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冒時思考人生會很痛苦,不如多喝點熱水 | 臉叔診所001


真故診所的第一夜來了四位朋友。

他們都很好,他們都很悲傷。


年輕且失眠 

臉叔,安好。

有一些畫麵在我腦海裏十幾年都沒有消失過,每次想起來,就會失眠。

秋天的某個早晨,我從睡夢中醒來,發現家裏隻有自己。我抹了幾下眼睛走到門外,陽光明媚,和風拂麵,蜻蜓在我身邊環繞來去。有一種融進自然的幻覺。

小學四年級,很照顧我的曾祖母去世,葬禮後第63天,家族人舉行了一個盛大的招魂儀式。夜裏儀式結束,父親抱著熟睡的我回家。那天我夢見父親欠了很多債務,並且真的在一年後成為了現實。

初中三年,都沒有睡過好覺,每天夜裏兩點睡著。常夢見父親說,考得上高中你就讀,考不上就回來幹活兒。後來睡不著幹脆不強迫自己睡了,點台燈看書。

在縣城讀書的時候,家境變得很好,不想讀書了,想做痞子。平常晚上就在縣城亂逛,自由自在,有時候逃晚自習和同學去幾公裏外的大商場,就為了買一包榨菜,坐在十字路口的交通指揮亭吃完,又走回學校。

上大學期間和室友去騎行,餓了停下來吃個麵包,抽根煙,喝口水,然後繼續上路,累了困了躺在路邊就直接睡。那是一種不去思考也不考慮目的的前行。

叔,你有過讓你一想起來就失眠的畫麵嗎?為什麼一想起來就會睡不著?怎麼才能睡著?

@伊斯坦布爾


布爾,你好。

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我從不害怕失眠,甚至不害怕離別。

父親是個紈絝子弟,一生沒有過正經工作。我幾乎沒有見到過他完全清醒的樣子,每次看見他都是醉的。

爺爺去世的消息是父親打電話告訴我的。

那次父親打電話給我,是他第一次在我麵前哭。我不知道他是因為愧疚,還是怕之後沒有人給他零用錢。我假裝安慰了父親一下,然後趕回去參加葬禮。

在他即將被推進焚化爐的一刻,我突然意識到被他帶大的我從未和他有過親密接觸,他沒有抱過我,我也沒有非要牽著他的手。我們總是平靜地坐在一起看古裝電視劇,《鐵齒銅牙紀曉嵐》什麼的,也不討論劇情。

我突然想摸摸他的臉蛋,然後我就那麼做了。很涼,但是很親切。

那天我沒有哭,在之後我也很少會夢見他。

我想,如果在一件事上窮盡了你的極限,那麼也許會好一些。所以我很慶幸自己每次都這麼做了。

我很少在2點前進入睡眠,所以我也不知道什麼是失眠。可能你會因為失眠而焦慮或者恐懼,但希望你不害怕焦慮,也不害怕恐懼。因為他們本身什麼都不是。

如果你還不想睡,就先別睡。如果你累了,就睡一會兒。 

祝好。

不愛睡覺的,臉臉。


 什麼是有追求,一件水手服就是

臉叔:

見字如晤。

第一次給你寫信,我想象了一下你的樣子,既然叫臉叔,必定是有著一張驚人的臉吧。

不知道該聊點什麼,分享幾件小事:

前陣子假期我去了海邊,我們坐著一艘小破船出海釣魚,設備極其簡陋,其實就是長線上掛了兩個魚鉤。

掛好誘餌扔進海裏,等待魚來上鉤。魚來咬鉤的時候線會突然一動,需要迅速拉手裏的線,然後快速把它扯上來。

這個過程十分緊張,你要焦灼地等待線動的那一刻,然後憑感覺拉它上來,猜測魚上鉤和跑掉的兩種結局。很像一種賭博。

這讓我感覺非常刺激,因為我是商場抓娃娃狂熱愛好者。

所以在想,每個人或許都需要一些刺激來支撐生活,但人們對於刺激的感受程度不一樣。對我來說它隻需要抓娃娃或者釣魚這種級別,而對有的人來說可能是更大的,比如蹦極,比如吸毒,比如犯罪。

突然覺得好像理解了很多人?

