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間諜潛伏,被偷走的那二十年


  在當今時代

  外國人總是嘲笑中國

  說中國是“世界山寨大國”

  然而他們也許是選擇性失憶

  忘記了幾百年前

  他們用多麼惡劣下賤的方式

  從中國剽竊了最尖端的技術工藝——陶瓷

  1000年以前

  歐洲人還不知道什麼是瓷器

  中國唐代第一批瓷器運到歐洲時

  歐洲土鱉被嚇得驚訝萬分——

  沒人知道

  這到底是一種什麼材質

  既輕盈又光滑,還極端精美

  以至於被當作吃飯容器是一種可惜

  一種巨大的崇拜與迷戀隨之而起

  貴族們發了瘋似的買瓷器

  買到傾家蕩產

  就算一直摞到了天花板也在所不惜

  很快

  在一些愚昧的歐洲人的炒作下

  瓷器更是變成了一種

  神秘而狂熱的信仰——

  他們開始提出

  瓷器擁有超自然的魔力:

  可以辨別裝在裏麵的東西有沒有毒

  如果沒有毒,瓷器就完好無損

  如果有毒,瓷器就會裂開

  到了17世紀

  中國銷往歐洲的瓷器

  已經超過2000萬件

  中國憑借精湛的工藝

  獲取著大量的外彙收入

圖:價值連城的中國均窯瓷碗

  而事實上

  歐洲人對這塊大蛋糕早就眼紅了

  整整600年來

  他們一直苦苦研究著

  製造瓷器的方法

  但迫於智商

  六百年都毫無進展——

  他們猜測

  製作瓷器最關鍵的材料

  是一種存在於地底的神秘液體

  而這種液體隻有中國才有

  還有人提出

  要從地底挖出合適的粘土

  做成瓷器的形狀

  在外麵放三四十年,經受風吹日曬

  得到自然的錘煉

  最終才能成為瓷器

  甚至有人說

  要把蛋殼和臍魚搗成粉末

  然後用水攪拌

  捏出瓷器的形狀

  最後埋到土裏

  一百年以後才會變成陶瓷

  。。。。。。。。。。。。。。。。。。。

  落後的思維與工藝技術

  讓他們就這樣猜了整整600年

  幾十個國家

  成千上萬次的嚐試

  沒有任何一個人,成功過哪怕一次

  瓷器的製作工藝以及出貨量

  依然牢牢掌握在強盛的中國手裏

  而到了1706年

  真正的轉折發生了——

  來自普魯士的煉金術士約翰

  和物理學家埃倫弗裏德出現了

  他倆沒日沒夜的研究了3年,查遍資料

  最終發現了中國瓷器的秘密之一

  高嶺土

  隻有高嶺土才能燒出陶瓷

  他們趕快挖來高嶺土

  燒出了歐洲曆史上第一件自造“瓷器”

  這種醜到沒人敢直視

  外表像被摩擦過的“瓷器”

  其實是石胎瓷

  它的表麵沒有被釉化

  嚴格意義上不能算瓷器

  但是無論如何

  對於歐洲來說算一個大突破了

  後來

  兩人又沒日沒夜研究了6年

  還燒出了白釉瓷

  表麵的花草紋飾

  全都是硬貼上去的

  醜到哭出來

  和中國的瓷器根本沒法比

  然而製成白釉瓷的消息一出

  整個歐洲還是陷入了歡騰的海洋

  當時的君主奧古斯都二世

  望著這花瓶

  滿意得像個傻子

  下令建造了歐洲第一個瓷器製造廠——

  梅森王室瓷器製造廠

  大量銷售德國自造的陶瓷

圖:梅森王室瓷器製造廠至今依然存在

  不過還是有明眼人看得出

  歐洲產的瓷器根本不行啊

  色澤和表麵的光滑度都差得太多了

  真正價值連城的精品

  還是隻有中國能生產

  看來中國瓷器還有很多秘密沒有被破解啊

  當時的歐洲人感到

  中國的製瓷技術

  根本就是一座無法爬到山頂的高峰

  而在這樣的絕望當中

  就開始有人動歪心眼了

  當時

  法國耶穌會將一個

  名叫弗朗索瓦的法國人

  以傳教的名義送到了中國

  這人很快學了一口流利的中文

  還給自己取了個中文名——

  殷弘緒

  讓自己從裏到外看起來

  就像是生錯了地方的中國人

  平時他向中國人介紹基督教

  表麵上在傳播教義傳播歐洲科學思想

  而背地裏

  他絞盡腦汁,到處尋找製瓷的線索

  沒過多久

  他就打聽到中國瓷器工藝最高的地方

  是江西省景德鎮

  而當時的製瓷技術

  可以算是大清國最高的國家機密之一

  一旦外泄

  將會對外彙收入造成沉重打擊

  因此涉及到瓷器方麵的事情

  絕不會讓外國人靠近

  當時的景德鎮為了防止手藝外傳

  甚至不準外國人在鎮上過夜

  在這樣的情況下

  這個法國人還是沒走

  千方百計想進入景德鎮

  甚至要和當時的康熙皇帝攀關係

  康熙四十八年

  弗朗索瓦通過江西巡撫的私人關係

  將一瓶名貴的法國葡萄酒

  進貢給了康熙

  然後

  他把這件事在景德鎮大肆宣揚

  很快,在民眾口中

  它變成了“和當今聖上有關係的人”

