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命與輪回——令人深思的中東古代文明


原文網址 http://www.15yan.com/topic/zong-jiao-chai-chai-chai/9V2OsrBcDfI/


序曲:愛在西元前

古巴比倫王頒布了漢謨拉比法典

刻在黑色的玄武岩

距今已經三千七百多年

你在櫥窗前

凝視碑文的字眼

我卻在旁靜靜欣賞你那張我深愛的臉

祭司 神殿 征戰 弓箭 是誰的從前

喜歡在人潮中你隻屬於我的那畫麵

經過蘇美女神身邊

我以女神之名許願

思念像底格裏斯河般的漫延

當古文明隻剩下難解的預言

傳說就成了永垂不朽的詩篇

我給你的愛寫在西元前

深埋在美索不達米亞平原

幾十個世紀後出土發現

泥板上的字跡依然清晰可見

我給你的愛寫在西元前

深埋在美索不達米亞平原

用楔形文字刻下了永遠

那已風化千年的誓言

一切又重演


愛在西元前,中學時期最愛大碟之一。當時第一次聽到周董的連讀,詫異許久,想來已是青澀的年華。


周傑倫的曲,方文山的詞,令人起懷古之幽情,中間糅合古巴比倫王和新巴比倫王的故事,令人感歎幾千年來人類一直像西西弗斯一樣重複著祭司、神殿、征戰、弓箭的生活,當然,也有愛情,也有詩歌,也有美酒。我們頗為感興趣的是,古代人的思維方式是怎樣的?他們眼中的世界是如何的?他們的生活怎樣?他們對生死有什麼看法?為什麼在那樣所謂生產力落後的過去,憑著少於現在的總人口,他們能夠創造現在都難以複製的大工程,以及那樣美麗精致的手工藝品?究竟是現代人更文明,還是古代人?這一切的謎題,就是今天主要要探索的。本人並非曆史專業者,在廈大學的也是工科,隻是作一個很業餘的探討,側重故事的文化性和趣味性,有些沒有考證對的地方,還請大家多多包涵。我相信發現問題有時比解決問題更重要,因為問題的答案往往是開放式的。

為什麼講中東古代文明

為什麼我們選擇中東講這段古代文明史?確實,非洲在人類進程史上是很重要的,但是說到象征文明的城市和國家,自然要算是中東了。中東有目前世界曆史上最早的城市,蘇美爾人在公元前5000年就誕生了一座城市叫埃利都。所以說中東是人類文明之搖籃,一點不為過。“美索不達米亞”—《聖經》稱為“伊甸園”,是古希臘語,意為“兩條河中間的地方”,故又稱為兩河流域。兩河指的是幼發拉底河和底格裏斯河。在這平原上發展了世界上第一個城市,頒布了第一部法典,流傳最早的史詩(世界已知最古老的敘事詩《吉爾伽美什史詩》(The Epic of Gilgamesh))、神話、藥典、農人曆書等。


巴別通天塔,巴別,就是“變亂”的意思,人類的民族據說由此分化,語言被變亂。巴比倫與巴別顯然是同一詞根。


重要性:中東地理位置重要,素有“三洲五海之地”之稱。該地區是亞歐非三大洲的接合部,周圍環繞有黑海、地中海、紅海、阿拉伯海、裏海和波斯灣等國際海域,溝通上述海域的博斯普魯斯海峽、達達尼爾海峽。蘇伊士運河、曼德海峽和霍爾木茲海峽等,是重要的國際航道。中東地區是連接東西方文明的金橋,西方文明的源頭——“兩希文明”中的“希伯來文明”產生於此,世界三大宗教猶太教、基督教、伊斯蘭教均發源在這個地區。時至今日,這個地區仍然是世界關注的焦點和中心。我們可以認為是世界大陸的中心(因為美洲是人類比較晚登陸的,且基本隔絕,而海洋的中心,地理大發現之後可以認為是在英國一帶,當然,這也是相對的,不存在絕對的中心)

