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姑用嘴的時候,我瞬間爆炸了


在H市的某一個偏遠山村,四周都是延綿起伏的大山和叢林,就連天上的攝像衛星都很難發現這裏隱藏的小山村。恰巧在這個山村的一處叢林深處,有一個山洞,這個山洞被起名為“金光洞”,從金光洞的旁邊流出清澈的溪水,還帶著甘甜味道。在金光洞的幾裏外就是村落,整個村子隻有幾十戶的農戶居住在這邊。

在金光洞的另一處區域,是一片小湖泊,湖畔的四周樹林滿目,遮掩包圍了這處小湖,裏麵春意盎然,綠蔥蔥的柳枝和各類植物花朵隨風搖曳。同時小湖泊的水質非常清澈明亮,加上又不是很深,經常有村落裏的年輕男女來這洗浴玩耍。

在湖畔邊的少年就是洪景天,而在他旁邊圍著坐著的四個少女,容貌清新秀麗,其中一個少女則是他師父的女兒,小他一歲,另外一個少女則小師父女兒一歲的莊媚娘,另外1個就是村長的小女兒柳瑤瑤;還有身邊坐著一對雙胞胎姐妹付莉莉、付小豔,她們的父親離家工作多年未歸來,直至現在都沒消息。

在這四個少女當中,隻有媚娘最大,其他幾位都各自小一歲。

在洪景天才六歲時,就發現了這個村裏人一直沒有人知道的龍泉湖。

初次帶著自己的師妹在湖裏洗浴,兩個小孩子相互給對方搓背,還比較著各自身體的不同。

洪景天忍不住伸手摸著莊媚娘身下那一道幼嫩的凹陷細縫,而後將自己下身比起普通小孩子大上一倍的小龍讓莊媚娘握著:“媚娘妹妹,你的下麵怎麼沒有我的這個東西?

莊媚娘笑道:“景天哥哥,我怎麼會知道呢?我比你小,也許我以後會長出來吧?”

兩人在湖裏遊了幾圈,又相互給對方搓背,打鬧一番後,上了岸穿上了衣褲。

“媚娘妹妹,你怎麼老是蹲著撒尿啊?”

洪景天緊緊的盯著正在湖邊背對著自己蹲下撒尿,發出“潺潺”流水聲的莊媚娘,一臉驚奇的問道。

莊媚娘笑道:“我沒有你的那個東西,那就隻能蹲著咯。不然,可是要把腿澆濕了!”

當後來洪景天將柳瑤瑤、付莉莉、付小豔也帶到了這裏時,也是將三女渾身摸了個遍,比較了一番她們與自己的區別,得出了她們身體有缺陷的結論。

當莊媚娘到了十一歲那年,在金龍洞家中,她突然提出要跟洪景天分居,不在一張床上睡覺了。

而幾人去了龍泉湖洗浴,莊媚娘也不再讓洪景天摸自己的身體了,而且還不讓他摸比自己小的柳瑤瑤、付莉莉、付小豔三女。

不過已經摸慣四女身體的洪景天怎麼管得住,在她們洗浴遊水的時候,洪景天潛入了水中,將四女一次次的摟抱著,摸了個夠,而後還一一吻上了四女那嬌嫩的香唇。

洪天明顯感覺到了莊媚娘胸前那平坦的胸部,開始出現了腫塊。他一按那裏,莊媚娘還感覺有些疼痛。而她下麵嬌嫩細縫的正上方,已經長出了淡淡的茸毛。

到了莊媚娘十三歲那年,莊媚娘洗澡時也穿上了內衣內褲,而且霸道的讓洪景天在龍泉湖的出入口盯著,防備有其他人突然闖入。

此時的莊媚娘渾身濕透,胸部已經長出了一對蘋果大小的玉乳,在濕衣下若隱若現。

她上岸換衣的那段時間,洪景天明顯發現了她下身兩條筆直白皙的大腿中,那嬌嫩的細縫兩側,已經隆起了兩座玉丘,周圍有些稀疏的黑色芳草,而在上方平坦小腹下的黑色芳草更多,更加濃密------


洪景天再看著其他三少女,她們的身下也是長出了不少的黑色芳草,而胸部也開始隆起,跟自己的胸部越來越不一樣。

今年夏天,四少女再去龍泉湖洗浴戲水時,已經讓洪景天去了外麵把守出入口,這樣就能最大程度的避免自己那幾處神秘而又敏感的部位,再被自己心愛的景天哥哥偷看。

雖然景天哥哥最後依舊進來,一個個抱著她們,耐心的教她們怎樣人工呼吸,一番雙唇緊貼和越來越激烈的舌吻,讓她們臉紅心跳,口幹舌燥。

洪景天不時的將手伸到她們的衣服下麵,揉捏著她們那越來越大,越來越柔軟嫩滑的嬌挺玉乳,耐心而又細致的檢查著她們的身體健康。

大部分時候,洪景天還不滿足的將手伸到了她們身下的嬌嫩秘境處,實際的了解她們那裏如今的深淺,還有因為形態不同所帶來的各種觸覺感受。

但是她們又不能拒絕景天哥哥的好意,隻能讓自己的景天哥哥摸得到看不到,這樣也好保持住自己最後一點少女的矜持和神秘。

洪景天在不斷的親吻和撫摸、探索中,慢慢積累起了自己對於女人身體構造的第一手資料,為以後救治眾多受到各種病痛困擾的極品女人,甚至解救她們出空虛寂寞冷的環境,不斷的準備著。

