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的“武林大會” 打得也很難看


編者按:

網絡文章,紛繁複雜,良莠不齊。既有讀之如醍醐灌頂、茅塞頓開的真知灼見,亦有牽強附會、東拚西湊的垃圾文章,更有一些如玄幻小說般雲山霧罩、故弄玄虛的。我輩習武之人,唯有努力提高自身水平,擦亮一雙慧眼,才能在眾多的文章中汲取營養。以我之見,通篇文章能夠有一句話對自己有用,能夠讓自己記住就算是好的了。

古   武   今   言

   有關傳統武術的話題始終爭論不休,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傳統武術已遠離擂台,缺少檢驗機製。其實,70多年前,有一場比賽,堪稱是傳統武術實戰的大檢閱,這場比賽後,對當時的武術界具有巨大的震撼作用,使人們重新認識了傳統武術,可惜的是,由於種種原因,一些當時得到了明確的東西,經過一個輪回,今天又成為疑團,人們各持己見,不停地爭論。今天看來,這場比賽,對認識傳統武術,仍有借鑒意義,這就是1929年在杭州舉行的國術遊藝大會,被人稱為“千古一會”。
  比賽第一天“並不精彩”
  浙江國術遊藝大會原定於1929年11月15日14時開幕。無奈天公不作美,下起大雨,籌委會隻好改期。籌委會在11月16日《杭州民國日報》頭版登的“緊要通告”中稱,大會改在16日9時開幕。有趣的是,通告末尾組委會還寫上了“雨天順延”四個字,盡顯沒有天氣預報的無奈。

  還好,11月16日天晴氣朗。沉寂多時的杭州舊撫署,車水馬龍,人頭攢動。國民政府要員張強、浙江省主席張靜江、民政廳廳長朱家驊、杭州市長周象賢等政界要員紛紛到場。9時整,會場鈴聲一震,軍樂齊奏,浙江國術遊藝大會正式開幕。

  國術遊藝大會,幾乎囊括了民國武林所有成名的人物。吳氏太極拳創始人吳鑒泉表演了太極拳,意拳創始人王薌齋表演了滄海龍吟,中央國術館副館長李景林攜妻女舞了太極劍,給孫中山當過保鏢的南北大俠杜心五表演鬼頭手,“以足尖直立繞場三匝行走如飛……”當年,大會結束後,李景林與一眾武術大師們合了一個影,場麵蔚為壯觀,幾乎就是民國武林巔峰的寫照。
  這些頂級高手中被公認為“天下第一手”的要數任大會評判委員會副委員長的孫祿堂。如果說,李景林出任大會評判委員會委員長更多地憑借的是政治背景的話,那麼孫祿堂出任評判委員會副委員長,則是眾望所歸。

  11月21日,比試第一天,杭州觀眾的觀賽熱情被徹底點燃了。據媒體報道,這天到場觀賽的觀眾達6萬人之眾。據大會《彙刊》記載,第一天報名比試者有128人。大會原定11時開幕,顯然當時人的時間觀念不強,11時還有很多選手沒有到場。大會隻好將比試時間推遲到13時。

  為了公平起見,大會采取搖珠的方式進行分組,即先在圓木珠上標明比賽者的號碼和姓名,由監察委員們將木珠投入一隻大銅球中。從《彙刊》上刊載的照片可以看到,大銅球上布滿了比木珠略大一點的圓孔。根據木珠搖出的先後,確定比試次序。13時,實際報到者共有109人,分為四個組,前三組每組32人,第四組13人。分組已畢,比試人員再在組內抽簽決定比試對手。

  比試人員身著統一的灰布短裝,腰係紅白兩色腰帶。第一聲笛聲響,雙方站立在台中劃定的粉圈裏;第二聲笛響,雙方鞠躬行禮;第三聲笛響,比試才正式開始。每對選手比試時,都有兩位監察委員持紅白旗在台上監督,以便在必要的時候及時終止比賽。

