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鐵連續發生靈異事件,迄今為止最全的地鐵靈異全紀錄!





第1章 出獄



?

“娘的,終於出獄了!”

從監獄門口出來,我心情無比激動。

我叫王大寶,三年前,為了救我女朋友,失手捅了人,在監獄裏整整呆了三年,要不是我那幾個獄友在外邊托關係,我還得再關兩年。

十八歲入獄,到今年我二十一了,重獲自由的感覺,太他媽爽了!

除了爽之外,我心有點難受,咋回事,我爹媽呢,我小妹呢,咋都沒來接我啊,難道還怪我當年意氣用事?

“哥!”

突然,拐彎處一個小女孩騎著自行車過來了,她梳著馬尾辮,穿著連衣裙,長得那叫一個水靈。

“妹子!”

我一顆心終於落地了,緊跑了兩步迎上了妹妹王彩霞。

她扔了自行車,一下就抱到了我懷裏,頓時我胸膛一軟,感受到了小妹發育良好的綿軟。

我不由得朝後麵看了一眼,“爹媽呢,怎麼隻有你一個人?”

“哥,咱爸住院了,媽在醫院陪著呢。”說著小丫頭的眼淚就留下來了。

我聞言一愣,頓時如墜冰庫,三年沒進孝道,這剛一出來,老爹竟然住院了?我頓時心急火燎,顧不上多問,騎著自行車,馱著妹子直奔醫院。

縣人民醫院,住院部病房。

當我一開門,看到我媽正在給我爸擦身子呢,我腦袋嗡的一聲,連跑了幾步。

“媽!”我眼圈一紅,就要跪下去。

我媽回頭一看,竟然是日思夜想的娃仔,頓時張開了嘴,可是嘎巴半天一句話也說不出來,隻是瘦小的胳臂攙住了我,死活不讓我跪下。

“出……出來就好……出來就好啊!”我媽終於說出話來了。

我眼淚再也忍不住了,嘩啦啦的留下來,媽的,在監獄三年我一顆眼淚沒掉,沒想到出來看到家人,掉眼淚了。

太他媽不男人了……

我看著我媽,有點憔悴了,手掌因為常勞作長滿了繭子,看著讓人心疼。

我鎮定了一下,抹幹了眼淚,看著在病床上睡覺的父親。

“媽,我爸這是咋了?”

我媽歎了口氣說道:“你把去在山上鑿石頭,讓石頭給砸腦子了。”

“什麼?”我心一下子糾了起來,腦子可是人體最脆弱最複雜的器官了。

“媽,那大夫咋說?”

“大夫說隻能住院觀察,啥時候能醒,還不好說。”我媽一說這話,眼淚再次彌漫眼眶。

“媽,你先別擔心,我給我爸看看。”

我深吸了一口氣,拿出我爸的手,按在脈門上,檢查了起來。

這三年我在監獄,無意之間在監獄的磚縫裏得到一本古老的經書,上麵記載了一些修煉法門和大量的知識。

我閑著沒事就把那本經書嚼的滾瓜爛熟,更是在監獄裏救了很多人,結交了不少大人物。

因此我才能提前兩年出獄。

“腦袋裏有淤血,壓迫好幾根神經,頂多能堅持一個月了!”

我心裏焦躁起來,“我現在實力太弱,如果我能達到煉氣一層,用銀針化體就能去除淤血。可要達到煉氣一層太難了。”

錢,錢,老子需要大量的錢!我在內心大吼,煉氣一層可以說就是用錢堆起來的!

就在我診脈的時候,我媽不解的問:“大寶,你還會看病啊?“

我握著我媽的手,說道:“媽,這事以後再說,我爸的病你放心,我有辦法。”

“對了媽,咱家現在還剩下多少錢?”

我媽一聽這話,不由得苦澀起來,“哪還有錢了,為了你爸這病,就差砸鍋賣鐵了,你妹出息,考上北方大學了,到現在學費都沒著落呢。”

我妹王彩霞也撅著小嘴,委屈的眼淚巴巴的,“哥,我是女孩子,不上學也行的。”

我看著口是心非的妹子,揉了揉她的小腦袋,說道:“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醫院有我媽和妹妹看著我也放心,從醫院出來我騎著自行車,回到了花溪村的家裏。

站在家門口,看著兩間搖搖欲墜的小木房,我心裏別提多難受了,啥叫一貧如洗,這就叫一貧如洗!

“爸媽,妹子,你們放心,我王大寶,一定會讓你們過上好日子!”

回到家,我屋都沒進,背著籮筐就上了村外的鳳凰山。

剛山上,迎麵走來一個女人。

“是大寶嗎,你小子什麼時候出來的?”

我抬頭一看,愣了一下,才說道:“是蓮花姐啊。”

說話的是我們村的小寡婦劉蓮花,這女人三十左右歲,長得好看,柳葉彎眉櫻桃嘴,雪白的脖頸下,鎖骨清晰可見,一對豐滿時刻吸引男人的眼球。

“真的是大寶啊,你啥時候出來的?”

