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秦檜告訴你:為什麼嶽飛必須死!


點擊上麵藍色字 免費訂閱!

讀本文前,新用戶請您先點擊上麵的“品史”,再點擊關注,這樣您就可以繼續免費收到文章了。每天都有分享。完全是免費訂閱,請放心關注。



嶽飛墓前的秦檜夫婦塑像。


對話秦檜:為什麼嶽飛必須死!——簡直太震撼了太真相了

話說嶽飛死於風波亭後,韓世忠心中憤懣不平,便氣呼呼地來到秦檜府上。

二人屏退左右入座之後,韓世忠劈頭蓋臉地責問道:“請問秦大人,你為什麼要殺嶽飛?!”

秦檜勃然大怒:“放屁!!!什麼叫我要殺嶽飛???他嶽飛就是和我有天大的過節,我也殺不了他。像你我和嶽飛這樣的大臣彼此誰也殺不了誰,能殺我們這些人的隻有一個人。你韓世忠在官場上也混了幾十年,難道連這個都不清楚!?”

韓世忠臉漲得通紅,連連拱手:“世忠言語唐突,請宰相大人原諒。”

秦檜往前探了探身子,幽幽地說道:“其實你的潛意識裏是知道我殺不了嶽飛,也殺不了你,所以你才敢到我這興師問罪。要不你也同樣去向那個人問罪試試?……我陪你去如何?”


韓世忠臉上一陣紅一陣白,連稱不敢。


沉默了片刻,韓世忠謙恭起來:“剛才都是俺韓某言辭不當,現誠心請教秦大人。嶽飛乃忠君愛國之臣,如此死了豈不冤枉?”

秦檜的氣也消了,微微一笑:“你說嶽飛乃忠君愛國之臣,那我來問你,這君和國有何區別?可不可以說君就是國,國就是君。”

韓世忠點了點頭:“可以這麼說。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嘛。”

秦檜:“既然嶽飛乃忠君愛國之臣,如今是君要他死,國要他死,他又何冤之有?倘若他有不滿,豈不是不忠君不愛國了?嶽飛自己臨死前還山呼萬歲呢,哪裏輪得到你來抱冤叫屈?”

韓世忠一時語塞。思索片刻後問道:“嶽飛為何會落到如此下場,還請大人賜教。”

秦檜苦笑了一下:“這嶽飛雖然有忠君愛國之心,卻不知道該如何忠君愛國。”


韓世忠:“此話怎講?”

秦檜:“是否忠君愛國誰說了算?皇上。皇上說你忠君愛國那你就是忠君愛國,皇上說你欺君賣國那你就是欺君賣國。所以想要忠君愛國就得揣摩上意,想皇上之所想,急皇上之所急,最起碼得分清皇上說的那些話是真話,那些話是假話。皇上在大會小會、大庭廣眾上講的十有八九都是假話,像什麼執政為民、愛民如子、正大光明、直言進諫等等,都是假話,倘若當了真,輕則丟官,重則丟命。”


韓世忠:“我也知道一些話是皇上用來忽悠草民們的。但是‘收複失地,迎還二聖’這句皇上天天掛在嘴上的難道也是假話?嶽飛可是一心一意這麼做的。”

秦檜歎了口氣:“這嶽飛傻就傻在把這兩句話當成了真話。咱皇上能攢上這麼點家當坐上龍椅可不容易,自然是倍加珍惜。保住他的政權,保證他能享受榮華富貴就是皇上執政的根本,也是大宋國的核心利益。收複失地?談何容易!那金人可不是大宋國的賤民,凶悍無比,皇上可不願意冒險,不是被金人逼的沒招了就絕不會去和金國打仗,皇上心理想的就是如何韜光養晦。這個世界上誰最愛和平?大宋國的皇上!為了和平哪怕是割地賠款也在所不惜。”

韓世忠恍然大悟:“難怪有時我們雖然打了勝仗,可簽的都是吃虧的協議。每次我們這些主戰的和你們這些主和的發生對峙,最後占上風的都是你們,原來主和派的老大不是你秦大人啊。”


秦檜微微一笑後接著說到:“再說說這迎還二聖吧。這二聖一個是皇上他爹,一個是皇上他哥,以前可都是皇帝,倘若真把這二人給弄回來了,咱現在的皇上往哪擺?退回去重新當康王?皇上是絕不會甘心讓位的,因此這弄回來的二聖就會成為皇上的心病,殺不得關不得,得好吃好喝的供著,還得當賊一樣的防著,時刻提防他們複辟,咱皇上還能睡得上一天安穩覺嗎?所以別說是搶回二聖,就是他大金國現在主動把二聖送回來,皇上也會找借口不收的。”

韓世忠:“多謝宰相大人點破,我以後不會犯嶽飛這樣的錯誤。”


