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看美女洗澡,沒想到她正嚶嚶嚶做那種事……



  七年的時光足以讓一切改變,王陽想要回家,但是卻不知道自己家在哪裏,一切都已經變了。


  想到父親的厲聲嗬斥,他心中湧現絲絲愧疚,人說養兒方知父艱辛,王陽雖然沒有當爹,但是離家在外多年,他也已經感受到了父親當年的不易。


  王陽的父親王國政是一個傳統帶有一絲頑固的生意人,靠收購山貨然後轉手賣給大公司賺取其中的差價。


  王陽的母親周淑珍身體一直不好,王國政因為忙於生意,沒太注意,最終在王陽十六歲那年,周淑珍因為患有癌症晚期去世了。


  因為這件事王陽賭氣離開了家,進入了部隊參軍。


  母親的離世,一直是父親的心病,也成為了父子兩的一道隔閡。


  王陽也不知道自己當時的種種舉動給父親帶來多大傷害,但是如今他想要彌補自己當年的過錯。


  王陽站在家裏麵的街道口,但是他卻是不知道自己的家在哪裏,因為這裏已經變得麵目全非。


  突然,一輛寶馬車從遠處開來,王陽抬頭看向開車的司機,那是一個很漂亮的禦姐。


  隻是驚鴻一瞥,王陽感覺到那人有些熟悉,那女人也看向王陽,兩個人眼神產生交彙。


  不過對方也不知道是怎麼了,在看見王陽之後,她的車就像史前巨獸一樣,轟鳴起來,發出巨大的咆哮離去。


  “我去,這是什麼情況?”王陽有些無語,不就是看一眼,至於這樣嗎?


  不過王陽也沒有在意這些插曲,他現在主要是想要找家。


  隻是也不知道是巧合,還是意外,這一片都沒有什麼人。


  王陽迅速走到一家人家門口敲響了門。


  “誰。”裏麵傳來很凶惡的聲音,好似隨時都有可能會和王陽戰鬥。


  “這位大哥,我可以問一下,王國政家在哪裏嗎?”王陽很是和氣的說道。


  “王國政?你是誰,你想要幹什麼?”裏麵立馬問出幾句話。


  “這位大哥,我是王國政的兒子,你可以告訴我,他在哪裏嗎?”王陽的情緒有些激動,他一開始也隻是抱著試一試的心態,誰知道,竟然還真的問到了。


  “啊?你是王國政的兒子?你告訴我,你叫做什麼名字。”裏麵的人也有些驚訝的說道。


  “王陽,我叫做王陽。”王陽大喊著說道。


  “你家以前對門的人老三叫什麼?”裏麵的人又問出一句,似乎是和王陽家有舊。


  “三水,你是三水?”王陽很是驚喜的喊道。


  瞬間,門被人給打開了,但是裏麵的人卻是全副武裝,好像是要大戰一樣。


  “你們……”王陽本來一臉高興的,但是看見他們這樣,他頓時有不好的預感。


  “小陽,你可回來了,來,快點進來。”三水是一個中年人,他探出頭看了周圍沒有動靜,所以他立馬拉著王陽回來了。


  “你們這是?”王陽很不明白的問道。


  “別提了,那殺千刀的吳氏房地產突然要開發我們這邊,給的價格還不如現在地價的一半,我們哪裏肯,於是,我們遭遇了各種襲擊,你爸為了保護這裏的一個小孩,結果被人給打進醫院了。”


  提到那些惡心的事情,三水是咬牙切齒的喊道。


  “三水大哥,我爸傷的嚴重嗎?他現在在哪裏?”王陽連忙喊道。


  “不算太重,他在市中心醫院。”三水連忙開口說道,但是他又加了一句:“你千萬別衝動,那些家夥是吃人血的家夥,而且他們還和清風社有關係,很是囂張的。”


  “清風社?”


