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做愛吧,不用回了!



第1章 你這個罪人!


  顧家住的別墅,很是寬敞豪華,如今這大廳已經布置成靈堂了。

  整個靈堂一片肅穆,風從落地窗吹了進來。吹得白布翻飛。周圍有著隱隱的哭聲。

  客廳正中央,是一張超級大的照片,上麵的女孩帶微笑的樣子。

  顧兮兮一進客廳,繼母王玲就撲了過來,在她身上一邊打一邊嚷。“你這個小賤人!你害死我的女兒,你賠我女兒!”

  顧兮兮身體纖細,承受不住的往後退了兩步,王玲緊緊跟了上了,揮起手。

  “啪——”

  顧兮兮被打的側過了臉,她感覺自己的臉頰已經麻木了。

  王玲繼續像個潑婦一般,手腳並用的招呼在顧兮兮孱弱的身軀上,發出一陣陣沉悶的撞擊聲。

  顧兮兮原本清亮的眸子被霧水充盈,淚水難以克製的決堤而出……

  “玲子,你冷靜點,冷靜點。太激動了對你身體不好!”父親顧東拉住王玲,看向顧兮兮的眼神十分不滿,甚至帶著一絲冷意,冷淡的說道:“進去給你姐姐上柱香吧!”

  顧兮兮聽見了顧東的話,抬起腳步往客廳裏麵走。

  顧兮兮來到姐姐的麵前,眼淚止不住的流下來。

  是的,是她害死了姐姐。要不是她執意要做警察,她怎麼會在執行任務遇見姐姐,暴漏了身份還連累了姐姐。

  忽然,膝蓋處傳來一陣劇痛,將顧兮兮從遊走的思緒中拉了回。顧兮兮忍不住跪在了地上。

  原來是王玲一腳揣在顧兮兮的膝蓋上了,她看著顧兮兮的目光像是淬了毒,說道:“你還不跪下懺悔!我告訴你,不準起來!這是你欠佳人的!”

  顧兮兮擦幹小臉上的淚水,沒有反駁。隻是撿起地上的黃紙,往火盆裏麵添加。她想著,姐姐一向愛美,喜歡首飾,多給姐姐燒點錢,讓她在那邊也能成為一個小富婆。

  站在一旁的王玲看著顧佳人的照片,又哭了起來。王玲再也不複以往的雍容華貴了,頭發都沒有梳,臉上也沒有化妝。沒有化妝的她,可以看得出臉上的皺紋,十分蒼老。

  顧東一邊拍著王玲的後背,一邊小聲安撫著。

  王玲哭的有點頭暈,就要站不穩了。顧東連忙勸說王玲回去休息。

  顧東和王玲離開後,靈堂隻剩下顧兮兮。

  顧兮兮抬頭看向顧佳人的照片,思緒萬千。

  她們姐妹從小的感情比較冷淡。兩個人的喜好擅長完全不一樣,顧佳人十分的漂亮、打扮也很時尚,為人處世十分圓滑周到,一直都是顧爸爸的驕傲。

  而她,從來都是家裏忽視的那一個。畢業之後,更是不顧父親反對,去了警局上班。她一直就不讓爸爸省心,現在更是害死了姐姐。

  此時,一聲驚雷劃破天際,大雨磅礴而至,似乎也在為這個自責的女孩惋惜一般。

  許久之後,顧兮兮覺得刺骨的疼痛順著膝蓋蔓延到心裏,然而身體上在大的疼痛也比不過心裏的痛苦,顧兮兮一動不動的跪在原地,因為這樣懲罰自己才能換來心靈上的一絲慰籍。

  這個時候,外麵傳來一陣刹車聲。

  顧兮兮回過頭,看見一排黑色的轎車停在了門口,為首的是一輛黑色賓利。從賓利車上下來一個穿著西裝的男人,那男人下了車撐起傘,來到了副駕駛的位置,打開車門。

  緊接著,從車上下來一個男人,那男人穿著黑色風衣,身材十分高大,俊美無比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周身氣壓十分低沉。他大步往靈堂前走著,身後跟著助理緊緊跟隨,給他撐傘。

  看見這個風衣男人。顧兮兮忽然覺得自己舌根僵硬,手腳無措,緊張無比。

  顧兮兮不知道該怎麼麵對他,他是姐姐的未婚夫,權彥天。


第2章 你能收留我麼?


