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鎮西:這些年,被我們忽視的教育常識



圝圝在這個喧囂的時代,越來越多清醒的教育者呼籲,教育要回到原點,遵循常識。

圝圝教育的常識有哪些?教育常識在我們這樣的時代又具有怎樣的意義?

圝圝我們不妨來聽聽著名特級教師李鎮西是怎麼看待教育嚐試,讓教育回歸原點,回歸教育本身的?



圝圝所謂“常識”,我認為簡單地說,就是人所共知的真理。比如,過去“太陽圍繞地球轉”是常識,而現在“地球圍繞太陽轉”才是常識。但我這裏說的“常識”,當然是指相對正確而且得到公認的真理性教育命題。


圝圝那麼,教育有哪些常識呢?



“沒有愛,就沒有教育。”


圝圝這是老得不能再老的常識了,但往往被人遺忘。教育是師生雙方心靈交融的過程,充滿著濃濃的人情味。但現在許多人越來越把教育僅僅當作“技巧”的操作或“藝術”的施展。我們不是否認智慧和專業能力的重要性,但是,愛是必不可少的前提,沒有了愛,“水平”再高也沒用。



“隻有愛,也沒有教育。”


圝圝缺乏愛的教育是偽教育,但用愛取代一切,也不可能有真正的教育。教師還要有職業精神,要有民主與平等的現代意識,要有淵博的學科素養和厚重的文化底蘊——一句話,要有不可替代的專業能力。雖然對學生的愛能夠促使教師不斷提升自己的專業水平,但愛本身不是專業水平。對孩子的愛,教師超不過家長,但家長不一定都能搞好教育。



“一分耕耘,一分收獲。”


圝圝這話的意思就是做什麼都得付出艱辛勞動,隻有勤奮,才有成功。但我們現在不少教育者恰恰喜歡“發明”捷徑。一些校長或專家時不時會宣稱自己創立了什麼“模式”或什麼“幾步法”之類的“科研成果”,從而“迅速提升了教學質量”,“創造了教育的奇跡”雲雲。對此我嗤之以鼻。方法無論多麼科學,都需要刻苦精神,“梅花香自苦寒來”永遠都不會過時。



“最好的教,就是讓學生學會學;

最好的學,就是讓學生給別人講。”


圝圝現在各種名目的自主學習課堂,被冠以這樣那樣的名稱,並都以改革創新的麵目出現在媒體。但在我看來,其實這些都是常識的勝利。從孔子與弟子的對話,到陶行知的“教學做合一”“小先生製”,再到1980年代上海育才中學段力佩校長的“茶館式教學”,一直到今天山東杜郎口中學的“小組合作”……貫穿其中的都是對學生的尊重,隻有學生動起來了,教學才能“高效”;否則無論表麵上多麼熱鬧,都是“搞笑”。



“一把鑰匙開一把鎖。”這話的意思就是

教育沒有“萬能鑰匙。”


圝圝任何一個孩子都是獨一無二的世界,任何班級都是一個與眾不同充滿個性的集體,任何學校也都有屬於自己的地域文化、社區環境、辦學傳統、生源特點,因而成為一個具有鮮明獨特性的“精神共同體”。所以,無論一個人,還是一個班,或是一個學校,都不可能用什麼“放之四海而皆準”的技巧、方法、模式去“搞定”。教育當然有著普遍的原則,但所有的“絕招”都具有“針對性”“現場性”“臨時性”甚至“一次性”。



“任何一個孩子首先是其家庭的產物。”


圝圝我們常常不切實際地誇大學校教育的作用,誇大教師對學生的影響。其實,一個孩子能否成才,和其父母有直接的關聯。最起碼,孩子的智力就取決於其父母的遺傳基因,這點我們始終不願意公開承認。我們不要總是認為“優生”都是教師教育出來的。以品行而言,孩子做人的高下,最重要的依然是取決於他的家庭教育。一個孩子舉止粗俗,言行不一,滿口髒話,不講衛生,懈怠懶惰……不能說和學校一點關係都沒有,但關係實在不太大,而更和他家庭教養太糟糕有關。對這樣的孩子,教師隻能出於職業良知而盡量引導和教育。希望把所有的責任都擔在肩上,企圖單憑學校力量來徹底改變一個孩子,這就違背了常識。