  從這以後

  再也沒人敢阻攔他進入景德鎮

  然而盡管如此

  想獲得製瓷技藝依然是難上加難——

  景德鎮上掌握陶瓷技藝的人

  隻能在退休之後才能傳給下一代

  而且同一個人

  隻能掌握製陶技術的某一個分支

  即使是這樣

  弗朗索瓦依然沒有善罷甘休

  他蹲在景德鎮不走了

  他處心積慮地等

  等到製陶師傅退休

  他走街串巷地問

  問到了一個又一個技術的碎片

  最終,他得逞了

  中國最精華的物質工藝

  保護了數千年的製瓷秘密

  被他完完整整地拿到了

  1712年

  他一翻臉變回了法國人

  忘記了製瓷師傅囑咐他要保密

  在明知道會傷害中國外銷瓷貿易的同時

  依然寫下《耶穌會士中國書簡集》

  寄往法國耶穌會

  信中寫道:

“尊敬的神父: 我在景德鎮有機會研究了傳播世界各地的瓷器的製作方法。我之所以對此進行探索,並非出於好奇心,而是為了歐洲。”

“我接下來要寫下的這一切關於景德鎮的內容,對歐洲會大有裨益。”

  就是這封信

  把中國瓷器的各種原料比例、粘土的揉法和卷法、模具成型和燒製的步驟

  都泄露得一幹二淨

  甚至新瓷器如何做舊、製作大型瓷器,還有一些瀕臨失傳的方法

  都事無巨細的寫了進去

  萬萬沒想到的是

  法國耶穌會看完信後

  竟然還不滿意

  他們認為“還不足以徹底瓦解中國瓷器的領先地位”

  要求弗朗索瓦繼續挖掘更深層的技藝

  就這樣

  弗朗索瓦在中國又潛伏了整整十年

  這一次

  中國老祖宗用血汗換來的製瓷經驗

  一點不剩的被他給抄走了

  1722年

  他向法國耶穌會寄出了第二封信

  如何複原製品表麵的金飾、

  如何製作出鏡麵黑釉、

  如何強化瓷器的邊緣等等

  甚至中國的絲綢工藝、如何養蠶繅絲、

  如何製作絹花和養殖珍珠等

  也悉數被他抄走

  法國將這兩封信向全社會公開

  一時間效仿者雲集

  製瓷工廠在短短幾年間遍布歐洲

  銷量節節攀升

  達到了自給自足的程度

  。

  。

  。

  這一切往事

  已經過去了300年

  然而直到今天

  有一件事依然未曾改變——

  歐洲人研究了600年

  派間諜潛伏中國20年

  剽竊走了整套技術

  而他們造出來的瓷器還是比不過中國

  由於沒有經受過東方文化的熏陶

  歐洲瓷器上印製的花紋

  既淩亂又空洞

  毫無藝術感可言

  就像一個空殼

  放兩張圖,大家自己評斷吧↓↓

圖:德國品牌的茶具套裝

圖:英國品牌的瓷盤

  相比之下

  中國瓷器上的線條具有東方美感

  一切渾然天成,恰到好處

圖:中國現代鈞瓷餐具

圖:中國青花瓷盤

  在收藏品瓷器領域

  歐洲依然被中國完虐

  現今國際最頂級的拍賣行裏

  那些被拍到逆天價位

  人們聽到價格會掉下巴的絕美瓷器

  永遠來自中國

  而來自的歐洲瓷器

  拍賣圈裏有著一致的共識:

  ”太便宜啦“

  之所以這麼便宜

  原因也很明顯——

  太挫啦↓↓↓

  細想“China”一詞

  遠不是瓷器這麼簡單

  它蘊涵著深厚的文化與曆史積澱

  就因為這一點

  歐洲的瓷器永遠無法超越中國

  技術可能會被偷走

  但是藝術偷不走

  一國之底蘊更偷不走

  無論時代變遷,日月更替

  最令人自豪的文化

  還是隻屬於我們自己

關注華豫之門即可與華豫之門鑒寶專家老師網絡互動!每天分享鑒藏知識定期舉行免費鑒寶 詳情請谘詢 微信:939997440


關注華豫之門收藏從此開始

長按下方華豫之門識別二維碼關注



下一篇 : 27個最有害健康的職業,危害健康指數排在第一的竟然是……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