曆史或許沉重,但值得被銘記




8月14日,世界慰安婦紀念日。


2017年8月14日,中國大陸最後一位起訴日本的慰安婦受害幸存者黃有良的葬禮在其家鄉舉行。


2017年8月14日,中國幸存慰安婦生活現狀調查紀錄片《二十二》,全國公映。


日本在中國強征慰安婦的暴行,相信每個成年人不管是通過抗戰劇還是曆史書,都或多或少有所了解。我們絕對的痛恨日本軍人這種非人類的獸行,恨不得用滿清十大酷刑將其全部折磨致死,可鮮少有人關注暴行背後的受害者。


或者因為沉痛,或者因為尷尬,我們不敢提及。


我們可能認為,那些悲壯犧牲的人,更值得我們尊重。可難道忍辱含恨活著的人,就不需要更多的勇氣?就不值得我們尊重?她們有什麼錯呢?唯一的錯,隻是生錯了時代啊。


當她們期待的抗戰勝利終於來臨,當她們終於可以重返家園,當她們以為自己是受害者會得到幫助時,卻遭到家人唾棄,遭到旁人冷眼歧視,她們隻能敲碎了牙齒往肚裏咽。因為我們的社會容不下她們,放棄了她們,甚至忘了她們。


境遇已經很艱難,揭開舊傷疤得多疼。可總得有人站出來啊,得讓有罪的民族認罪啊,得讓侵略者付出代價啊。


可胳膊終究擰不過大腿,個人終究活不過國家。幸存的受害者本就不多,願意站出來起訴日本的也是寥寥,時至今日,最後一位曾起訴日本的老人也去世了。往後,中國再無當事人可以站出來控訴日本的罪行,十年二十年後,全亞洲也將再無人證。


日本,是一個有罪不認寧死不改的國家。我不知道這些生活在痛苦中的老人們,有生之年還能不能等到日本的道歉。但作為活在和平年代的中國人,我們應該銘記祖國和同胞曾經遭受的苦難和屈辱,應該承擔起這份沉重的記憶。


如今,我們的國家正強盛,再沒有哪國敢掠奪我們的土地殘害我們的人民,但曆史不能忘,不敢忘。


不忘恥辱,吾輩自強。



下一篇 : 慈禧西逃:殺了珍妃,帶上光緒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