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長的好看就想當明星,有錯嗎?



“怦怦砰!”

“姐,起來吃飯了。”

“姐姐…”

“姐姐,飯飯…”

程一諾閉著眼睛猛地從被子鑽出頭,柔軟的頭發因為可怕的睡相,淩亂的如風中雜草。

摸索著抓起抱枕,砰的一聲砸向門。

少女中氣十足地大吼:“程小六,你有能耐就把那個門給我拆了!”

吼完一掀被子,又把腦袋蒙住睡了。

“姐姐……”門外男孩聲音低下來,語氣嬌媚婉轉,“那也不是人家想敲得啊,是爸爸讓你吃飯的嘛…”

“咦--”程一諾在被子裏渾身打了個冷顫,又他瑪來這套。你說你要真是個俊秀的少年,撒撒嬌,賣賣萌也還能忍受,但一想到這門外嬌滴滴的是她那個頂著七彩斑斕洗剪吹發型的老弟,她就一身都是雞皮疙瘩。

“姐姐,飯飯……”

飯你妹!

程一諾一邊咬著牙從被子裏認命地爬出來,一邊在床底下摸索著找鞋。

沒辦法,她是400多度大近視。

門外還在持之以恒地深情呼喚。

程一諾心肝又顫了幾顫。

看我一會開門不抽死你丫的。

剛摸到鞋,床頭的手機忽然就響了

“我不做大哥好多年,不要逼我流淚,我會翻臉……”

劃開接聽鍵,關上這魔性的鈴聲,程一諾一邊把手機夾在耳邊接聽,一邊把白色的帆布鞋往腳上套。

“喂,哪位啊?”

“諾諾啊,幹什麼呢?”

電話裏是熟悉的死黨兼閨蜜林悠然的聲音

程一諾撇撇嘴:“剛睡醒,起床呢!”

電話那頭林悠然的聲音變得忽然陰沉:“剛睡醒?我看你丫就不要醒了!”

程一諾失笑:“呦,這是幹什麼?我又怎麼惹著你了?”

“程小諾,你丫腦袋是被門擠過之後,才上床睡覺的吧?今天是三月二十一!你要去‘明日之星’海選的日子!”

程一諾臉色巨變,放下手裏的鞋,把手機從耳邊拿下來握在手裏,聲音微顫:“不是啊,今天不是二月初四嗎?”

“你丫看的是陰曆吧。”

程一諾眼神飄到床頭櫃上擺著的日曆表,“啊”的一聲把手機扔掉,然後火速抬頭看表。

現在是早晨八點四十,“明日之星”海選是九點半開始,也就是說她現在要在十分鍾內穿衣洗漱,在十分鍾內出門找車並成功找到車,然後在二十分鍾內到達盛達酒店的比賽現場。

程一諾快速地在心裏做著時間規劃,然後堅定的把那身繪著喜羊羊的純白睡衣脫掉,套上了運動大褲衩,和一件同色係的運動T恤。

看來今天是要扼一下命運的咽喉了。

砰的一聲拉開門

程小六正往嘴裏塞雞蛋,看到少女跟旋風似的打開門,情不自禁使勁往下咽了咽口水

“姐,你今天怎麼回事?起這麼快,以前你可是……”

“給我滾開!!!”

小六還是個十五歲的孩子,聽到如此河東獅吼,即使已經不是第一次,可是還是會不由自主紅了眼眶:“姐,你怎麼能這麼吼我…”

說完又往門框住靠近,雖然小,畢竟是個男孩子,小門被堵得嚴嚴實實的。

程一諾猛地吐出口氣,語氣溫柔地看著麵前的少年:“姐姐有事要遲到了,六六乖,能不能讓一下。”

“大周末的你能有什麼事?爸爸說了,要讓我盯著你吃飯,吃完飯你就去找工作。你誰的話都不聽,總該……”

“六六。”少女忽然打斷他的話,向男孩勾勾手指,“過來,姐姐給你說點事。”

“什麼事?”少年一臉無辜的湊上去,結果忽然就被他姐往頭上罩了件白色卡通睡衣,少年被這一下弄得懵在當場,程一諾趁著他發愣連忙推開他,側過身子走出門外

“告訴咱爸,我去找工作了。”

說完就快速消失在門外。

“你可算到了!”