  顧兮兮不知道該怎麼麵對權彥天,隻能回過頭,手指略微僵硬的往火盆裏麵填著黃紙。

  男人夾雜著一股冷風,進來了。

  顧兮兮忍不住打個哆嗦。權彥天和姐姐的婚禮定在下個月8號。而這個時候,她卻害死了姐姐。

  顧兮兮不敢麵對現實,可現實讓她不得不麵對。皮鞋踩踏地板的聲音傳,聲音越來越大。

  一個手工定製的高級皮鞋出現在顧兮兮的麵前。

  顧兮兮還來不及抬頭。隻感覺頭皮一痛,她被迫揚起頭來,對視上了權彥天。

  顧兮兮和權彥天隻照過幾次麵,姐姐沒有給她刻意介紹過權彥天,她從來沒有仔細看過權彥天。

  這個時候近距離看到權彥天,她感覺很緊張,有壓迫感。

  權彥天將近一米九的身高站在跪在地上的顧兮兮的麵前,就像是巨人一樣。他穿著一身黑色的衣服,黝黑的眼眸滿是冷意,薄唇緊抿著,周身釋放著低氣壓。

  “姐,姐夫!”這樣的權彥天讓顧兮兮緊張的咽了咽口水。

  “你就是害死佳人的凶手?”權彥天冷冷的質問。

  顧兮兮聽著權彥天的話,眼眸暗了暗,說道:“對不起,我也不想的!”

  “對不起?嗬嗬!害死了我的未婚妻,讓她最後被拋屍大海,連屍體都沒有的下葬!你一句對不起就完了?”權彥天近距離仔細端詳顧兮兮,神經質的笑著,質問著。

  顧兮兮眼裏有著淚水,說道:“那,那你想怎麼樣?”

  權彥天看著顧兮兮的樣子,咬牙說道:“收起你那可笑的眼淚!你害死了我最愛的女人,我要讓你痛苦一輩子!”

  顧兮兮不知道該說什麼?她害死了姐姐,他們都要拿她出氣,她認了!誰讓自己害死了姐姐呢?

  想到這裏,顧兮兮眼淚滾了下來。淚珠從白嫩飽滿的小臉蛋劃過,滴了下來!

  權彥天對顧兮兮沒有絲毫憐惜之前,隻不過今天是顧佳人的葬禮。他不想把時間浪費在眼前這個女人身上。

  權彥天大手一甩,抓住顧兮兮的頭發,把顧兮兮甩到了一邊。權彥天看著顧兮兮的眼神,像是在看一個臭蟲一般,說道:“今天是佳人的忌日,我就放過你!立馬離開我的視線,滾!”最後一個字,簡直就是吼出來!

  顧兮兮捂著頭,看著眼前凶神惡煞的男人,嚇得落荒而逃。

  顧兮兮纖細的人影,在雨中奔跑,消失。

  權彥天視線回轉落在靈堂上的照片上,滿是冷意的眼眸柔和下來。權彥天來到照片前,伸出手去撫摸照片上的女人。眼中滿是憐惜,愛意。

  佳人,你怎麼可以就這麼離開?

  顧兮兮在雨中奔跑,片刻就淋濕了。

  顧兮兮很心痛,她感覺對不起姐姐,她感覺自己遭到了這個世界的嫌棄。顧兮兮心痛了一會,反應過來。她找到一個避雨的地方,等著雨停。

  “阿嚏——”顧兮兮打了個噴嚏,她抱住雙臂,感覺很冷。

  顧兮兮看著外麵,她是不能回家了,回到家裏容易再次遇見權彥天。就算是沒有權彥天,還有繼母。她想了想,覺得投靠好友陶子。

  顧兮兮纖細的手指在手機上點了點,讓後把手機放在耳朵上。

  片刻,對方傳來陶子的聲音:“兮兮,是不是想我了?我聽見手機響,就猜是你,結果真是。你說我們是不是心有靈犀?”

