尷尬的新三板做市商交易


做市商交易麵臨的困境,固然有製度設計不夠完善的問題,更是整個新三板改革滯後的結果。

  做市商交易作為新三板製度創新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曾經受到各方的高度關注,但近幾年來的實踐表明,它在推動新三板發展中所發揮的積極作用較為有限,甚至有掛牌公司、投資者以及做市商自己這三方麵都不滿意的說法。特別是去年下半年以來,一些券商紛紛開始減少做市交易的力度,進而壓縮做市公司的數量和規模,做市商交易在新三板市場上的影響力不斷下降,以至在不少市場人士看來,如今做市商交易是形同雞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所謂的做市商交易,一般是由券商或別的投資機構作為做市商,以市場上的其他投資者為對手進行的股票買賣,通過設定買入和賣出區間,在這區間內連續報價,與對方達成交易。從海外市場的情況來看,設計這一製度的主要目的在於提高股票的流動性,同時引導合理定價,因此特別適用於剛上市的中小市值公司。美國的納斯達克市場就明確,在其小型股票市場上市的公司,必須實行一定期限的做市商交易。無疑,這一模式也是適合新三板的。事實上,在做市商交易實行的初期,確實起到了活躍市場、推動合理定價的作用,相關的券商做市機構亦從中獲取了不錯的收益。


  然而,隨著新三板的快速發展,掛牌公司越來越多,但與此同時對於投資者的準入門檻一直比較高,這就產生了供求失衡的問題。另外,部分新三板掛牌公司的業績不盡人意,有的在治理結構上也存在很多問題,即便是在實行做市商交易的公司中,有些也同樣存在著多方麵的缺陷,這就直接導致交易活躍度下降和價格的回落。另外,在海外市場,做市商交易本身不以盈利為目的,其把贏利點放在驅動交易的活躍上。而在新三板中,因為投資者數量少,即便有了做市商,交易也很難真正活躍,因此一些做市商也就想方設法低價獲取庫存股票,然後盡可能以相對高價在市場上出售,在這過程中顯然不是把創造合理的流動性及引導理性估值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上。於是乎,做市商交易也就逐漸失去了它本來應該具有的特點,無法充分發揮積極作用了。


  有關部門應該意識到了這個問題,曾考慮將做市商隊伍從券商擴大到私募基金,通過優化做市商機構的方法來改善做市商交易。然而,盡管相關部門做了很多工作,並且也批準了一批私募基金從事做市商交易的資格,但幾年過去了,此舉還是沒能真正實施。客觀上,就整個新三板而言,包括此項改革在內的多項改革措施推進都比較緩慢,很大程度上降低投資者對新三板的信心。


  今年以來,新三板開設了盤後交易,這實際上類似大宗交易,目的是滿足部分投資者定向、定價交易股票的需求。而在新三板市場常規交易不景氣、定價機製難以充分發揮作用的情況下,一些出於並購等特殊目的的投資者,逐漸把注意力放在盤後交易之中,直接導致盤後交易的規模不斷增加,甚至全麵超過了在交易時段所進行的做市商交易和集合競價交易,客觀上使得做市商交易被邊緣化。在這樣的背景下,更多的券商選擇退出做市交易,而出於對三類股東等問題的考慮,也有不少掛牌公司不再考慮選擇做市商交易的模式。因此,這一曾經被寄予很大希望的製度創新陷入了頗為尷尬的境地。


  其實,現在做市商交易麵臨的困境並非其獨有,這裏固然有做市商交易製度設計不夠完善的問題,同時更是整個新三板改革滯後的結果。好在,市場各界對此已經有了高度的共識,有關部門也在積極采取措施,有理由相信,包括做市商交易發展遇到的困難等各種問題,都將在今後大力度的改革中得到化解。



下一篇 : 老交所舉辦開市8周年暨交易機製升級新聞發布會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