先正其名——中東名稱來源

中東名稱的來源據說是:16-17世紀歐洲殖民者向東殖民時,以歐洲(法國)為中心向東劃分,把距離歐洲的地理位置按遠近劃分成了:近東,中東,遠東,並且開始盛行於19世紀。說穿了,“近東”、“中東”和“遠東”雲雲,不過是“歐洲中心論”的一種反映。正如我國當年自稱中央之國,而曆史上的“西域”,按廣義就曾把後世的“中東”以及以西的地區都包括在內。再舉個例子:亞裏士多德在其在《政治篇》中認為,生活在希臘北部的歐洲人與處於希臘南部的亞洲人在品性上都不完美,隻有希臘人擁有最完美的性格,因此他們可以統治其他民族。此種地域的劃分顯然是解決文化差異問題最為常見的策略與工具。任何一個民族在麵對文化差異時,自然都會表現出一種“我族中心主義”的心態,中國也不例外。《禮記·王製》曰:“中國戎夷,五方之民,皆有其性也,不可推移。” 東南西北中,一點四方式的華夏完整模式因此成型。作為正史的《史記》在表述華夏模式時,司馬遷依然將中原之外的族群稱之為“蠻夷”,以中原漢族為中心的王朝體係模式被一代代延續下來,西部便一直作為中原的襯托而不斷被表述。殊不知,這種態度乃是一種意識形態的具體化,乃是大漢族中心主義的極端表現。此種地域傳統不言自明地將西部遮蔽在中原敘事模式之外,中原的天下中心觀從而得以駕馭話語表述權。(另外還有一句名言:八方武學,源自中州。其實不然。)

再定地域

中東本來就是一個模糊的概念,中是不近不遠的意思。但不論近、中、遠,都是些相對字眼,本來就模模糊糊,僅有大致範圍,沒有明確界限;各自的範圍還隨時代、隨稱說者的立腳點、隨使用者的意圖和目的等等,進退、盈縮不定。我這裏采用現在一般的說法,即:中東是歐非亞三洲的結合部,在亞非歐三處都有一部分,大部分為西亞,但與西亞的區別是:1.中東不包括阿富汗。2.中東包括非洲國家埃及。(這點很關鍵)3.中東包括了土耳其的歐洲部分。大概示意如下圖:


插個圖容易嗎?找了半天還是一張現代的地圖,坑爹,大家將就看著吧。


縱橫古今——中東的曆史沿革:

關於中東問題的曆史沿革,不妨以“一、二、三”概而言之,那就是:一個祖先,兩個民族,三次流散。

一個祖先,兩個民族。巴勒斯坦古稱迦南,其居民稱迦南人,原是阿拉伯半島閃族的一支。約公元前11世紀,愛琴海沿岸的腓力斯丁人移居迦南。公元前5世紀,希臘史學家希羅多德首次稱該地區為“巴勒斯坦”,即希臘語“腓力斯丁人的土地”之意,一直沿用至今。(腓力斯丁人是居住在地中海東南沿岸的古代居民,被稱為“海上民族”。公元前12世紀在巴勒斯坦南部沿海一帶建立加沙、阿什杜德等小城。亦即聖經中的非利士人,曾與掃羅、大衛爭鬥,前10世紀終被打敗。)

