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炎診治:大便通為第一要道


點擊上方藍字關注“灸正堂中醫門診”



 中醫藥能不能治療急重症,比如肺炎?



   空說無憑,先看一則真實的中醫名家案例。


吳某,男,22歲,住院病曆號00054。


初診日期:1959年12月15日

發熱惡寒二天,伴頭痛、咽痛、咳嗽、胸痛、胸悶;

經X線檢查:為右肺下葉非典型肺炎。既往有肝炎、肺結核、腸結核史。常有脅痛、乏力、便溏、盜汗。


前醫先以辛涼解表

(桑葉、菊花、連翹、薄荷、羌活、豆豉等)一劑;

服後汗出熱不退,仍繼用辛涼解表,急煎服,高燒、自汗、頭痛、咳嗽、胸悶、惡風、脅痛諸症加重。

血常規:8.1*109/L,中性0.70。


十四日靜脈輸液用抗生素,當夜高燒仍不退,體溫39.4°C,並見鼻煽,頭汗出。又予麻杏石甘湯加梔豉等,服三分之一量至夜11點出現心悸、肢涼。故請胡老會診。



胡老據:晨起體溫38.2°C,下午在39°C以上,呈往來寒熱,並見口苦、咽幹、目眩、頭暈、盜汗、汗出如洗、不惡寒、舌紅苔黃、脈弦細數。


胡老認為證屬表已解,連續發汗解表,大傷津液,邪傳少陽陽明。治以和解少陽兼清陽明,為小柴胡加生石膏湯方證。

柴胡五錢,黃芩三錢,半夏三錢,生薑三錢,黨參三錢,大棗四枚,炙甘草二錢,生石膏二兩。



結果:上藥服一劑,後半夜即入睡未作寒熱及盜汗。16日仍頭暈、咳嗽痰多帶血。上方加生牡蠣五錢,服一劑。17日諸症消,體溫正常。12月22日X線檢查:肺部陰影吸收。

(選自中醫大師胡希恕醫案,《傷寒論通俗講話》,北京:中國中醫藥出版社,2008.10:110)


這個案例真實的體現了中醫藥在治療急重症方麵的價值。

 今天,我們探討小兒肺炎的中醫藥診治 



   不妨先看看專家的治療共識


小兒肺炎,中醫名之為肺炎喘嗽。臨床以氣喘,咳嗽,咯痰痰鳴,發熱,肺部聞及中、細濕囉音


X線檢查可見:小片狀、斑片狀陰影,也可出現不均勻的大片狀陰影,或為肺紋理增多、紊亂,肺部透亮度增強或降低。


血常規檢查:細菌性肺炎,白細胞總數可升高,中心粒細胞增多;病毒性肺炎,白細胞總數正常或偏低。



中醫藥根據病情輕重將小兒肺炎分為常證和變證

常證分風寒閉肺證風熱閉肺證痰熱閉肺證毒熱閉肺證陰虛肺熱證肺脾氣虛證六種;

變證分心陽虛衰證邪陷厥陰證

以下舉三個常見的類型說明。


風寒閉肺證

症見:惡寒發熱,頭身痛,無汗,鼻塞流清涕,噴嚏,咳嗽,氣喘鼻煽,痰稀白易咯,可見泡沫樣痰,或聞喉間痰嘶,咽不紅,口不渴,麵色淡白,納呆,小便清長,舌淡紅,苔薄白,脈浮緊,指紋浮紅。


主方: 華蓋散加減。

常用藥: 麻黃、杏仁、防風、桔梗、紫蘇子、桑白皮、陳皮、半夏、甘草


風熱閉肺證

症見:發熱惡風,頭痛有汗,鼻塞流清涕或黃涕,咳 嗽,氣喘,咯黃痰,或聞喉間痰嘶,鼻翼煽動,聲高息湧,胸膈滿悶,咽紅腫,口渴欲飲,納呆,便秘,小便黃少,麵色紅赤,煩躁不安,舌質紅,苔薄黃,脈浮數,指紋浮紫。


主方: 身熱較甚而咳喘不劇者,銀翹散主之;熱邪偏重,伴有頻咳、氣促痰多者,麻杏石甘湯主之。 

常用藥: 金銀花、連翹、淡竹葉、荊芥、淡豆豉、薄荷、蘆根、桔梗、牛蒡子、生石膏、麻黃、杏仁、炙甘草。


痰熱閉肺證

症見:發熱,有汗,咳嗽,痰黃稠,或喉間痰鳴,氣急喘促,鼻翼煽動,聲高息湧,呼吸困難,胸高脅滿,張口抬肩,口唇紫紺,咽紅腫,麵色紅,口渴欲飲,納呆,便秘,小便黃少,煩躁不安,舌質紅,苔黃膩,脈滑數,指紋紫滯。


主方: 五虎湯合葶藶大棗瀉肺湯加減。 

常用藥: 炙麻黃、生石膏、杏仁、葶藶子、紫蘇 子、桑白皮、黃芩、金蕎麥、天竺黃、生甘草。

    (汪受傳,趙霞,韓新民等. 小兒肺炎喘嗽中醫診療指南[J].中醫兒科雜誌,2008,4(3):1-3)



我在臨床中是如何治療小兒肺炎的呢?

