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元璋演義-劉蘭芳-139-140回


點擊?閱讀全文聽下一回,每日兩回

吳慶東至玩城時,寧俐已去。 徐小允出那把釣椅,難之曰:“吳老,寧姐使汝以椅去。”。” 吳慶東笑,“子告之,我也不肯,其不得已。”。” 徐小允視目笑之男,實無出拒之言。 “君寧姐也,甚不好接者。”。”吳慶東無急行,而漫與徐小允聊起天。 “初接有未善處,其不愛語,人比較薄。”。” “是也。”。”吳慶東謹視徐小允,以眼神勸之續言。 “大學卒業,吾知其為吾之資之也,得其電話,打與之謝,但言——不用也,便掛了電話。”。” “如其為人。”。”吳慶東笑道。 “後見其人,不意之則少,吾以資之也何亦宜為上點年之企業家何之。”。”徐小允看了一眼吳慶東,不然笑矣。 “知其資數學生乎?”。” “不知,不聽其言也。時得之費數,,校方告我,資之也固求秘。” “於!。”。” “不及之處久,不覺難接也,其此人實可也。” “可也?”。” “是也,豈吳人不如以為乎?”。”徐小允神情有點調皮。 吳慶東笑,未有對,兩人又閑話了幾句他之,遂辭而去。 其至停車場坐車,發機郵箱,又細看過那份資,尤為黑體字分——寧俐大學卒業後第二份事,是在宏程譯公當譯,公司法令江瀾,所寧俐高三屆之學校友,五年之前,亦即在寧俐辭而失,至今未得。 吳慶東出一電話,其接起後,其問之曰:“你黑體字是也,於生我,那家公司法失,與寧俐有?”。”


下一篇 : 朱元璋破壞他人墓葬風水, 三百年後遭到後人報複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