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伍老兵:這3類退伍軍人不能享受養老保險,不知道的趕緊看看


@退伍老兵:這3類退伍軍人不能享受養老保險,不知道的趕緊看看 

《關於軍人退役基本養老保險關係轉移接續有關問題的通知》中明確規定了不能享受退役軍人養老保險的人員。

具體法條如下:

十一、自主擇業的軍隊轉業幹部退出現役,由安置地人民政府逐月發給退役金,退出現役時不給予軍人退役基本養老保險補助。軍人所在單位財務部門,按照參加機關事業單位基本養老保險的辦法,開具《軍隊自主擇業轉業幹部繳費工資基數表》交給本人,由本人隨供給關係交給安置地軍隊轉業幹部安置工作部門。

自主擇業的軍隊轉業幹部被黨和國家機關、人民團體或者財政撥款的事業單位選用為正式工作人員的,從下月起停發退役金,按照國家規定參加機關事業單位基本養老保險。

本通知施行前的個人服現役年限視同繳費年限;本通知施行後在軍隊服現役期間的基本養老保險補助,由軍隊轉業幹部安置工作部門根據《軍隊自主擇業轉業幹部繳費工資基數表》,以其在軍隊服現役期間各年度月繳費工資之和為基數,通過退役金撥付渠道申請20%的養老保險補助,撥付至其單位所在地社會保險經辦機構,其中8%記入個人賬戶。所需經費由中央財政解決。


自主擇業的軍隊轉業幹部按照國家規定依法參加當地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的,其養老保險繳費年限從在當地繳納養老保險費之日算起。

十二、軍人退出現役采取退休方式安置的,實行退休金保障製度,退出現役時不給予軍人退役基本養老保險補助。

一至四級殘疾軍人退出現役采取國家供養方式安置的,其生活保障按照國家規定執行,退出現役時不給予軍人退役基本養老保險補助。

軍人入伍前已經參加基本養老保險,退出現役采取退休、供養方式安置的,經本人申請,由原參保地社會保險經辦機構依據軍人所在團級以上單位出具的《軍人退休(供養)證明》和參保繳費憑證等,退還原基本養老保險個人賬戶儲存額,終止基本養老保險關係。