  王陽心底記住了這一個名字,突然遠處傳來一陣轟鳴聲。


  “不好,那些家夥又來了。”


  突然,三水大喊起來,他的臉上滿是惶恐,他後麵的那些人更是呼喊道:“關門。”


  王陽心中有一口氣怎麼都無法宣泄出來,他看著三水說道:“開門,讓我出去會會他們。”


  “別去,這些人都是吳氏集團的人,他們下手很狠毒的,凡是在這一條街道走動的人,他們都會打,每一次他們都是蒙麵來的,即使是警察想要管也沒有辦法,況且警察也不敢理會他們,因為他們都是靠著清風社。”


  三水迅速為王陽解釋了一遍,他生怕王陽年少衝動搞出什麼遺憾一生的事情。


  “三水哥,放心,我有分寸,這些王八蛋這樣傷我爸,我有本事報仇不報仇,那我也不算人子了。”


  王陽說著就直接打開門衝出去,三水看見這一幕,他大喊著回來,隻是王陽的速度更快了,無奈之下,三水也想要衝出去,但是三水家裏麵的人卻是死死拉住三水,因為他們鬥不過這些人。


  即使這一次打贏了他們,那後麵的報複也是他們沒有辦法承受的,尤其是他們的孩子還在讀書,吳氏集團的人動動嘴,他們的孩子就是想要讀書都沒有可能。


  “哈哈,還是來這裏爽,這些家夥果然不敢出門了。”


  “別高興的太早了,看,那還有一個不怕死的小子呢。”


  一群開著機車的麵具人在街道上橫行無忌,當王陽橫刀立馬的站在大路中央,他們頓時就怒了,這是在挑釁他們的權威。


  “上,那麼長時間,我們也是心慈手軟了,除了上次那個不知死活的家夥,一直都沒有做一次大事,這個家夥,我要他殘廢。”


  “我打斷他的左腿。”


  “好,我打斷他的右腿。”


  一群人和王陽相隔十多米,他們肆無忌憚的在言語之中拿捏王陽,仿佛已經吃定王陽了。


  王陽心中的那一股戾氣怎麼都揮之不去,本來他還隻是想要教訓這些人一頓的,但是現在他改變主意了。


  “轟……”


  幾輛機車油門咆哮,而後他們後麵的人揮舞著鐵棍就朝王陽這邊衝過來。


  “嗬嗬,不知道死活的家夥,也不看看現在是什麼世道,竟然還想當英雄?”


  “媽媽,那些壞人會打傷那位哥哥嗎?”


  “不會的,好人肯定會有好報的。”


  附近一些人都在樓上看著王陽,他們有些人是期待王陽勝利,有些心思齷齪的家夥則是希望王陽被打殘,這樣才可以讓他們這些縮頭烏龜有足夠的理由繼續躲藏。


  車來了,王陽也動了。


  他整個人宛如展翅大鵬,高高躍起,雙腳直接踢在迎麵而來的兩輛摩托車的駕駛員上麵,至於那些揮舞的鐵棍更是被王陽給奪過來,順手投擲在別的摩托車上。


  十多米的距離不遠,隻是一個呼吸就過去的時間,但是這一刻卻是在所有人心中變成了永恒,若幹年回首,他們依舊無法忘記今日王陽的風采。


  砰。


  王陽平安落地。


  兩輛摩托車被王陽給踢飛,硬是撞到了後麵的摩托車上,一係列的摩托車相撞。


  鮮血橫飛。


  地上散落一地的人,傷的最輕的一個都是手骨斷裂,甚至有些是直接癱倒在地上。


  他們唯有一陣陣痛苦的呻吟聲,代表他們還活著。


  王陽一步步朝他們逼近,他們有些有意識的人卻是開始惶恐。


  突然,遠處傳來了警笛聲。


  王陽看了一眼那邊,而後他迅速離去,他還要去醫院看王國政,他可不想在警察局耗費時間。


  當王陽走了不到一分鍾,那些警笛聲便到了跟前。


  警車上麵下來了幾個人,其中有一個最為引人注目的便是一穿著製服的美女,那明顯不合身的製服讓她成為眾人目光的焦點。


  “這些家夥就是屢次在這裏犯案的人?”黃芸芸掃視了慘烈的場麵一眼,她眼神之中沒有同情,有的隻是痛快。


  ……


  市中心醫院。


  王陽拍了拍自己的腦袋,他忘記問自己老爸的住院位置。


  不過這難不倒他,他撥通了一個電話,報出王國政的名字,不到十秒鍾那邊救幫王陽查到了具體位置。


  “小雪,那麼多年辛苦你了,你還是快點走吧,我怕那些禽獸又會來。”王國政年方五十幾,但是此刻卻是宛如七十多的老人。


  王雪看著王國政說道:“爸,我哪裏都不去,他們不敢拿我們怎麼樣的,這世道還有法律的。”


  “砰……”


  “哈哈,沒有錯,這世道還有法律的,不過那法律姓吳。”


  門被人給踢開了,一個很是囂張的家夥從外麵走進來,他的身後跟著幾個保鏢。


  “吳宏,你這畜生還敢過來,你信不信我報警抓你。”王雪有些底氣不足的說道,她知道一般人都沒有辦法奈何吳宏。


  “嗬嗬,小妞,別那麼天真了,這是我們有錢人的世界,乖乖的在合同上簽字,我給你一個機會,要不然某個在病床上的老家夥,估計會死在病床上都難說,這年頭的醫療事故那麼多,也不在意多一件吧?”


