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親情成了電話,一邊連著爸媽,一邊孩在天涯”——故鄉的中秋征文展播(4)



在幅員遼闊的中國大地上,不同地區、不同民族的中秋節,亦是有不一樣的風情,你的故鄉又有什麼樣的中秋習俗呢?今天,將為大家獻上——特別策劃眾籌活動《故鄉的中秋》第四期,讓我們繼續跟隨幾位作者去領略不同地域的中秋記憶。




月照中秋

文 | 楊誌廣

中秋佳節,人們往往是輕鬆和消閑的。月圓之夜,無須做什麼豐盛的節日佳肴,隻要全家人坐在一起,和和樂樂地吃上幾塊香甜可口的中秋月餅,就算過了個團圓節。而賞月,則是一樁樂事。飯後茶餘,人們或端坐窗前,或漫步街衢,或佇立花叢,仰視著皎潔的明月,孕育著美妙的遐思。恰逢今年的中秋之夜,天上一絲雲也沒有,賞月,正是好時候。妻女都各自出去賞月了,我何必自甘寂寞呢?熄了燈,悠閑地出門而去。

那銀白銀白的圓月,嫻靜地婷立於幽藍而深邃的天空,好象嫦娥梳妝的明鏡;那銀輝遍灑的大地,深沉得似靜靜的一潭春水,明滑、清澈,又仿佛是一位睡意正濃的披紗女子,羞澀而安詳。蟋蟀起勁地鳴唱著。房前屋後,大街小巷,人們凝望著圓圓的明月,是在思念遠方的親人麼?

是啊,“身在異鄉為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此刻,在這蒼茫的月下,我孑然一人,愈加難忘故鄉的親人。記得我第一次回故鄉探親的那年,正趕上中秋節。節日的夜晚,我和久別重逢的母親,坐在爺爺栽的那棵枝繁葉茂的大槐樹下,品嚐著別具風味的家鄉月餅,邊嘮家常邊賞月。漸漸地,靜謐的月夜充滿了嘈雜的聲音。我好奇地站在自家的矮牆上循聲眺望,隻見家家戶戶燈火通明,笑語如潮;人們圍坐在自家的院子裏,依傍著一垛垛豐收的五穀,金黃色的玉米在手中歡快地跳躍。這時,母親端來一笸籮帶著皮兒的玉米,笑著招呼我。我說:“媽,您瞧這月色多好,玉米明天再剝也不遲。”母親說:“傻孩子,明天還有明天的事呢。咱莊稼人,哪有閑心看月亮呀!”母親說完,先動手剝起了玉米。望著母親那結滿老繭的雙手,和那慈祥的、飽經風霜的臉,我的兩眼漸漸地被淚水模糊了。多麼可親可敬的母親,多麼勤勞樸實的鄉親啊……

我漫無邊際地遐想著這些難忘的往事,心中不由得一陣感慨。雖然事情已經過去了多年,可我的眼前卻還依稀晃動著故鄉親人的笑臉,耳邊仍然回蕩著故鄉親人的朗朗笑聲。我忽然捫心自問:此時此刻,我那年過六旬的母親,我那和藹可親的鄉鄰,能象我一樣在這花前月下悠閑地散步嗎?不會的。他們也許在田間收獲,也許在場院穿梭。月兒西斜,夜,愈加寧靜了。我結束了無休止的漫步,轉身朝家裏走。舉目望去,前麵是喧騰不息的礦山,閃爍的燈火輝映著高高聳立的井塔。此時,我們的礦工正揮汗於千尺井下,賞月,他們會想到賞月麼?!

我倒有些憐憫中秋月了。是啊,中秋圓月固然很美,但賞其美者卻又是怎樣幾個少得可憐的閑人;而更多的人,則是在這明媚的月色下創造著比這明月更加美好的生活!

