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女人嗨到不行的動作,男人不可不知


臨平市第一人民醫院。

實習醫生葉正豪拿著病曆本,正跟在徐醫師的後麵查房。

突然,一個慌張的聲音打破了寧靜。

“徐醫師,不好了,18房的病號昏迷過去了!”

 18房的病號腎囊腫嚴重,已經引起尿路梗阻,必須手術治療,但是現在排隊等手術的人太多,根本輪不到他。

徐醫師拔腿就往18號病房跑去,葉正豪也趕緊跟了上去。

到了病房,徐醫生翻了一下病號的瞳孔,連忙對葉正豪叫道:“馬上去請劉主任來。”

葉正豪點點頭,以最快的速度衝向主任辦公室。

到了主任辦公室的時候,葉正豪意外的發現辦公室的門緊閉著。

他抬手便要敲門。

而此時,透過門上的花邊玻璃,葉正豪看到了讓他吃驚的一幕。

18號病房病人的妻子,一個美貌的少婦,正把一個鼓囊囊的信封往劉主任手裏塞。

她苦苦哀求著:“劉主任,我求求你了,我老公的病情你也知道,實在是不能在拖了,你就幫幫忙,提前幫他做手術行嗎?”

葉正豪一下子明白了,信封裏裝的是錢。

這麼厚的一遝,怕是不下萬元。

劉主任麵有難色:“不是我不幫忙,隻是近來手術實在是排不過來,這點錢……你還是收回去吧。”

言下之意,是少婦的錢給少了。

少婦泣聲道:“劉主任,我真的拿不出來了,我老公看病已經花光了所有的積蓄,你就行行好吧……”

劉主任慢慢的站起來,笑眯眯道:“不要急,事情總會有解決的方法的,你的家庭情況我也了解,醫院對於家庭貧困的,可以有些優待,但是名額有限,申請比較難。”

劉主任的意思很明確,就是少婦給的錢少了。

葉正豪忍無可忍,他輕咳一聲,敲了敲門:“劉主任!”

“誰,誰在門外?”

劉主任吃了一驚,他一把將桌子上的錢收回抽屜裏,然後裝出一幅正襟危坐的樣子。

“是我,劉主任。”葉正豪推開了門走了進去。

“你來幹什麼?不用去查房嗎?”劉主任臉色慍怒,他不確定葉正豪是不是看到剛才的事情了。

“劉主任,18號病房的病人現在病的很嚴重,需要馬上手術。”葉正豪道。

“我知道了,你先過去吧,我現在跟家屬談論病情呢。”劉主任不耐煩的揮揮手。

“劉主任,病人的情況很嚴重,你現在還是過去吧,必須馬上手術。”葉正豪故意用眼神掃了掃那個裝錢的抽屜。

意思是剛才的事情我都看到了,你不給病人看病,有你好看的。

劉主任的臉徹底的陰沉了下來,他是聰明人,聽懂了葉正豪的潛台詞。

當天上午,劉主任便加急做了一台手術,把病人的手術做了,並為病人申請了醫療補助,減免了一切費用。

葉正豪知道,他這一次徹底的把劉主任給得罪了。

果然,下午剛上班,劉主任就找他了。

 “小葉啊,你表現的不錯,學習成績也好,這裏實在是沒什麼教你了,你去門診輸液大廳幫幾天忙吧。”

“輸液大廳?”盡管葉正豪做好了心理準備,但還是吃了一驚:“輸液大廳有什麼好幫忙的?”

“這幾天門診病人多,輸液大廳的護士忙不過來,你去幫幾天忙,很快就回來,你的表現不錯,我會在你的檔案上好好記一筆。”劉主任不緊不慢道。

他的話說得冠冕堂皇,臉上的笑容卻很陰冷。

葉正豪捏緊拳頭,劉主任這是要把他往死裏整啊。


葉正豪很憤怒,但他無可奈何。

實習檔案怎麼寫,還得看劉主任的心情。

葉正豪點點頭:“好吧,我明天過去。”

  小子,這就是你威脅我的下場,敢跟老子作對,看我玩不死你。看著葉正豪的背影,劉主任陰沉沉地笑了。

從醫院回到宿舍,天色已經晚了。

葉正豪習慣性的拿出家傳的那本厚厚古書,細細看了起來。

外公家是醫學世家,自幼他便跟隨外公學習中醫。

這本古卷據說是一位先祖傳下來的,裏麵記載的醫術絕世無雙。

剛翻了幾頁,葉正豪老掉牙的手機響了起來,看來電顯示,是女朋友傅倩倩的電話。

葉正豪笑著接通了電話:“倩倩,還沒休息?”