約公元前1900年,閃族的另一支在族長亞伯拉罕(易卜拉欣)率領下,由兩河流域的烏爾遷徙到迦南。據《聖經》所說,亞伯拉罕與其妻撒拉生子以撒,他們便是猶太人的祖先。後猶太人逃亡埃及,摩西(穆薩)率眾出埃及返迦南,一直到二戰後建立以色列國,都是源於這一支係。亞伯拉罕與其妾埃及人夏甲生子易司馬儀(以實瑪利),因被撒拉所不容,被趕至半島,繁衍生息,他們便是半島北阿拉伯人的祖先,伊斯蘭教的先知穆罕默德即是其後裔。因此一個祖先兩個民族指的就是由亞伯拉罕這個祖先誕生了猶太人和阿拉伯人兩大民族,而且兩大民族對世界的影響都很大,並且,在中東民族起起落落的輪回中,最終隻剩下這兩大民族還占據著目前中東的大部(目前埃及住的也是阿拉伯人,不是古代的埃及人)。並且這兩個民族現在是仇家。(可見古代偉人的家庭很重要,多生一個少生一個,差別這麼大)2002年11月,阿拉法特在會見中國中東特使後,針對以色列外長內塔尼亞胡威脅要把他趕走,激動地對記者說:“我是阿拉法特,我也是亞伯拉罕的子孫。”(都是兄弟啊!何必呢?)

 三次流散。是指以色列民族的三次流散。約公元前1025年第一個希伯來人國家—希伯來王國(希伯來人是猶太人的古稱,意思是從東邊越河而來的人,因為猶太人的族長亞伯拉罕率領其族人從兩河流域的烏爾城(Ur)渡過幼發拉底河和約旦河來到當時被稱為“迦南”(Canaan)的巴勒斯坦)在迦南建立。公元前930年王國一分為二,北方稱以色列王國,南方稱猶大王國。公元前722年亞述國滅以色列國,公元前586年新巴比倫國滅猶大王國,兩國數萬臣民連同君主都被擄往戰勝國,史稱“失蹤的10個以色列部落”和“巴比倫之囚”。這是猶太人的第一次大流散。公元前334年馬其頓王亞曆山大再滅受波斯帝國支持的猶太國家,猶太人流散到南歐、地中海諸島、北非及中亞地區,這是第二次大流散。從公元66年始,巴勒斯坦猶太人多次發動反對羅馬統治者的大起義,均遭失敗。公元135年,羅馬皇帝下令將耶路撒冷犁耕為田,猶太人幾乎全部逃離或被逐出巴勒斯坦。這是猶太人的第三次、也是最後一次大流散。三次大流散後,猶太人在巴勒斯坦所剩無幾,他們已經流散到世界各地,1948年他們又回來了。當時阿拉伯國家堅決反對聯合國的分治決議,認為猶太人離開故地近2000年,阿拉伯人生活於此已近1300年,怎麼能讓出家園,況且猶太人的苦難並非阿拉伯人造成,不能以犧牲阿拉伯人的利益讓猶太人複國。當時的沙特國王曾說:“誰迫害猶太人,就從誰的領土上劃出一塊給猶太人”。事實上阿拉伯人在二戰時對猶太人非常仗義。當時聯合國的分治決議,在總人口占少數的猶太人獲得了55%的土地,而且集中了巴勒斯坦全境絕大多數的淡水資源,並且都是肥沃的平原(顯然不公平,拿人家的地喂別人,還先斬後奏)。由此引發了多次中東戰爭。民族矛盾加上豐富的資源以及貿易利益衝突,使得中東成為今日的火藥桶。

但是,且讓我們把目光轉移到人類文明的曙光初次降臨到這片土地之時,這裏曾經是有著怎樣的美麗與輝煌,當時那裏的人們又是如何生活和思考的呢?

文明概念辨析

現代人都會自詡為文明人,但文明是什麼概念,恐怕沒人能準確說出,實際上這也是一個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的概念。廣義上說,文明就是人類活動的一切痕跡。文這個字,本身就有痕跡的意思。就像宇宙大爆炸我們看不見,但是通過大爆炸時殘留的微波背景輻射,我們可以看到宇宙早期的情形。所以關鍵是要留下痕跡。這樣也許動物也有文明,但我們畢竟是人,所以隻說人的文明。而明是指痕跡明顯到了一定程度。現在要追溯早期人類活動的情形,可以說渺茫至極了。所以必須要有一種非常有力的記錄工具產生以後,文明的傳承才比較明白,就好像一個人不會記得自己很小時候的情形一樣,人類也是一樣。文到“明”了,那是指文字的產生,城市的建立,這樣,我們就可以考察遺址,發掘器物,破譯文字,從而了解那個時候人類的生活狀況。所以一般文明時代的概念,是指有了國家之後,之前的部落文明還有更早的文明,一般被稱為野蠻或者蒙昧時代。正如恩格斯指出的:“在新的設防城市周圍屹立著高峻的城牆並非無故:他們的壕溝深陷為氏族製度的墓穴,而它們的城樓已經聳立入文明時代了。”