秦檜:“嶽飛有點傻也就罷了,更要命的是他還有點倔。皇上讓他從朱仙鎮撤兵,他老大的不情願,雖然沒有外界傳說的十二道金牌那麼邪乎,但嶽飛已經露出不聽話的苗頭了。聽不出真假話再加上不聽話,皇上豈能容他,若任他嶽飛一意孤行,萬一他真的直搗黃龍,迎還了二聖,豈不是把皇上架到了燒烤爐上,所以皇上防患於未然也就不奇怪了。”

韓世忠歎了口氣:“嶽飛還犯了什麼錯,請大人賜教。”

秦檜端起茶杯,喝了口水接著說到:“這嶽飛還犯了個大錯,就是沒搞清自己在大宋國是什麼身份。你別看皇上平時一口一個咱們大宋國如何如何,好像這大宋國人人有份,個個都是國家主人。其實這大宋國的主人隻有一個,那就是皇上,那些草民也就是奴隸,而我們也不過是奴
“這嶽飛還犯了個大錯,就是沒搞清自己在大宋國是什麼身份。你別看皇上平時一口一個咱們大宋國如何如何,好像這大宋國人人有份,個個都是國家主人。其實這大宋國的主人隻有一個,那就是皇上,那些草民也就是奴隸,而我們也不過是奴才而已,而且才而已,而且還不是一等的奴才。”

韓世忠驚愕地睜大了眼睛。

秦檜微微一笑:“我且問你,滿朝文武都巴結皇上身邊的那幾個太監,你韓世忠敢說沒討好過他們?”

韓世忠有些不好意思:“不瞞宰相大人,我也給他們送過禮,不為別的,我也怕他們背後在皇上那給我上眼藥。”

秦檜:“他們給你送過禮沒?”

韓世忠:“送個屁!這幫子閹貨連禮尚往來都不懂。”

秦檜哈哈大笑:“不是他們不懂禮尚往來,而是根本不在乎你。你韓世忠敢得罪我秦檜卻不敢得罪他們。所以這一等的奴才就是你說的這些閹貨,往下才輪到我們這些所謂的大臣。在皇上眼裏我們和那些太監沒多大區別,也就是多了個“雞雞”而已,甚至還比不上跟在皇上身邊的哪些閹貨他們貼心。”

韓世忠連連點頭。

秦檜:“草民們若是錯把自己當成國家的主人倒也無妨,皇上還巴不得他們那樣呢,可這嶽飛也錯把自己當成了國家的主人,竟然主動過問起立嗣之事來。這立嗣說小那是皇帝的家事,說大那是國家的大事,豈是奴才能過問的?古往今來多少聰明的大臣即使被皇帝主動問起此事,都是以這是皇帝的家事為由而請皇上乾綱獨斷。這嶽飛可是手握重兵的大將,主動過問起立嗣之事豈不引起皇上的疑心,疑心時間一長必然會動殺心,嶽飛也就在劫難逃了。”

韓世忠:“確實如此,做臣子的最怕的就是皇帝起疑心,伴君如伴虎啊。”

秦檜:“嶽飛還經常給人題字,你知道他都寫些什麼嗎?”


韓世忠:“好像是還我河山。”

秦檜:“你說這嶽飛是不是閑的蛋疼,寫什麼不好要寫這句。還我河山——這可是標準的國家主人語氣。這大宋國的河山是誰的?那可都是皇上的。在廟堂之上跟著皇上喊喊沒啥,背著皇上到處題這句,皇上知道了心裏害怕呀。”

韓世忠:“以後有人請俺題字,俺就隻寫吾皇萬歲萬萬歲,這樣不會有事吧?”

秦檜樂了:“當然沒事,這樣的字你題的越多皇上越高興。”

韓世忠也笑了。

秦檜:“有不少人把嶽飛統領的部隊稱為嶽家軍,你知道嗎?”

韓世忠:“知道,好像嶽飛也不反感他們這樣稱呼。”


秦檜:“這可是犯了皇上的大忌。這大宋國的軍隊也就是咱皇上私家的軍隊,所以隻能有皇家軍,豈能有別家軍的存在?咱皇上最危險的敵人是誰你知道嗎?”


韓世忠有些疑惑:“難道不是大金國?”

秦檜:“當然不是。皇上最危險的敵人就是你們這些執掌兵權的將領,最怕的就是你們擁兵自重,尾大不掉。大金國要滅大宋國不是一兩年的事,可你們要奪他的江山卻隻是一兩天的事,太祖爺不就是這麼得的天下嗎?為什麼要杯酒釋兵權,就是怕將領們照葫蘆畫瓢,大宋國曆代皇帝都提防這點,你要謹慎小心。如果有人稱你什麼韓家軍,你給他倆耳刮子絕對沒錯。”

韓世忠:“多謝大人提醒,我不僅要給他倆耳刮子,還要砍他的腦袋。奶奶的,叫喚什麼韓家軍,那是把我往風波亭上推嘛。”

秦檜:“我可以明白地告訴你,嶽飛的那些罪名都是沒有的,就是那個人認為嶽飛威脅到了他的政權,所以要殺嶽飛。”

韓世忠:“可就這麼殺了嶽飛,難道不怕天下人不服嗎?”