電話裏,傳來了傅倩倩冷漠的聲音:“葉正豪,我們分手吧。”

分手?葉正豪驚呆了。

“為什麼?”他幾乎是吼了出來。

“為什麼?你還好意思問我為什麼?你被醫院發配到輸液大廳,成了第一人民醫院唯一一個男護士的事,都傳開了!”

女友冷漠的聲音讓葉正豪心涼不已。

可他依然想挽回她的心:“倩倩,我會努力的。給我一個證明自己的機會好不好?”

“證明,你怎麼證明?你知道孫少送我的項鏈值多少錢嗎?你在醫院做一輩子護士也賺不來!算了,我的話已經說得很清楚了,葉正豪,分手吧!以後不要再聯係了!”

就在傅倩倩掛電話的那一瞬間,葉正豪聽到了她的嘟囔“一個連父親都不知道是誰的私生子,能有什麼前途……”

葉正豪隻覺得五雷轟頂,怔怔的將早已掛斷的電話放在耳邊,一時間大腦中一片空白。

他自幼便生活在單親家庭,母親在一間超市工作,家裏的日子過得清苦。

對於傅倩倩,葉正豪沒有隱瞞自己的家庭,他將對方視為自己生命之中最重要的人,將她的麵前毫無保留。

他沒有想到,這些卻成了對方看不起他的理由。

他憤怒地一拳擊在桌子上,吼道:“為什麼,為什麼這樣對我……”

他的拳頭恰好落在桌子上的茶杯上,砰一聲響,茶杯被擊得粉碎。

殷紅的鮮血自拳頭上流出,鮮血彙成一條小溪,緩緩的流到桌子上的古書上。

古書散發出淡青色的光芒,然後鑽入葉正豪的腦袋中。

葉正豪隻覺得腦袋嗡的一聲響,象是裂開了一樣疼痛。

他一聲痛呼,雙手抱頭,在地上直打滾,而腦袋的疼痛越來越厲害,疼,撕心裂肺般的疼痛讓他幾乎痛不欲生。

最終他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覺。

朦朧中,他來到了一個神秘空間,四周黑黑的伸手不見五指,他的眼前突然出現一個身著青色道袍的道士。

這道士一手持針,一手持劍向他說道:“今天起,你便是我的傳人,得我醫道及術法傳承,切記日後行於世,當懸壺濟世,渡盡眾生。”

道士說完,便即緩緩在葉正豪眼前消失,隨即,龐大的信息量充斥著葉正豪的腦海。

醫道問卜,修行法訣,及道士生前的遊曆行醫經驗等,一古腦湧進了葉正豪的腦中。

這記憶量實在太過龐大,葉皓的腦袋幾乎裝不下這些東西了,最終他的意識一陣朦朧,暈倒過去。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葉正豪才從昏睡中醒來。

他揉揉發暈的腦袋,勉強爬了起來,坐到桌邊。

方才湧入他腦中的東西太多,有很多失傳的醫術針灸之法,甚至有符醫術法,驅鬼辟邪咒語,風水玄術……

坐了一個多小時,葉正豪將記憶中的東西大致回憶了一遍,突然覺得,是不是昨天受的打擊太多了,神經錯亂了?