依然是這個假期裏,有次男朋友跟我說,你假期每天就跟朋友約飯啊,能不能有點追求。

我突然意識到這個問題好難回答啊,所以臉叔能不能告訴我什麼是有追求。 

祝好。

@海豹 



海豹,你好。

我大舅是一個釣魚愛好者,有時候我會跟著他一起去釣魚。

對他來說釣魚就是釣魚,你懂我的意思。一件事做第一次的時候會有一種意義,第二次也會,到第一百次的時候可能就會回歸它本身。

他從來不會在釣魚的時候聯想到賭博,雖然被咬鉤但沒有釣上來的瞬間和打麻將的詐和差不多是一個意思。

永遠不要試圖理解一個犯罪分子,可能他隻是出於一個傻逼的理由而已。這是你沒辦法想象的。

比如2012年北京發生過一起殺人事件,一個男孩和一個女孩被另一個剛滿18歲的少年砍殺,他殺人的理由是:困。

同樣的,我是一個無比厭惡托物言誌或者借景抒情的人。

梅花香自苦寒來,不是的,人家梅花就是這個尿性。

粉身碎骨渾不怕,氧化鈣與水反應生成氫氧化鈣。要留清白在人間,氫氧化鈣與空氣中的二氧化碳反應生成碳酸鈣沉澱和水。

至於什麼比較有追求,你可以問問你的男朋友更喜歡新垣結衣還是李銀河老師。相信你會得到答案的。

他又不是王小波,可能買件水手服就能解決所有問題。 

不會遊泳的,臉叔。


 千萬不要心軟,要永遠孤獨

臉叔,您好。

日子如往常,沒有太大的起伏,前幾天在與家人的聊天中談論到為什麼不到他們身邊去,在同一個城市能相互照應。這一說我就迷茫了,去一個城市重新開始重新熟悉對我來說還是難事,可能是因為我們也並不是太親近,我這邊天氣很好,絲毫感受不到炎熱,每天過著長袖加棉被的日子,很適合思考。

喜歡上了一個新的歌手,歌很不錯,是那種令人能靜下心來感受的,但更重要的是他本身,記得他采訪時說過的一句話是:“千萬不要心軟,永遠孤獨,永遠重新開始”。

這對我來說是很難做到的,我相信大部分人都很難做到。

想了很多還是覺得人是自由的,可以來去自如,這是可以選擇的事。

最喪的那幾天應該是發燒了一晚溫度燙得嚇人,第二天複活接待了來家裏搗亂的同事,大家坐在一起聊天我在準備食物的時候覺得這種感覺太詭異了,好像我家突然間變成麻將館,果然還是不喜歡家裏擠滿人的樣子。

一大早被上司叫去談話,內容大概就是工作不認真,辜負了他的期望之類。

反正要到周末了,還是周一再喪吧。

祝好,鴕鳥

 



鴕鳥,你好。

我大概猜出了你說的歌手是誰,所以現在我正聽著他的歌。說實話我覺得很普通,可能是因為他沒有freestyle吧。

看著你的信我感受到了一種濃厚的日劇感。

日劇《四重奏》裏有一句台詞:有誌向的三流,就是四流了。意思大概是一旦作為三流的你有了一流的誌向,那麼你就會喪失三流的機會,從而跌入四流。

這種乍一看毫無道理,卻越想越對的反常識毒雞湯在每部日劇裏都有,但是對我幾乎無效。因為我隻是一個盲流。

孤獨難做到嗎,人是自由的嗎,去一個新城市會痛苦嗎。

如果你在感冒的時候想這些問題你會痛苦至死,所以還是多喝點熱水吧。

沒了。

戴著墨鏡回信的,臉叔


 現在去愛這個世界,還來得及嗎? 

