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昌起義時孫中山在丹佛當服務生?


欣遇軒古董店(P.S.SONG),始於2009年,由古董鑒定家錢偉鵬先生題寫店名。創始於美國colorado springs.先後在美國EBAY、台灣古玩城開設古董店(微拍堂店鋪:欣遇軒古董老店)。店名源於王羲之《蘭亭集序》:欣於所遇,暫得於己。主營明清古董瓷器。創始人Paul sammuel Song先生致力於中國傳統文物的回流工作。 



上一篇文章我在美國覓文物中,我曾提到孫中山曾在丹佛打過工,但事實真的如此嗎?

孫中山隻在丹佛停留了一天時間,他是北京時間10月11日到達的,次日晚即離開了。他沒有回頭往西行經舊金山回國,而是仍按計劃繼續東行,為革命奔波籌款。說他當時在丹佛刷盤子,完全沒有可能。

坊間流傳,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義爆發當天,孫中山在美國科羅拉多州丹佛市打工。

此說似源自唐德剛先生的《晚清七十年》。書中提到,武昌起義期間,孫中山正在典華城(丹佛的粵語發音)一家中餐館當“企台”(粵語即茶房)。一天,孫中山手捧餐盤,從廚房裏走出來為客人上茶,一個同事忽然朝他大叫一聲:“老孫,你有份電報。”孫中山拆開一看,不禁喜出望外,原來革命形勢發展迅速,要他立即回國。唐德剛先生說,這是餐館老板的後人講給他聽的,餐館老板姓盧,與孫中山是世交好友。

筆者查閱了1991年中華書局出版的《孫中山年譜長編(上冊)》(以下簡稱《年譜》),表述是這樣的:“10月10日武昌起義爆發。10月11日抵科羅拉多州之丹佛市(典華城)。10月12日從報紙得知武昌起義,出發赴紐約活動。”

還有許多研究成果,都以類似“當武昌起義爆發時,孫中山正在前往美國科羅拉多州丹佛市的途中”來表述。至於孫中山當天到底在哪裏,沒有明確的交代。

最近,筆者偶然發現了孫中山在美國進行革命活動的一些珍貴史料。根據這些史料分析,北京時間10月10日當天,孫中山不在科羅拉多州的丹佛市,而是在猶他州的奧格登市;第二天,孫中山才到丹佛,第三天離開丹佛,在丹佛停留了24小時。

1911年10月9日孫中山致李是男信函。(南方周末資料圖/圖)

孫中山致李是男的親筆信

隨著革命形勢的發展,在孫中山倡議下,1911年6月,舊金山致公堂和美洲同盟會實行聯合,共同為革命籌款。1911年7月,美洲洪門籌餉局(又稱中華革命軍籌餉局)在舊金山成立,負責為國內武裝起義籌集經費。孫中山起草了《洪門籌餉局緣起章程》和《革命軍籌餉約章》兩份文件,重申了革命宗旨,規定了組織機構、捐款措施及對捐款者的獎勵辦法等。

1911年9月2日,孫中山與黃雲蘇、張藹蘊、趙昱分南北兩路赴各埠演說,籌集革命經費。孫中山命美洲同盟會會長兼籌餉局負責人、台山籍華僑李是男在舊金山代其主持工作。

孫中山和黃雲蘇二人走北線籌款。根據孫中山致李是男的親筆信函顯示,美國西部時間1911年10月9日,即北京時間10月10日,孫中山住在猶他州鹽湖城北部小城奧格登的馬裏奧酒店。馬裏奧酒店位於奧格登第25街194號,建於1910年,孫中山入住時剛開張不久,1976年被列入美國國家曆史文物。

這天,孫中山用酒店信箋給李是男寫了一封信,信中對各埠同胞革命熱情日漸高漲感到欣慰,對籌款一事甚為關切,寫道:“所經各埠,見得人心漸有可為,籌餉一事之成就與否,多在局中之辦理如何耳……”並問及“昱堂翁”即到南線籌款的趙昱何時回到舊金山。信中還提到,除之前已緊急彙去香港的款項之外,可否再籌足1萬元經費並以其名存入舊金山的銀行,近日他將前往歐洲處理重要外交事件,並告知李是男如有信件給他,可交芝加哥(信中用粵語“芝加古”)太和梅壽君轉交,同時附有梅壽君在芝加哥的通信地址。信中還請李是男問候傑亭、菊波二位。落款時間是10月9日。《孫中山致李是男函》現保存在南京博物院,《孫中山全集(第1卷)》和《年譜》中均有記載。《年譜》記載為:“10月9日,致李是男函,告以如籌得款項過萬元,則當照原議辦理”等等。實則應是北京時間10月10日,而不是北京時間10月9日。

芝加哥太和梅壽君是何許人?筆者查找芝加哥同盟會資料發現,1910年1月15日,孫中山在芝加哥正式成立同盟會芝加哥分會,舉行成立儀式的地址在上海酒樓二樓一間房內,第一批參加同盟會的十餘位成員中,有一位是上海酒樓的股東兼泰和雜貨店負責人梅壽,並且以泰和店作為同盟會通訊處。孫中山分別於1910年1月、1911年4月和10月三次到芝加哥開展革命活動。由此看來,孫中山信中提到的“太和梅壽君”就是泰和雜貨店負責人、台山華僑梅壽。傑亭、菊波,就是洪門籌餉局中文書記黃傑亭、劉菊可。


籌款路線

孫中山為什麼會出現在鹽湖城北部小城奧格登?