  吳宏惡狠狠的威脅道,這話讓王雪氣的咬牙切齒,王國政則是憤怒的咆哮道:“畜生,我即使是死也不會簽字的,咳咳……”


  不過王國政的身體比較虛,他甚至一句話都很難說的完整。


  吳宏看了自己身邊的三個保鏢一眼:“守住門口,今天大爺就要在這裏當新郎了。”


  三個保鏢臉上也有幾分掙紮的神情,但是最終還是走出去了。


  吳宏則是很快意的說道:“王雪,你不是很高傲嗎?今天我就在你老子的麵前日你,讓他看看你的醜態。”


  說完這話,他便一步步逼近王雪。


  “畜生,你不得好死,即使是死,我也要拉著你一起。”王國政大喊著說道,而後他掙紮著從病床上起來。


  吳宏看見王國政這樣,他笑的更是歡快了。


  醫院走道,王陽正快步朝王國政的病房走去,一想到即將可以看見王國政,王陽的心情就十分的激動。


  隻是,當王陽走到門口看見有三個人蹲在地上抽煙的時候,他眼神帶著幾分殺氣,他可不會認為這三個彪形大漢會和自己家有什麼關係。


  “你們是什麼人?”王陽記得王國政的病房就是在這裏,而且這還是單獨病房,所以這不可能會有其他人。


  “救命啊……”


  裏麵傳來一聲女人的尖叫聲。


  頓時,王陽怒發衝冠,他想要朝裏麵衝過去,結果三個保鏢猶豫了一陣子,最終還是攔在王陽的麵前。


  “滾開。”王陽冷冷的說道。


  三個保鏢卻是搖了搖頭,其中一個刀疤模樣的人搖了搖頭說道:“兄弟抱歉,我也有不得已的苦衷,你還是離開吧。”


  王陽沒有時間廢話,他一腳踢過去,對麵那邊的一個保鏢倉促之下和王陽對幹起來,結果卻是被王陽給踢飛出去。


  剩下的兩個人想要衝過來,但是那個被踢飛的保鏢說道:“讓路吧,你們不是他的對手,本來我們都已經缺德了。”


  “張哥,不能夠啊……”


  “伯父的病……”


  兩個人都一陣掙紮,他們也不想做這樣的壞事,但是他們卻是不能夠退。


  王陽可沒有心思理會他們,他直接衝進去了,兩個人是根本就攔不住他的步伐。


  當王陽衝進去的時候,吳宏正在追逐王雪,王國政則是躺在地上人事不省。


  王陽心中的憤怒頓時就變成出拳的力量,他在吳宏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他一拳打在吳宏的腹部。


  “砰。”


  吳宏被打在牆上,他一口鮮血直接噴飛。


  王陽則是連忙跑過去查看王國政的情況,在發現王國政隻是氣昏過去之後,他這才放下心來,他將王國政給抱上床之後,他這才看著這個剛才和自己有一麵之緣的美女,他雙眼有些濕潤的說道:“姐姐,沒事了。”


  “啪……”


  王雪的這一巴掌,王陽一點閃躲都沒有,因為他知道自己應該打。


  “你為什麼不躲?”王雪憤怒的看著王陽說道,她的眼神之中還有幾分心疼,她真的不想打王陽。


  “我該打。”王陽很是溫柔的說道,盡管王雪那一下子沒有什麼力量,但是他還是受了,這樣他的心會好受一點。


  王雪聽到王陽的話語,她有些泣不成聲的說道:“混蛋,你知道我們那麼多年一直都在找你嗎?”