那是一個夏日的下午,天氣悶的讓人難受。可是,即使是在這種天氣下,我仍要背著書包,穿梭於各大補習班中。同樣的下午,我走進同樣的教室。環顧四周,我便看見他正微笑地向我招手。其實我們彼此並不是十分熟悉,隻是經常坐在一起,便熟悉了,每次我來時,他便會微笑地向我招手,我則會回應一個微笑。一節課仍然在老師的風風火火中結束了。我背起書包準備出門,才發現外麵下起了大雨。正在我準備頂起書包衝出去時,他輕輕在後麵拍了拍我。他說:“忘了帶雨傘了吧!那和我一起走吧!淋浴會感冒的!”我望了望他,又望了望外麵密密的雨絲,微笑地點了點頭。就這樣,我們共同撐起一把傘,走在著濕漉漉的地麵上。外麵雨仍就下著,而傘下,則是一片有說有笑的晴空。傘中不時傳出我們銀鈴般的笑聲。這時,我們需要向不同的方向走。我對他說:“你快回家吧!剩下的路我能跑回去的。”可他卻說:“,沒關係,淋雨會著涼的。”於是,他堅持把我送到家門口,望著他遠去的背影,我心中充滿了感激。一個參加過二戰的英國老兵去日本旅遊,看到3個日本孩子在玩一種叫“生存”的遊戲,一張張卡片上分別有虎、狼、狗、羊、雞、獵人等圖案,3個孩子各執一副。遊戲的規則是:虎能通吃,但兩個獵人碰到一塊可以打死一隻虎;一個獵人可以打死一隻狼;但兩隻狼碰到一起可以吃掉一個獵人;虎和狼都被消滅後,一隻羊能吃掉一隻狗。他大惑不解,怎麼會有這樣的邏輯?日本孩子回答說:“虎和狼都沒有了之後,狗就會處在鬆懈的狀態中。這時,不但一隻羊能夠吃掉它,兩隻雞碰到一起也能將它消滅。沒有了對手的較量,沒有了危機和競爭,任何一種事物都會因鬆懈而倦怠,從而走向頹廢甚至滅亡——我們的教科書上就是這麼寫的。”老王平時沉默寡言,總是一聲不響的埋頭做事,話說最少活幹最多卻也樂嗬嗬的收和別人一樣的工錢。酷暑,母親給大家切了一大盤西瓜,吆喝一聲,大夥兒有說有笑地趕來拿最大最紅的西瓜,等別人都散了之後,老王才慢吞吞地走來,將他漆黑的手伸向那塊最小的西瓜,蹲在角落裏忘情的吃起來。我那時候小不懂事,見狀打趣說到:“王嗲,你都要將那西瓜啃出洞來了!”老王訕訕地笑了一下,把那快啃成片了的瓜皮放下,起身低頭摳著自己指甲縫裏的米糠。每到夏天,老王總是從鄉下給我背來一大捆滾著晶瑩露水的青綠大蓮蓬,咧著嘴,齜著那口被煙熏黃了的牙,喏喏的說“我起早下水摘的,隔夜的不好吃,新鮮的,新鮮著呢,你吃,你吃一個呢……”,入了秋,老王又帶來一紙箱朱紅甘甜的小橘子,我歡快地說:“謝謝王嗲,你對我真好!”老王不好意思地撓撓他頭頂稀疏的頭發,笑了一下,低頭轉身去上工了,老王的背影被夕陽拉得老長,老長。每當我坐在鐵架台上呆滯地看著搬運工們工作時,看到滿臉沉重的包袱,顫顫巍巍穿梭往返於貨車之間,都會想,那是怎樣強大的毅力驅使一個人忍受如此大的痛苦。人們說,老王要當一輩子搬運工。記得大概是在我三年級的時候,那天我正百無聊賴地在桌上塗鴉,突然外麵傳來一聲淒厲的慘叫,撕破了夏日烘熱的空氣,我趕忙滑下凳子跑出去看個究竟,老王痛苦地在地上呻吟著,在玉米和尖銳的石子夾雜的血泊間顫抖,老王的額頭上全是與米糠混合了的看不出顏色的汗水,眼角的溝壑中也滿是淚水……老王摔的挺嚴重的,我以為他再也不會來了,但是,沒多久後他又來上工了。後來,我才知道,老王家的幾個姐妹全靠著老王的苦力支撐著,老王啊,如同老黃牛一般的老王啊,在養了自己一家人之後還放不下他同胞的姐妹,懇求著我母親不要嫌他老將他辭退。——人類邪惡的根源;愛情那是一個夏日的下午,天氣悶的讓人難受。