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中國伊布,四國賽上完爆日本黃金一代 | 甲A風雲



肆客足球推出係列策劃《甲A風雲》,最傳奇的年代,最懷念的他們。


“聞鼙鼓而思良將”。——《禮記》


自從郝妖刀從國家隊掛靴後,國足便陷入“鋒無力”的惡性循環。董方卓、曲波先後因故“大未必佳”,李金羽、韓鵬在對外關鍵戰中幾無作為,郜林、楊旭亦是難堪重任。


高能前鋒黎兵在廣島亞運會上的進球


當然,有些進不了球的前鋒也很優秀,比如郜林——傳、控、帶、突都非常出色,但小時候沒遇到好的啟蒙教練,導致射門腳法和心理都有問題。


其實前鋒這個位置,你哪怕別的都不精,隻要臨門一腳過得去就行,這是人們對前鋒的最低預期。


現在的國足就是缺黎兵這樣的禁區終結者


黎兵不是“妖刀”、“浪子”那種很有天賦、哪哪都好的天才球星,但無疑,這個人高馬大的漢子符合了一個“柱式中鋒”的基本標準。


【甲A次年的天價“標王”】


身高186cm的黎兵常常被拿來與同樣作為“中國頭球隊”組成部分的柳海光、宿茂臻、謝暉等人“試比高”,但這位從貴州大山裏走出來的“山哥”卻是踢左邊後衛出身的。黎兵替遼足征戰全運會,後被遼足老帥王洪禮慧眼識珠由後改前,從此一發不可收拾。


山哥黎兵的標誌性頭球


今天的中國足壇,正印中鋒幾乎絕跡,為登場而放棄前鋒角色的大有人在。但在當時,由後衛線移到中場乃至鋒線位置站穩腳跟的卻不乏其人。


甲A初年,黎兵出場15次攻入10球,榮膺當年“中國足球先生”的他被多家俱樂部盯上。山哥一生低調、不愛出風頭,但中國足球職業化的曆史進程卻偏偏選了他做了明星主角。


黎兵以精湛表現榮膺甲A第一代足球先生


1995年,仍屬貴州體委的黎兵在遼寧遠東、廣東宏遠、貴州體委和廣東省體育局等多方的共同努力下轉會廣東宏遠隊,成為中國職業化以來第一位轉會標王。當時的轉會費是64萬人民幣,堪稱天價。


黎兵在宏遠時期的進球


雖然甲A與中超看上去都有過砸錢的經曆,但當時的轉會引援堪稱“力上刀尖”。現如今這個泡沫般的時代,隻配活在甲A的陰影裏。


【柱式中鋒今何在?】


無論在聯賽還是國字號,黎兵都擁有著較長的運動生涯。一方麵得益於出身後衛的他身體素質過硬,少有大傷病;更重要的原因在於其場上作風嚴謹、態度認真,場下高度自律、與人為善。


山哥的慶祝動作樸不樸實、驚不驚喜


黎兵的謙遜和勤奮很大程度上彌補了他足球天賦上的略遜一籌,在每一任教練眼裏,黎兵都是那種聽話的好球員。不管執教國足的是施拉普納、戚務生還是霍頓,黎兵一直都能在同高峰、郝海東、胡誌軍等人的競爭中保留一席之地。


黎兵在禁區內支點作用明顯,圖為頭球助攻曹限東破門


92年的日本亞洲杯,黎兵作為後衛隨隊拿到季軍;94年廣島亞運會,黎兵在鋒線的支點作用體現得淋漓盡致。中國曆代高中鋒基本屬於頭球搶點型,而有著出色對抗硬度和彈跳的黎兵除了能搶點,還具備充沛體能和相當的站樁能力。


黎兵接彭偉國直塞後的巧射破門


從這一點上看,黎兵優於宿茂臻、謝暉、蔡晟等人;但由於組織進攻的能力稍差,他又弱於小王濤和張玉寧。介於這兩類人之間的黎兵或許不是“帥才”,但絕對稱得上頭腳並用、於禁區之內不可多得的“將才”。


有種觀點認為黎兵隻能適應中後場瞅著前鋒腦門起球的簡單套路,他的踢球方式和風格較為簡單;與之相反的結論則是黎兵的高空優勢和終結能力一度是中國隊進攻的主要手段,對於國家隊而言,沒必要過於強調進球的方式是否符合現代足球發展規律。


廣島亞運會半決賽,黎兵接彭偉國傳中攻破科威特球門


足球場上的進球方式無非兩種,一種是用複雜的方式把球簡單地送進球門,這種方式在亞洲足球的代表是日本、沙特;另一種則是用簡單的方式把球複雜地送進球門,比如伊朗、韓國和曾經的中國男足。


黎兵在92年亞洲杯上頭球攻破沙特球門


過去常說國足打法單一,但至少我們還有個保底的打法。現在由於缺少上得了台麵的強力中鋒,中國隊連“頭球隊”的傳統都丟了。當你的水平還玩不轉“tiki-taka”的時候,至少要留點看家本領,否則就是在邯鄲學步。