林悠然看著那個急得滿頭薄汗從出租車裏下來的少女,氣的一跺腳說:“你做事能不能上點心啊。”

程一諾一邊喘粗氣,一邊彎著身子說:“大姐,你今天要是想訓我呢,就攢著,等你妹妹我今天一鳴驚人了之後,再來任你打任你罰好不好。”

林悠然被她那個狼狽樣逗得撲哧一笑:“就你還一鳴驚人,你可別擱這兒跟我貧了”

程一諾抬手看了看卡通手表:“快到時間了,咱們進去吧。”

“進去哪兒啊?”林悠然白了她一眼,“你準備穿著你這個大花褲衩子進去啊。”

“什麼花褲衩。我這是短褲!”少女怒了,一邊撫著短褲的褶皺一邊說“我這還是名牌呢,再說,今年就流行這個東北大花襖形式的花紋好嗎?”

“你可別給我丟人了。”

林悠然從挎著的包裏拿出一條黑色的裙子,遞給程一諾,“去廁所把這個換了再進去吧,現在還有點時間。”

程一諾接過那裙子,拿在手裏摸了摸,料子絲滑柔軟,一看就知道不便宜,女孩兒抓了抓後腦勺又把衣服遞還回去:“不用了吧,這是選歌手呢,也不是選美人呢。”

林悠然恨鐵不成鋼地嘖嘖兩聲:“你這個腦子是不是從你十歲之後就沒再增加過腦容量啊,現在都什麼年代了,佛要金裝,人要衣裝,你要是穿得跟鳳姐似的往那兒一戳,還沒唱就讓人覺得難受了,你還比個什麼勁兒啊!”

不是不知道,實在是平常林悠然送給自己太多東西了,她不好意思再要了。

是朋友就該互來互往,可是她們家窮的就隻剩人了,哪還會有什麼閑錢再去送禮物。

“悠然,我覺得真不用。”

“程一諾!”林悠然雙手叉腰開啟話癆模式。

程一諾被數落的跟個小孩兒似的站那兒不說話,沒辦法,林悠然最大的優點就是會說。

一通數落,少女腦袋都有點發蒙了。

林悠然一抹嘴,看著她那個神遊的狀態吼道。

“還不快去!”

“好好。”女孩回過神抓著裙子忙不迭點頭,然後彎著腰異常乖巧地進了廁所。

要是不換,林悠然很有可能在舞台上的時候把她拉下來。

“我去比賽現場等你,你快點啊。”

林悠然氣壯山河地吼完,接著,踩著細高跟,腰肢款款地走了。

進了洗手間的隔間,程一諾心情愉快的把裙子搭在廁所的門頂上,哼著小曲就開始脫衣服換了。

正脫她的大花短褲呢,就聽另一邊隔間傳來一句低沉性感的聲音“妹子,外麵還有人嗎?”

女孩兒一邊把脫下來的運動短褲塞進背包,一邊隨口回到:“沒多少人了,大家不是都去頂樓參加比….”

比賽這兩個字還沒說完,程一諾就僵在那兒。

如果她沒聽錯的話,剛才那個聲音是個男生。

對的,女廁所裏的男生。

“變態!”

程一諾把剛塞進包裏的東北花短褲重新掏出來,隔著隔板扔到對麵。

很明顯應該是砸的很準,男孩大叫了一聲:“我去。這還是個東北姐妹兒?”

程一諾啐了一聲:“你才東北姐妹兒呢!”

說完立即把廁所門閂拉緊,一想自己還沒穿衣服,又趕快把黑色的小洋裙套在身上。

收拾妥當才覺得有了安全感了,衝著隔板開口喊

“喂,變態,你說,你來女廁所有什麼目的!”

“大姐。”男生好像很無奈:“我能什麼目的,我坐馬桶上都快倆小時了,一動都不敢動,腿都麻了”

程一諾皺眉:“你坐馬桶上幹什麼?”說完又覺得側重點不對,連忙跟了句:“你坐女廁所的馬桶上幹什麼?”

“我是陸浩東。”

“然後呢。”

“我是陸浩東”

“我知道了啊!”

“…你不驚訝嗎?”