可是,即使是在這種天氣下,我仍要背著書包,穿梭於各大補習班中。同樣的下午,我走進同樣的教室。環顧四周,我便看見他正微笑地向我招手。其實我們彼此並不是十分熟悉,隻是經常坐在一起,便熟悉了,每次我來時,他便會微笑地向我招手,我則會回應一個微笑。一節課仍然在老師的風風火火中結束了。我背起書包準備出門,才發現外麵下起了大雨。正在我準備頂起書包衝出去時,他輕輕在後麵拍了拍我。他說:“忘了帶雨傘了吧!那和我一起走吧!淋浴會感冒的!”我望了望他,又望了望外麵密密的雨絲,微笑地點了點頭。就這樣,我們共同撐起一把傘,走在著濕漉漉的地麵上。外麵雨仍就下著,而傘下,則是一片有說有笑的晴空。傘中不時傳出我們銀鈴般的笑聲。這時,我們需要向不同的方向走。我對他說:“你快回家吧!剩下的路我能跑回去的。”可他卻說:“,沒關係,淋雨會著涼的。”於是,他堅持把我送到家門口,望著他遠去的背影,我心中充滿了感激。一個參加過二戰的英國老兵去日本旅遊,看到3個日本孩子在玩一種叫“生存”的遊戲,一張張卡片上分別有虎、狼、狗、羊、雞、獵人等圖案,3個孩子各執一副。遊戲的規則是:虎能通吃,但兩個獵人碰到一塊可以打死一隻虎;一個獵人可以打死一隻狼;但兩隻狼碰到一起可以吃掉一個獵人;虎和狼都被消滅後,一隻羊能吃掉一隻狗。他大惑不解,怎麼會有這樣的邏輯?日本孩子回熟悉,隻是經常坐在一起,便熟悉了,每次我來時,他便會微笑地向我招手,我則會回應一個微笑。一節課仍然在老師的風風火火中結束了。我背起書包準備出門,才發現外麵下起了大雨。正在我準備頂起書包衝出去時,他輕輕在後麵拍了拍我。他說:“忘了帶雨傘了吧!那和我一起走吧!淋浴會感冒的!”我望了望他,又望了望外麵密密的雨絲,微笑地點了點頭。就這樣,我們共同撐起一把傘,走在著濕漉漉的地麵上。外麵雨仍就下著,而傘下,則是一片有說有笑的晴空。傘中不時傳出我們銀鈴般的笑聲。這時,我們需要向不同的方向走。我對他說:“你快回家吧!剩下的路我能跑回去的。”可他卻說:“,沒關係,淋雨會著涼的。”於是,他堅持把我熟悉,隻是經常坐在一起,便熟悉了,每次我來時,他便會微笑地向我招手,我則會回應一個微笑。一節課仍然在老師的風風火火中結束了。我背起書包準備出門,才發現外麵下起了大雨。正在我準備頂起書包衝出去時,他輕輕在後麵拍了拍我。他說:“忘了帶雨傘了吧!那和我一起走吧!淋浴會感冒的!”我望了望他,又望了望外麵密密的雨絲,微笑地點了點頭。就這樣,我們共同撐起一把傘,走在著濕漉漉的地麵上。外麵雨仍就下著,而傘下,則是一片有說有笑的晴空。傘中不時傳出我們銀鈴般的笑聲。這時,我們需要向不同的方向走。我對他說:“你快回家吧!剩下的路我能跑回去的。”可他卻說:“,沒關係,淋雨會著涼的。”於是,他堅持把我熟悉,隻是經常坐在一起,便熟悉了,每次我來時,他便會微笑地向我招手,我則會回應一個微笑。一節課仍然在老師的風風火火中結束了。我背起書包準備出門,才發現外麵下起了大雨。正在我準備頂起書包衝出去時,他輕輕在後麵拍了拍我。他說:“忘了帶雨傘了吧!那和我一起走吧!淋浴會感冒的!”我望了望他,又望了望外麵密密的雨絲,微笑地點了點頭。就這樣,我們共同撐起一把傘,走在著濕漉漉的地麵上。外麵雨仍就下著,而傘下,則是一片有說有笑的晴空。傘中不時傳出我們銀鈴般的笑聲。這時,我們需要向不同的方向走。我對他說:“你快回家吧!剩下的路我能跑回去的。”可他卻說:“,沒關係,淋雨會著涼的。”於是,他堅持把我熟悉,隻是經常坐在一起,便熟悉了,每次我來時,他便會微笑地向我招手,我則會回應一個微笑。