  顧兮兮在所有人都對她冷漠的時候,聽見陶子熱情的聲音,鼻子一酸,又有要哭的感覺。“陶子——”

  “在呢?”

  “可不可以收留我?”

  “你……哭了?發生什麼事情了?你現在在哪?”陶子聽出顧兮兮哽咽的聲音。

  顧兮兮看了看周圍,報出地名。

  “你要死啦!下這麼大雨,你不回家?你在外麵瞎晃?”

  顧兮兮露出慘然一笑,“我無家可歸了!”

  “……等著!姐去接你!”陶子說完這句話,就掛了電話。

  顧兮兮到了陶子家。洗了澡。

  陶子已經泡好了薑茶,端到顧兮兮麵前:“給,喝了吧!

  顧兮兮一邊用浴巾擦頭發,一邊喝著薑茶,一邊和陶子說著整件事情的經過。

  陶子一邊聽著,一邊掏出自己新洗的睡衣,扔在顧兮兮身上,示意顧兮兮穿上。

  陶子在聽完事情的經過之後,歎了口氣說道:“兮兮,不要自責了!你也說了,那個幾個囚犯喪心病狂,按照以往的作案手段,打劫遊輪之後就會殺死遊輪上所有的人!要不是你在那裏阻止這群壞人,隻怕整個遊輪的人都要死!你是在執行任務,你得保住整個船上人的性命。你已經多次暗示顧佳人了,她自己聽不懂,你能有什麼辦法呢?”

  顧兮兮苦笑,說道:“不管怎樣,姐姐她都是因為我死的。我怎麼可能安心呢?”

  “兮兮,人死不能複生,你不安心,又能怎樣呢?”陶子看著顧兮兮的目光有些擔心。

  顧兮兮低著頭,說道:“我知道,就算就是這樣,我也自責……”

  陶子看著顧兮兮這個樣子也是無奈了,說道:“很晚了,快睡吧!”

  說完陶子就拉著顧兮兮去睡覺,陶子也不太勸顧兮兮,因為她知道,這種事情得顧兮兮自己想明白。


第3章 替嫁


  次日,天氣十分晴朗,豔陽高照。

  權家別墅,庭院裏。

  綠色的草坪上,一顆茂盛的老樹,樹下有著白色的歐式椅子和桌子。

  此時的權彥天一身休閑服飾,手中握著一個水滴形的玉墜,在沉思。

  這玉是顧佳人的,算是兩個人的定情信物。顧佳人在出海的時候,忘記帶這個吊墜了。如今,這吊墜成了權彥天睹物思人的物件了。

  權彥天雖然現在是權家當家人,但是他是在孤兒院長大。在他十三歲的時候,他受不了院長的虐待,獨自逃離的孤兒院。那個時候的他,雖然聰明,但沒有一點生活技能。在外麵四處撿東西吃,和乞丐們打架。

  他流浪在城市裏麵,每天睡在公園,就在他快要餓死的時候,一個梳著連個辮子的小女孩,給了他一份麵包。

  後來那個小女孩知道他每天在公園,就經常給他送吃的。從來沒有人對他好過,那個小女孩是第一對他好的人。他發誓要長大要報答她,可是忽然有一天,她就不在出現了、

  他再也找不到她,隻記得她帶著一個水滴形的玉墜,她對他說過,那是她們家的傳家寶。

  直到半年前,他無意中看見顧佳人脖子上的吊墜,他才再次找到她,他想要對她好一輩子,可是……

  “先生,顧東顧先生在別墅外麵呢。您見麼?”金管家的話,打斷了顧彥天的思緒。

  金管家是個穿著製服的五十歲左右的女人,她帶著金絲眼鏡,頭發是花白的卷發,整個人散發著溫和的信息。。

  金管家來到權彥天身邊,恭敬的再次說道:“先生,顧東顧先生在別墅外麵呢。您見麼?”

  權彥天聽了管家的話,把玉墜握在手心,放回自己的口袋了,說道:“讓他過來找我吧!”

  顧東在管家的帶領下,來到了權彥天的麵前,有些拘謹的站在權彥天身邊。

  權彥天淡淡的掃了一眼顧東,說道:“顧總,坐吧!”