過去我們談文明或者曆史,關注的比較多的是政治鬥爭史,就是所謂朝代的更迭,成王敗寇的故事,但實際上文明應該是無所不包的,包括科技、文藝還有人們生活的方方麵麵。所以我們更感興趣的是,過去的人是怎麼認識這個世界的呢?

古人的思維方式概述

對於古代人的思維方式,我們認為在他們的時代是合理的,並不顯得荒謬。古代人對因果關係還不是很明白,他們雖然認識到了萬物之間存在關係,但是因果不一定說得清。比如尼羅河的水位上漲或是下降,他們就解釋為女神的流淚導致的,類似中國古人的共工怒撞不周山,因此天傾西北,地陷東南。這樣沒有經過科學驗證的說法,卻是幫助他們解釋各類自然現象的法寶,而且有時可能還真的會蒙對。其實科學也隻是人類認識世界的一種方法,而且一開始科學也不怎麼科學。就像科學之父亞裏士多德,他也很喜歡觀察和分析,對科學的發展也起到了很大作用,可惜他做的一些結論都很可笑。(比如,被伽利略否定掉的重物比輕物下落得快的觀點)即使是現代的科學,也隻是一種模型的科學,有些模型能夠得到驗證,正確的概率高些,有些也很難說就是對的,隻能稱之為某種解釋,因為實際要考慮一個問題,它所涉及的方麵是非常多的,隻有正好實踐對了,我們才說,這個理論確實有用,聽起來有點像試錯,可確實就是這樣。(關於這點,可以參考以下文章:http://www.guokr.com/article/126181/ 裏麵講的是霍金的《大設計》,意思是生物體都依賴模型去認識世界,人類雖然能夠創造模型,但人類也隻能在模型中認識世界,模型沒有絕對的正確,關鍵看哪個好用。)


光的波粒二象性模型,為我們認識量子世界提供了依據,也給我們的認識層麵帶來極大的不確定性,代表是“薛定諤貓”


上古的時候,巫史不分。搞巫術的人是文明的傳承者,曆史的故事他們知道得最多,而且文字很可能也是他們發明的。因此他們是知識分子,或者說是信息的優勢占有者,愛怎麼忽悠老百姓就怎麼忽悠。後來,巫師變成了神廟的主持,可是本質一樣,不掌握一點知識,一點神秘的東西,怎麼忽悠老百姓?古代的教士都是比較有學問的。有學問歸有學問,比起現在嚴謹的科學,還是半調子,為了自身這個祭祀行業生存,他們會半真半假,有時候,用一些草藥,或者心理谘詢的方法,當然,這些都不像現在這樣是係統的,而是非係統的,然後在摻合一些魔法,於是老百姓就這樣認為他們有神力了。統治者為了維護統治,也需要把自己神化,因此兩類人可以說是狼狽為奸。這就導致了古人的思維理解方式跟我們不同的。他們相信神諭、相信先知,其實,焉知那些神諭和先知口中的信息,不是他們自己經過苦苦思索而告訴老百姓的嗎?隻是需要借助“神”這個名字,使老百姓更容易信服而已。況且,能流傳下來的神諭,大部分都是應驗的,那許多不應驗的,早被人忘記了,因此給人一種神諭確實很靈的感覺。(這是一種心理學現象,準確的預言往往被人記住並傳說,不準確的則被遺忘。)

