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競版“中超公司”現身?騰競體育與LPL的“中國第一體育賽事公司”之夢


點擊△藍字關注我們,添加星標留住圈哥


三年來,從我們寫第一篇電競產業報道開始,最常用的手法便是拿電競和傳統體育做類比。在這電競和體育的無窮相似點中,有一個背離點是大多數傳統人士普遍難以接受的,便是電競和體育的賽事性質差異。


文/ Alvis 雷  編輯/ 宋 鑫宇


在傳統體育的世界裏,體育IP是人類文明發展的結晶,因此在共識中,它的所有權是公有製的。故在這種情況下,賽事IP和體育IP本身相對獨立,公有製的體育IP本身不計入商業價值體係,私有製的賽事IP自負盈虧。


而在電競邏輯中,電競IP和遊戲IP不但都是私有製的,而且大部分主流的電競IP和遊戲IP還歸同一家商業公司所有。在這種情況下,電競IP是為遊戲IP而服務的,兩者密不可分。再簡單點來說就是,電競賽事是一種遊戲營銷的手段。


基於這種邏輯,我們在計算電競產業價值時就會很糾結——比如,電競為遊戲創造的收入算不算電競收入?說不算,這不符合現實情況;說算,那麼電競產業和遊戲產業的邊界在哪裏?也正是由於這樣的概念模糊,成為了傳統人士判定“電競不是體育”的一項依據。



因此,為了增強電競的體育性,計算出這項產業獨立的“類體育價值”是一項十分重要的任務。何謂“類體育價值”?傳統體育的幾大收入結構包括版權、讚助商、廣告、門票、衍生品等多個部分,它們在電競中的呈現便是電競的“類體育價值”。


在具體形式上有兩種操作方式,一種是去營銷化,另一種是商業主體分離。對於前者,讓遊戲公司做IP公有化是不合理且不現實的,故唯一可行的是後者。如果電競業務變成了另一個獨立的商業主體來運營並自負盈虧,那麼它的價值體係中就隻剩下了“類體育價值”,接下來也很好計算了。並且在傳統人士的所謂理論中,這樣的電競公司才能被稱之為體育公司。


今年1月10日,國內最具影響力電競項目《英雄聯盟》電競完成了遊戲和電競的商業主體分離,以電競業務為核心的騰競體育正式麵世。據悉,這家公司的股份結構和高管組成為《英雄聯盟》運營商騰訊和開發商Riot拳頭遊戲各占一半,注冊資金達5.3億元。



騰競體育誕生後,主要業務包含中國大陸地區《英雄聯盟》相關賽事的運營、LPL聯盟的管理以及後續《英雄聯盟》電競IP的開發,開發形式中包括而不限於綜藝、小說、影視、遊戲等新文創產品。原《英雄聯盟》品牌及電競負責人Bobby金亦波和原Riot拳頭遊戲中國區負責人Leo林鬆宣布擔任聯席CEO,將為騰競體育掌舵。


在我們看來,對於電競產業來說,敢於脫離遊戲、單拉出來談“類體育價值”是需要勇氣和自信的,尤其這點對於遊戲收入和電競投入雙高的騰訊係項目來說,選擇走出舒適圈無疑是件更艱難的事情。


“我們發現電競有自我造血能力,現在成立獨立的電競公司,就是要有自信去承擔自負盈虧。”林鬆向體育產業生態圈表示。


騰競體育聯席CEO林鬆


事實上,林鬆的自信來源於國內《英雄聯盟》電競漂亮的觀賽成績單。根據2018年的數據統計顯示,LPL賽區直播觀看人次達到150億,同比2017年的100億增長了50%;觀賽總時長則超過了25億小時,同比上一年也增長了近50%;在S8全球總決賽的舞台上,LPL戰隊iG和Fnatic的決賽更是吸引了9960萬的獨立觀看量,創造了新的曆史記錄。


而當我們拿這個數據和傳統體育進行類比時,會發現LPL已經成為了國內人氣最高的職業體育賽事——根據2018年中超聯賽的數據發布,全年中超電視收視人次3.37億、新媒體直播點播10.54億,兩個數據加起來竟不及電競的十分之一。



那麼,這意味著騰競體育從出生開始就“完爆”中超公司了嗎?雖然LPL爆炸性的流量是騰競體育最重要的價值基石,但衡量一家體育公司最重要的標準還是其商業價值轉化而來的收入。這點上中超是處於領先的,無論是讚助商收入還是版權收入,其量級都是目前LPL所難以達到的。