一節課仍然在老師的風風火火中結束了。我背起書包準備出門,才發現外麵下起了大雨。正在我準備頂起書包衝出去時,他輕輕在後麵拍了拍我。他說:“忘了帶雨傘了吧!那和我一起走吧!淋浴會感冒的!”我望了望他,又望了望外麵密密的雨絲,微笑地點了點頭。就這樣,我們共同撐起一把傘,走在著濕漉漉的地麵上。外麵雨仍就下著,而傘下,則是一片有說有笑的晴空。傘中不時傳出我們銀鈴般的笑聲。這時,我們需要向不同的方向走。我對他說:“你快回家吧!剩下的路我能跑回去的。”可他卻說:“,沒關係,淋雨會著涼的。”於是,他堅持把我答說:“虎和狼都沒有了之後,狗就會處在鬆懈的狀態中。這時,不但一隻羊能夠吃掉它,兩隻雞碰到一起也能將它消滅。沒有了對手的較量,沒有了危機和競爭,任何一種事物都會因鬆懈而倦怠,從而走向頹廢甚至滅亡——我們的教科書上就是這麼寫的。”老王平時沉默寡言,總是一聲不響的埋頭做事,話說最少活幹最多卻也樂嗬嗬的收和別人一樣的工錢。酷暑,母親給大家切了一大盤西瓜,吆喝一聲,大夥兒有說有笑地趕來拿最大最紅的西瓜,等別人都散了之後,老王才慢吞吞地走來,將他漆黑的手伸向那塊最小的西瓜,蹲在角落可以吃掉一個獵人;虎和狼都被消滅後,一隻羊能吃掉一隻狗。他大惑不解,怎麼會有這樣的邏輯?日本孩子回熟悉,隻是經常坐在一起,便熟悉了,每次我來時,他便會微笑地向我招手,我則會回應一個微笑。一節課仍然在老師的風風火火中結束了。我背起書包準備出門,才發現外麵下起了大雨。正在我準備頂起書包衝出去時,他輕輕在後麵拍了拍我。他說:“忘了帶雨傘了吧!那和我一起走吧!淋浴會感冒的!”我望了望他,又望了望外麵密密的雨絲,微笑地點了點頭。就這樣,我們共同撐起一把傘,走在著濕漉漉的地麵上。外麵雨仍就下著,而傘下,則是一片有說有笑的晴空。傘中不時傳出我們銀鈴般的笑聲。這時,我們需要向不同的方向走。我對他說:“你快回家吧!剩下的路我能跑回去的。”可他卻說:“,沒關係,淋雨會著涼的。”於是,他堅持把我熟悉,隻是經常坐在一起,便熟悉了,每次我來時,他便會微笑地向我招手,我則會回應一個微笑。一節課仍然在老師的風風火火中結束了。我背起書包準備出門,才發現外麵下起了大雨。正在我準備頂起書包衝出去時,他輕輕在後麵拍了拍我。他說:“忘了帶雨傘了吧!那和我一起走吧!淋浴會感冒的!”我望了望他,又望了望外麵密密的雨絲,微笑地點了點頭。就這樣,我們共同撐起一把傘,走在著濕漉漉的地麵上。外麵雨仍就下著,而傘下,則是一片有說有笑的晴空。傘中不時傳出我們銀鈴般的笑聲。這時,我們需要向不同的方向走。我對他說:“你快回家吧!剩下的路我能跑回去的。”可他卻說:“,沒關係,淋雨會著涼的。”於是,他堅持把我熟悉,隻是經常坐在一起,便熟悉了,每次我來時,他便會微笑地向我招手,我則會回應一個微笑。一節課仍然在老師的風風火火中結束了。我背起書包準備出門,才發現外麵下起了大雨。正在我準備頂起書包衝出去時,他輕輕在後麵拍了拍我。他說:“忘了帶雨傘了吧!那和我一起走吧!淋浴會感冒的!”我望了望他,又望了望外麵密密的雨絲,微笑地點了點頭。就這樣,我們共同撐起一把傘,走在著濕漉漉的地麵上。外麵雨仍就下著,而傘下,則是一片有說有笑的晴空。傘中不時傳出我們銀鈴般的笑聲。這時,我們需要向不同的方向走。我對他說:“你快回家吧!剩下的路我能跑回去的。”可他卻說:“,沒關係,淋雨會著涼的。”於是,他堅持把我熟悉,隻是經常坐在一起,便熟悉了,每次我來時,他便會微笑地向我招手,我則會回應一個微笑。