剛才說的本質就是一個概率問題。即使是現在社會,我們很多專家的說法,比古代的神諭還不可靠。反正盡情用各種理論把你忽悠住就是了。而且,相對於現在的某些專家,過去的那些先知,大多還是比較有道行的,至少悟性不低。那麼,我們如果從未來看現在的科學家,是否也會覺得他們像古代的先知呢?請我們看看:古代人在所謂如此蠻荒落後的情況下,竟能製造出那麼多精美的工藝品,並完成那麼多令人難以置信的浩大工程?或者真有外星人或者穿越一說?這個很難講。可能是古人在神諭的號召下,人心比較齊,創造了少數奇跡吧。可以說,這些奇跡,即使放到現在來說,也和現代最偉大的作品相比,毫不遜色。由此可見精神合一能夠創造的東西,實在是太可怕了。(切記,心誌如一)

預備從埃及和西亞兩條線索講起:

扯了這麼多蛋,回到正題上,中東這段曆史,我打算講到大流士(古波斯帝國君主(前522~前486)為止。兩條線索是古埃及和古西亞,這是這段中東文明發展曆史上兩大類相對獨立,又互有交鋒的文明。

埃及是尼羅河的贈禮

先從埃及說起。這個標題大家應該不陌生,早在公元前40世紀埃及就出現了先進的農耕文明。希臘曆史學家希羅多德稱:埃及是尼羅河的贈禮。

古埃及象形文字三種體:聖書體、祭司體、世俗體。

太陽曆:現代公曆的源頭,天狼星和太陽一起升起。想起了中國的千字文:天地玄黃, 宇宙洪荒 ,日月盈昃, 辰宿列張 ,寒來暑往 ,秋收冬藏 ,閏餘成歲 。不同的地域對文明產生了不同的製約。古埃及人就很關注天狼星,關注尼羅河的泛濫期,而不是像中國人四季分明,二十四節氣,因此地緣學說有一定道理(注:文化學研究中從局部地理、環境關係及其引起的社會、文化差異與因緣關聯的一種學說)。當然了,也有一些文化的共性,比如,把一天分為二十四個小時,製造日晷等等。

最早的末日審判觀


埃及末日審判場景,死亡不是結束,而是一次危險旅程的開端。




首席大法官——奧西裏斯。埃及最重要的九大神明“九神”(Great Ennead) 之一。他是複活、降雨和植物之神, 被稱為"豐饒之神"。他又是文明的賜予者,冥界之王,執行人死後是否可得到永生的審判。就這麼牛的一個人,居然被弟弟害死,問題是死了反而比活著的時候更厲害。這是不是影射了兩個城邦的保護傘在互毆?


對古埃及人來說,心髒記錄了一個人一生中的所有善行和惡行(所以他們要拚命保存心髒)。一個人死後,在審判廳(Hall of Judgement)中會對他進行一場審判儀式,而他的心髒將被作為審判的主要依據。死者被狼頭死神阿努比斯(Anubis)引入這個大廳,心髒被放在天平上,與瑪特(Maat)神的真實之羽作重量方麵的對比。接著阿努比斯調整天平的鉛垂,圖特(Thoth)神記錄下裁決的結果(而所稱量得出的結果隻有三種:真實之羽的重量 = 死者心髒的重量 或 死者心髒的重量 < 真實之羽的重量 或 死者心髒的重量 > 真實之羽的重量)。經過裁決,如果在 真實之羽的重量≥死者心髒的重量的情況下(有麼有一點不等式的味道?),死者就會受到庇護——死者會被阿努比斯引到歐西裏斯(Osiris)的麵前,從而得到永生;如果死者心髒的重量 > 真實之羽的重量(因為罪惡作祟的緣故,原來心髒不能太重,記住,放鬆心情),死者就會受到製裁——死者的心髒會被一隻長著鱷魚頭、獅子的上身和河馬後腿的惡魔吞噬者阿米特(Amit)所吞食。