  “哎,是。”顧東坐在圓桌旁邊的另外一個椅子上。雙手摩擦著,想要說什麼,卻無法開口的樣子。

  權彥天喝了口咖啡,看向顧東。

  要是以前,像是顧東這樣二流企業家,他連見都不會見。因為顧佳人,他才對顧東有幾分客氣。

  權彥天的視線實在是逼人,顧東還有站起來的衝動,但是他不敢。他半個屁股坐在椅子上,身子前傾,保持著恭謹的狀態。

  見權彥天不說話,顧東有點忍不住了,說道:“權少,佳人沒有嫁給你,是她福薄。我已經把……”

  權彥天一個冷眼掃了過來,顧東閉上了嘴巴,顧東真心不知道自己哪裏說錯了。

  權彥天看著顧東不說話了,接過來說:“沒能娶到她,是我的遺憾。”

  顧東終於反應過來了,連忙說道:“你和佳人郎才女貌,是絕配。可惜天意弄人,唉——”語氣一頓,又接著說道:“我已經把佳人的葬禮辦好了,墓地是選擇b市風水最好的地界。希望她在那邊能過得舒服一點。”

  顧東說到這裏停下來,看看權彥天沒有任何表情的臉,隻感覺權彥天琢磨不定。顧東鼓起勇氣,終於把今天的目的說了出來:“權少,還有一件事情,就是之前你答應過,和佳人結婚的時候,會注資顧氏集團的。”顧氏集團是顧東一手打下來的家業,此時是正麵臨著經濟危機。

  之前顧東想著,女兒可以加入豪門,自己也可以拿到女婿的注資,實在是美事。可是如今,女兒去世了,這權彥天遲遲不提注資的事情,顧東忍不住亂了陣腳。

  經過顧東一提醒,權彥天在想起還有注資這一會事。最近他因為顧佳人的死,根本就沒有心情打理工作。

  權彥天看在死去的顧佳人麵子上,他也會幫助顧東。不過這個時候,他忽然想起了那個顧兮兮。權彥天看向顧東,說道:“害死佳人的那個女人,你們顧家怎麼處置了?”

  顧東一聽權彥天的話,瞬間明白了。權彥天是想要給佳人出氣呀,顧東瞬間就要和顧兮兮撇清關係,說道:“自打葬禮那天,她離開後就沒有回家。就算她回家了,我也不認她!”

  權彥天眼中盛滿冷意,說道:“逐出家門,就算了麼?”

  顧東聽著權彥天的意思,問道:“那權少,想要怎麼處置兮兮呢?您,您不是想要兮兮的命吧?”在說道最後一句的時候,顧東眼裏有著不忍。

  怎麼處置?權彥天確實沒有想過。

  權彥天目光移向庭院,遠處是一個秋千。

  那秋千是應顧佳人的要求做的。顧佳人說過,等結婚了,她每天晚上都要他陪著她蕩秋千。如今她走了,這個秋千也該拆了!他不允許任何人坐上這個秋千!

  他這輩子再也不會愛上其他的女人了!

  忽然權彥天眼眸一閃,堅定了下來。也許娶了顧兮兮是個好的選擇!他要報複她一輩子!反正他這輩子也不可能愛上其他的女人了!

  權彥天翹起腿,右手下意識的轉動左手大拇指上的扳指,說道:“下個月的婚禮,照常舉行。讓顧兮兮代替佳人嫁過來。”

  顧東聽著權彥天的話,一愣。說道:“這,這不妥吧!”

  權彥天冷眼看向顧東,說道:“我隻會給我的嶽家注資。讓不讓顧兮兮嫁,你自己決定!”語畢,權彥天起身離去。

  顧東慌忙站了起來,追著權彥天說道:“權少,沒問題,沒問題。能嫁到權家,是小女的福氣。我馬上就把小女找回來。”

  權彥天聽著後麵顧東的話,微微皺眉,眼裏閃過一絲鄙夷。

  權彥天回到了別墅,顧東還想要跟過去,卻被兩個保鏢攔住了。這個時候,金管家走了出來,看著顧東說道:“顧先生,我們家少爺要休息了。你這邊要是覺得婚禮沒有問題,就回去籌備吧!”

