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不設防》 106--110 有償分享加V信89265514



第一百零六章 套套少了一個


    劉雨涵害羞的樣子,簡直是嬌豔欲滴,她不是一般的女孩子呀,連我都佩服,自己的人格魅力,隻是她沒有回答我,掐著我腰上的肉。


    “哎喲,你輕點。”我疼的齜牙咧嘴。


    “哼,你不要得寸進尺了,不答應我的話,你也別想睡。”劉雨涵直接威脅起我,這就比較鬱悶了。


    “好好,我聽你的,乖乖抱著你,絕對不做什麼。”我做出了保證,剛才羅豔才幫我裹,倒是沒有胡作非為的心思,盡管劉雨涵對我的吸引很大,可她流露出一種警惕,就證明她還是有所抵觸,這些年的心理陰影,一時半會難以磨滅,我可不能再這個節骨眼,傷害了她,很可能就功虧一簣。


    就這樣,我摟著劉雨涵的脖子,她靠在我的懷裏,像個小貓咪一樣,人生往往就是這麼奇妙,回想起來,前不久,劉雨涵跟我勢不兩立,找來我的爹娘,害我差點搬到學校去住,我對她的恨意油然而生,再加上她占據著柳潔,我都鬱悶死了,隻不過她是我的班主任,再怎麼生氣,也是無計可施。


    我何曾想過,才經曆短短一周,劉雨涵不僅成了我的女人,對我的排斥感也急速減少,相信用不了多久,她就能嚐試走出陰影,過上正常女孩的生活了。


    如今,她主動提出來,要我抱抱她,如果被郝建知道了,得氣的吹胡子瞪眼。


    沒多久,劉雨涵就睡著了,那近在咫尺的絕美臉蛋,帶著一絲倦意,卻平添了幾分美豔,我忍不住湊過去,在她額頭上吻了吻,然後美滋滋入睡了。


    第二天,我們被一陣局促的敲門聲驚醒,原來是柳潔風風火火趕到了醫院,最尷尬的是,我的手居然塞進了劉雨涵的內衣裏。


    她又羞又氣,狠狠白了我一眼,急忙整理著衣物,走過去開門。


    柳潔一進來就問,“涵涵姐,你們昨晚睡在一起的?!”


    “啊,沒有,怎麼可能,我睡在這張床。”劉雨涵連忙搖頭,指了指旁邊的床鋪,隻是她的那股子心虛,三歲小孩都能看出來。


    “是麼?”柳潔嘟著小嘴,走到病床邊,摸了摸床單,“冰涼涼的呢。”


    “咳,小潔潔,你不要誤會,我起得比較早,再加上屋子裏開了空調,涼了也是正常的。”劉雨涵依舊不肯承認。


    “切,涵涵姐,我又沒有責怪你,剛才透過窗簾縫隙,都看到了,你們兩個緊緊抱在一起,而且小風哥的手,還放進你的胸口”柳潔翻了個白眼,當場揭穿了劉雨涵。


    饒是我臉皮厚,也難以招架,果然,這空調正好對著窗戶,一陣陣的冷風,吹開一絲邊角,仔細觀察,確實能夠看到裏邊的情況。


    我靠,這小娘們不去做間諜,真是可惜了,微小的細節,竟是捕捉的如此透徹,不得不服。


    被柳潔這麼無情的揭穿後,劉雨涵也沒辦法否認,她臉色發紅,“都是這個無賴,說晚上很冷,要抱著我一起睡。”


    這一番推卸責任,我給滿分!柳潔似笑非笑看著我,並沒有繼續追究,她是個冰雪聰明的姑娘,懂得點到即止。


    “小風哥,怎麼樣,休息一晚上,腿好點沒。”柳潔關切問道,坐在我的身旁。


    我還沒回答呢,她突然翻開了枕頭,瞪大了眼睛,像是發現新大陸一樣,“哎呀呀,小風哥,你們居然趁我不在,做羞羞的事情!”