“班級的魅力就是班主任的魅力。”


圝圝就課堂教學而言,一堂課的所有吸引力都直接源於教師對學生的吸引力,許多孩子因為喜歡某個老師而喜歡上了相應的學科,即所謂“親其師信其道”。同樣的道理,一個孩子是否喜歡他的班級,主要還是取決於他是否喜歡班主任老師。因此,班主任要明白,讓自己的班級充滿魅力的主要途徑,就是讓自己富有魅力。有愛,平易,博學,多才,幽默,敏銳,點子多,有感染力,會講故事,善於走進孩子的心……這些都是班主任讓孩子佩服的魅力所在,也是班級的魅力所在。



“學生的成長不能僅僅看分數,

少年的生活應該豐富多彩。”


圝圝我想沒有誰會反對這個常識。但現實情況是,不少學校的校園生活隻剩下考試和分數。什麼“德智體美全麵發展”,什麼“以人為本”,什麼“為了學生的一切”,什麼“為了學生的未來”雲雲,大多是寫在牆上的標語,而實際上音體美課被擠壓,課外活動被取消,春遊秋遊更是被以“安全”的名義禁止。教育所應有的浪漫、情趣、感動、開心統統讓位於考試,因為“分數才是硬道理”。如此畸形的教育,隻能造就孩子畸形的人生。到了高三,他自然而然地便接受了“隻要學不死,就往死裏學”“提高一分,幹掉千人”等雷人的“勵誌”口號。這樣的教育多可怕!



“教育科研是做出來的,

而不是寫出來的。”


圝圝這本來是不言而喻的,可現在不得不作為常識來強調。因為在現在一些校長和老師的眼中,教育科研似乎就是寫論文,所以誰寫得多,誰的教育科研就搞得好。一些學校搞教育科研實際上是這樣操作的:先找一個比較時尚的“課題”,然後寫開題報告,再請教育專家來進行課題論證,一旦通過,便束之高閣,平時無人問津,也不會有人真搞研究的;兩年或三年之後,結題時間快到了,趕緊集中精力寫結題報告,參研人員也抓緊時間寫課題論文;最後再請來專家進行課題驗收,一旦驗收合格,萬事大吉,把課題證書陳列於校史館,將有關論文彙集成煌煌大作屹立於學校圖書館的書架上……這樣的“科研”和學校發展一點關係都沒有,因為真正有效的科研必須是源於本校實際的“做”。



“名師名校無法速成。”


圝圝不知從什麼時候起,我們漸漸習慣了這樣的說法:“三年打造名校!”“五年培養名師!”……我不知道這“三年”“五年”的期限有什麼科學依據,我隻知道名師名校無法速成,這是常識。很簡單,名校也好名師也好,都是學校發展和教師成長自然而然水到渠成的結果,揠苗助長就違背了規律,而違背規律卻偏要去做,而且還做得聲勢浩大,這就成了笑話。和這個笑話相關的還有一個笑話,就是名校和名師都可以由教育行政部門來任命!其實,名校名師之“名”就是“影響”,而“影響”或大或小都是一種客觀的社會現象,不應該由各級教育行政部門來“認定”。所以我一直認為,所謂評選“名校”“名師”違背了常識。真正的名校名師都是有口皆碑的結果,試問當年的“曉莊師範”是否被授予過“名校”的榮譽稱號?錢夢龍是否又當選過“國家級名師”?


圝圝……


圝圝教育常識還有很多,這些常識就存在於我們日常的課堂上和我們的班級裏。但是,越顯而易見的道理,如今卻越容易被人視而不見。於是,在我們追逐“新理念”“新模式”的時候,教育卻失落了。


圝圝常識本身就沒有“新意”,相反它往往樸素得讓你看過就忘。但如果我們緊緊抓住這些樸素的常識,並在每一天的教育生活中體現出這些常識,那麼真正的教育便回到我們的身邊了。




下一篇 : 【關注】校長的魅力在哪裏?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