蓮花姐水汪汪的眼睛盯著我看,那雙會說話的眼睛好像會放電一樣,看著我渾身發熱,不禁產生了衝動。

“啊,蓮花姐,我今天剛出來,那啥,我還有事,先走一步了。”羊腸小道,我錯身走過去,無意之間手碰了她的屁股一下,讓我更加不好意思了。

背後傳來她的嬌笑:“嗬嗬,這小子身子骨變結實了,也長得帥了。”

不一會我就我來到了山上。

“黨參,女貞子,菟絲子。”我一邊嘀咕一邊采摘藥草,不到兩小時就弄了一籮筐。

“現在的女人,尤其是城裏的女人們最喜歡美了,我這豐胸藥一麵市,一定能賣個大價錢!“




第2章 蓮花姐的軟綿綿



摘完了草藥,我立馬回到家中,點著了火,然後大鍋裏加水,開始燒了起來。

一邊燒火,我一邊處理草藥,將草藥洗幹淨,等到水大開後,將草藥都放了進去,然後繼續燒火。

我之所以選擇豐胸藥,一個是材料山上都有,再就是市場前景廣闊,而且這些材料還可以製作成美容藥。

大火燒了一個多小時,鍋裏漸漸傳出了一股藥香味。

“嗯,出藥味了,最後在大火熬煮半小時。”

我信心滿滿,又過了半小時,開鍋之後,頓時一股蒸汽襲來,等蒸汽散去了,裏麵都是粘稠的藥膏,呈現淡淡的金黃色,要香撲鼻。

“按照記載,就是這個色澤!”我連忙把藥膏都盛出來,刷了鍋,再次熬藥,經過漫長的等待,又一鍋藥膏出來了。

兩鍋藥膏讓我興奮異常,不過隨即我的臉就跟苦瓜一樣。

他大爺的,光顧著高興了,這藥膏到底有沒有效果誰知道啊,雖然我對藥膏有信心,可總的找個人試一試啊。

找誰呢?我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胸,不由得一陣惡寒,放棄了拿自己開刀的想法。

“擦,這咋辦啊?”我簡直是一個頭兩個大。

“大寶,大寶在家沒有?”

聽著熟悉的聲音,是蓮花姐?她來幹啥來了?

我慌慌張張的去開門,迎頭差點撞到蓮花姐,可她的豐滿還是碰到了,我不由得心中一蕩,真軟和啊。

“這小子,咋毛毛愣愣的呢。”她臉一紅嬌嗔道。

“嘿嘿,蓮花姐,對不住啊,你幹啥來了,屋裏坐吧。”

她邁著貓步進了小院,邊走邊說:“你爸不是生病了嗎,我來問咋樣了。“

我一聽,心裏一陣感動,想起我沒進監獄之前,蓮花嫂子和我家就經常來往,那時候,她還看過我撒尿呢。

“我爸昏迷呢,不過過兩天應該就會醒過來了。”我倆前後腳,蓮花嫂子不知道是不是有意的,和我靠的很近,大熱天的,她就穿了個小碎花裙子,白白的藕臂露出來,兩條纖細的美腿看得我直冒火。

我刻意保持著距離。

“那就行,咦,這是什麼味道?怎麼那麼香啊?“

她這一說倒是提醒我了,我正要找個女人試藥呢,蓮花姐不就是現成的嗎?!

我猶豫了一下,說道:“那啥,蓮花姐,我在監獄裏跟老中醫學裏兩手,這不我爸住院了需要錢嘛,我就鼓搗出兩盆藥來,尋思著能賣點錢。”

“藥?”她好奇的來到廚房,看了看放在盆裏的膏狀液體,更加好奇起來,還湊過去聞了聞。

我看著她的豐滿,說出了我的請求,“蓮花姐,你能幫我試一試藥嗎,你放心,絕對沒有副作用。”

她抬起頭看了看我,沒有猶豫,直接說道:“好,我答應你。”

我愣了一下,沒想到蓮花姐這麼爽快。

“你告訴我怎麼用,我這就試試。”

“蓮花姐,你真的願意幫我?”我高興的一下子按住了她的肩膀。

蓮花姐臉蛋一紅,被我握住肩膀,心裏不由的一蕩,那雙水汪汪的眼睛就更加勾人了。

我這次啊意識到自己失態了,趕忙放下手臂。

“蓮花姐,這個淡青色的是摸在臉上的,美容的,這個是淡金色的是摸在你的那個上的,能變大。”我有點尷尬的說著,尤其是說道變大的時候,不由得看了看本就龐大的蓮花姐的前麵。

蓮花姐笑著接過,扭著屁股進了小屋。

我在屋外來回走著,心裏很期盼結果。

可是除了期盼結果意外,我腦孩子總是出現一副畫麵,蓮花姐脫下衣服,那豐滿來回晃蕩,在她的手上變換著形狀……

想著想著我下邊就支起了帳篷。

過了二十多分鍾吧,忽然,屋裏傳來了蓮花姐驚慌的叫聲。

這可把我嚇壞了,我以為藥出了什麼毛病,一下就衝了進去。

結果,眼前的一幕讓我差點流出了鼻血。







下一篇 : 靈異事件:蛇眉銅魚的秘密是什麼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