除了參考中醫專家的小兒肺炎的診療共識外,還非常注重一個問題:即通暢大便。


找我看過小朋友肺炎的家長都知道,我是必須要問小兒的大便情況:包括平時大便的情況,以及這次得肺炎後大便的情況,包括次數、形狀等。



   為什麼要這麼關注小兒肺炎患兒大便的情況呢?


? 源於中醫理論。

中醫認為人體“肺與大腸相表裏”,意思是肺與大腸於經脈上互為絡屬,病理上相互影響。具體在肺炎的診治上來,意思是可以通過通大腸解大便的方式治療肺炎。



? 融彙現代研究成果。

腸道菌群在流感病毒等呼吸道病毒感染的免疫調節中扮演重要角色。

Ichinohe等一項研究表明, 在病毒感染的實驗小鼠體內, 腸道微生物群直接影響病毒特異性CD4和CD8 T細胞亞群;應用不同抗生素治療小鼠顯示, 對新黴素敏感的共生微生物與肺感染流感病毒後產生的保護性免疫反應相關。

(Ichinohe T, Pang IK, Kumamoto Y, et al.Microbiota regulates immune defense against respiratory tract influenza A virus infection[J].Proc Nat Aca Sci USA, 2011, 108 (13) :5354-5359.doi:10.1073/pnas.1019378108.)


此外, 在肺或其末端組織注射Toll樣受體 (TLR) 配體均可緩解接受抗生素治療小鼠的免疫損傷。此外, 完整的胃腸道微生物群是促炎趨化因子proIL-1β、pro-IL-18等表達所必需的, 這些促炎因子有利於流感病毒的清除。

(Vital M, Harkema JR, Rizzo M, et al.Alterations of the murine gut microbiome with age and allergic airway disease[J].J Immunol Res, 2015, 2015:892568.)


腸道菌群的微生物成分對病毒性肺炎時免疫反應的啟動和調節至關重要。腸道菌群對細菌感染時免疫反應的啟動和調節同樣重要。Schuijt等將C57BL/6小鼠的腸道菌群清除, 隨後通過滴鼻使小鼠感染肺炎鏈球菌, 然後進行活體糞便菌群移植 (faecal microbiota transplantation, FMT) 實驗, 與對照組相比, 腸道菌群清除組小鼠的細菌播散、炎症反應、器官損害和死亡均有增加;經FMT幹預, 肺部細菌計數、腫瘤壞死因子 (TNF) -α和IL-10水平在感染肺炎球菌6 h後正常化, 說明來源於腸道菌群清除組小鼠的肺泡巨噬細胞吞噬肺炎鏈球菌的能力下降, 而腸道菌群在肺炎球菌性肺炎宿主中是一種保護介質。

(Schuijt TJ, Lankelma JM, Scicluna BP, et al.The gut microbiota plays a protective role in the host defence against pneumococcal pneumonia[J].Gut, 2016, 65 (4) :575-583.doi:10.1136/gutjnl-2015-309728. )


正是基於此種理論,所以我在臨床種非常關注肺炎患兒的腸道健康,如果出現了大便秘結,甚至幾日不解的情況,常第一實踐考慮通暢大腸,力圖改善腸道菌群結構。



? 自己的臨床實踐。

李某,3歲。2017年5月9日經朋友介紹來診;


其母代訴:患兒3天前有發燒(體溫最高40°C),咳嗽,急診入住某醫院。時查血常規:白細胞9.4*109/L,中心粒細胞85%。聽診肺部呼吸音增粗,少有細濕羅音。診斷為:急性支氣管肺炎。予頭孢等抗生素治療,患兒緩解不明顯。


來我診處:體溫38.4°C,咳嗽頻繁能聽到痰音,咳甚則吐,麵赤,大便三日未解,小便黃,口渴欲飲,舌赤苔黃,脈弦滑數。


我辨證為少陽陽明合病,予大柴胡湯加味:

柴胡15g 生大黃10g(包) 枳實10g 黃芩10g

法半夏10g 酒白芍10g 生薑10g(自加) 

大棗15g生石膏30g(包,先熬10分鍾)桔梗10g 瓜蔞皮10g

2付,泡10分鍾,熬20分鍾,熬兩次,每天喝一副。


1付服完,其母即在微信告知我小朋友服用一付藥,解了四次大便,便質略稀,體溫已基本正常,咳嗽稍緩解。


囑:第二副不加用大黃,服用完藥物後再來複診,二診小朋友精神已基本恢複,體溫正常,少有咳嗽,納差,大便每天兩次。

我即去掉瓜蔞皮,加用前胡15g,神曲10g,炒二芽各10g,每天一副,清淡飲食,避免風吹。


後其母告知患兒已痊愈。




吳文軍

中醫兒科學博士 | 執業中醫師


師從全國名中醫張之文教授,善於治療各類兒科疾病。


學術上,推崇溫病大家吳鞠通的治療思想。


“治外感如將,兵貴神速”

“治內傷如相,坐鎮從容”


治療外感疾病強調“準、穩、快”以求速效,治療內科雜病倡導“準、輕、靈”,緩調陰陽,以暢通人體氣血鬱滯為要。


門診時間:每周三晚上(18:00—21:00)

                  每周日下午(14:00—17:30)

地址:灸正堂中醫館(成都市高新區天順路260號)


灸正堂中醫館

以人為本

尊重人體

崇尚自然

聯係電話:028-65470087

17761276026

17780026687

長按掃描二維碼關注我們



下一篇 : 嘉冠籃球夏令營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