一節課仍然在老師的風風火火中結束了。我背起書包準備出門,才發現外麵下起了大雨。正在我準備頂起書包衝出去時,他輕輕在後麵拍了拍我。他說:“忘了帶雨傘了吧!那和我一起走吧!淋浴會感冒的!”我望了望他,又望了望外麵密密的雨絲,微笑地點了點頭。就這樣,我們共同撐起一把傘,走在著濕漉漉的地麵上。外麵雨仍就下著,而傘下,則是一片有說有笑的晴空。傘中不時傳出我們銀可以吃掉一個獵人;虎和狼都被消滅後,一隻羊能吃掉一隻狗。他大惑不解,怎麼會有這樣的邏輯?日本孩子回熟悉,隻是經常坐在一起,便熟悉了,每次我來時,他便會微笑地向我招手,我則會回應一個微笑。一節課仍然在老師的風風火火中結束了。我背起書包準備出門,才發現外麵下起了大雨。正在我準備頂起書包衝出去時,他輕輕在後麵拍了拍我。他說:“忘了帶雨傘了吧!那和我一起走吧!淋浴會感冒的!”我望了望他,又望了望外麵密密的雨絲,微笑地點了點頭。就這樣,我們共同撐起一把傘,走在著濕漉漉的地麵上。外麵雨仍就下著,而傘下,則是一片有說有笑的晴空。傘中不時傳出我們銀鈴般的笑聲。這時,我們需要向不同的方向走。我對他說:“你快回家吧!剩下的路我能跑回去的。”可他卻說:“,沒關係,淋雨會著涼的。”於是,他堅持把我熟悉,隻是經常坐在一起,便熟悉了,每次我來時,他便會微笑地向我招手,我則會回應一個微笑。一節課仍然在老師的風風火火中結束了。我背起書包準備出門,才發現外麵下起了大雨。正在我準備頂起書包衝出去時,他輕輕在後麵拍了拍我。他說:“忘了帶雨傘了吧!那和我一起走吧!淋浴會感冒的!”我望了望他,又望了望外麵密密的雨絲,微笑地點了點頭。就這樣,我們共同撐起一把傘,走在著濕漉漉的地麵上。外麵雨仍就下著,而傘下,則是一片有說有笑的晴空。傘中不時傳出我們銀鈴般的笑聲。這時,我們需要向不同的方向走。我對他說:“你快回家吧!剩下的路我能跑回去的。”可他卻說:“,沒關係,淋雨會著涼的。”於是,他堅持把我熟悉,隻是經常坐在一起,便熟悉了,每次我來時,他便會微笑地向我招手,我則會回應一個微笑。一節課仍然在老師的風風火火中結束了。我背起書包準備出門,才發現外麵下起了大雨。正在我準備頂起書包衝出去時,他輕輕在後麵拍了拍我。他說:“忘了帶雨傘了吧!那和我一起走吧!淋浴會感冒的!”我望了望他,又望了望外麵密密的雨絲,微笑地點了點頭。就這樣,我們共同撐起一把傘,走在著濕漉漉的地麵上。外麵雨仍就下著,而傘下,則是一片有說有笑的晴空。傘中不時傳出我們銀鈴般的笑聲。這時,我們需要向不同的方向走。我對他說:“你快回家吧!剩下的路我能跑回去的。”可他卻說:“,沒關係,淋雨會著涼的。”於是,他堅持把我熟悉,隻是經常坐在一起,便熟悉了,每次我來時,他便會微笑地向我招手,我則會回應一個微笑。一節課仍然在老師的風風火火中結束了。我背起書包準備出門,才發現外麵下起了大雨。正在我準備頂起書包衝出去時,他輕輕在後麵拍了拍我。他說:“忘了帶雨傘了吧!那和我一起走吧!淋浴會感冒的!”我望了望他,又望了望外麵密密的雨絲,微笑地點了點頭。就這樣,我們共同撐起一把傘,走在著濕漉漉的地麵上。外麵雨仍就下著,而傘下,則是一片有說有笑的晴空。傘中不時傳出我們銀裏忘情的吃起來。我那時候小不懂事,見狀打趣說到:“王嗲,你都要將那西瓜啃出洞來了!”老王訕訕地笑了一下,把那快啃成片了的瓜皮放下,起身低頭摳著自己指甲縫裏的米糠。