  “好。那我就先告辭了!”顧東簡單說幾句,就離開了。

第4章 戀愛的滋味


  公寓裏麵傳來一陣女聲怒吼,“顧兮兮,你給我振作點!別天天窩在家裏,你不是要上班嗎?”

  顧兮兮坐在沙發上,蔫蔫的說道:“我都請假了。現在覺得做警察有陰影了!”

  陶子一把扶著顧兮兮的肩膀,和顧兮兮對視,說道:“你行不行呀!你不是說自己從小的願望就是除暴安良,保護弱者麼?你現在居然說,自己對做警察有陰影了?你還是那個充滿正義的顧兮兮麼?”

  顧兮兮無力的堆在沙發上,捂著腦袋。說道:“不是了,不是了。我現在不想穿警服,我一穿上警服,我就想起我姐姐。”

  陶子看著這樣的顧兮兮有點心疼,說道:“那你也不能天天在家呆著呀!你已經在屋子裏麵憋了半個月了!兮兮,你振作點。”

  顧兮兮看著身邊的陶子,就是悶悶的不說話。

  陶子看著這樣的顧兮兮,使出了殺手鐧,說道:“兮兮,今天下午霍城回來,你真的要這個狀態見他?”

  顧兮兮一聽霍城的名字,眼睛亮了。立馬回頭看著陶子,說道:“你把他叫回來的?”

  陶子看著顧兮兮的樣子,忍不住一笑,“開來用霍城治你,就是對了!哎呀呀,你昨晚沒有睡好吧!瞧瞧這眼圈青的。小心你家城城心疼!”

  顧兮兮聽著陶子的話,立馬坐直了身子,雙手捂著臉頰,說道:“真的啊!我照照鏡子。”說著就往鏡子方向跑,一臉憂心的看著鏡子,嘟嘟囔囔的說道:“哎呀!真有點。”

  霍城是顧兮兮交往兩年的男友,他此時在s大讀研。一直是品學兼優的好學生,更是s大的校草。S大在s省。顧兮兮在京城b市。兩個人異地戀好久了。

  顧兮兮照著鏡子照了好久,頭也不回的跟陶子喊道:“陶子,快快快!把你的百寶箱拿出來給我用用。”

  百寶箱就是陶子的化妝盒,陶子聽了顧兮兮的話,微微一笑。把化妝盒給端了出去。

  顧兮兮給自己畫上精致的妝容,換上十分顯女氣的白色蕾絲裙,這個時候正好霍城來了電話。兩個人相約到老地方見麵。

  顧兮兮最近滿是鬱氣的小臉上,終於充滿了一絲喜色。顧兮兮匆匆忙忙往外走,陶子揶揄的說道:“兮兮,今晚就拿下霍大男神吧!”

  顧兮兮小臉忍不住一紅,瞪了一眼陶子,說道:“胡說什麼呢?我還要把我的第一次,留在新婚夜呢?不然結婚這個儀式,還有什麼意義呢?”說完顧兮兮就往出跑。

  顧兮兮剛剛下樓,就感覺有人摟住自己的脖子,鼻嘴間一涼,失去了意識。

  幾個穿著黑色西服的男人,抬著被迷暈的顧兮兮上了車!

  顧兮兮漸漸恢複意識,隻感覺頭疼的要命,周圍暖洋洋的。似乎還有人在捏她。

  顧兮兮迷迷糊糊睜開眼睛,就看見四個女傭打扮的女人在給她洗澡。

  而她光溜溜的躺在布滿玫瑰花瓣的浴池裏麵……

  “你,你們是誰?想幹什麼?”顧兮兮忍不住驚叫出聲,雙手護住自己,微微往水裏縮了縮。

  四個身強體壯的女傭也不回答顧兮兮的話,隻是按住顧兮兮的四肢繼續搓洗。

  顧兮兮的心驚可想而知,她雖然在警校學過一點三腳貓的功夫,可是現在光著身子完全施展不開,就算施展開了,也不一定能打得過四個身強體壯的女傭。

  顧兮兮抗拒不了,隻能被幾個女傭洗洗刷刷的一直弄到最後。顧兮兮的小臉都紅爆了,感覺自己渾身上下每個地方都被洗了,簡直羞恥極了。

  顧兮兮剛一出了浴室,就被拉到了試衣間。

  一路上,顧兮兮感歎這個像是皇宮一樣的地方是哪裏呀?