不過LPL雖輸現在,但卻贏在未來。從市場的角度來說,流量才是決定讚助商投入和版權收益的關鍵因素,而流量之中又會細分為數量和質量,前者數量自然不用多言,質量上LPL所包含的大量年輕人群體,也是讚助商品牌們渴望去把握的。


就目前LPL的讚助商品牌來看,已經公布讚助今年賽事的有梅賽德斯奔馳、肯德基、戰馬、虎撲、外星人電腦、多力多滋、努比亞紅魔手機、巴黎歐萊雅、伊利穀粒多和迪銳克斯電競椅十大品牌,相較上個賽季又有所升級。若加上那個沒有公布、傳聞中以超過常規價三倍以上的國際運動品牌,那麼今年LPL的總讚助商收入估算出來會有近1億。



對於讚助商而言,在如此誇張的流量麵前,無論是LPL賽事還是俱樂部,依然都還算是一個“價值窪地”。當然,隨著時間的推移以及越來越多的品牌覺醒,讚助費漲到和主流傳統體育賽事看齊、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或許都隻是時間問題。


“對於騰競體育而言,作為LPL的聯盟方,除了聯賽自身進行商業化外,我們也會幫助俱樂部來更好地完成招商。未來要力爭為讚助商們提供豐富的權益、創意的策劃、完善的服務、專業的數據監測等等。”金亦波說道。


16-17年部分電競賽事讚助商一覽表(資料整理自網絡)


據悉,從2019年春季賽開始,進行公司化運營的LPL聯盟將會在《英雄聯盟》領域全球首次開放俱樂部的冠名讚助權益。就像“北京國安”、“上海申花”、“廣州恒大淘寶”這些名字一樣,這種冠名層麵的深度綁定將曆史性地加深品牌和俱樂部粉絲的聯係紐帶,甚至最終變成俱樂部文化般的存在。


同時,除了俱樂部隊名的冠名外,具有主客場的俱樂部也擁有出售主場冠名席位的權利。以本賽季黑馬JDG京東戰隊為例,他們在北京中國傳媒大學附近剛落地的場地,正在對外出售冠名席位。和阿森納的酋長球場、曼城的伊蒂哈德球場等商業冠名場館一樣,隨著電競越來越成為當代年輕人的生活方式,把握好這項權益除了能獲得大量的曝光外,還有機會成為未來的城市地標。 


“傳統體育建立主場文化至少要十年,電競肯定是要加速的。去年3個主場上座率都達到了100%,比上海正大廣場的通用場地都要好。”金亦波如是點評道。



細心的人還會發現,在即將要到來的LPL新賽季常規賽中,比賽從原來的東西分區改成了統一的單循環,減少了比賽場次的總數和密集程度。這一改動仍然源於騰競體育,聯盟方麵希望通過縮減場次來為選手提供更多的自由時間,來為讚助商的線下活動增加機會。而這一切的一切,都指向了騰競體育提升電競“類體育價值”的願景。


“我們的目標是要將《英雄聯盟》電競打造成中國最專業、最有影響力和最具商業價值的體育賽事。”兩年前的首屆RR洲際賽,時任Riot拳頭遊戲中國區負責人葉強生曾對外如此放話。


而在此前結束的騰競體育揭牌儀式上,公司聯席CEO金亦波又將這句話更具象化了些——從最初葉強生的一個目標“最專業”,細化到了“專業度”、“流量”和“商業價值”的三大維度。


騰競體育聯席CEO金亦波


作為電競圈唯一的官方賽事獨立持權公司,目前騰競體育的定位堪稱這個產業中的“中超公司”,但和後者所處的行業地位有所不同的是,騰競體育的運作模式更偏市場主導,沒有其他機構的指點與掣肘。


在“電競上行、傳統體育下行”的大趨勢下,隨著時間的推移,這家帶著中國最具潛力體育賽事IP出生的公司,他們的“中國第一體育賽事公司”之夢,能實現嗎?



掃碼關注體育產業生態圈旗下電競媒體

——“ECO電競派”

世界電競產業的巨大市場,我們共同守護!



如何更方便的在眾多賬號中找到圈哥呢?

按照下麵操作隻需三步就可以啦!


點擊下麵藍色字,獲取更多資訊

普華永道:電子競技,超越足球!

莊明浩:讓電競的歸電競,體育的歸體育 | 專欄

iG終登頂!背後是王思聰7年締造的電競帝國

中超與西甲告訴你:為何足球俱樂部要拓展電競業務?

長按識別二維碼 關注我們

點擊 “閱讀原文” 進入生態圈官網


下一篇 : 最沒可能換外援的中超球隊 為何能讓奧地利巴神逼宮老東家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