“我驚訝什……”程一諾的笑意僵在臉上,怔愣愣地問。

“你說你是誰?”

“我是陸浩東。”

女孩兒咽了咽口水。

“唱……唱《回憶》的那個人。”

“對。”

“砰”的一聲程一諾把廁所門踢開,接著氣勢洶洶地開始敲旁邊廁所門。

聲音溫柔婉轉地叫著。

“浩東哥哥,我是你的小迷妹,小冬瓜,你能不能開開門讓我見見你,也算了了我多年的夙願。”

小冬瓜是陸浩東粉絲的名。

“浩東哥哥,你是在裏麵嗎?”

“浩東哥哥,我早應該聽出你的聲音的,像這麼性感漂亮的聲線,也隻有你會有了。”

廁所裏麵的男人好像早料到會有這麼個結果,半響才無奈地說“你去外麵看看,看有沒有什麼攝像機啊,大媽啊,阿姨啊……總之就是看女的多不多。”

“好!”頭一次被自己的偶像派任務,程一諾心裏跟放煙花似的。

鬼鬼祟祟地探查完外麵的形勢後,女孩兒帶著一臉花癡笑地重新回到那廁所門口:“東哥,外麵沒人,大家好像都去頂樓參加….”

程一諾甜美的笑意僵在臉上。

參加比賽!

我的媽啊!現在幾點了!

女孩皺著眉在廁所門上快速敲了敲。

“浩東哥哥,外麵沒人,你放心出來吧,但是我今天不能見你了,我得去參加比賽了。”

再不走,我就要遲到了!

說完程一諾提了提黑色禮服的裙角,衝著那廁所門異常溫柔地做了個擺手的姿勢,接著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衝了出去。

女孩衝出去後,陸浩東才戰戰巍巍拉開門縫探出腦袋,看到外麵沒人,推開門,大大方方走出來,到了旁邊洗手台洗了洗手,抬頭看到鏡子中那個被抓的條條道道的俊臉,男人倒抽了一口冷氣。低聲咒罵:“宋城的粉絲,也忒他媽能下的去手了。”

程一諾看看表,現在已經九點四十五了,也就是說比賽已經開始十五分鍾了。

賽製規定,遲到一分鍾都不能入場!

冷靜,冷靜,女孩兒不斷平息著呼吸,可即便是不停吐納,白皙的額頭上還是覆了一層薄汗。

她老爹教過,越是危機時刻,越是要冷靜。

程一諾暗忖,現在比賽都已經開始十五分鍾了,場地的前門肯定鎖了,也隻有從後門溜進去了。

還好,她曾經在這個酒店做過一個暑假的駐場歌手,所以對裏麵的一些建築還算了解,很快,程一諾就提著裙角,找到了通往後門最近的那條路,她是記得的。這裏有一個隱秘的電梯,幾乎沒人坐過!

連奔帶跑地,當看到那個土豪金顏色的電梯門時,女孩兒眼淚兒都要下來了。

親人啊。你已經不是電梯了,你是搭我上青天的雲梯!!

在陸宇琛西裝革履地和一幫子娛樂圈內的大佬談笑著走過那個拐角,來到酒店VIP專用電梯的時候,他覺得自己幾乎是在做夢。

那個穿著黑色禮服不斷在電梯門前呼吸吐納的少女,是那麼熟悉…又陌生的存在。

應該是夢吧。

陸宇琛怔怔地想,

宋城這麼大,她又這麼小,自己怎麼可能會在第一天回國就遇到他?

老天爺會對他這麼好?

“宇琛?”

旁邊大腹便便的製片人王應東推推他:“怎麼了?該上電梯了。”

“別。”

陸宇琛下意識抬手擋住了正欲向前走的王應東,眯了眯眼睛說“我們坐下一班。”

旁邊的幾位娛樂圈的導演都麵麵相覷地互相打量了一下。

有電梯不上,這是怎麼個情況?

“叮咚!”電梯門開了。

背對著他們的少女做了個歡呼的手勢,緊接著急急地衝進電梯裏。

在她轉身的摁樓層的一刹那,陸宇琛轉過身子,背對著她。

“哎。”程一諾看到了離自己不遠的一圈人,連忙衝他們擺擺手“你們也要上電梯嗎?咱們一起吧!”