  腳下是柔軟的白色羊絨地毯,上麵是大大的水晶吊燈,四周牆壁上也有著壁燈,還有雕刻著壁畫。顧兮兮一邊感慨著,一邊被推進了更衣室。進了更衣室,顧兮兮驚悚了,眼前是一套潔白的婚紗。

  神馬情況?

  這個時候,門被推開了,是顧東!

  “爸,這是什麼回事?”顧兮兮看見顧東,連忙問道。

  顧東被顧兮兮看的有點目光閃爍,他多少是覺得對不起這個小女兒的。佳人因為兮兮而死,權彥天怎麼可能真心娶顧兮兮?但是想起自己的公司,顧東一陣無奈,他不想破產,都這把年紀了,要是破產可怎麼辦?難道跟年輕人一起去麵試搶飯吃麼?顧東說道:“兮兮,是權少,他,他要你代替你姐姐,和他結婚。”

  “天!他是瘋子吧!”顧兮兮忍不住瞪大眼睛,滿臉不可置信。

  “爸爸,你不會答應他了吧?”

  “我,我……”他不隻答應了,找不到顧兮兮,他還向權彥天求助了。所以,之前抓顧兮兮的人,就是權彥天。

  顧兮兮看著父親的樣子,就猜到怎麼回事了!

  “瘋子,你們真是瘋子!他是我姐姐的未婚夫,我怎麼能嫁給她。”說著,顧兮兮就想要往出跑。

  “兮兮,爸爸求你了,你就答應了吧!咱們顧家要破產了。”顧東拉住顧兮兮,臉上滿是擔憂。

  顧兮兮搖頭,說道:“爸,我有男朋友的!”說著就掙開顧東,往出跑。

  剛一出門,就被兩個穿著黑西服帶著黑墨鏡的冷酷哥,給攔住了。

  顧兮兮大眼睛一掃,發現有四五十個保鏢。

  這個時候顧東又拉住顧兮兮了,表情有些嚴厲了,說道:“兮兮,不管你願不願意,都給嫁!要是你姐姐在,根本就不會讓我為難!。”

  顧兮兮聽著父親的話,心裏有點難過。

  這個時候顧東又說:“化妝師,過來給她化妝。”

  顧兮兮看了看周圍,低垂眼眸,裝作認命的說道:“好,我都得聽爸爸的。姐姐不在了,我該替姐姐盡孝。”


第5章 新娘肚子痛


  顧東雖然感覺顧兮兮轉變的快,但是也沒有懷疑什麼。

  顧兮兮看著鏡子裏的自己,一層一層的妝上好了。裏麵的新娘十分豔麗,美的讓她自己都不敢相信。

  顧兮兮因為工作需要,一般都是休閑打扮,或者牛仔褲T恤。隻有和男友約會的時候,才會穿上裙子,畫一點淡妝。她從來沒有畫過濃妝。沒有想過自己畫上新娘妝會這麼漂亮。

  顧東看著顧兮兮,滿臉笑容,說道:“我的女兒真是漂亮。”

  顧兮兮畫上新娘妝,穿上婚紗,上了車。她圓圓的眼睛打量身邊的幾個保鏢,看著外麵。

  42輛悍馬,環城行駛,風光無限。

  外人看見這場麵。隻會羨慕新娘,卻不知道此事新娘的苦楚。

  顧兮兮看馬上要到一個商場了,兩隻小手捂住肚子,小臉上漸漸露出痛苦的表情。“哎呦——哎呦——”

  顧兮兮身邊的一個保鏢,看著顧兮兮說道:“顧小姐,你沒事吧?”

  “我,我肚子痛!想要去衛生間。”

  保鏢麵色為難,說道:“快到地方了,顧小姐你堅持一下?”

  堅持你妹啊!

  顧兮兮心中翻了個白眼,小臉上還是一陣痛苦的表情,說道:“不行,不行,肚子好痛呀!快停車,我,我要堅持不住了!”

  車中的保鏢有點為難,這婚車怎麼能隨便停呢?