  為了讓比試者放開手腳打,國術遊藝大會製定的比賽規則相當簡單,除不準挖眼、扼喉、打太陽穴、取陰外,其他百無禁忌。與第一次國考一樣,采取三局兩勝的方式,隻不過每次時間以三分鍾為限。
  起初,規則規定雙方以點數多少決定勝負。第一天比試下來,竟然出現許多平手。看完第一天比賽後,《上海報》一名記者大失所望。他發現對打場麵,絲毫沒有想象中武林高手對決那樣精彩,“往往扭作一團,互相蠻打,與平常人之相打,絲毫無異。”更可笑的是,你打一巴掌,我打一巴掌,打得口血淋漓,劈拍之聲,不絕於耳。搞得在現場服務的醫護人員,僅醫治吃耳光者就忙得不亦樂乎。由於規則不明晰,場上還出現死不認輸、拒不下台者,一時間竟引得台上台下一片對罵。

  此番光景大概是所有看客都預想不到的。《國術遊藝大會日刊》編輯潘鳳起寫道,起初在討論如何報道對打場麵時,他也想像武俠小說一樣把來拳去腳寫得活靈活現。然而到現場看過後,他發現現實與想象差距甚遠,往往還沒看清楚怎麼回事,比賽已經結束了。以至於最後,他們隻能在報道中列出勝負者名單作罷。

  老拳師不敵小學員

  鑒於第一天比試觀賞性不夠,評判委員會決定調整規則,以打倒為勝。不過,在後幾天的比賽中,又出現了一個有趣的現象,成名的老拳師竟然讓國術館出身的後生晚輩打得落花流水。其中最典型的是中央國術館教授班學員曹宴海對戰上海永安、先施公司總鏢頭劉高升一場。

  據《中央國術館史》記載,劉高升身高體壯,練就一身金鍾罩、鐵布衫的硬功,手下有三千弟子,外號“銅頭鐵臂鎮江南”,是著名的上海“三劉”(劉百川、劉小辮、劉高升)之一。

  大賽前,劉高升就是奪魁呼聲很高的選手之一。賽前他曾帶著幾十名徒弟一路從上海徒步走到西安,一路上打著“以武會友”的大旗,過關斬將,好不威風。回來路過南京,他還在中央國術館表演,碗口粗的竹竿用手一劈就是兩半。來杭州比賽,他有必勝的信心。從上海火車站出發時,徒弟們前呼後擁,鞭炮齊鳴。據說,他還特意帶了兩隻空箱子,專門為裝獎金用。傳說好些選手怕與劉高升相遇,都棄權不賽了。
  比試第二天,第一對出場的就是曹宴海與劉高升。曹宴海是武術大師“郭燕子”郭長生的高足。據《中央國術館史》記載,賽前郭長生對他麵授機宜:“劉高升雖有硬功,勁畢竟是僵勁、笨勁,絕沒你快,就在‘快’字上來勝他。”

  比賽開始,曹宴海想用“激步鉤子”把劉高升踢翻在地,但他踢在劉高升腿上,卻震得自己腿腳發麻。第二回合,劉抱住曹的右腿想把他掀翻在地,曹將右腿抽出別在劉的右小腿外側,向左一擰身,把劉高升摔了個仰麵朝天。就在全場為曹宴海喝彩時,劉高升卻大喊:“不算!”李景林離席問劉高升:“為什麼不算?”劉高升說:“這是摔倒的,不是打倒的。”休息了幾分鍾,第三回合開始。曹宴海圍著劉高升轉了幾圈,一個擰身,又把劉高升摔出兩丈開外。曹宴海問:“劉老師,這回算不算?”三局兩勝,劉高升隻得認輸。
  對於這場曹劉大戰,不同文章中有不同版本的記載,但大致情節相似。不過有文章提到,次日《當代日報》和《大公報》以《曹宴海打開劉高升的鐵門,內中一無所有》為題報道了這場對決。然而,記者在圖書館並沒有查到1929年的《當代日報》,相反杭州本地倒是有一份創刊於1949年6月的《當代日報》。此為,浙江國術遊藝大會期間的《大公報》上,也從未刊登過這篇文章。這場曹劉大戰,真實情況到底怎樣,恐怕永遠是一個謎了。

