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哭!重慶工科男拍出最美四川星空,作品被NASA采用


重慶27歲的戴建峰,4年來拍遍西藏、四川等地星空。2014年記錄下喜馬拉雅山脈的“漩渦狀氣輝漣漪”,珍貴資料被NASA和《美國科學院院刊PNAS》采用。

為拍星空,他背著40斤設備,踏遍西藏、雲南、四川……艱難險阻也不能妨礙他的追星之旅,“身在地獄,眼在天堂”,工科男的浪漫夢想,你懂嗎?




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27歲“工科男”的追星之路




戴建峰,一個成長在山城重慶的“工科男”。在愛上星空攝影之前,戴建峰的大部分記憶中鮮有群星的色彩,“重慶的夜晚,是車船流光,茫茫燈海”,嘉陵江邊璀璨的人間燈火,幾乎遮住了城市的天空。


大學畢業後,戴建峰開始從事汽車排氣係統的設計的工作,朝九晚五的生活中,多了腳踏實地,卻少了仰望星空。直到2011年的那一次驚豔……



(圖:西藏岡仁波齊北坡的月夜,“高原之舟”犛牛靜靜享受著這美好的夜晚。)


2011年,在貴州省銅仁市的梵淨山,山城長大的戴建峰第一次欣賞到了夜晚的星空。“黑色如天鵝絨的夜幕,漫天繁星,讓我震撼。”


回到重慶後,念念不忘的他開始搜索觀星的照片,並自學天文知識。戴建峰說,一次次被照片中的瑰麗震撼之後,他開始萌生記錄下美麗星空的念頭。“想要將這份美麗帶給更多的人。”


那幾年,戴建峰從“宅男”變成了戶外“發燒友”,每一個晴朗的周末和假期,他都和重慶與四川的天文愛好者一起出去拍攝星空,摸索學習拍攝技巧。




2012年,中國天文學會邀請他參與在北京舉辦的第28屆國際天文學聯合會的紀錄片製作。《美國國家地理》、《天文學》、《天空與望遠鏡》等雜誌上,也多次出現他所拍攝的星空。


2015年5月,戴建峰有三幅作品入圍了英國格林尼治皇家天文台舉辦的《年度天文攝影大賽Astronomy Photographer Of the Year》,他的作品被入選畫冊出版並在英國展覽。



(圖:尼泊爾Gokyo,美到窒息的夜晚。)


“如果我們有一雙更為敏銳的眼睛,或許也能看見這樣多彩的夜空”,朋友圈裏,戴建峰動情寫道。


我仰望星空發現/心並不遠 夢並不遠/隻要你踮起腳尖

作品被NASA采用 成為《PNAS》封麵



(圖:被NASA選用的照片)


天穹之下,萬籟俱寂,蒼茫大地,盡是寂寥。


日暮西沉,黃昏中的喜馬拉雅山脈綿延著雪色。站在這片靜默的大地上,戴建峰屏聲息氣。夜色漸深,麵對著高原曠野中的瑰麗星空,他一次次按下快門。


2014年4月的一天,第一次到西藏崗巴縣的戴建峰,在這個夜晚捕捉到了喜馬拉雅山脈上空的漩渦狀氣輝漣漪,這是源於孟加拉國上空一個強雷暴係統引起的大氣重力波變化。幸運的是,來自NASA和NOAA(美國國家海洋和大氣管理局)的SUOMI NPP衛星也同時記錄到這一罕見現象,形成了珍貴的地麵與太空同步資料。這張璀璨的星空照片,被刊登在美國宇航局NASA的天文每日一圖欄目。


今年12月,這張照片還榮登《美國科學院院刊PNAS》封麵。這本創刊於1914年,距今已有百年曆史的雜誌,與《自然Nature》和《科學Science》一樣,是世界上最負盛名的基礎科學領域的學術雜誌之一。




那一年我們望著星空,有那麼多燦爛的夢

為拍峨眉山的星空 他等候了三天三夜


(圖:四川峨眉24小時)


2012年的大年初一,戴建峰得知峨眉山會出現雲海奇景,他拿著行李馬上趕到山上。滿心期待卻遇到了晚上山頂的雲霧,一顆小星星都看不見。


“峨眉山上有310多天的晚上有霧,也因為這樣,那樣的星空更加難得”。由於在春節,峨眉山金頂的住宿相當緊張,於是,戴建峰晚上睡在酒店大廳的沙發上,每個小時都觀測一次天空,白天他就窩在金頂下的寺廟裏補覺,“一連守候了三天三夜,直到第四天,我才捕捉到峨眉山的星空!”


“身體在地獄,眼睛在天堂”

零下15°背40斤設備穿越尼泊爾高峰追星




12月22日,華西都市報記者聯係上戴建峰時,他剛剛完成在尼泊爾的拍攝,回到拉薩。在尼泊爾,戴建峰遇到了5.1級地震,他盡是疲憊的聲音卻掩飾不住雀躍,“這一次,我又拍到了好作品。”



(圖:尼泊爾Gokyo的夜晚,美的驚人!)


可“越是璀璨的星空,可能意味著越是艱難的路途”……戴建峰背著40斤的設備(2相機、3鏡頭、2腳架、1赤道儀、1電腦、衣物雜物若幹)從4800米的Gokyo出發,徒步十小時總算抵達Namche,痛苦與汗水不多描述,平平安安就好。


戴建峰說,帶著超過35公斤的設備,他常常要翻越高山,淌過激流,走到越來越高的地方,隻為了離星空越來越近。


在尼泊爾,戴建峰在淩晨零下15°海拔5000米的高山上獨自拍攝了數小時後,在前往珠峰大本營的途中,太過疲憊掉進冰河中,不到兩分鍾,他的衣褲就迅速結冰。隻是簡單的處理之後,戴建峰頂著刺骨的冰冷又開始了8個小時的艱難徒步。


“身體在地獄,眼睛在天堂”,戴建峰自嘲道。



(圖:劃過杜巴廣場上空的雙子座流星,震後的尼泊爾依然堅強美麗。


此刻,我想擁有整個星空

I have a dream,做個職業星空攝影師




從興趣到熱愛,4年的時間,拍星星的戴建峰萌生了做職業星空攝影師的想法。“拍攝了多年的星空後,我去的很多地方的夜晚都沒被人拍攝過,我越發覺拍星星就是我的使命。


他的想法已經從最初分享星空的美麗,轉變為保護星空。得知西藏阿裏正在建設亞洲第一個星空保護區後,戴建峰加入到中國生物多樣性保護和綠色發展基金會的“中國星空”項目中,參與阿裏暗夜保護區的建設。




現在,辭職的戴建峰計劃走遍中國、尼泊爾、印度、不丹和巴基斯坦的喜馬拉雅山脈。在他看來,雖然喜馬拉雅山脈南北的地貌、人文和宗教存在差異,但是星空卻是相同的。


“我們在西藏林芝的南迦巴瓦峰看到啟明星升起,一小時後這將同樣出現在巴基斯坦克什米爾地區的南伽帕爾巴特峰上。浩瀚的宇宙麵前,我們沒有國籍的差異,隻是這個藍色星球上的小小一部分。我想通過我的作品促進國家間的交流。”站在拉薩的陽光下,戴建峰說道。




這是一個關於工科男勇敢追星的故事,這也是一個用行走仗量夢想的故事。他的征途是星辰大海,願他能走的更遠!


下一篇 : @高考 | 燕京理工學院2017年錄取分數線公布,我們將實時更新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