王應東剛想回一句:“我們也要上。”

忽然就聽到陸宇琛猛地咳嗽了一聲,接著背對那姑娘,抬手搖了搖。

意思是不上了。

“哦”程一諾點點頭,鬆開了按鈕,電梯門緩緩的關上。

陸宇琛垂下手,眼睛裏的光越發幽暗。

如果這麼貿然出現,肯定會嚇到她。

再說,他自己也需要緩衝一下,跟她重新相遇的巨大驚喜。

“宇琛”王應東詫異地看著他,“咱們不坐這個電梯,是要爬樓梯上去嗎?”他嘖了一聲,抬手看了看腕上的金表,“比賽都已經開始十五分鍾了。怕那些選手都要等的不耐煩了。”

陸宇琛轉過身整了整袖口,笑得一臉雲淡風輕:“我說不上了嗎?”

“……”

*****

酒店頂層特意包下來用作比賽場的房間已經陸陸續續坐滿了參賽者,因為是初選,所以幾乎沒什麼觀眾,舞台設置也比較簡單,隻是用了黑色幕布配著大型白色拱燈營造出寂靜黑夜靜謐安然的氛圍。

可能由於比賽開場十五分鍾還沒有見到評委的緣故,候場參賽者已經開始浮躁了,現場很是繁鬧,所以在程一諾貓著腰偷偷從後門溜進來的時候,基本上沒有人發現。

“這兒呢……”林悠然一邊用唇語向程一諾喊,一邊拚命衝她擺手。

程一諾彎著身子偷摸摸溜到林悠然旁邊,猛地坐到她旁邊舒了口氣

“可嚇死我了。”

“是嚇死我了好嗎?”

林悠然雙手環胸看著她:“別告訴我,你丫上個廁所上了半個鍾頭?”

不提上廁所還罷了,一提上廁所程一諾眼睛都笑彎了:“悠然,你不知道,我這次廁所上的可值了。”

林悠然斜睨著她

“怎麼?拉翔拉出金子來了?”

“不是!”

“那拉出個什麼?”

“拉出個程浩東!……我呸!”少女皺著眉頭啐了一口,“被你給我帶溝裏去了。”

林悠然直樂:“你不會是見到程浩東了吧!”

程一諾眼睛發光地猛點頭:“對啊對啊!”

“見到他有什麼奇怪的,你沒聽說啊,今天的評委好像就有他。”

林悠然一向對娛樂圈不感興趣,所以也就對什麼程浩東不感興趣。

“怎麼可能!”程一諾驚訝地睜大眼睛,探起身子四處瞟,嘴裏嘀咕著,“哪有我們家東哥啊?”

“評委還沒來呢!”林悠然把女孩的身子壓下去,“要是評委不遲到,你今天就完了!”

正說著,舞台上忽然過來一個頭頂鋥亮的中年男人,拍了拍手,示意底下的人安靜。

“大家好”男人咳了一聲滿麵油光地笑著說,“我是鼎盛娛樂的音樂總監,我叫安旭。”

底下的人掌聲一片。

男人滿意地掃視了一下觀眾席,咂咂嘴繼續說:

“很高興能在今天見到這麼多懷抱著夢想與希望的少年少女們齊聚在這兒,來參加我們的海選。”

“明日之星呢,是由宋城最大的娛樂公司,鼎盛集團,每年都會投資舉辦的一檔選秀節目。”“凡是通過最終考核的選手,最終都可以免費進入鼎盛娛樂,成為一名實習生,在後期呢,我們會安排大量資源,供大家在這個圈子裏出頭站穩!”

“年輕人們,不要急,這個世界,是你們的。”

看的出,這個人雖然長相欠佳,但是口才卻是一流,幾句話就把人的活泛今兒調動了起來。

畢竟都還年輕,這個圈子又是那麼讓人向往。

候場的參賽者很快就被他口中所描繪的藍圖引得蠢蠢欲動了。

林悠然戚了一聲,好像很不以為意。

畢竟她爸媽都是宋城有名的商人,家境殷實,林悠然在很小的時候就參加過各種上檔次的酒會,也會跟很多明星相處,對於娛樂圈這種地方,在某種程度上看的更清楚一些。

程一諾倒是一臉坦然。

對於她來說,進這個圈子或者不進這個圈子其實差別都不大,隻要不改名改姓,她都還是那個程一諾。

*********************

後台

“準備的怎麼樣了?”