另外,這個傳說跟中國古代神話極其相似。中國古代神話中的聖人皋陶和這個描述完全一樣。傳說中皋陶為虞舜時的司法官,青麵(綠色的皮膚)鳥喙(鳥一樣的嘴,奧西裏斯的兒子荷魯斯既是鳥嘴),在舜帝的時候開創了司法審判製度。而且皋陶還和奧西裏斯一樣,都被人謀害而死,古代中國人也一樣封他為“獄神”。

蠍子王——插播一下俊男美女


蠍子王,很帥吧?迷上胡凱莉了。猛男加美女,男的強壯女的漂亮。情節還不錯,裏麵古代科學家大叔用的火藥秘方說是來自中國,肯定火藥是中國的發明,讓我很欣慰。


圖為由邁克爾·克拉克·鄧肯、胡凱莉、伯納德·希爾等出演的《蠍子王》。講述了英勇的刺客與美麗的女巫師共同對抗野心暴君的故事。(故事劇透,不愛略過:故事發生在古埃及的俄摩拉城,殘暴的大軍閥曼儂手握重兵,稱霸一方。城中的其它部落決定組成聯盟來一起對付他,於是發動好幾次討伐戰爭,但是都被曼儂一一擊敗。原來曼儂身邊有一個懂得巫術的神秘人物,她能夠預見未來,並以此幫助曼儂作戰。得知這一情況後,部落聯盟決定派出一名刺客去暗殺這個神秘人物。

這名刺客就是我們的主角摩挲尤斯(道恩·強森飾),他身強力壯、驍勇善戰,是一名真正的勇士。但是當他深入敵後準備暗殺那個神秘人物時,卻發現對方原來是一位美麗女人(凱麗·胡飾)。摩挲尤斯被這個名叫卡珊德拉的女人的美貌所深深打動而不忍傷害她,同時,他也得知卡珊德拉並不是自願為曼儂效力,而是被曼儂挾持。

善良的摩挲尤斯沒有殺害卡珊德拉,他和自己的好友阿皮德偷偷潛入了曼農的城堡,和曼儂展開了生死一搏......嗯嗯,關鍵是他還不相信命運,厲害。從中也可見古代女巫師的“神機妙算”。)

古埃及的確有一位蠍子王,他在統一國家並將它建成世界上第一個帝國的過程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蠍子王是埃及文明的始祖之一。這位近5000年來被視為神話人物的國王曾經創立了非凡的業績。蠍子王的故事發生在埃及尚分為兩個王國的時期。他背後有很多旗幟似乎表明他征服了許多城邦,每麵旗幟都是該城邦的標誌。

美尼斯的故事——曆史上第一位偉大的征服者

考古情況:根據幾千年前曆史學家曼內托所著埃及史和寺廟中發現的帝王世係表,埃及第一位真正的統治者----第一個法老王朝的創建者----是美尼斯國王。

但是,1898年在上埃及的希拉孔波利斯發掘的埃及文明發祥時期的文物,其中最有價值的一塊叫做“納爾邁小石板”(即下文所說的調色板),它雕刻著埃及曆史上從未提過的一位國王。這位國王戴著上埃及的白色王冠和下埃及的紅色王冠,這代表是他統一了這兩個王國。