  “我知道。‘王陽自然知道他們會瘋狂的找尋他,但是他當時已經是在部隊裏麵。


  “死,你們都給我死,張虎,你們是死人了嗎?還想不想幹了,給我弄死這個王八蛋,我要在他的麵前上了王雪。”


  吳宏吐了一口血,他瘋狂的咆哮道,他現在已經沒有辦法動彈了,剛才王陽那一拳沒有將他給打死,那都已經算是他幸運了。


  在外麵的張虎三個人則是有些遲疑,他們一方麵不是王陽的對手,還有一方麵是他們不想助紂為虐,但是現在這情形,他們也沒有什麼選擇。


  三個人剛剛站起來,一群警察就從遠處過來了。


  帶頭的人進來之後看見吳宏,他的臉色一變,但是他還是很嚴肅的問道:“發生什麼事情了?”


  “將他給我抓起來。”吳宏直接對著那警察指示道。


  那警察臉色有些難看的說道:“這事情我們自然會判斷,先去療傷吧。”


  王陽則是拿出手機,不過在拿手機的時候,一個東西從他口袋掉落下來。


  一直關注這邊的張虎雙眼一縮,他認出了那東西。


  王陽則是撥通了一個電話,他根本就不想在這裏浪費時間,那警察也不理會王陽,因為吳宏是有背景的人,要是王陽沒有的話,那到時候肯定是王陽吃虧,要是有的話,他也不需要去做這樣的惡人。


  果然,不到一分鍾,那警察的電話響起來,那警察深深的看了王陽一眼,而後他大手一揮說道:“收隊,還有吳少,你自己悠著點。”


  這話是提醒吳宏,王陽也是有背景的人,至於吳宏做出什麼選擇,那就是吳宏的事情。


  吳宏也沒有想到,那警察會來的那麼迅速,走也那麼迅速。


  王雪則是做夢一樣,她還是第一次看見那些警察這樣好說話。


  王陽看著吳宏說道:“滾吧,改天找你算賬。”


  現在這地方不合適做事,所以王陽準備改天弄死吳宏。


  王陽可不是什麼心慈手軟的事情,尤其是之前他做的那些事情,更是和仁慈沒有關係。


  吳宏被王陽這話一說出來,他右手指著王陽,突然一抽,直接昏厥過去了。


  兩個保鏢迅速抬著吳宏,至於張虎則是雙手捧著王陽剛剛掉落的東西,很是鄭重的還給王陽。


  “當過兵?”王陽隨意的接過東西問道,剛才他可以感覺的到張虎沒有用全力,要不然張虎現在就不是站在這裏了。


  “是,當過五年兵!”張虎說道,“少尉軍銜退役,張虎,原屬京城軍區。”


  “嗯,你很不錯,不莽撞,知進退,不過這個漩渦還是離去吧,就這樣的小子,遲早死在敵人手上,這一次也就是在醫院,換一個沒有人的地方,你們已經是私人了。”


  王陽拍了拍張虎的肩膀,就好似上級對下級的慰問,隻是在所有人都沒有注意到的時候,張虎的肩膀上多了一張東西。


  當他們走了之後,屋子就剩下王陽一家三口。


  王雪準備叫醫生過來,但是王陽卻是搖了搖頭說道:“爸隻是被刺激到而已,緩一下就沒事了。”


  “哼,你說,你那麼多年幹什麼去了,我到處找你都沒有找到。”王雪想到那麼多年的委屈,眼眶都紅起來。


  王陽則是有些愧疚的說道:“我在當兵。”


  “當兵?那你這一次回來,還走嗎?”王雪關心的是這個,甚至連生氣都顧不得了。


  “短時間之內不會走。”王陽這一次回來也是肩負一個莫名其妙的任務。


  “咳咳。”就在此時,王國政醒過來,他睜開眼的第一眼就看見了王陽,他神情一激動,又昏過去了。


  雖然七年過去了,但是王陽和當年的變化不大,在路上的時候,王雪就已經認出了王陽,隻是當時她有些氣惱王陽,所以才不認王陽罷了。


  王國政再度蘇醒的時候,王陽和王雪都緊張的看著他,他神情激動的問道:“你是小陽?”