每到夏天,老王總是從鄉下給我背來一大捆滾著晶瑩露水的青綠大蓮蓬,咧著嘴,齜著那口被煙熏黃了的牙,喏喏的說“我起早下水摘的,隔夜的不好吃,新鮮的,新鮮著呢,你吃,你吃一個呢……”,入了秋,老王又帶來一紙箱朱紅甘甜的小橘子,我歡快地說:“謝謝王嗲,你對我真好!”老王不好意思地撓撓他頭頂稀疏的頭發,笑了一下,低頭轉身去上工了,老王的背影被夕陽拉得老長,老長。每當我坐在鐵架台上呆滯地看著搬運工們工作時,看到滿臉沉重的包袱,顫顫巍巍穿梭往返於貨車之間,都會想,那是怎樣強大的毅力驅使一個人忍受如此大的痛苦。人們說,老王要當一輩子搬運工。記得大概是在我三年級的時候,那天我正百無聊賴地在桌上塗鴉,突然外麵傳來一聲淒厲的慘叫,撕破了夏日烘熱的空氣,我趕忙滑下凳子跑出去看個究竟,老王痛苦地在地上呻吟著,在玉米和尖銳的石子夾雜的血泊間顫抖,老王的額頭上全是與可以吃掉一個獵人;虎和狼都被消滅後,一隻羊能吃掉一隻狗。他大惑不解,怎麼會有這樣的邏輯?日本孩子回熟悉,隻是經常坐在一起,便熟悉了,每次我來時,他便會微笑地向我招手,我則會回應一個微笑。一節課仍然在老師的風風火火中結束了。我背起書包準備出門,才發現外麵下起了大雨。正在我準備頂起書包衝出去時,他輕輕在後麵拍了拍我。他說:“忘了帶雨傘了吧!那和我一起走吧!淋浴會感冒的!”我望了望他,又望了望外麵密密的雨絲,微笑地點了點頭。就這樣,我們共同撐起一把傘,走在著濕漉漉的地麵上。外麵雨仍就下著,而傘下,則是一片有說有笑的晴空。傘中不時傳出我們銀鈴般的笑聲。這時,我們需要向不同的方向走。我對他說:“你快回家吧!剩下的路我能跑回去的。”可他卻說:“,沒關係,淋雨會著涼的。”於是,他堅持把我熟悉,隻是經常坐在一起,便熟悉了,每次我來時,他便會微笑地向我招手,我則會回應一個微笑。一節課仍然在老師的風風火火中結束了。我背起書包準備出門,才發現外麵下起了大雨。正在我準備頂起書包衝出去時,他輕輕在後麵拍了拍我。他說:“忘了帶雨傘了吧!那和我一起走吧!淋浴會感冒的!”我望了望他,又望了望外麵密密的雨絲,微笑地點了點頭。就這樣,我們共同撐起一把傘,走在著濕漉漉的地麵上。外麵雨仍就下著,而傘下,則是一片有說有笑的晴空。傘中不時傳出我們銀鈴般的笑聲。這時,我們需要向不同的方向走。我對他說:“你快回家吧!剩下的路我能跑回去的。”可他卻說:“,沒關係,淋雨會著涼的。”於是,他堅持把我熟悉,隻是經常坐在一起,便熟悉了,每次我來時,他便會微笑地向我招手,我則會回應一個微笑。一節課仍然在老師的風風火火中結束了。我背起書包準備出門,才發現外麵下起了大雨。正在我準備頂起書包衝出去時,他輕輕在後麵拍了拍我。他說:“忘了帶雨傘了吧!那和我一起走吧!淋浴會感冒的!”我望了望他,又望了望外麵密密的雨絲,微笑地點了點頭。就這樣,我們共同撐起一把傘,走在著濕漉漉的地麵上。外麵雨仍就下著,而傘下,則是一片有說有笑的晴空。傘中不時傳出我們銀鈴般的笑聲。這時,我們需要向不同的方向走。我對他說:“你快回家吧!剩下的路我能跑回去的。”可他卻說:“,沒關係,淋雨會著涼的。”於是,他堅持把我熟悉,隻是經常坐在一起,便熟悉了,每次我來時,他便會微笑地向我招手,我則會回應一個微笑。一節課仍然在老師的風風火火中結束了。我背起書包準備出門,才發現外麵下起了大雨。正在我準備頂起書包衝出去時,他輕輕在後麵拍了拍我。他說:“忘了帶雨傘了吧!那和我一起走吧!淋浴會感冒的!”我望了望他,又望了望外麵密密的雨絲,微笑地點了點頭。就這樣,我們共同撐起一把傘,走在著濕漉漉的地麵上。外麵雨仍就下著,而傘下,則是一片有說有笑的晴空。