陸宇琛左手插著西裝褲口袋一臉笑意的看著正在仰著頭化妝的陸浩東。

陸浩東被他笑得渾身發毛。

在他記憶力,他哥從大學畢業轉去美國進修之後,好像就沒這麼正兒八經地衝他笑過了。

推開旁邊正要為他畫眉的化妝師,轉頭看著陸宇琛,疑惑地問:“哥,你今天是撿到錢了嗎?”

“瞎說什麼?”

陸浩東撇撇嘴,又轉過頭閉上眼睛讓化妝師上妝,“沒撿錢,今兒怎麼會這麼高興。”

“沒撿到錢。”陸羽琛垂下眼睛掩飾一腔柔情,“撿到了一隻著急的小野貓。”

“咦—”陸浩東抖抖肩膀,被他這個酥軟的腔調弄得渾身雞皮疙瘩,“你可別再用這個語氣跟我說話了。”

陸宇琛斜了他一眼忽然開口:“你臉上的傷怎麼弄的?”

“什麼?”陸浩東猛地從椅背上直起身子,趴到梳妝台的鏡子上,左左右右地看著那張臉,“我都撲了好幾層粉了,還是能看出來嗎?”

“不僅能看出來,而且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陸宇琛有意刺激他。

陸浩東哀嚎一聲癱倒在椅子上。

“被那一群如狼似虎的女人抓的,我這俊美無痕的臉啊!就這麼被窩囊地被毀了!!”

陸宇琛嘖了一聲,劍眉緊皺。

“現在女人都這麼瘋狂嗎?”

“哼!”陸浩東看了他哥一眼,直起身子,“也得虧你沒談過戀愛,要不,像你這麼古板恪守的男人,不得被他們玩光吃淨啊!”

“我談過戀愛。”陸宇琛默不丁蹦出來這麼一句,眼神閃著幽幽的光。

陸浩東啊了一聲,抬頭看著陸宇琛,他沒聽清。

“我說,我談過戀愛,而且……”陸宇琛直視著陸明星的眼睛一字一頓地沉聲開口,“而且,那丫頭愛我愛的都不行了。”

“哥。”陸浩東搖搖頭,重新轉身看著鏡子,“你還是太單純,現在女孩兒都愛裝,你看著她對你死心塌地,無欲無求,其實內心裏早就想喝你的血,吃你的肉,扒你的筋……”

“我樂意。”陸宇琛打斷他,眯著眼睛嘀咕,“她要真想這麼做,我樂意。”

“哥”陸浩東一臉驚悚的盯著他,“你是什麼時候中的邪?”

“你別管。”陸宇琛鬆了鬆領帶,眼中的精光銳現。

他已經決定了,如果沒遇見倒還就算了,可現在遇見了,事情就必須得由他掌控了。

五年了,什麼人或事都會改變。

但是那又怎麼樣呢?

管她什麼態度,這次,他是絕對不會放她走了。

“浩東。”

“啊?”

“這次你會做評委是吧?”

“嗯。”

“我安排你個事。”

“啥事啊?”

陸宇琛抬眼掃了下化妝師,化妝師立刻識相地收拾了下化妝工具離開了。

“哥。”陸浩東縮縮脖子,“你這是幹什麼?”

怎麼化妝師還給弄走了,怪慎得慌的。

陸宇琛俯下身猛地拍了下他的肩膀。“交代你個絕密的事。”

一通嘀咕之後,陸浩東總算明白了他的意思。

有點無奈地轉身,對著鏡子,拿起眉筆,一邊畫著剛才化妝師沒做完的妝一邊無奈地開口

“哥,你要是想問,你自己直接問不就行了。幹嗎還通過我啊。”

陸宇琛緊繃的臉上出現一絲裂紋。

我他瑪要是好意思,我用的著你。

不是故意卡在這裏,實在是微信篇幅有限,戳下方【閱讀原文】就能接著看啦↓↓↓↓↓↓↓ 


下一篇 : 娛樂圈的男女明星連環撞衫都要穿?這件衣服到底什麼來路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