他按照記憶之中的浩然訣,緩緩的調息運氣。

丹田中一股小小的氣流緩緩的流遍周身百骸,發暈的腦袋立時清醒了不少,他這才確定這一切都是真的。

他定下心來,按照古書中浩然訣的方法,緩緩修行起來。

不知不覺間,天色已經大亮。

一夜打坐,他隻覺得神清氣爽,精神比平常都要好,他心中大為舒暢,將昨天不悅的事情盡數拋之到了腦後。

走在上班的路上,葉正豪暗暗下定決心,一定要好好的利用自己所得的傳承,濟世為懷。

輸液大廳清一色的護士,夏季的護士MM們一身淡粉色的護士袍,露出各色絲襪包裹著的小腿,有的還露出白嫩嫩的大腿,葉正豪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美女如雲,製服誘惑……

葉正豪突然覺得,這裏貌似也沒有他想象中的那麼差勁。

日子平淡,轉眼間,大半月便過去了。

這天葉正豪幫小護士蘭蘭打掃完輸液大廳時,天已經黑了。

“葉正豪,謝謝你幫忙。”蘭蘭對於葉正豪的遭遇很同情,盡管葉正豪沒說,但一個實習醫生被安排來當護士,這裏麵的彎彎道道又有誰會不懂?

葉正豪擺擺手說道:“沒什麼,應該的。”

兩人一同出了輸液大廳。

輸液大廳的另外一側是急診科,兩人剛剛走到急診科的門前,吱一聲急響,一輛車猛的停在兩人的跟前。

一個打扮得花裏胡哨的年輕人急匆匆的跳下車,打開後門,另外兩人小心翼翼的將一名滿身是血的年輕人抬了下來。

一見那受重傷的年輕人,葉正豪心中一凜,隻見那年輕人滿身鮮血,身上的生氣在慢慢的減少。

現在的葉正豪得醫道傳承,對於大多病症,稍稍一看就知道,常人身上陰氣旺盛,生氣減少,那便代表著生命力在消失。

那打扮混混模樣的年輕人似乎是急紅了眼,一見葉正豪穿著白大卦便急衝衝的抓住他的衣領叫道:“醫生,救人,趕快救人。”

“你冷靜一下。”葉正豪甩開那年輕人,趕到傷者麵前,右手搭在傷者的手腕處。”

稍稍一搭脈,葉正豪心裏一驚,這年輕人看來是出車禍了。

他在傷者的胸口及雙腿處一摸,便說道:“雙腿粉碎性骨折,內髒移位,助骨斷了三根,其中有一根已經刺入肺葉,需要馬上手術。”

他話音剛落,身後便有一個不屑的聲音傳了過來,“這是哪裏來的神醫,不檢查就能知道傷者的病情?”

葉正豪回頭一看,隻見是急診科今晚坐診的主治,李強。

葉正豪轉身讓開,他隻不過是一個實習醫生,自然沒有什麼話語權。

那名混混模樣的年輕人厲聲喝道:“我不管誰是主治醫生,馬上對馮少進行救治,要是馮少有什麼三長兩短,你們全部吃不了兜著走。”

“馮少,哪個馮少?”李強有些疑惑地說。

“馮西平的公子,還能有哪個馮少?”混混喝道。

李強一個激靈,立即緊張起來,對身後的小護士吩咐道:“快,抬到重症監護室做檢查,我馬上聯係院長。”

馮西平是臨平市長天集團的老總,名下有著數十億的產業,而且給醫院捐贈過不少醫療器械,李強當然不敢怠慢了。

“愣著幹什麼,快去幫忙?”李強一邊拿出電話,一邊對葉正豪與蘭蘭吼道。

葉正豪點點頭,與蘭蘭一起將傷者抬上推車,送入重症監護室。

對於身份不凡的人,醫院的辦事效率快到了極致,不到二十分鍾,馮少的數各種各樣檢查結果已經出來了。

看著檢查報告,李強吃了一驚,檢查結果與葉正豪剛才說的一模一樣。

李強疑惑地看了葉正豪一眼,心想這人有透視眼或者未卜先知的本領不成?