於是,我在心裏默默地祈禱:圓圓的中秋月,請你化作徐徐的清風吧!把我對母親、對耕耘者的縷縷情思和心底的祝福,送到深深的煤海,送到遙遠的故鄉……


家鄉地理坐標:河北省固安縣柳泉鎮大韓寨二村


作者簡介

楊誌廣

男,回族,1963年4月出生。2001年12月加入遼寧省作家協會,現為中國少數民族作家學會會員、鐵嶺市作家協會理事、調兵山市作家協會副主席。現居遼寧鐵嶺調兵山市。 1984年開始業餘文學創作,迄今先後有數千件詩歌、散文、小說、雜文、歌詞作品。


月在故鄉的路上

文 | 張雪飛


今秋,我在回家的路上

邀約八月十五的月亮

行程都在期待著

忐忑  返回故鄉


幾片白楊的落葉

劃過疾馳的車窗

撩撥起  久熟而陌生的鄉音

在耳邊  不停地激蕩


還是兒時仰望追尋的大雁

正高空寫著人字

聲聲啼鳴    讓近鄉的遊子

鄉心起起落落   情思萬丈


淚眼恍惚中

前麵一直都是熱土上的那棵老楊

過去了幾多春花夏月

又擔起了這一季漠漠秋霜


舉起微溫的杯酒,今宵

隻圖一醉,披一身潔白月光

揣著兒時的甜蜜

就酣睡在故鄉的胸膛

家鄉地理坐標:遼寧省朝陽市建平縣昌隆鎮章京營子村





常回回家

文 | 青杉農人


親情成了電話,一邊連著爸媽,一邊孩在天涯。

小名,成了最暖最長最急最快的問話。


月兒高掛,孩子可是回家,你說的改天,是哪一天哇?我在台曆上標注下。

你講的下次,是哪一次呢?

我要準備你愛吃的麻花。

老說的以後,以後有多後呐?孩子,別讓我們等的老眼昏花。


桌上的月餅香氣散發,被你小時候直叫好吃的稚音軟化,躲到桂樹的枝頭又送芳華。

牆壁上的鍾聲滴答,好似節奏慢了,孩子,你不回家,日子也拉長了。

相冊裏的時光,擠滿歲月的渴望,爸媽和你的相聚,就隻那定格的一刹。孩子,視頻是手機為你再盡的天倫神話。


遠行,成了時下的流行,你的每一次出行都成了父母眼角的淚花;信件成了奢華,偶爾的電話,三瓜兩棗的落下。

孩子,爸媽不圖你的榮華,隻願你能常常回家;

孩子,爸媽不要你的富貴,隻要你平安健康偶爾想想家。


天上的雁兒會南飛,地上的小河常流水,孩子,你的根兒在老家,別忘了家中還有爸和媽。

無論生活如何變化,要,記得爸媽在老家默默注視和念掛。


早點回家,看看爸媽;吃口餃子,嘮嘮嗑啊。爸媽的眉頭會舒展成家。

千萬別把、別把回家過成久遠的詩話。


抓緊孝的機會,回家,和爸媽一起聽窗外布穀鳥的拉呱,

聽聽家的屋簷下,柴米油鹽醬醋茶的配搭,

味兒足足的滿堂升華。

家鄉地理坐標上海




母親的中秋節

文 | 宋文誌

秋風送爽、丹桂飄香的時節,天上的月亮也越來越圓了,這就告訴人們:中秋節快到了。中秋節又叫團圓節,因為這天在外的人們會回家與家人一起過節。而隨著中秋節的臨近,母親也開始忙碌起來——她要為即將到來的中秋節作準備。

記憶中,每年的中秋,母親除了準備過節吃的食品外,還要在中秋節的晚上舉行一個莊重的儀式——拜月。

八月十五的晚上,當黃黃的月亮從東山升起時,母親就會將準備好的各種新鮮水果和月餅,分別擺在幹淨的盤子裏,整齊地放在一張方桌上,放到院子裏,讓月光照在供桌上。到了晚上十一點多,明亮的月亮就會升到中天。這時,母親便來到供桌前,沐浴著銀色的月光,舉行拜月禮。