奧格登距離鹽湖城僅40英裏(約64公裏),是美國西部鐵路的重要交通樞紐。鹽湖城(粵語叫所叻)及周邊城市,是廣東華僑聚居地。

事實上,洪門籌餉局的這次演說籌款行動是有計劃實施的,分南北兩路同時進行,並在各地報紙上刊登孫中山等人到埠演說籌款公告,以發動更多華僑支持和參與革命。這是革命形勢發展的需要。這在孫中山致舊金山致公總堂的一封信函中可以得到驗證。溫哥華當地時間1911年1月12日,孫中山用《大漢日報》信箋致函舊金山致公總堂,信中寫道:兩三千名溫哥華(信中用粵語“雲埠”)華僑冒雨踴躍到致公堂和戲院聽他演說,這是雲埠從未有過的盛會,可見人心所向,革命必會成功,同時表示由於各地致公堂紛紛電邀他到各埠演說,所以數日後他將從蒙特利爾(信中用粵語“滿地可”)出境到美國各埠遊說,他將於近期擬寫一個公告稿寄給總堂,以致公總堂名義登報公告各埠,以便他陸續前往各埠演說發動革命。1911年2月,孫中山在溫哥華組建洪門籌餉局為革命籌款,同年7月,在舊金山成立美洲洪門籌餉局。

就在孫中山等四人從舊金山出發前,舊金山的華文報紙提前公告了南北兩條籌款線路,鹽湖城和奧格登均被列入北線籌款城市中。筆者找到美國華裔曆史學家麥禮謙先生30年前在英文刊物上發表的一篇文章,講到這次籌款線路時指出:很多中國學者竭盡努力去追蹤孫中山在美國的籌款線路,但是很多人因語言問題而陷入窘境,出現差錯,因為這些地名都是用四邑話而不是普通話音譯過來的,而且,過去這些年來,很多城市名也改變了。麥禮謙先生是廣東人,他根據四邑音地名重建了一個更加可信的籌款路線圖。

根據史料記載,在籌餉局成立後,經過五個月的宣傳發動,孫中山在美國籌募經費達14.41萬美元,在籌餉局成立一年時籌得四十餘萬美元,成為辛亥革命的主要經費來源。

從以上情況可見,北京時間10月10日武昌起義當天,即美國西部時間10月9日,孫中山在猶他州北部小城奧格登。

鐵路沿線城市有許多唐人街

美國西部時間1911年6月9日,孫中山用洛杉磯一家酒店的信箋寫信給舊金山的致公堂各位叔父,信中提到“弟昨日由紐約抵羅省埠,禮拜或禮一當起程來大埠,到時再行電達車期,諸事容候麵商”。信中所指“車期”應即火車時間,也就是說,孫中山在美國期間坐著火車到各城市演說和籌集革命經費。

1911年,美國西部鐵路網已四通八達,連接東西兩岸的太平洋鐵路(又名跨州鐵路)也已運行42年。孫中山從美國西海岸的大埠舊金山,坐火車到東部芝加哥和紐約,從西向東,途經廣袤的西部戈壁沙漠,一路演講,一路籌餉,為革命奔波。由於太平洋鐵路是由廣東勞工為主要勞動力建成的,所以鐵路沿線城市有許多唐人街。筆者在走訪太平洋鐵路沿線的幾個城市時,發現了一些信息。

在到奧格登以前,孫中山曾到過內華達州的雷諾、卡森城和溫尼馬卡,宣傳發動華僑支持革命。這三個城市都是重要交通樞紐城市。根據溫尼馬卡華人曆史記載,1911年,孫中山與黃魂蘇、朱會文等同盟會成員到溫尼馬卡開展革命活動,致公堂主席捐獻了3000美元革命經費。筆者經查台山市和中山市僑史資料發現,黃魂蘇又名黃雲蘇、黃芸蘇,台山市白沙鎮人,他是同盟會機關報《少年中國晨報》主編,兼任同盟會美洲支部長,隨孫中山到美國各埠演說籌款。朱會文為中山市張家邊西椏村人,他與堂兄朱卓文均為同盟會會員,積極追隨孫中山到美國各埠遊說籌募革命經費。