在四女不願意幫他脫衣褲的情況下,洪景天自己脫下了衣褲,露出極為健美的身姿。

當他把自己的短褲脫下時,四女羞澀的用手遮住了自己的眼睛。

當洪景天下水之後,四女好奇而又羞澀的虛張開了手指,洪景天也沒有讓她們失望,他在湖中仰泳著,將那比起普通男人大一倍的小龍坦蕩蕩的展示在四女麵前。

四女齊齊發出一聲“啊”的尖叫,而後嬌笑著,腳步輕盈的跑出了龍泉湖,在外麵出入口,焦急的等候著心愛的哥哥洗浴完畢---

農曆九月初五,是洪景天十五歲的生日。

師父特意一早帶著他,上金龍山打了幾隻野兔、野雞還有一隻二百來斤的野豬。

師父分出了需要用的食材後,將剩下的一百多斤野豬肉分成十幾塊,讓洪景天用背簍背著,帶去送給村長和村裏的鄉親們。

洪景天雖然才十五歲,但也有一米七左右高度。因為經常跟著師父習武打坐修煉順帶打獵,他身體的強壯程度遠遠超過了村裏不多的幾個男人,不然也不可能背得動這一百多斤野豬肉。

洪景天從金龍洞內的家中走出,順著金龍溪首先走到了最近的劉翠蓮家。

劉翠蓮正是跟自己一起長大的付莉莉、付小豔姐妹的母親,現在才二十八歲,而她的男人在十年前離開這金龍山村後,再也沒有回來。

“翠蓮姑姑,你在家嗎?”

透過低矮的竹籬笆,洪景天看到裏麵有隱隱有人影晃動,那就應該有人在。

洪景天放下背簍,選了最大的一塊野豬肉,放到了劉翠蓮家簡陋廚房的灶台上。

他再次對著臥室喊了一聲:“翠蓮姑姑,我把野豬肉放到灶台了。你趕快出來把這肉生把火烤一下,再用鹽醃製了。不然這天氣,恐怕會很快變臭的!”------


“額唔---是景天啊,姑姑現在不方便,你可以進來一下,幫姑姑一點小忙嗎?”劉翠蓮在臥室內有些痛苦的說道。

聽著劉翠蓮那嬌媚又帶著些羞澀的聲音,洪景天本想推開房門,哪知道門竟然是從裏麵關著的,看到低矮的窗戶,他趴了進去。

現在的劉翠蓮渾身沒有穿一件衣服,就那樣一絲不掛的躺在床上,隻是將自己的下身用被子蓋著。

五官精致臉蛋甜美而不失成熟豐韻,肌膚白皙細膩,身高接近一米七,身材曲線完美,渾身沒有一點贅肉,一對飽脹挺拔的木瓜大奶,就那樣暴露在洪景天眼前。

“啊,景天啊,你怎麼已經進來了?我本來還想起身給你開門呢!”

劉翠蓮說完趕忙用被子將自己上半身遮住,隻露出自己兩隻纖細的手臂和頭頸,她看著洪景天下身已經挺立高聳的帳篷,秀臉一下子就紅了,看著洪景天,她尷尬的說道:“景天,我的那裏,那裏有問題!”

劉翠蓮指著自己的下身,極為羞澀的說起,都不敢再看洪景天那快要噴火的眼睛。

“呃---翠蓮姑姑,那裏是那裏嗎?”洪景天坐在床沿上,他此時也是有些心跳。

成熟女人的身體,跟還沒熟透的少女身體相比起來,對於洪景天的吸引力,那可真的是大了不知多少倍,他此時的臉色也有些紅。

幸好洪景天會功夫,他很快深呼吸了幾口氣,而後默默運起體內不多的真氣壓製,現在臉色已經恢複如初,而身下小龍也快速恢複了不充血狀態。

看到洪景天已經恢複平靜,劉翠蓮弱弱的說道:“景天,這事你可不能告訴其他人,包括你的妹妹莉莉、小豔,不然我就不讓你幫我---

“呃---翠蓮姑姑,什麼事啊?”洪景天臉色鬱悶的看著劉翠蓮。

他想了想,接著極為鄭重的說道:“放心吧,我不會說的!”

“嗯,我相信你,景天!”

劉翠蓮露出一個羞澀的笑容,小聲道:“我的那個,裏麵有半根黃瓜,但是我現在又取不出來!”

“嗯,啊?怎麼回事啊?”

洪景天看著劉翠蓮,奇怪的問道:“怎麼黃瓜鑽到那裏麵去了?”

“唉,是我,是我那裏麵癢癢,所以放進去止癢的---

劉翠蓮柔弱的說完,輕輕揭開了被子,將自己的下身展露在了洪景天麵前。

“幫我啊!景天---

“呃嗯,好,好!”洪景天看著劉翠蓮充滿誘惑的下身,不停的吞咽著口水......

未完待續。。。。

接下來香豔不斷,讓人血脈噴張,看景天如何幫助姑姑取出黃瓜? 

↓↓↓更多未刪減內容,請點擊下方“閱讀原文


下一篇 : 女老板以招司機的名義挑情人,沒想到我誤打誤撞被選中……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