而且常為人忽略的一點在於,用簡單的方式把球送進球門,勢必需要一個關鍵先生攪動門前的“複雜”。


96年亞洲杯黎兵在同樣的後點攻破卡塔爾球門


在戚務生時期的451新陣中,黎兵之所以壓倒“郝高”出任單箭頭,正在於其冠絕當時的歐式背身回作和較為靠譜的直塞。他或許不夠精細,但卻具備攻堅利器的全麵,堪稱是那一時期的中國伊布。


【中國“伊布”的抗日絕唱】


特點鮮明的黎兵雖有過短暫的留洋經曆,但卻是曇花一現。在德乙奧芬巴赫射手的6場0球之後,黎兵在2000年回到川足,迎來職業生涯第二春。


高中鋒黎兵職業生涯中最精彩的倒鉤進球


中國隊踢世界杯的那一年,33歲的黎兵選擇退役。當年他在23場甲A聯賽中攻入12球,但米家軍並不缺射手。


客觀來看黎兵雖一直與國家隊有緣,但由於狀態起伏較大,在一些諸如97十強賽這樣的關鍵場合,黎兵卻沒能占據足以做出更多成績的主力位置。


97十強賽上未受重用的黎兵


唯有一個時段中的黎兵,足以從時間長河中抽離出來大書特書一番。如同日本曆史的“安土-桃山”時代是專為豐臣秀吉設立的時代,1998年的東亞四國賽完全可看作中國隊的黎兵隻手遮天的舞台。


霍頓執教的中國男足於1998年的3月參加了在日本橫濱舉辦的第四屆萬寶路戴拿斯杯東亞四國賽,身披19號的主力中鋒黎兵攻進了中國隊4顆總進球中的3顆,因而名噪一時。


黎兵接姚夏傳球攻破日本隊球門


中國隊踢日本隊,需要動員嗎?


更何況是在令人不覺想起李中堂“拒絕換船”事件的橫濱——替腐敗無能的專製政府被迫簽訂《馬關條約》後,年逾古稀的李鴻章曾言此生不登倭國寸土,後人為此曾留下“舟人哪識傷心地,為拔前程是馬關”的名句。


黎兵搶點破門的另一角度


1998年3月7日的橫濱國際綜合競技場座無虛席,由岡田武史率領的日本全主力國家隊在主場嚴陣以待。


那支擁有中田英壽、三浦知良、中山雅史、名波浩、川口能活、服部年宏、井原正巳等人的日本國家隊裏有3人獲得過共計5次的“亞洲足球先生”,堪稱日本男足真正的黃金一代,比後來中村俊輔、稻本潤一、小野伸二、高原直泰們領銜的日本隊更加厲害。


98年世界杯上的日本隊


但霍家軍卻沒有被日本隊的控球迷得暈頭轉向,整場比賽國足對主隊進行了凶狠的逼搶,百米11秒4的快馬胡雲峰與黎兵搭檔的鋒線給予對手侵略性極強的壓迫。(郝海東當年遭亞足聯禁賽)


比賽第9分鍾,姚夏發出角球後,黎兵中路拍馬趕到,一腳捅射將球送進日本隊球門。這一進球過程從側麵看上去更像是撞射,中國隊在禁區內有多點待命,禁區殺手黎兵隻是包抄到位的其中一點。


吳承瑛的突破助力黎兵攻入第二球


體現在霍家軍身上的這種硬打硬進的進攻信念,尤為令今人神往。


黎兵在本場比賽的第二粒進球則更為精彩,這得益於時任左前衛的吳承瑛在下半場開始不久的一次雷霆萬鈞的強行突破。麵對淩空的來球,黎兵趕在川口能活之前一計側身倒鉤為中國隊鎖定勝局。


門前殺手黎兵的側鉤射門


在這場四國賽中,柱式中鋒黎兵用實際行動為自己正名,也為中國足球掙名。由於對手派出了最強陣容,全力應戰。因此它堪稱大捷,含金量十足。


這場遙遠的2:0是中國男足在成年國家隊層麵最後一次戰勝日本隊,堪稱中國足球“抗日”之絕唱。現如今的中國足球已經跌落到不足以令日本隊派出一線隊出戰的地步,更妄談一場貨真價實的勝利,日本人當然在進步,但更重要的是我們自己退步了!


圖右為與黎兵同時代的日本足球名將三浦知良


這種退步既具體又抽象,近乎於全方位的退步。從前中國足球與日本足球刀兵相見的時候還可以依靠著人高馬大的“人種優勢”略占上風,但隨著日本人身體機能的提升(甚至平均身高早已經追上來了),這種身體優勢未來則會徹底淪為偽命題。


況且,今日的中國足球已經不複有黎兵這樣的攻堅利器,要想真正找回足球上的自信,我們要做的還有很多很多!


下一篇 : 十部優秀兒童電影推薦,關於愛,勇氣和成長!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