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約車平台新政一周年,滴滴、神州們還好嗎?



港股解碼,香港財華社王牌專欄,20年專注港股,金融名家齊聚,做最有深度的原創財經號。看完記得訂閱、評論、點讚哦。


2017年共享單車成了最熱的風口,摩拜與ofo交替出現在頭條。一個理念的提出,一眾投資者的熱捧,一片從藍海迅速擁堵成紅海的市場,一場聲勢浩大各執一詞的盈利模式探討……隻是,這個場景仿佛似曾相識,幾年前的如火如荼的網約車市場正是經曆了這樣的輪回。


來源:網絡


去年7月底,《關於深化改革推進出租汽車行業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和《網絡預約出租汽車經營服務管理暫行辦法》正式發布。一年時間過去了,網約車究竟如何呢?新政給行業帶來了哪些改變?


19家平台獲得經營許可


日前,交通運輸部這一年來的改革情況進行了披露。截至7月26日,省級層麵(除直轄市外),河南、廣東、江蘇等24個省(區)發布了實施意見;城市層麵,北京、上海、天津等133個城市已經公布出租汽車改革落地實施細則,還有86個城市已經或正在公開征求意見。其中,直轄市、省會城市、計劃單列市等36個重點城市中,有30個已正式發布了實施細則。


據了解,當前市場有130餘家網約車平台公司。截至目前,滴滴出行、神州專車、首汽約車、曹操專車等19家網約車平台公司獲得經營許可,滴滴、神州、首汽、易到、曹操分別在22個、33個、29個、8個和13個城市獲得經營許可。北京、上海、廣州、重慶等城市已發放網約車駕駛員證約10萬本,車輛運輸證約5萬本。


數據來源:交通運輸部


探索新業務,以減輕對運營的影響


新政之下,網約車企業們一方麵在依據新政要求進行平台、車輛和司機的合規化;另一方麵也在探索新的業務,以減輕新政對公司運營的影響。


來源:網絡


神州專車試點接入出租車。加強與傳統出租車企業的合作。今年1月,神州專車在紹興試點接入出租車。在試點的基礎上,公司正與全國187家傳統出租車企業、汽車租賃企度合作,把更多出租車企業的運營車輛和駕駛員接入神州專車。


滴滴在20多個城市獲牌,不過這個數字距離滴滴所公布的目前已開通服務的400個城市隻有1/20。滴滴方麵稱,目前正積極在各地申請牌照。專車和快車業務受影響的同時,滴滴也在謀求業務的多元化。滴滴先後推出優享、豪華車、租車等相對高端的業務,同時滴滴還開啟了國際化和技術戰略,先後投資了多家海外打車企業,加大在無人駕駛、智慧交通等領域的研發。


而剛剛變更控股股東的易到正處於戰略調整階段。此前,原樂視係的四位高管宣布集體辭職,而今日易到方麵確認CEO彭剛也已經申請離職,考慮到易到業務恢複和過渡期平穩,CEO離職一事延後至9月初。消息稱新的控股股東韜蘊資本正在尋找合適的CEO人選。


來源:網絡


平台“拿證”難,司機“拿證”更難


今年7月21日,易到用車宣布獲得了沈陽市網約車牌照。加上此前手握的七張牌照,這被業內視為易到拜見新東家的重要禮物之一,網約車牌照的價值可見一斑。為什麼各地的網約車牌照如此難拿?


來源:網絡


按照《辦法》征求意見稿,網約車平台取得牌照,“服務所在地與注冊地不一致的,應在服務所在地登記分支機構”。業內分析,麵對地方等城市巨大的存量市場,如果設立諸多分支機構,在網約車普遍還未實現盈利的背景下,高成本將直接“拖累”網約車平台的擴張速度,體現在網約車價格上也不會太理想,而且市級甚至縣級的三證許可模式也將對網約車規模化發展造成極大的阻礙。


同時,網約車司機也在遭遇拿證難的問題。這個“證”就是“網絡預約出租汽車駕駛員證”。此證有多難考?


以北京為例,北京的網約車司機考試分為兩種,一種是出租車司機轉崗考試,另一種是社會駕駛員考試。出租車轉崗考試不考核英語,其餘大部分內容和社會駕駛員類似。


考試涉及大量的網約車新政和北京區域地理的相關知識。其他地區也是大同小異,參加考試的司機普遍反映題目較為“奇葩”。如南京考某醫院的門牌號是多少,廈門考“日本軍隊侵占廈門殺了多少人?”,深圳的考題中有振動病、憂鬱症和浮躁症的表現等。


來源:網絡


上述現象導致網約車司機通過率較低。廣州首場網約車考試19個人當中隻有2個考過,南京首場考試76名考生中僅10人通過,寧波121名司機參加考試,通過率不足兩成。而且司機上崗需拿到“人車兩證”,手續較為繁瑣。如上海,辦完所有手續有十多個步驟,要跑七八次相關部門,整個周期至少3個月。


網約車能夠從近兩年開始迅速走紅,就是因為它的出現打破了傳統出租車行業的壟斷和封閉,更加自由、高效的出行方式受到消費者的喜愛;並且網約車對於司機來說,也不被收取類似於出租車的“份子錢”,這讓網約車在B端和C端大受歡迎。隻是,隨著網約車行業不規範的問題日益凸顯,監管靴子終於落地。


網約車行業逐漸進入規範和理性發展軌道,但大量車輛和駕駛員退出市場,運力銳減,打車難、打車貴回歸街頭。根據滴滴出行提供的數據,北上廣深2017年6月早晚高峰與夜間時段的“打車難”均有不同程度上升,四個一線城市比較,其中深圳早晚高峰打車難度上升幅度最大,增幅同比達22.5%;而北京夜間打車難度上升幅度最大,增幅同比達17.9%。


■  作者|邢莉

■  編輯|蔡金滿


下一篇 : A660251換回男人的尊嚴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