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深夜,麗星郵輪。

沈若寧穿著大紅色旗袍站在房門之外,深吸了一口氣。

走廊裏傳來腳步聲,她轉過頭,看到尹程浩端著杯紅酒跑過來,塞到她手裏,神色不大好看:“你還在這兒磨磨唧唧做什麼?”

他話音未落,就拖著她把她往屋裏推,沈若寧掙紮,尹程浩壓著嗓子吼:“你現在在使什麼性子!你想讓爸爸的心血毀於一旦嗎?”

沈若寧身形一滯,含著淚將紅酒一飲而盡,緊跟著就被尹程浩推進了屋子裏。

正對麵坐著個滿臉橫肉的男人,瞧著她笑的惡心。

沈若寧閉了眼又睜開,艱難的衝男人笑了笑:“陳總。”

沈若寧滿心悲涼。

父親突然舊病複發,家裏的公司又突然出了事情,資金鏈斷掉。父親一生的心血,旦夕之間就要毀於一旦。

未婚夫尹程浩應酬了好幾天,才拉來一筆投資,可是對方老板堅持帶了附加條件,讓打小學習舞蹈的沈若寧來麗星郵輪上教他學交誼舞。

打著這樣的名聲,究竟圖的是什麼,她一清二楚,可她偏偏不能拒絕。

沈若寧惡心至極,捂著心口一陣幹嘔。

這直接惹怒了陳強。

陳強揪著她的衣襟咒罵:“你吐什麼吐!出來蕒的還敢惡心我,老子還沒嫌棄你呢!”

他罵的不夠過癮,伸手一個耳光,將沈若寧打的發髻散開,臉頰也高高腫起。

沈若寧跑了出去,郵輪上都是些富商,見慣了這種場麵,無人理會她。

沈若寧手腳發軟,癱坐在地上,很快就被暴怒的陳強抓住。

陳強抓著她的頭發將她的腦袋往牆上碰:“你跑啊,看上我的錢還裝什麼,你男人都把你蕒給我了,你還倔什麼?”

沈若寧神色一滯,頓時心如死灰。

從公司出事以來,尹程浩四處奔波,她知道尹程浩很難,所以在麵對這樣無恥的附加條件,她才會勉強同意。

可原來尹程浩早打算蕒了她,那杯紅酒,不是給她壯膽,隻是尹程浩怕她不聽話。

她的未婚夫,竟然還要怕她不聽話,特意做了這樣的準備。

突然,陳強的衣領被人揪起,沈若寧睜開眼,發現一個身形高大的俊美男人站在陳強身後,薄唇吐出一個“滾”字。

陳強發出咒罵聲,男人神情不變,直接將陳強甩掉了對麵牆上。

陳強知道實力懸殊,隻能咒罵著逃跑。

沈若寧艱難撐起,同男人道了謝,準備離開時,卻被男人突然扯回來:“反正是出來蕒的,給誰不是蕒?”

第二天醒來時,男人已經離開。

電話鈴聲突然急促響起,沈若寧接通,對麵傳來鄭秘書驚慌失措的聲音:“沈總,公司出了事,你能快點兒過來嗎?”

沈若寧心頭一緊:“我馬上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