親愛的臉叔,展信佳。

打下開頭這三個字我就覺得很荒謬,這個時代已經不存在什麼信了,說白了就是通過神奇的光纖什麼的放飛了的一串信號,或者電流,或者火花,它快得好像剛從我的腦子裏躥出來,就能立刻飛到你的屏幕上,這讓我對未來人類的無障礙交流充滿了盲目的樂觀,是不是有一天,我麵對麵看著你,那一瞬間劈裏啪啦電光石火,而我一個字都不用說,我們就能彼此明白一切。或者比這更酷,我在十萬八千裏之外,心裏一想著“啊,真實故事計劃……”,你就又知道我了。

我今年20歲,我在想,是不是年輕的人都像我這麼貪心。除了希望別人理解我之外,我貪戀的東西還有好多,比如食物,比如時間,我總覺得世上的一切都不夠,全都不夠。

我記得17歲,也就是高三那年看的村上的小說《再襲麵包店》,他寫到饑餓感是什麼樣呢,是心裏不斷地浮現海底有一座火山,朝下一看,能窺見水中海底火山的頂,它似乎離我沒多遠,但又不知道有多遠。我想說,真的,饑餓感就是這麼回事。我看到書架和甜品店的櫃台,就能想象到我變成高達三米的海浪順勢淹沒過去,而站在原地的我,還是一灘平靜的水,被巨大的空虛填滿了肚子。

還有時間,也是這樣,我的晚睡強迫症從開學一直拖延到考試周,又一直到假期,好像兩三點前睡著了就喪失了對時間的把握,就是一個被時間拖著趕著苟延殘喘的人,每天晚上一直到淩晨一兩點都在為做不完的事情焦慮,我該拿時間怎麼辦才好呢?

就這樣,我覺得這個世界一點都不可愛,它最重要的東西都是不夠的,可偏偏人又這麼多,時間不夠,食物不夠,愛不夠,正義也不夠。我20歲了,怎麼說也應該還有十多年的時間,我想問,我要是現在學習去愛它,還來得及嗎?

@20歲的單身少女

                                              



少女,你好。

很遺憾地告訴你,我今年隻有17歲。再過幾個月,我就成年了。再過幾年,我又十七歲了。

說實話,你的來信我沒有完全讀懂。

你說這個世界一點都不可愛,但你又說重要的東西都是不夠的。時間,食物,愛,正義。都不夠。

說明你覺得這些東西都很好,都存在。那麼我覺得存在著這些東西的世界就是可愛的。

某種東西不稀缺的話,也就不可愛了。至少是不夠可愛的。

如果這個世界塞滿了食物,塞滿了正義,塞滿了愛。你或許就會覺得偶爾使壞一下才是真正的可愛。

同樣的,我也覺得饑餓感是一件特別好的事情,它可以讓好吃的東西升華。

貪心也是一樣的道理,貪心很好,不要害怕自己的貪心。看看這人間煙火,多美好啊。

為什麼你20歲了,卻覺得隻剩下十多年的時間呢。或許你覺得中年之後的人生索然無味吧,但是我覺得到了三十多歲,你會有三十多歲的快樂。

可以看出來你是一個科幻迷,那麼你一定可以懂得其實不用非要去愛這個世界,也可以去愛一個人或者一隻貓。

實不相瞞,昨晚我就在我家貓勝的眼睛裏看到了兩個宇宙。

吸貓中毒的,臉叔

 

給臉叔發送電波吧

我的信號接收器地址是faceuncle@163.com

真實故事計劃第一本精選集已上市

長按上圖二維碼

或點擊文末閱讀原文即可購買

↙更多故事請點擊下方“閱讀原文”


下一篇 : 證券投資熱點驅動前瞻 2017年08月14日(星期一)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