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救星》之27:國共群英會


前文寫到1923年11月底毛主席和楊開慧分別,趕去上海開會。


這裏作個更正,1923年召開的中共三大,ZY局的五人是:陳獨秀、毛澤東、羅章龍、蔡和森、譚平山。上文寫的是瞿秋白,是不對的。


毛澤東當選為中共ZY執行委員,ZY局秘書,這個秘書職位可不簡單。因為名字有變化,當時的ZY局類似於現在的ZZ-局CW,這樣理解通俗易懂。也就是說三大選了五人,毛澤東排名第二。


其中毛澤東、羅章龍、蔡和森三個都是新民學會成員。而且三大規定,黨內下發的一切文件必須有陳獨秀、毛澤東兩人同時簽字。


此時毛澤東才30歲,已經是領-導層了。為什麼把這事說的這麼細呢?


就是讓大家知道,毛澤東雖然沒參加二大,但是在三大時他已經是很了不起的領導人物了。在當時他不可能超越陳獨秀的。


為什麼毛澤東有這種進步呢?因為他踏實、卓越的工作。不管是黨團建設還是工人運動,毛澤東都是做的最好的,進步不是應該的嗎?


而且在三大時,他已經重視農民運動了,農民問題決議案就是他和譚平山起草的,當時大家的眼睛都盯著工人運動,不重視農民。


所以我們有必要把事情說清楚、說仔細,毛主席是黨的主要締造者,是很早就進入HEXIN層的,他的貢獻由始至終都是非常大的,地位是很高的。


所以不要一說到毛主席就說遵義會議後怎麼樣,毛主席一直都很重要,理解毛主席起起落落的過程更重要。


到上海,毛澤東首先參加了中共ZY執委會的三屆一中全會,主要討論落實三大決議,推動國共合作。會議決定要促使國民黨反對帝國主義,幫助國民黨組織建設。有國民黨組織的地方,共產黨加入;沒有國民黨組織的地方,共產黨幫助建起來。


幾乎與此同時,孫中山先生公開宣布請共產黨幫助改組國民黨,實行“聯俄、聯共、扶助工農”三大政策。應該說此時的國民黨是積極的,國共合作是積極的,孫中山先生的決定是對的。


雖然國共雙方早期都有蘇聯的幫助,這是事實,就當時的環境來說,各地軍閥背後都有各國列強作後台,國共兩黨的共同點在於反對帝國主義,反對軍閥,各國列強瓜分中國,把中國搞的支離破碎。


不能因為國民黨後來變質了,就說國共合作是錯的,當時來說是對的。隻是要牢牢記住一點,共產黨要保持獨立自主。


站在蘇聯的角度來說,國共雙方他都支持,誰強大他就支持誰,兩邊下注,互相牽製。當時國民黨看起來強大一些,所以讓國民黨占了主導地位,共產黨加入國民黨,就是這麼回事。


其實國民黨的組織能力很差,共產黨開了三大,它連一大都沒開,現在要開一大了,還要蘇聯和共產黨的幫助,各地的國民黨組織建設還要靠共產黨協助,你說它的組織能力在哪裏?


所以國民黨是外強中幹,國民黨內很多人是反G的,不歡迎-共產黨,但是孫中山堅決強硬的態度,誰反G誰就滾,孫先生是一麵旗幟,那些人想反,又不敢反孫先生,離開了孫先生,他們算什麼?什麼都不是。


所以當時國民黨內有大局觀的,不排斥共產黨的,叫國民黨左派。反G的,叫國民黨右派,右派人多勢力大,知道孫先生時日無多了,所以做孫子,先忍著。他們也需要蘇聯的幫助。


1923年,蔣介石率領的“孫逸仙博士代表團”到蘇聯考察學習,後來的黃埔軍校那就是按照蘇式軍製辦起來的。蔣介石很聰明,他反G,但是從不表露出來,因為他知道孫先生不反G,甚至親共,他要反G孫先生就不會信任他。


孫先生活著,蔣介石假裝親共,孫先生一死,蔣介石就暴露真麵目,一輩子對共產黨恨之入骨。寧可錯殺三千,也不放過一個。寧可向日本人投降,也要先殺G產黨。老蔣真能偽裝啊。


1924年1月20日,國民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在廣州召開,共產黨方麵全力以赴的協助,大會的主要目的就是改組國民黨。共產黨方麵大多數都加入了國民黨,毛澤東的席位是39號。