一些學者認為,納爾邁就是美尼斯。

曆史概述:公元前3500 年,埃及進入階級社會,國家發展起來。但當時埃及還沒形成一個統一的國家,全境有十幾個部落,由於信仰不同,經常爭戰不休。這些部落被希臘人稱為“諾姆”(又譯為州),它們都有各自的名稱、都城、政權、軍隊,實際上就是一個個獨立的王國。在長期的兼並戰爭中,狹長的尼羅河流域被分成了北部和南部兩個獨立王國。北部為下埃及王朝,國王頭戴紅色王冠,以蛇為保護神,以蜜蜂為國徽。南部為上埃及王朝,國王頭戴白色王冠,以鷹為保護神,以白色百合花為國徽。多少世紀以來,上、下兩個埃及王國一直是分裂的,直到公元前3100 年左右,美尼斯鞏固了自己在上埃及的地位,繼而親自率大軍北上經過三天三夜,終於在美尼斯法老的領導下統一了。美尼斯把決戰的地點命名為“白城”,後來白城成為統一古埃及的首都,被稱為“孟菲斯城”。美尼斯是人類曆史上有記載的第一位帝王,在曆史上的有著非常重要的地位。有趣的是,記載這段曆史的“調色板”,原來是古埃及人的化妝用具,用來研磨孔雀石,然後把磨好的孔雀石粉塗抹在眼圈周圍。(大家看看泰勒演的埃及豔後就知道了)



兩塊調色板,出名得很,可是化妝用具為什麼這麼大?




泰勒在埃及豔後裏的形象,這部電影讓公司大虧,不過泰勒倒是過足了化妝癮。


從自然風幹到特意形成的木乃伊

木乃伊本來是因為沙漠的氣候自然風幹了,後來有了陵墓,那些“貴人”們的屍體不能直接在暴露在沙漠裏了,也就無法自然風幹,這才想出木乃伊這個損招。(木乃伊製作工藝繁瑣,這裏就不多說了。光是亞麻布都要用上幾千米。還得把除心髒外的幾個內髒都取出來。心是神明之主,所以要想方設法將其留存在體內。)

關於木乃伊的有趣思考:我們知道,蘇美爾國王或者《聖經》人物的年齡之大,從生理學角度看是不可能的。我們提出問題,即這些智能生物是否有可能就是外星宇航員,他們作星際航行接近光速,出現時間漂移現象,這樣,就相對於我們的星球而言,他們的年齡大大延長了。

如果我們假定,這些人給做成了木乃伊或者冷凍了,那也許可以找到蛛絲馬跡,了解經文史料所提到的人物的年齡長得不可想象的原因?按照這個理論,就可以認為,外星宇航員將地球上的國王或酋長冷凍——正如傳說敘述的那樣,置於非自然的沉睡之中,等到對地球的訪問結束時,可以想象,接受外星宇航員指示、受其調遣的祭司們有任務了,又要用做木乃伊的方法做活著的死人,重新將他們放在大寺廟裏保護起來,等待諸神——外星宇航員那一天的返回。

有些魚類給凍成冰塊,在合適的溫度下被解凍,到了水裏又歡快地遊動起來。花木、毛蟲和金龜子幼蟲不僅僅經曆生物的冬眠過程,它們到了春天還一展自己的美麗新姿。

附錄:名人木乃伊之列寧:蘇聯的革命領導人,是世界上保存最完好的木乃伊之一。他死於1924年1月,此後便一直處於冷凍狀態,蘇聯科學家在列寧墓下的秘密實驗室內對其屍體進行保存工作。他們取出他的內髒,將他的整個身體浸入福爾馬林,這是一種強有力的防腐劑,能阻止屍體組織腐爛。負責保存工作的科學家在列寧的身上切開口子,讓福爾馬林(加入甘油以保持彈性)加快滲入體內。數星期後,列寧同誌便獲得了永生。他一直被保存於莫斯科的列寧墓,隻在二次大戰納粹猖狂進攻期間,曾被秘密送往西伯利亞的一個城鎮暫時避難。蘇聯解體之後,看護列寧屍體的實驗室失去了政府的支持,僅出於專業需要才每十八個月左右為屍體整修一次。(替木乃伊心傷,改朝換代了,沒人管了,做人肉幹屍的滋味真不好受)