  “爸。”王陽很是愧疚的喊道,他知道王國政這一副蒼老的模樣都是因為他。


  “回來了,回來就好。”


  王國政很是高興的說道,他做夢都想要自己的兒子回來,但是每一次都隻是夢,所以他還狠狠的掐了自己的臉頰一下,在發現不是夢的時候,他高興極了。


  後麵便是一家人溫馨場麵,王陽將自己可以說的事情都給說了出來。


  說著說著,王國政幹脆喊著要回家,因為他不想繼續在醫院了。


  在詢問醫生之後,醫生說王國政的病沒什麼大礙,養了一個多月也已經恢複過來了。


  到晚上的時候,王國政便辦理了出院手續,高高興興的回到了家。


  這輛寶馬是王雪的車,而聽王國政的語氣,還是王雪自己賺錢買的。


  自從王陽去部隊當兵後,王國政在生意場上處處失敗,虧損了不少錢。


  就在王國政準備放棄做生意的時候,王雪卻接手了王國政的生意。


  讓王國政沒想到的是,王雪極具商業天賦,很快就將王國政的生意經營的有模有樣,如今還創立公司。


  雖然公司是掛的王國政的名聲,實際上王國政根本什麼事都沒管,完是王雪一個人管理的,說到這裏,王國政更是一臉欣慰,沒有什麼比自己的孩子有本事更值得父母欣慰的了。


  “陽陽,你既然回來了,就到公司去幫我忙吧,我平常需要上課,沒什麼時間!”王雪給父子二人倒了杯茶,坐在了王陽身邊。


  “雪姐,你居然還在讀書?那公司怎麼經營的?”王陽疑惑了,畢竟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尤其是讀書的時候,在聽見王雪的要求之後,他更是連忙擺手說道:“我哪裏會經營公司,我就一個小丘八,販賣軍火我或許會,但是經營公司麼,嗬嗬……”


  “我不是在讀書,而是在教書,現在是工商學院的老師。公司雖然是掛的爸的名頭,實際上是我跟幾個姐妹一起創立的!”王雪解釋道。“其實,公司能有現在的規模,主要是靠我那幾個姐妹,我隻是幫她們處理一些小的事情。”


  “原來是這樣啊,不過,能夠在幾年的時間創立一家東華市二線企業,你也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商業奇才了。”王陽這才明白,原來一切都是自己誤會了。


  “別說那麼誇張,你到底答不答應,不會經營公司可以學!你也不忍心讓姐姐日夜操勞吧?”王雪卻是撅著嘴巴,宛如孩童時期一般撒嬌道。


  “是啊,你就幫幫你姐姐吧,這七年來,她不僅要照看公司,還要顧好學習,又要照顧我,十分不容易!”王國政飲了一口茶也勸道。他是真心想要兒子做點事情,他雖然不知道王陽之前過的怎麼樣,但是在自己家的公司,怎麼也比在外麵好。


  王陽看著王雪,有些為難的說道:“爸,不是我不想幫雪姐,而是我這一次回來還有一些事要辦,所以一般工作都不合適我,至於是什麼事情,你們也別問了。”


  王雪本來還想說別的,但是她想到王陽剛才一個電話就可以讓那些警察離開,她頓時就知道這事情沒有辦法改變了,不過她突然說道:“來我們公司當保安,我順帶給你找個女朋友,要知道我的幾個姐妹都是美人哦。”


  王陽一臉懵逼,他現在就是去當一個局長都不是問題,怎麼會被弄去當保安呢?


  王雪幽幽的拍了王陽一把,“別看不起你姐姐,去了公司,我保證亮瞎你24K純金眼。陽陽,不是姐貶低你,我那幾個姐妹看了你,還不一定會對你有興趣!”


  “謔,那你的姐妹們,眼界挺高的呀!”王陽是怎麼都不相信這說法,在他看來這是王雪的手段,故意引起他的好奇心。


  “那是必須的!”一說起自己的姐妹,王雪就很自豪的揚起小腦袋,“你聽過東華四美嗎?我那幾個姐妹就占了兩個。”


  “東華四美沒聽過,東華四醜倒是聽過,那些家夥,一個比一個妖孽,拍的視頻放在網上,隻一個小時就有上億的點擊,你說的東華四美有她們厲害嗎?”王陽調笑道,他也是急急忙忙接到任務,一些東西都還沒有了解清楚,倒是不知道東華四美是什麼。