  據記載,比賽中還有這樣一個戲劇性的場麵:比試第三天,一名江西老僧帶著兩名徒弟前來觀摩。“二徒技癢,屢欲出頭,老僧知二徒不濟,即自挺身上前要求一比。”然而,老僧與選手胡鳳山一交手,就被胡擊中頭部,頓時頭骨塌陷,流血不止,被停在一旁的急救車拉走了。不過,如此火爆的場麵並沒有出現在當時的報紙和《彙刊》中。據《彙刊》記載,大會隻有一名出家人報名參加,即僧拾得。不過,這位出家人的功夫並不怎麼出眾,第二輪就被淘汰了。
  “前三名優勝者皆河北人”

  26、27兩日,大會進入最後決賽。連日比賽決出的最後26名選手,進入最後一輪。決賽前,大會組織者特意在杭州的通衢要道張貼布告《今日上午十二時準定決賽》。決賽這天到場觀賽者達6萬人之眾。

  12時後,比試人員均身穿白色短袖,上印紅色“國術”二字,來到會場。因邱景炎、高守武棄權,決賽選手被分為十二對。

  有一種說法認為,大賽進行到此時,出現了暗箱操作的嫌疑。據說,有人給比賽中奪魁呼聲很高的曹宴海遞話,囑咐曹要讓一讓章殿卿。章殿卿既是李景林的舊部,當時又正在跟李的愛女談戀愛。所以,“要讓李老師的麵子好看一些。”

  《彙刊》中自然不會記錄這些稗官野史,但從當天記錄的對打場麵看,曹宴海的確沒有了之前的勇猛。他兩次遇到章殿卿不是自動退卻,就是一觸便即倒地。在隊員名單中,記者也發現,旁人多是由武術機構或政府保舉,而章殿卿卻是由李景林私人保舉的,可見二人關係非同一般。這樣想來,關於章殿卿的蜚短流長,也並非空穴來風。

  坊間還傳說,為了讓中央國術館出身的選手壟斷前幾名,比試中也存在同門之間互相放水的情況。據記載,李景林見胡鳳山表現神勇,馬承智、高作霖、李慶從等人都被他所傷,恐王子慶、朱國祿、章殿卿等人不是他的對手,曾對他說:“鳳山,明天就算你得第一,不要打了,前六名排排名次算了。”胡鳳山說:“不打怎行,算我第一多難聽,我打了第一得五千元,還要在西湖邊為老師蓋座大洋房,讓他養老哩。”可能是太過自信,第二天胡鳳山輸給了朱國祿和王子慶,僅排名第五。文中解釋,雖然胡鳳山也是中央國術館教授班的學員,“但因各有師承,不同派係,也是判若冰炭,相互保守。”武林中各派係、人物關係錯綜複雜,即便當時也很難讓外人看清,時過境遷,今人就更加無法了然了。因此也隻能作為一種說法,姑妄聽之。

  不論台下有多少暗箱操作,決賽還是相當精彩的。《彙刊》記載,章殿卿與朱國祿均人高馬大、勢均力敵,一交手即如猛虎相撲。後來章殿卿一條腿被朱國祿抱住,欲使章倒地,章殿卿仍獨腿苦撐數分鍾才撲倒。到章殿卿與王子慶交手時,王子慶麵部帶傷,章殿卿腿部帶傷。二人碰麵恐怕會再受重創,於是章殿卿向王子慶一拱手,讓王子慶奪了頭魁。

  王子慶、朱國祿、章殿卿分獲浙江國術遊藝大會前三名。第一名王子慶獲獎金5000元,第二名朱國祿獎金1500元,第三名章殿卿獎金1000元。王、朱、章三人高風亮節,當場表示獎金給進入決賽的26名選手均分。

  幾日後,《大公報》以“前三名優勝者皆河北人”報道了這次大會的戰果。

本文轉自網絡

臨走記得點了下方拇指 咱們的相互交流才算畫上完美句號。如覺文章不錯,轉發更多朋友,讓我們一起弘揚中華傳統武術!



公告

北京武協民族武術社麵向廣大傳武及通背拳愛好者開設“通背拳公益微課”及“通背拳係統培訓班”,通過微課形式向大家介紹通背拳的初級內容,感興趣的朋友請加微信“tongbeiketang”或掃描下麵二維碼,並請注明“學習通背”!



下一篇 : 格物21DAYS益生菌| 為什麼說,益生菌是沒有副作用的“靈丹妙藥”?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