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教育理想照進現實(第十期)


本期嘉賓


顧靈山

GuLingShan

卞竹筠

BianZhuJun

顧靈山老師

顧靈山:常青藤高中部90後語文老師,中學二級。畢業於南京師範大學國際文化教育學院。任教期間,所帶2017屆學生成績優異,指導學生“三話比賽”獲蘇州市一等獎,學生作文競賽獲市二等獎。本人獲張家港青年教師基本功二等獎,多次獲校級各類基本功競賽一等獎。


做個有底氣的知識分子

做一個幸福的語文老師

羨慕孩童能理直氣壯地告訴全世界自己的理想,當法官,當科學家,當考古學家,當世界首富,考清華,上北大,初生牛犢不怕虎;成年後,談理想的聲音要小一些,因為膽子已經瘦弱了;工作後,更不敢也不願輕談理想,魯冠球說過“要沉住氣,悄悄幹”,言多必失。

但是人總要有些理想。中學讀書的時候,我最喜歡的三門課是語文、生物和化學,那時的理想是做一個醫生,中醫,法醫,心理醫生……但因為物理欠佳的緣故,選了文科,填誌願時隻得作罷。於是義無反顧地填了所有跟中文有關的專業,出於對傳統文化的熱愛,又想留在學校多讀幾年書,多保留幾個寒暑假,就在大三的時候報考教師資格證。這本是一個文科生喜歡讀書的理想,教育理想還在搖籃之中。

選擇當老師不是最初的夢想,卻是情理之中。我家裏從父輩起,從事最多的兩種職業就是教師和醫生,碰到當教師的長輩,他們自帶威嚴,我便心懷敬畏。直到遇見高中的班主任和語文老師,我才改觀了對老師的看法,高中寄宿,班主任張軍老師如同一個父親一般照看著整個班級,每天六點鍾到教室,晚上九點半離開,無論是溫和的鼓勵還是嚴厲的批評,主要來自於這位嚴師慈父。高中時每天都要寫日記,一開始粗心又調皮的我在日記裏常常發表對老班的不滿,可是老班卻會畫一個笑臉,還說寫的很好,要堅持。此後遇上了煩心的問題,最先想到的也是班主任,後來又在他的建議下實習,可以說是受益最多的一個學生了。我的語文老師陳鳳娟則喚醒了一個懵懂的少年對美的意識,她用詩意的課堂和精妙的文學點評,讓我把審美和學習作為生活的最佳獎賞。

從我的張老師那裏,我學到教育是要付出時間和愛的,還要有一些平等的理念。在陳老師那裏我看到了生活的美感。自己做了老師,就更加深切地體會到教師不僅是份工作,也是一種生活,它的光輝意味著一部分割舍和犧牲,24小時內接觸最多的不是家人,是同事,牽掛關聯最多的是學生,看的最多的不是喜歡的書籍,可能是學生的作業。這樣的生活我在最初的兩年裏既享受又抗拒,被青春和知識包圍是幸福的,但一不小心也就有一種自欺欺人的舒適和狹隘的悲觀。校園的局限會讓容易滿足的年輕人失去遠航的能力。

從小爺爺跟我說,做老師是很舒服的,他當年的先生上課是輕鬆的,“三年一本老《大學》”,教了一遍再一遍,就滾瓜爛熟了。而實際,做了幾年老師,我越來越選擇當教師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沒有理想的教師是平庸乏味。教師必須不斷自我教育和更新,學生對老師的專業水平、工作態度甚至形象舉止都有很高的要求,“學高為師,身正為範”,越來越年輕的學生們不再盲目崇拜,他們的眼界越來越開闊,絕不會滿足於幾年前的教育方式,滿足於老師的灌輸。保持清醒的頭腦,繼續學習甚至野蠻成長才是年輕老師應有的危機意識,也是對學生和知識的起碼尊重。

之前的三年,我有幸在師父劉真瑜老師的教導走過高中第一輪教學,也遇到了人生中第一批相伴三年的學生。從軍訓的第一天到高考的最後一門考試,眼看著他們著軍裝、辦活動、奮高考,眉眼更沉穩自信,卻要揮手遠送。看著校園裏五樓最熟悉的同學們去了遠方,有時心裏空落落的,又為他們開心,長大了本就是要展翅高飛的。這三年,我收到最寶貴的禮物是信任和寬容。一個初出茅廬的年輕老師,課上難免有許多不足,而我的學生卻大方地對待他們的老師,他們會在課後提出疑問,在隨筆裏寫出建議,在許多節日會互相送上暖心的祝福和禮物,晚自習後的辦公室常常會遇到他們,他們會跟我聊煩心的考試,偷偷喜歡的女(男)孩子,對未來的擔憂和希望,我也會陪他們在操場上走一走。這三年,我的理想就是做一個有溫度的語文老師,把對文學的熱愛和生活的思考跟更加年輕的他們分享,也分享年輕人之間特有的話題,若有一點啟發和幫助,都使我感到幸福,某種意義上,他們也是我的老師。