伊姆霍特普——你是誰?神一般的存在

伊姆霍特普(Imhotep)是埃及一位十分罕見的神,事實上他是一位真實存在過的曆史人物(這與法老王自命為神不同),他是一位天才人物。他是第三王朝最有作為的一位法老——左塞王的維西爾(古代法老身邊的權臣,幫助管理國家出力家族事物,相當於宰相),對自己領地掌管得非常好,並兢兢業業的為法老輔政。伊姆霍特普同時也是一位祭司、作家、醫生和埃及天文學以及建築學的奠基人(據說他也是木乃伊的發明者,這讓我想起了始作俑者這個不好的成語)。在藝術表現上,伊姆霍特普被塑造成無胡須的祭司形象,手中拿著一卷紙草。他無庸置疑的成為祭司的代表。多才的伊姆霍特普還是一位很有才能的醫生。他在治療各種疾病的時候,不僅借助藥物治療,還注意伴以巫術,如念誦咒語,做出特殊的治療姿勢,使用驅邪服或其他驅魔工具提高“驅魔”效力,這種治療對於當時深信疾病是惡魔作祟的埃及人來說無形中起到了心理治療的作用,增加了病人心理上的定力和戰勝病魔的信心。(難道是心理暗示技術?)他還曾用托夢和解夢的方法醫治遭受病痛折磨的人,被奉為人和神共同的醫生。(這個讓我想起了《盜夢空間》)但他用魔法十分適當,為了幫助人才使用,他所關心的是知識、科學和能用於幫助人們提高信心的“魔法”,堅持學識隻有實際運用才能體現其真正的價值,知識應該用來造福大眾的觀點。(像外星人或者是穿越過來的?)


伊姆霍特普雕像,看這樣子真像是外星人,掌握核心科技,造福人類,天使啊。


結語——認識自己,未完待續

時間關係,中東那些事兒下次再八。這裏提出一種觀點:環繞宇宙的本質是一種能,宇宙最根本的定律就是能量平衡及相互轉化定律。能量適用於精神,也適用於物質。正是能量構成了形形色色的萬物。能量搏殺、爭鬥,最終還是回歸一股平和,寂靜之能。正如我們的潛意識比顯意識大得多,宇宙我們看不見的暗物質、暗能量,也比我們這個顯性的舞台大得多,我們所能見、所能感受的,隻是宇宙極小一部分。

精神力量的影響是客觀存在的。我既相信預定論,也相信自由意誌。確實,我們有一些東西被預定了。比如,每個人都不能改變自己的出身,都要麵對生老病死,每個人都要經曆情感的喜怒哀樂, 因此我們的任務就是帶著腳鐐跳舞,就是在已經預定的條件下,盡可能地創造我們的自由。這就是我們在突破自然的限製,成就生命的自由。這不僅僅是我們,而且是在古人也是如此。我相信他們的思考,必定有他們的用意,哪怕是神話,也不是瞎話連篇。分享古人的曆史,其實也就是認識我們自己,欣賞我們自己。他們創造的一切文明,也一樣啟迪著我們美好的未來。

參考書目:(這些書大家想研究再看,我也沒看完,我看的都是通俗讀物,包括圖說天下係列.文明的曙光):

《世界史?古代史編》,劉家和、朱寰等主編,高等教育出版社。

《世界文明史》,伯恩斯著,商務印書館。

《全球通史》,斯塔夫裏阿諾斯著,上海社會科學出版社。

《世界史綱》,韋爾斯著,人民出版社。

《東方社會經濟形態史論》,吳澤著,上海人民出版社。

《古代王權與專製主義》,施治生主編,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

《古代兩河流域與西亞神話》魏慶征主編,陝西人民出版社。

《古代王權與專製主義》,施治生主編,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

《外國學者論亞細亞生產方式》,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

《希伯來文化》,朱維之主編,浙江人民出版社。

《猶太——充滿“悖論”的文化》顧曉鳴,浙江人民出版社。



下一篇 : 科技部:關於征集土壤汙染防治先進技術裝備的通知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