當時的美國太平洋鐵路火車時速大約為每小時20英裏。奧格登與鹽湖城相距僅40英裏,從鹽湖城坐火車隻需兩小時即可到達奧格登。

奧格登與丹佛相距515.2英裏,坐火車需時約26小時,所以,即便是當地時間10月9日(即北京時間10月10日)當天坐火車前往丹佛,到達丹佛也要在1天以後,即北京時間10月11日。在武昌起義當天,孫中山不可能出現在丹佛,更不可能出現“在丹佛中餐館端盤子時收到武昌起義消息的電報”的戲劇場麵。

丹佛酒店的入住登記

目前在美國找到的與孫中山在丹佛時間有關的權威史料有兩份。

第一份史料是位於丹佛市第17街321號的布朗皇宮酒店旅客入住登記簿。布朗皇宮酒店建於1892年,在丹佛極負盛名。根據酒店官方資料介紹:孫逸仙博士在就任中華民國總統前曾入住酒店,西奧多·羅斯福、威廉·霍華德·塔夫脫、沃倫·哈丁、哈裏·S·杜魯門、德懷特·戴維·艾森豪威爾、比爾·克林頓等6位美國總統也曾入住酒店,英國的“披頭士”合唱團也曾是酒店客人。

根據酒店保存完好的旅客入住登記簿顯示,1911年10月10日(星期二)當天,共有14人入住該酒店。孫中山和一名黃姓隨行人員一起入住,登記簿倒數第二位客人的簽名登記是Y.S.Sun,來自舊金山,入住房間號為321,Y.S.Sun正是孫中山的英文名字SunYat-sen(孫逸仙)的縮寫;倒數第一位客人的簽名登記是W.S.Wong,同樣來自舊金山,入住房間號為323。這說明,孫中山和黃姓隨行人員是當日最後入住酒店的兩位客人。

《丹佛日報》刊登的致公堂籌款公告和孫中山在丹佛活動的報道。(南方周末資料圖/圖)

《丹佛日報》的報道

那麼,W.S.Wong是誰?是隨同孫中山到北線籌款的黃雲蘇嗎?孫中山抵達丹佛四日後即10月14日《丹佛日報》上刊登的一則廣告揭開了謎團。

美國西部時間1911年10月14日(星期六),《丹佛日報》用幾乎整版刊登孫中山到各埠演講並籌集革命經費的廣告,同時配發了孫中山在丹佛活動報道。大標題為:“中國未來領袖訪問丹佛”和“朝廷懸賞10萬美金要孫的人頭”。廣告是美洲金山致公總堂關於孫中山到各埠演講的通告,內容如下:“請聽演說——公啟者,本總堂實行光複主義,特派孫文大哥、黃雲蘇先生二位遊埠,發揮洪門宗旨,定期×月×日在×演說,屆時敬請漢族男女同胞到聆偉論。金山大埠致公總堂啟。”根據此通告所示,隨同孫中山到丹佛的W.S.Wong即黃雲蘇,其粵語發音的英文名為WongWon-Su。這也與孫中山在內華達州城市溫尼馬卡籌款時與致公堂成員的合影照片吻合,照片上的黃魂蘇即黃雲蘇,亦寫成黃雲蘇。

《丹佛日報》在同一版麵還配發了一篇報道,題目是“著名革命領袖到丹佛呼籲同胞捐款”。報道中寫道:“中國革命領袖孫逸仙經過對丹佛24小時的訪問,於星期三晚上離開丹佛,他為了革命奔走於美國各地。他有時用孫文這個名字,但孫逸仙才是他的真名。”該報道還說,雖然孫中山在丹佛隻是短暫停留,但意義重大。


根據這篇報道和孫中山在布朗皇宮酒店的入住登記信息說明,孫中山和黃雲蘇從舊金山出發,一路東行,於美國西部時間10月10日晚(北京時間10月11日)抵達丹佛並入住酒店,第二天即10月11日晚(北京時間10月12日)離開丹佛。孫中山不可能出現在丹佛中餐館打工。

這一判斷也與孫中山本人的回憶吻合。在《孫中山全集》第6卷中,孫中山自述“武昌起義之次夕,餘適行抵美國哥羅拉多省之典華城”。典華城即丹佛的粵語名。

抵達丹佛第二天,孫中山從當地報紙上看到一則電報快訊,才知道武昌起義消息。根據《年譜》記載,“先生自述,是日十一時,到旅館膳堂用餐後,從報上看到‘武昌已為革命黨占領’消息”。此時北京時間應為10月12日淩晨2點左右。

由於武昌起義爆發,孫中山在此後的行程並未完全按照計劃抵達各埠演說,但他決定仍按計劃繼續向東行,為革命事業而竭盡努力。根據記載,10月15日在芝加哥召開預祝中華民國成立大會,10月20日抵達紐約,11月2日離開紐約赴英國,經英法兩國,11月24日從法國馬賽啟程,乘“狄凡哈”號郵輪,經停馬來西亞檳城、新加坡、香港,於12月25日到達上海。


文原載南方周末



下一篇 : 共享寶馬!共享奧迪!比打個桑塔納還便宜,還買啥車?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