但這些是遠遠不夠的,我理想中教師形象有班主任的溫潤如玉,有陳老師的絕佳氣質,有大學裏教授的博學風度,還有民國時期那些大師們的至情至性,才華橫溢……他們會在我迷茫和想放棄的時候提醒我:這是一個不完美的世界,這是一個教育有許多弊端的時代,這是一個形式會蓋過內容的社會,但老師還可以這樣做,千磨萬擊還堅勁,任爾東西南北風。當我們的內心逐漸充實,強大,外界的侵略與腐蝕也就不那麼可怕了,眼界才是決定人的命運的關鍵。

順利美好的當下是人人企及的,年輕的時候也許更受到更多寬容和愛護,但在一個崗位上能堅持幾十年如一日的前輩更讓人敬服,他們讓我們看到了自己的未來,卻不會恐慌。這一點我也在青藤的前輩身上看到……他們教學經驗豐富,卻一絲不苟,依然從容優雅,自律而飽滿。昆曲大師周秦談起昆曲的傳承,曾說過“越優美的東西它越留不住……你們是如花美眷,而我隻剩似水流年了,但我不悲哀,水會這樣流下去,藝術會傳下來,昆曲會永遠美好下去“。教育也是這樣的,有了前人的堅持,才有後輩的期待,教育的精神也會永遠傳下去。

教育中還有一樣跟昆曲類似的是打磨。昆腔細膩,如水磨細粉,而教學經過打磨淬火,才能成為教學藝術。之前的第一輪三年,我還沒來得及對比,這學期麵對教過的課文,突然有了陌生的驚喜。結構,語言,例子,補充閱讀,都可以再次斟酌,新的班級是個集溫婉與霸氣於一體的班級,我發自內心地喜歡他們,欣賞他們,也許還要再過十年二十年我才能領悟到教學真蒂,但不斷地打磨就是我此刻的理想。

在打磨中,我會更加愛學生,也會更加明白如何去愛。教育的本質是一棵樹搖動另一棵樹,一朵雲推動另一朵雲,一個靈魂喚醒另一個靈魂。任教三載,足以讓我明白老師和學生是互相成就的一對關係,沒有誰比誰站得更高,專業也好,道德也好,有差距的是文道先後,術業專攻。我不應抱怨現在沒有什麼,而是要看自己能做什麼,保持對世界的好奇。隻有努力讓自己覺得充實而幸福,才能告訴學生什麼是真的,善的,美的。

做一個有底氣的知識分子,一個有溫度的語文老師,這就是我當下的教育理想,謝謝大家。



卞竹筠,常青藤高中部90後語文老師,中學二級。

作為一名剛畢業的“新老師”一直用虔誠的姿態在學習,希望能在不斷地摸索中,努力的去構建一個有生命力的語文課堂。


做一個理想的現實主義者

各位領導、老師,大家下午好:

作為一名普通的教育工作者,或許與許多同事一樣,教師並不是我們最初的夢想。但當我真正踏上這個崗位時,年輕的我不禁心生敬畏,倒不是因為自己的怯懦和自卑,而是源於對教師這個身份的虔誠和敬畏。

今年是我做老師的第二個年頭,意味著我的教學生涯才剛剛起步。在過去的一年中,我曾無數次的問過自己,我為什麼要當老師?我不是一名師範畢業生,高考填誌願的時候,家長,班主任,都曾勸我選擇師範專業,但是由於種種原因我選擇了放棄。就按照個人興趣,選擇了非師範方向的中文專業,在讀大學的前兩年裏,我離教師這個職業很遙遠。大一那年,我加入了校級的文藝部,在校文藝部中,我開始學習新媒體編輯,主要負責各大網絡平台包括微信、微博、人人網站的日常宣傳和編輯工作。我曾一度認為,這樣的工作,會讓我和文字越來越近,但是事實卻讓我意識到:隨著媒體的發展,現代人的閱讀習慣越來越傾向於淺層次的信息獲得,對於大段落的文字都選擇視而不見,更不用說認真仔細的閱讀一篇好的文章。但是為了部門的發展和閱讀量,我放棄了作為一個編輯對於文字的苛刻,小編工作漸漸變成了找點吸引眼球的圖片,再配上一點文字說明。這樣工作持續了兩年,直到我大三退出了文藝部。

