大不相同,高等教育是培養專門人才的教育,而普通教育是基礎教育。作為一門本該獨立的學科,隻是作為二級學科,不利於我國高等教育的長遠發展。

此外,我國高等教育學科本身也需要進一步發展和完善。一是高等教育基本理論要不斷發展,因為,我國高等教育學科成立時間與其他歐美國家相比還比較短,相關理論的儲備、研究還不夠成熟。二是對我國高等教育現實問題進行研究,這也是更為重要的一點,它對推動我國高等教育發展起著引導性的作用。

問題的解決要有理論依據,理論要不停地在現實問題中進行實踐。所以我國高等教育學科的發展要兩軌並行,一軌是理論研究,一軌是問題研究,兩軌相互交叉,互相推動發展。

-end-




下一篇 : 2018年高校聯盟聖誕晚會圓滿落幕!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