  “你……哼,氣死我了,陽陽,你欺負姐。”王雪一聽,她有些不高興了,和小時候那樣等著王陽來哄。


  “我……我去你公司當保安隊長還不行嗎?”王陽天不怕地不怕,最怕的就是王雪傷心,他連忙應承下來,想要讓王雪開心。


  “這還差不多!”女人變臉的本事可謂是神乎其技,王陽語音剛落,王雪臉上便會滿是笑容,她說完便“嗚啊”一下在王陽的臉上親了口,鬧得他一個大紅臉。


  第二天一早,王雪就把還在夢中和周公女兒啪啪啪的王陽給拉了起來,然後親自給他梳洗打扮了一番,最後又去大賣場給他置辦了一身拉風的裝備。


  人靠衣裝馬靠鞍,這麼一折騰,王陽還真是人模狗樣的。


  按王雪的意思,王陽是到公司去泡妞的,更是給她勾搭弟媳的,必須打扮的帥氣一些,以求讓幾個姐妹對王陽一見鍾情,二見傾心。


  “陽陽,我先給你說一下,我們公司是做廣告的,公司有六個決策人,大姐韓夢溪負責整個公司運轉,我們六姐妹中最有能力的就是她了,你要是娶了她,我敢保證你能在三年之內,你就能從一無所有的屌絲到東華市十大富豪。”


  王雪在介紹大姐的時候,她神情滿是佩服,王陽都有些好奇起來,他可是知道王雪也是一個心高氣傲的女孩,要是想要讓她佩服誰,那近乎是做夢的事情,現在他竟然看見做夢的事情,那足以說明韓夢溪是一個有本事的人!


  “二姐趙玲玲,掌管著公司的財務和安保,雖然是我幾個姐妹中最性感的,在東華四美排行第三,但她很凶,就連我都有點怕她。遇到她,你還是少惹為妙。當然,如果你能夠娶了她,也是非常不錯。”


  王雪在介紹的時候,臉上掛著怪異的笑容,讓王陽有些琢磨不透。


  “三姐張清薇,負責拉客戶,找銷售渠道,把我們的商品推銷出去,是公司公關部部長。你如果能追到我二姐,我雙手雙腳讚成。”


  王陽有些無語了,姐姐到底在想什麼,總是想要將她的姐妹介紹給他當媳婦,盡管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但是,真的好?


  “四姐柳蓉,剛大學畢業,負責的是內衣樣品設計和成品生產這兩塊,她這人臉皮薄,不禁逗,動不動就臉紅,人很溫柔,是大眾女神型,如果你勾搭上她,就算擺在家裏當個花瓶也是幾輩子修來的福氣,是我們公司的創意總監。”


  “我排行第五,平常就是幫大姐處理一些事情,因為我要教書,所以很少到公司,屬於半個吃白飯的。”


  “六妹秦玉瑤最小,她還在大學讀書,所以很少到公司幫忙。但是,她家世背景很大,我們公司創立資金就是她出的,屬於含著金鑰匙的白富美,也是東華四美排在第二的人,如果你能泡到她,咯咯……絕對是八輩子修來的福氣。”


  還沒到公司,王雪就把她的幾個姐妹如數家珍的給賣了,然後一個勁兒的唆使王陽去勾搭她們。


  “雪姐,你興奮的說了半天,說說你啊,有什麼公子哥啊,富二代追求你嗎?我幫你把把關?”王陽嘻嘻說道,那些美女再漂亮,他都不會在意,他真正在意的唯有王雪。


  “哼,你很想我嫁出去麼?”王雪頓時有些不悅的嘟著嘴巴,神情緊張的說道。


  “這是做弟弟的應該關心的!”王陽未曾發現王雪的異樣,他反而嬉笑道。


  “你別瞎操心了,等我嫁了,可就不管你了!”王雪眼神有些躲閃,心裏深出一絲煩悶和苦惱。


  一路侃侃而談的來到一棟六十多層的寫字樓,這寫字樓處於東華市市最繁華的的金融商業區,富貴區。


  富貴區是東華市的經濟樞紐,各種高檔寫字樓直入雲霄,是精英聚集地,更是遍地黃金的富人天堂。


  東華市五大區,除了富貴區,北海區是住宅區,南山區是政府部門所在地,東城區則是名校雲集,而西河區則是各種工廠,各大碼頭的集散地。


  “雪姐,實力強勁呀,沒想到你的公司在寸土寸金的富貴區!”王陽有些佩服的說道,昨晚他在電腦上惡補了一些知識,雖然七年沒回家,但是對於東華市已經有了大致的了解。


  “嗬嗬,昨天誰小看我來著?”王雪得意洋洋的樣子。


  “別說這整棟寫字樓都是你們的?”王陽打量著這一棟大廈說道。


  “目前還不是,不過這是公司的未來目標,總有一天這棟樓是屬於我們潮流廣告公司的,現在我們隻買下了三層樓!”誰說女子不如男,王雪她們也是有理想和抱負的。


  “那也很不錯了。”王陽笑著跟王雪下了車,走進了潮流廣告公司。


  剛走進公司,一名帶著眼鏡的女職員就走了過來,對王雪說道:“王經理,你來的正好,韓總正有事找你呢。”