沒有了校文藝部的工作,我開始把更多的精力投之於專業學習。當時中文係有一門必修課程叫做基礎寫作,課後布置了一份作業,寫一首現代詩。作業交上去後我的寫作老師課後找到我,覺得我寫得還不錯,很有靈性,問我願不願意加入他的一個寫作團隊,為北京市小學課改編寫傳統文化方麵的教材。也就是這樣一個機會,讓我第一次接觸到了教育行業。從編寫教材的過程中,我發現,注入了教育理念的,有傳承,有生命的編寫才是一個喜歡文字的人應該做的事情。而且能讓更多的小朋友喜歡上閱讀,喜歡上課本,有一種真實的充實感。也是因為這份挑戰,讓我第一次有了當老師的想法,開始學習一些師範的課程。

似乎是上天的眷顧,我很順利的通過了教師資格證的考試,畢業後,機緣巧合,來到了常青藤實驗中學。在工作的一年當中,作為新教師的我,遇到的最大的困惑就是:為什麼我付出了那麼多,還是有很多學生“不領情”?如果我問學生,學生便會低著頭,默無聲息,像海水退潮一樣。但是我又深深的知道,他們也是喜歡我的,但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差距。

我開始反問自己:“我究竟為什麼而愛學生?”很多時候,我對學生噓寒問暖,問長問短,但腦子裏有些雜念。什麼雜念呢,不客氣的說,似乎,我對學生好,就是為了讓學生信奉我們的學科,多砸些時間給我。

我的愛,動機不純。愛成了一個工具,僅僅是一個工具。我隻是拿它來交換學生的成績。一旦不能如願,我們就撕下了溫情脈脈的麵紗,我們就埋怨他們。試問,這樣的愛,哪個學生會喜歡?

荀子說,“尊嚴而憚,可以為師”。意思是說,教師要莊重而又尊嚴,尊嚴便能使人敬服。教師在學生麵前,以身份為條件建立權威,並不牢靠,若以知識豐富為確立權威的基礎,甚至還會因此蒙上一層光環。一個教師若能在學生心理引出類似的感覺,並非是件容易的事情,除了教學技巧和道德品質的力量外,屬於個性的態度也是相關的。

反觀我對學生的愛,我並沒有做到尊嚴而憚。真正的對學生的愛,不是教育策略,不是教育技巧,甚至也不是教育藝術,而是從心底裏自然散發的一種芳香。可能是自己的年紀與他們較為接近,我自認為還是比較能夠想他們所想,他們是學生,更是成長中的人,需要我們的幫助,和真摯的愛。如此而已。教師之愛,不同於家長對孩子的愛,也不同於朋友的愛。這種情感,沒有親情的血緣,沒有友情的依戀,但卻更有原則性和穩定性,是我作為一名教師必須承擔的專業責任和履行的道德義務。

著名作家雨果曾經說過:“世上有一種東西比所有的軍隊都更強大,那就是恰逢其時的一種理想。”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二十一世紀教育委員會在它的報告中更是明確提出了“教育:必要的烏托邦”。一年的工作,讓我意識到,我必須要有一個明確而又堅定的教育理想。那就是“做一個現實的理想主義者,隻有真誠愛才是最好的教師,他遠遠超越責任感。”責任感是死的,愛卻是活的,生長的,蔥蘢的,鮮豔的,讓人難以忘懷,終生銘記的。

我想以真摯的愛,化解頑童之愚頑;以真情的愛,撫平受傷的心靈;以平等的愛,溫暖每一個學生。在巨大的職業生命的長河中,相信教育是慢的藝術。以極大的耐心,關注孩子的心靈,尊重學生的感受,時時刻刻想到孩子一生的長遠發展。傾注心力發現和創造一切機會,幫助、引導和促進學生發現自身潛力,進而在與外在的積極互動中,認識自我,找到自我。讓學生獲得自我肯定與內心的尊嚴感,並由這種尊嚴感導引,建立起堅定的道德信念,表現出持之以恒的道德努力。相信這樣的愛何尊重,會讓我真正贏得學生的喜愛。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謝謝大家。



往期回顧



第九期:劉華、楊德群老師

第八期:張學能、許冬雲老師

第七期:張羅、李彬老師

第六期:顏波、劉真瑜老師

第五期:陳偉、何睦老師

第四期:紀連平老師

更多精彩,可以進入公共號,查看曆史推送。



常青藤實驗中學高中部

微信號:zjgcqtgzb


長按,識別二維碼,加關注



下一篇 : 開學季半價| 秋風十裏不如放價給你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