  “你停不停啊?再不停,我憋不住啦!”顧兮兮忍不住說道。

  保鏢瞬間尷尬了,想到顧兮兮憋不住的樣子,嘴角抽了抽。對前麵司機說道:“停車!”

  顧兮兮下了車,裝作四處瞧了瞧的樣子,纖細的手指往商場的方向一指,說道:“那裏應該有衛生間。我過去看看。”

  顧兮兮一臉痛苦,捂著肚子往商場跑,幾個保鏢緊緊跟上。

  直到顧兮兮進了女衛生間,這一群彪形大漢停在女衛門外相互看了看,頓住了腳步。

  顧兮兮一進了衛生間,瞬間直了腰板,圓圓的眼睛看著窗戶。她經常來這個商場逛街,知道一樓的窗戶是開著的,並且也有護欄圍著。

  顧兮兮提起潔白的婚紗,踩著窗戶下麵的暖氣,靈巧的跳出去了!顧兮兮提著潔白的婚紗,在大街上飛奔,引得眾人向她投向異樣的眼光。

  不過顧兮兮此時管不了那麼多了,她想再就想找到霍城,讓他帶著她離開!

  顧兮兮身上一分錢都沒有,更沒有手機!不過幸好她做過警察,對b市的路況熟悉,不然她真的要迷路。

  她記得,陶子告訴她,說道霍城就在溫馨賓館的203市。

  顧兮兮跑到賓館的時候,臉頰上已經都是汗水了,可她想起霍城,就忍不住露出一抹笑。

  顧兮兮提著婚紗,砰砰砰——跑上了樓梯。看向203室,咦,怎麼開著門呢?

  顧兮兮走進203室,一眼就看見了霍城,他穿著休閑褲,白色t恤。打扮和平時一樣,卻不複以往的意氣風發,優雅淡然。此刻的他,有點拘謹的站在床邊。掃了一眼顧兮兮,卻沒有說話。

  顧兮兮十分奇怪,說道:“阿城,你怎麼了?”話音剛落,就傳來一個男人冰冷的聲音。

  “看來我的新婚妻子,有參加田徑賽跑的潛力呀!居然比隻比我的瑪莎菈蒂慢了十分鍾。”

  聽見這個聲音,顧兮兮的臉色一下子變白了?她看向賓館的一角,竟然是權彥天,他竟這麼快就知道她逃跑的信息,並且找到了這裏?

  此時,權彥天坐在椅子上,雙手插兜,烏黑的發整齊的梳向腦後,露出光滑飽滿的額頭,濃重的劍眉散發著淩厲的氣勢,下麵是如同黑曜石一般的眼眸。薄唇緊緊抿著,顯示著不悅。一身合體的黑色西裝,胸口插著象征新郎的禮花。

  顧兮兮被權彥天的氣質震住片刻,不過馬上反應過來了。她握緊兩個小拳頭,眼睛圓溜溜的瞪著權彥天:“你來了正好,我告訴你,我是不會嫁給你的!你不能強迫我,我爸爸也不能強迫我!”

  權彥天冷冷的看著顧兮兮,說道:“你害死了我的未婚妻,現在讓你來代替她和我結婚,不是天經地義麼?”

  “我,我是對不起姐姐,對不起你們大家。想要我贖罪,可以。但是我不能接受這種方式。我們之間沒有感情,不可以結婚……”提起顧佳人,顧兮兮眼中光芒黯然下來。

  權彥天站了起來,來到霍城麵前,眼睛打量著霍城,話卻是對顧兮兮說的:“那你是跟這個男人有感情了?你想要嫁給她?”

  權彥天的眼中充滿蔑視。

  霍城本身也有180,可是在權彥天190身高的襯托下,氣勢完全被壓住了。霍城隻感覺一陣陣發冷,他剛剛被闖進來的一群保鏢嚇懵了。

  顧兮兮和霍城相處了兩年之久,她立馬看出來了霍城有點緊張。顧兮兮連忙走上去,拉住霍城的手,想給霍城一點安慰。

  霍城竟然條件反射的往後縮了縮。顧兮兮連忙抓住。


下一篇 : 最近,大佬們紛紛“高位套現”,連理由都一樣,居然是...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