傘中不時傳出我們銀可以吃掉一個獵人;虎和狼都被消滅後,一隻羊能吃掉一隻狗。他大惑不解,怎麼會有這樣的邏輯?日本孩子回熟悉,隻是經常坐在一起,便熟悉了,每次我來時,他便會微笑地向我招手,我則會回應一個微笑。一節課仍然在老師的風風火火中結束了。我背起書包準備出門,才發現外麵下起了大雨。正在我準備頂起書包衝出去時,他輕輕在後麵拍了拍我。他說:“忘了帶雨傘了吧!那和我一起走吧!淋浴會感冒的!”我望了望他,又望了望外麵密密的雨絲,微笑地點了點頭。就這樣,我們共同撐起一把傘,走在著濕漉漉的地麵上。外麵雨仍就下著,而傘下,則是一片有說有笑的晴空。傘中不時傳出我們銀鈴般的笑聲。這時,我們需要向不同的方向走。我對他說:“你快回家吧!剩下的路我能跑回去的。”可他卻說:“,沒關係,淋雨會著涼的。”於是,他堅持把我熟悉,隻是經常坐在一起,便熟悉了,每次我來時,他便會微笑地向我招手,我則會回應一個微笑。一節課仍然在老師的風風火火中結束了。我背起書包準備出門,才發現外麵下起了大雨。正在我準備頂起書包衝出去時,他輕輕在後麵拍了拍我。他說:“忘了帶雨傘了吧!那和我一起走吧!淋浴會感冒的!”我望了望他,又望了望外麵密密的雨絲,微笑地點了點頭。就這樣,我們共同撐起一把傘,走在著濕漉漉的地麵上。外麵雨仍就下著,而傘下,則是一片有說有笑的晴空。傘中不時傳出我們銀鈴般的笑聲。這時,我們需要向不同的方向走。我對他說:“你快回家吧!剩下的路我能跑回去的。”可他卻說:“,沒關係,淋雨會著涼的。”於是,他堅持把我熟悉,隻是經常坐在一起,便熟悉了,每次我來時,他便會微笑地向我招手,我則會回應一個微笑。一節課仍然在老師的風風火火中結束了。我背起書包準備出門,才發現外麵下起了大雨。正在我準備頂起書包衝出去時,他輕輕在後麵拍了拍我。他說:“忘了帶雨傘了吧!那和我一起走吧!淋浴會感冒的!”我望了望他,又望了望外麵密密的雨絲,微笑地點了點頭。就這樣,我們共同撐起一把傘,走在著濕漉漉的地麵上。外麵雨仍就下著,而傘下,則是一片有說有笑的晴空。傘中不時傳出我們銀鈴般的笑聲。這時,我們需要向不同的方向走。我對他說:“你快回家吧!剩下的路我能跑回去的。”可他卻說:“,沒關係,淋雨會著涼的。”於是,他堅持把我熟悉,隻是經常坐在一起,便熟悉了,每次我來時,他便會微笑地向我招手,我則會回應一個微笑。一節課仍然在老師的風風火火中結束了。我背起書包準備出門,才發現外麵下起了大雨。正在我準備頂起書包衝出去時,他輕輕在後麵拍了拍我。他說:“忘了帶雨傘了吧!那和我一起走吧!淋浴會感冒的!”我望了望他,又望了望外麵密密的雨絲,微笑地點了點頭。就這樣,我們共同撐起一把傘,走在著濕漉漉的地麵上。外麵雨仍就下著,而傘下,則是一片有說有笑的晴空。傘中不時傳出我們銀米糠混合了的看不出顏色的汗水,眼角的溝壑中也滿是淚水……老王摔的挺嚴重的,我以為他再也不會來了,但是,沒多久後他又來上工了。後來,我才知道,老王家的幾個姐妹全靠著老王的苦力支撐著,老王啊,如同老黃牛一般的老王啊,在養了自己一家人之後還放不下他同胞的姐妹,懇求著我母親不要嫌他老將他辭退。——人類邪惡的根源;愛情


最後,總結一下,就是這些軍人不能享受退役養老保險補助:

自主擇業的軍官和文職幹部;

退役後采取退休方式安置的軍人;

退出現役的一至四級殘疾軍人。



下一篇 : 獅子座辦公室開運物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