  “恩,我知道了,你去忙吧。”王雪點了點頭,對戴眼鏡的女職員微笑著說道。


  乘坐專用電梯,王陽跟著王雪來到了一間寬闊的辦公室。


  走進辦公室,就看到華麗的紅木辦公桌旁坐著一名女子,看上去大概二十七歲左右,一頭齊肩的女性短發,漂亮的臉蛋,精致的五官,搭配著專業的職場OL裝,看上去十分精神。


  “大姐,你找我啊?”


  王雪走到紅木辦公桌旁,跟正在皺眉處理文件的女子打了個招呼。


  這名女子,就是王雪的大姐,這家廣告公司的總裁韓夢溪。看到王雪,韓夢溪將手中的文件遞了過去。


  “你把這份文件拿去給慕少華,讓他趕緊處理好。如果三天內還沒處理好,讓他自己收拾東西滾蛋。”韓夢溪慍怒的說道,揉了揉太陽穴,顯然是感到有些累。


  “大姐,你放心,慕少華那家夥交給我。”王雪拿著文件,沒有立刻離開,將王陽拉了過來,笑著對韓夢溪說道:“大姐,我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弟弟,王陽。”


  韓夢溪微微一怔,看了看王雪,又看了看王陽。


  “大姐,你好。”王陽微著伸出了手。


  “你好。”韓夢溪點了點頭,禮貌性的跟王陽握了握手,說道:“既然都是自己人,不要客氣,坐吧。”


  說著,韓夢溪站了起來,在一旁會客的沙發坐了下來。王雪倒是比較隨意,坐在了韓夢溪的身邊。王陽也不客氣,在韓夢溪跟王雪的對麵坐了下來。


  “大姐,我弟弟剛從部隊退伍出來,我記得我們公司正好缺個保安隊長。所以,你看能不能把這個保安隊長讓我弟弟做?”王雪開門見山的說道。


  “我這裏是沒問題,不過財物和安保這兩塊一直都是你二姐負責,你去找她,她同意就行了。”韓夢溪說道。


  聽到要找趙玲玲,韓夢溪黛眉就皺在了一起,搖晃著韓夢溪的手臂,撒嬌道:“大姐,二姐的脾氣你也知道,還是你幫我去跟她說啦,她最聽你的話……”


  韓夢溪有些招架不住王雪撒嬌,正要妥協,辦公室的門突然被推開了,一名十分性感的女人走了進來,看著沙發上的王雪說道:“小雪,二姐的脾氣很不好嗎?什麼事情還要大姐幫你跟我說?”


  王陽的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這小妞的身材十分的火爆。


  “二姐,我想要讓我弟弟進公司。”王雪很是幹脆的說道,趙玲玲看了王陽一眼說道:“有什麼本事?”


  “除了沒有辦法一個人生孩子,沒有辦法來大姨媽,其他的東西,我都會。”王陽的口氣很大。


  趙玲玲本來還若無其事的瞥著王陽,但是當她聽到這話的時候,她眼神帶著幾分嘲諷的說道:“是嗎?既然你都這樣說了,那我也不好讓你被埋沒,看見那石頭了嗎?要是你可以將那石頭給打斷,我讓你進公司。”


  “二姐。”


  王雪沒有想到趙玲玲竟然會這樣要求,這種要求哪裏是人可以辦到的,即使是韓夢溪都有些責怪的說道:“胡鬧。”


  趙玲玲正準備說什麼,王陽卻是已經朝那邊走過去了。


  王陽還沒有等她們吭聲,他一腳踢斷那一塊門邊多出的大理石上麵。


  瞬間,大理石變成了兩段。


  屋內,鴉雀無聲。


未完待續……




點擊“閱讀原文”開啟精彩序章

下一篇 : 不用穿越就能重返侏羅紀,國內唯一恐龍主題酒店!3天2晚僅?1894!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