“發什麼愣,到底怎麼樣?”混混模樣的年輕人吼道。

“這個……馮少的情況不容樂觀,恐怕要馬上做手術。”

李強沒將話說死,其實就算是做手術,請了醫院最著名的內科專家華老來,恐怕也不足兩成活命的機會。

“那還不趕快安排!”年輕人怒吼。

李強滿身冷汗,他說道:“不要激動,不要激動,我已經通知了院長,華老與劉主任馬上就趕過來,院長也會過來,會有辦法的。”

年輕人恨恨丟開李強,心道我他媽的能不急嗎,馮少是因為他的提議才去飆車,結果落到了這種地步,要是有個三長兩短,他吃不完兜著走。

病床上的傷者突然一陣劇烈的咳嗽,口中冒出大團大團的血沫來,他身上插著的儀器也響起滴滴的警報聲。

所有人都神色一變,就算不是醫生,也知道儀器報警意味著什麼。

“快去救人,馮少有個三長兩短,你們都等著去死吧。”年輕人嘶竭底裏的吼道。

李強束手無策,他麵色慘白,嘴裏一陣陣的發苦。

遇到這種情況,除非是華老到來才有一線希望,他一個小小的主治醫生哪裏有辦法?

葉正豪看不下去了,他快步上前,手指搭在傷者的手腕上,神色漸漸凝重起來。

“傷者剛才咳嗽觸動了肺葉上的碎骨,現在必須手術。”葉正豪說道。

李強恨恨的瞪了一眼葉正豪,這他媽的不是廢話嗎,老子當然知道要馬上手術,可誰來做,你嗎?

豈料葉正豪一推病床說道:“我來手術,需要一個人來幫忙。”

“你?”李強眼珠子幾乎要掉落在地,心想這貨瘋了嗎,這麼高難度的手術,就算是華老來恐怕也不過是兩成把握,你一個小實習醫生,充什麼大頭蔥?

一旦病人在手術台上下不來,你吃不完兜著走,況且這是馮總的公子,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煩了?

“你是誰?”那年輕人一怔,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李強喝道:“胡鬧,你一個實習醫生,你會做手術嗎,你拿過手術刀嗎?病人出了問題,誰來負責?”

葉正豪喝道:“出了問題,我來負責,現在傷者情況危急,一刻也不能耽擱,等到華老趕到,早就沒命了。”

“你負責的起嗎?”李強幾乎是吼的,他心中認為,葉正豪瘋了,真的是瘋了。

“怎麼樣?相信的我的話我就去做,不然我不管了。”葉正豪盯著混混模樣的年輕人說道。

“你有幾分把握?”看著葉正豪信心滿滿的樣子,他心裏有些鬆動。

“六成?”葉正豪想了想,還是有些保守的說,其實他有八成把握。

“放屁,這種重症,華老來了也不過二三成把握。”李強覺得葉正豪瘋了。

“好,那就交給你了,不過要是馮少有三長兩短,我會讓你死得很難看。”混混咬牙說道。

葉正豪問一邊的蘭蘭:“能幫我一下忙嗎?”

“我……”蘭蘭看著葉正豪自信滿滿的樣子,一咬牙說道:“好,我相信你。”

葉正豪點點頭,推著傷者就要向手術室走去。

“葉正豪,病人家屬沒來,你不能做這個手術。”李強攔葉正豪喝道。

“滾開,你有本事,你怎麼不去做?”混混青年怒了,一把將李強推到一邊。

葉正豪推著傷者走進手術室,順手將手術室門鎖死,這種嚴重的傷,不能出一點意外。

“幫忙把他身上的衣服剪下。”葉正豪先消毒,然後從口袋裏取出一個針袋,右手一抖,針袋展開,裏麵露出大大小小密密麻麻的上百根針。

銀針是家傳的,葉正豪自幼學習中醫,銀針是隨身攜帶。

葉正豪深吸了一口氣,體內一股氣流緩緩的流動,注入手上的銀針之中。

他雙手連貫如行雲流水,片刻便有十八根銀針刺入傷者十幾處穴位。

未完

葉正豪能治好馮少的病嗎?混在美女如雲護士隊伍裏,他會有怎樣的豔遇?貪慕富貴的女友,最後跪在地上求他時,他還會回頭嗎?

由於篇幅限製,本次隻能發到這裏啦,

點擊下方【讀原文】,後續劇情高潮不斷!


下一篇 :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