秦檜連連搖頭:“看來你腦子是真的進水了,而且還是開水。你也不想想,如果皇上做事都能讓天下人口服心服,那還要養著你們幹什麼?你們首要的任務不就是維穩嗎?咱們畢竟還屬
於利益集團,忠君愛國還說的過去,而那些草民中除了十足的“傻逼”還有誰會忠君愛國?你想想,皇上過的什麼日子?他們又過的什麼日子?怎麼會心服口服。鍾相楊幺不是不服嗎?不是聚眾造反嗎?最後還不是嶽飛帶兵把他們給“河蟹”了。”


韓世忠:“大人指教的極是,世忠還有幾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秦檜:“但說無妨。”

韓世忠:“嶽飛被殺,大人恐怕以後會落下罵名的,你不怕嗎?”

秦檜長歎了一聲:“老韓哪,你就這句話說的有點靠譜。怕啊,怎麼不怕呢?也許將來某位君王或者就是咱們現在的皇上根據需要為嶽飛平了反,到那時節,他嶽飛就成了抗金名將,民族英雄,滿腦袋五顏六色的光環,朝廷會大修嶽王墓,大建嶽王祠,主旋律會把他捧成古今中外的第一忠臣。可這嶽飛三十九歲就死於非命,總得有個交代吧。後世的皇帝自然不會說是他的先祖殺了嶽飛,現在的皇上就更不會說是他自己要殺嶽飛,自然會找個替罪羊。皇上要殺誰隻要一句話甚至一個暗示,而剩下的缺德事就得我們去做了,羅織罪名、刑訊逼供、栽贓陷害、屈打成招等等,誰當這個替罪羊最合適?非我秦檜莫屬。到那時我秦檜就由從犯搖身一變為主犯,而真正的元凶依然享受著頂禮膜拜。揣著明白裝糊塗的和被主旋律洗白腦子的人都會異口同聲地說是我秦檜殺了嶽飛,個個對我恨之入骨,恨不能食肉寢皮;趨炎附勢的文人墨客們會發揮他們無盡的想象力,把所有的屎盆子都扣到我的頭上,甚至會編造出我是叛徒內奸之類的故事。也許還會用生鐵鑄個我的跪像放在嶽廟裏,可能連老婆都得受牽連,子孫後代都抬不起頭。想到可能發生的這些,我怎麼會不怕?”


韓世忠一臉同情地望著秦檜。


秦檜平定了一下情緒:“我雖然害怕這些,可我更怕死。皇上讓我動手殺嶽飛,我若不肯,皇上自然會叫別人幹,嶽飛終究難逃一死。”


韓世忠點頭讚同:“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秦檜:“嶽飛死後我怎麼辦?皇上能饒過我?違抗聖命、抗旨不遵、欺君罔上,還不得找個借口把我給宰了,隻要說我是嶽飛同黨就能要了我的命,我又豈能和你在這推心置腹,早到陰曹地府陪著嶽飛哭天抹淚去了,搞不好還會株連九族。所以皇上讓我幹什麼我就幹什麼,至少我秦檜現在還是忠臣,還是大宋國的宰相,還依然享受著榮華富貴,沒準還能善終。”


沉默了一會,秦檜緩緩地說到:“韓大人,老夫今天對你可是開誠布公,該說的和不該說的都說了,你還有想法嗎?”


韓世忠站起身,雙手抱拳深深地一個作揖:“韓某這趟沒白來,大人的話讓我受益非淺,我就是再讀上一百年書也不會明白,因為書上根本就沒這些道理,世忠感激不盡。”


秦檜:“你今天感激我,可難保你的子孫將來不會義憤填膺地痛罵我秦檜啊。”


韓世忠兩手一攤,一臉的無奈:“那我就管不了了。”


此話說罷,二人相視,哈哈大笑……


 邏輯推理:為人父母不可不知的一道題!

【測試】為人父母不可不看的一道題!

一農村婦女帶著不滿一歲的孩子到醫院打針。孩子因害怕打針,哭鬧著就是不打,這位母親便給孩子喂了一個糖塊,總算是哄著打了一針。然後,母親便背起了孩子回家。在回家途中,起先孩子還在母親背上玩耍,後來便趴在母親背上睡著了。回到家裏後,母親便把孩子放到了床上,可發現孩子已經死亡。她認定是醫護人員的責任,向法院提出了訴訟。


請問:孩子究竟是怎麼死的?

為您揭曉答案!


下一篇 : 權健淨旨茶——正確喝法!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