她點燃3支香,望著頭頂又圓又亮的月,口中念念有詞:月光爺,月光爺,給你準備了蘋果、大鴨梨、甜石榴、紅棗,還給你準備了月餅。你吃吧,多吃點兒,吃飽了,希望你保佑我們家裏的人都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

整個拜月的過程,隻有幾分鍾,母親說的話也很樸實,多是讓月光爺保佑家人健康平安等。但母親的態度卻非常虔誠。拜完月,她就把供品分給我們吃,說是吃了就會健康、平安。

母親說,每年八月十五的晚上,她都會拜月,祈求月亮保佑我們。有幾年,我在外地讀書,不能回家過節。她也會通過月光將對我的祝福送給我。有時天氣不好,天上沒有月亮,她也照拜不誤,因為月亮在她的心中。

月到中秋分外圓。也許正是因為這一輪圓月,中秋節才被認為是團圓的節日。李白有詩曰:“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我想,中秋節思念故鄉,多半是對母親的思念。因為,母親在哪裏家就在哪裏。

小時候,父親隻身在外省湖南工作,但每年的中秋節前後他都會回家幫忙秋收秋種。每年的中秋,我們一家人都能在一起過節。後來,我們舉家從河北來到湖南,每年的中秋節我們都能團聚。後來,我離家外出求學,又在外地工作,加之沒有假,所以回家和家人一起過中秋節的時候就少了。後來有了中秋節假期,中秋節就成了母親盼望的節日,因為這時候的我們可能會回家跟她一起過節。離八月十五還差好幾天,她就打電話問我們回不回家過節。

如今,母親老了,頭發花白了,臉比以前更清瘦了,背也更駝了。我希望,今後的每個中秋節都能回家陪她過節。同時我也希望,母親能夠健康長壽,年年的八月十五都能沐浴這如水的月色。


家鄉地理坐標湖南省嶽陽市雲溪區




父愛在泥石流裏翻滾

文 | 陳肅靜


早上去親戚家路上,路旁到處都是泥石流。路邊上,躺著一堆堆泥石堆,旁邊山上的泥石還在不斷往下滑落、翻滾,大大小小的泥土、沙石,不住地滾湧。看著,就覺得瘮得慌,不由得心理緊張起來。

看著大堆小堆的泥石流堆,不知怎地就想起了父親。小時候,父親經常包清理泥石流的活,一鋤頭一鋤頭地挖,一鐵鍁一鐵鍁地鏟,天天挖,天天鏟,清理堆在路上的泥石流。一清理就是一個月,才掙三四十元錢,趕忙給上師範的哥哥寄過去,有時也攢起來,以供我們兄妹幾人上學用。

泥石流,往往是邊清理,邊流滑,邊滾落。那時,時常聽人說有人走路,走著,走著,沒注意竟被坡上滾下來的石頭砸死了。現在想來都後怕,雨下久了,山石土下鬆了,即便新晴,也隨時隨地會有危險,真不知父親當時或冒著大雨,或頂著烈日清理泥石流時,心裏怎麼想的,有沒有過“怕”意,還是,為了孩子們豁出去了。

兄妹多,家裏又沒什麼收入,為了供我們上學,剝野朱麻、挖黃薑、打五味子,父親啥活都幹,用父親自己的話:“娃,隻要你有本事念書,我就是砸鍋賣鐵也供應你”。

今天是中秋節,要是父親在的話,一定早早起床,殺雞煮肉,幫母親準備過節的飯食了。可父親卻早已離開我們,長眠九年了。也許他太過勞累,兒女們都已成家立業,他覺得自己責任都已盡到,想歇歇了。

父親,您就安心歇息吧,我們都還好,您放心吧,您在那邊,也要多多保重。

家鄉地理坐標陝西省商洛市鎮安縣





內容來源:融媒體中心策劃綜合 

圖片來源:網絡

本期編輯:孫小婷、鄒蘭斯




下一篇 :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