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談 | 宇宙,是為了我們而存在的嗎?


- - - - - -  U N I V E R S E - - - - - -

Space Oddity David Bowie;Kristen Wiig - The Secret Life Of Walter Mitty

先來一個靈魂拷問:對宇宙而言,我們重要嗎。



宇宙很大 , 地球相比整個宇宙,比撒哈拉沙漠的一粒沙還要微小。就像美國天文學家卡爾·薩根說:我們的星球,不過是一粒“在空氣中懸浮的灰塵”。



有時候我也在想,在浩瀚的宇宙麵前,我們人類是那麼渺小,渺小到不值一提。這種感覺在每次旅行時總會更加強烈,曾許下豪言壯誌——死前要把這個世界看完,但我內心很清楚,這個世界是看不完的。


我以為我已經見過最震撼人心的風景,可總是會有下一次在下一刻等待著我。在看了很多體驗過很多之後,我反而覺得,那其實是“少”的,相比這個世界,我的所見所聞又哪裏敢說豐富呢。看得越多,敬畏之心與謙遜之心愈甚,我這個單獨的人類個體,在麵對地球時,是那麼那麼渺小,更何況整個宇宙呢。



美國哲學家蘇珊·伍爾夫說:

試圖認識一個觀點的可能性,這個觀點就是,一個人的人生其實毫無意義。


大概再樂觀的人,也會有某個時刻,有些喪氣的吧。因為知道自己的渺小,知道自己的有心無力,在麵對浩瀚時,覺得一切如夢幻泡影,不值一提,亦無需在意。誰又能保證,我們不是遙遠光年裏另一個星係的鏡像反射,又或者隻是木偶劇場裏的無線玩偶,甚至隻是像wifi一樣的虛擬波段,根本沒有什麼真實(科幻劇害人啊)。




我為桌子的四隻腳向被砍下的樹木致歉。 

我為簡短的回答向龐大的問題致歉。 

真理啊,不要太留意我。 

尊嚴啊,請對我寬大為懷。 

存在的奧秘啊,請包容我扯落了你衣裾的縫線。 

靈魂啊,別譴責我偶爾才保有你。 

我為自己不能無所不在向萬物致歉。 

我為自己無法成為每個男人和女人向所有的人致歉。 

我知道在有生之年我無法找到任何理由替自己辯解, 

因為我自己即是我自己的阻礙。 

——辛波斯卡《在一顆小星星下》


早前出門旅行,在路上會看電子書,那個時候solo迷戀量子力學,所以我們經常在路上聊一些相關內容,也會分享彼此的宇宙觀。後來我在印度前前後後呆了大半年,印度教對我影響很大,我才發現自己當年那些高談闊論是多麼淺薄,後來我旅行到各地,經常會去參觀當地的天文館,我們兩個就坐在那裏,不需要交流,各自在自己的世界裏思考很多東西,很愜意很放鬆。




所以,對宇宙而言,我們重要嗎。



重要。





在喪氣之後,我依然覺得,

渺小微塵的人類、我們,依然重要。



雖然無數哲學家、科學家都曾在浩瀚的宇宙麵前感到無知、恐懼,覺得眾生如螻蟻,人生無意義,可是宇宙的浩瀚是誰來定義的呢?一杯水之所以具有價值,不是因為它是H2O,是因為它幫助人類解渴,給人類的生存提供營養和支撐。


當沒有人類的時候,大宇宙裏所有的一切就是一切而已,它們不好不壞、沒有價值高低之分,沒有意義深淺之別,而當人類出現後,用人類的意誌、想法、需求去定義這些萬物時,萬物才有了所謂的價值,有了所謂的重要不重要。就像有人問哲學家西蒙·布萊克伯恩:“人生有意義嗎?”,他回:“對誰而言呢?”。



科幻小說家亞瑟·查理斯·克拉克曾說過:所有的人類活動都是某種形式的玩耍。其中的最高級形式是對真、美和智的探求。如果我們把時間浪費在尋找“意義”上,我們可能就沒有時間去生活——或者玩耍。


我選擇旅行,不是因為我要用腳丈量這個世界的大,更重要的是,因為我快樂。在每一次抵達不同城市、看到不同風景、感受不同文化、遇到不同朋友時,我感到快樂。這種感情本身賦予了世界之大一些意義——因為我的快樂,這麼大的世界才不是虛無的大,才是有意義的大。從這個角度來說,我們都沒有理由,因為渺小而喪氣啊,反而應該非常驕傲——這世界也無非是我主觀定義的世界,這一切就是我主觀判定的一切。



有的時候我的郵箱常常會有陌生的朋友給我留言,覺得工作沒有意義,生活沒有意義。他們說每天機械的去上班,做重複的無價值的純粹消耗生命的工作,卻無法突破、解脫,為了工資周而複始。生活也像一部魔幻劇,隨時水逆、動輒悲劇,各種奇葩的、變態的、無法理解的、意想不到的劇情輪番上演,讓人喘不過氣。所以活著有什麼意義呢?真的很多人跟我發出過這樣的感歎。


可如果從宇宙的角度去講,能夠親眼見證、定義這麼多未知、龐大和神奇,難道不足以讓我們感到欣喜,並對更多更多的空間抱有好奇嗎。

生活不會一定變得更好,大多時候都不會變得更好,但這不妨礙我們懷抱希望,期冀美好,更多時候,我們甚至可以斟茶看戲,就看這灰暗人生還能有多灰暗,就看這奇葩生活還能有多奇葩。


或許,抱持著這樣的看戲心態,日子也會亦步亦趨的變得溫柔起來。



倒不是想灌給大家毒雞湯,但是旅行的生活確實讓我的心更開闊、有自己的獨立判斷能力,學會如何控製自己的情緒。


有人曾問我,向往的生活是什麼樣子,當初我回答的很含糊遊離,但我想想現在我可以很堅定的說:我希望我是一個能夠始終保持獨立思考、靈魂相對自由的人,無論出於什麼樣的物質條件和生活環境裏。


不用再去猶疑糾結生活的意義和價值,不用在意所謂的外麵有多大,當我每一次仰望星空,除了敬畏宇宙,我更深感榮幸,至少我們是我們已知的這神秘無垠的宇宙裏唯一的智慧生物,這宇宙的美,這星空的美,也許隻有我們懂得。




這就足夠了吧。



- - - - - - - - - - E N D - - - - - - - - - -









下一篇 : U23 報告:楊立瑜得分排第一!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