毛澤東等19人被指定為《中國國民黨章程草案》審查委員會委員,連D章都要共產黨方麵幫助起草,這意味著什麼呢?我還是不回答,大家自己想象。


會議期間也有一些爭論,比如有人提出共產黨員要先退D,才能加入國民黨。用哪種選舉製之類,這裏不細說。總之,在孫先生的強力主導以及共產黨的協助下,國共雙方是平等的,這是一次“團結的大會,勝利的大會”。


毛澤東是孫先生親定的國民黨中央候補執行委員,同時毛澤東還是中共中央執行委員,中央局秘書,此時的毛澤東,堪稱位高權重,英姿勃發。


1月31日,毛澤東參加了孫先生主持的中央執行委員會第一次全會,會議決定中央執行委員會就在廣州,幾個重要地方設立執行部。


上海是個很重要的地方,上海的國民黨執行部位於法租界環龍路44號,是國民黨在上海的最高執行機構,當時國共人才濟濟,被社會譽為“國共群英會”。


1924年5月5日,是孫先生任非常大Z統三周年的紀念日,國共雙方大合影,拍了一張很有意義的照片,國民黨方麵16人,共產黨方麵27人,裏麵有一些我們熟知的人物,比如毛澤東、向警予、汪精衛、戴季陶等,也有我們不熟悉但都是當時的重要人物。這張合影極具曆史價值。相片至今在中國革命博物館保存。


共產黨對國民黨的幫助是全方麵的:黨員重新登記、建立黨部及基層黨組織、訓練幹部、宣傳、建軍。和新建一個黨差別不大,孫先生就是覺得舊的國民黨不行,要讓國民黨新生,要讓國民黨成為一個真正的革命黨。


胡漢民和汪精衛是孫先生的左右手,孫先生離職時,胡漢民代理,所以胡漢民被稱為“胡代帥”,是國民黨元老。根據一大決定,胡漢民做組織部長,毛澤東是上海執行部委員,兼組織部秘書、秘書處文書科主任。胡漢民不願管事,所以大部分工作是毛澤東在做。


汪精衛做宣傳部長,惲代英是宣傳部秘書;於右任做工農部長,邵力子是工農部秘書。


開完了一大,孫先生的身體更差了,還要到處跑。國民黨右派就開始鬥共產黨了,各種掣肘、使壞,不給共產黨員發工資,事都是共產黨員在做,應得的工資都沒有,沒有錢,什麼事也做不了。找孫先生反應,孫先生也管不了。


右派想奪權,請孫先生出麵說話,孫先生不肯,於是右派用流氓行徑,打砸破壞搞WU鬥。共產黨這邊就搞工人糾察隊維護秩序,可問題是毛澤東等搞的不是共產黨活動,而是國民黨的活動,是為了革命。右派為了奪權,管你是什麼黨,就是破壞,還打死了人。


可見,孫先生其實控製不了下麵的人,國民黨成立那麼多年,做成了什麼事?虛大於實。此時的國內局勢動蕩,軍閥打來打去,光和軍閥鬥,就夠孫先生累的。其實孫先生一生基本是內外交困,有心殺賊,無力回天。


麵對右派層出不窮的挑釁攻擊,毛澤東主張反擊,可是陳獨秀根據共產國際的指示,不許反擊。什麼都要聽國民黨的,隻講統一戰線,不講獨立自主。


此時的毛澤東很累,兼著國共雙方的繁重工作,是國民黨的組織部秘書,是中共的中央局秘書,什麼文件都要他簽字,能不累嗎?在中共方麵也做了很多工作,比如勞工運動,反對軍閥,黨團建設等,身在上海的他還關心著長沙的文化書社的工作,采購書刊、躲避ZF檢查,當時是軍閥政府。


這些工作需要他夜以繼日的熬,還要麵對右派的各種阻擾、破壞。在中共黨內,和陳獨秀分歧也越來越大。


1924年6月,楊開慧帶著岸英、岸青來到上海,一家團聚,協助毛澤東工作。這種情況下,毛澤東、蔡和森都累病了。


唯一的“全家福”就是這時候的事。


毛澤東是做事的人,不是勾心鬥角、爭權奪利的人,累的半死也做不成什麼事,已經病的無法工作了。於是向國共雙方請假,回家養病。


毛主席是養病的人嗎?不是,縱觀毛主席一生,哪裏休息過?他要回家搞農民運動,不跟你們這幫“城裏人”玩了。毛主席對他們失望了。


《人民救星》之26:算人間知己吾與汝




下一篇 : 【就業】數讀我國就業工作五年成就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