    “怎麼可能,你別胡說,我們隻是單純抱著睡覺,根本沒做什麼過分的事。”劉雨涵直接反駁道,她一臉較真的表情。


    “涵涵姐,你不要這麼激動嘛,我也沒生氣呀,隻是你們好壞的,不帶著人家一起,你知道的,如果單獨和小風哥那個,我會好羞羞,要是你一起的話,我沒那麼害臊。”柳潔嘟著小嘴,委屈巴巴說。


    哇擦,這小娘們被我調教的服服帖帖,甚至不介意三人一起嗨,她從來沒有跟我將這個,看來臉皮太薄了。


    “真的沒有,我的脾氣你了解,有一說一。”劉雨涵頓時急了眼。


    這會麻煩了,柳潔發現套套少了一個,偏偏不是我和劉雨涵用的,這要怎麼解釋?!


    “哼哼,涵涵姐,你變得不老實了,是不是小風哥教壞的,那我們打個賭,待會我去調出來錄像,看個究竟!如果是你們用的,你就跟我道個歉,如果不是,我送你最新款的LV包包!”柳潔也來了脾氣,居然跟劉雨涵較真了。


    “咳,掉什麼錄像啊,都是自己人。”我急忙穩住柳潔,萬一她們看到,羅豔帶著我去衛生間,鬼知道會發生什麼。


    “不行,涵涵姐不老實,不是我以前認識的她了。”柳潔忿忿不平道,也不知道,這小娘們哪根筋搭錯了,還是因為生氣和吃醋的情緒,促使她如此的倔強。


    哎,想想也是,我是她的正牌男友,卻這樣跟別的女人摟在一起睡,甚至有可能做一些出格的男女之事,關鍵女的還不肯承認,這是最氣的。


    突然,我腦袋裏靈光一閃,拉過來柳潔,小聲說道,“小潔潔,那個套其實是我們用的。”


    “我們用的?小風哥,你騙人吧,什麼時候用了?”柳潔一臉狐疑之色。


    “你忘記了,昨天下午,我們準備那啥,我戴了套,夾在你兩腿間,你沒感覺出來嗎?”我擠眉弄眼道。


    “啊,我記得,你好像沒戴啊!?”柳潔微微疑惑,表現出模擬兩可的樣子。


    “戴了,你打電話的時候,我悄悄套上,不然中標了咋整!所以不能調錄像。”我也是佩服,自己能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


    這時候,劉雨涵來勁了,擺擺手說,“走吧,小潔潔,我們去監控室看看,到底怎麼用掉的。”


    “涵涵姐,不用去了,人家腦袋一時短路,不該跟你較真的,對不起啦。”柳潔吐了吐舌頭。


    “沒關係,還是去看看吧,萬一你的小風哥有情況呢。”劉雨涵有恃無恐道。


第一百零七章 去找她生孩子


    我心裏咯噔一下,劉雨涵該不會發現什麼了吧,昨天完事後,羅豔好像把東西扔進了便池,也不知道,能不能衝掉,萬一劉雨涵看到什麼白色漂浮物,肯定懷疑是我幹壞事,但她應該不會腦洞大開,聯想到羅豔吧?!


    除非她靈敏的鼻子,能嗅到羅豔身上的香水味,不過那也太誇張了,我還是不能確定。


    “不用咯,一個套套而已,至於爭得麵紅耳赤嗎,做人要大度一點,指不定是老鼠叼走了呢。”我搖頭晃腦,麵不改色說。


    “是呀,涵涵姐,醫院的小老鼠可多了,是我腦袋短路,冤枉了好人。”柳潔也是隨聲附和,她還是單純。


    主要她們現在的關係,很微妙,二女都跟我有了男女之實,理論上來說,劉雨涵不是我的正牌女友,偏偏柳潔提出來拯救計劃,現在我和劉雨涵的關係突飛猛進,甚至超乎了柳潔的預期,她反而心底有點吃醋,這小娘們本就是個醋壇子,隻是怕引起我的反感,故意隱藏自己的情緒。


    哎,這小娘們太懂事,也不見得是好事,好在我知道換位思考,不然哪能了解柳潔的想法,指不定稀裏糊塗就傷了她的心。


    劉雨涵是個倔脾氣,她做過的事,一般都會承認,沒做過的,別人汙蔑也沒轍,這才引發一場爭執。


    “哼,我隻是不喜歡,某人賊喊捉賊,並沒有小肚雞腸的意思。”劉雨涵翻了個白眼,解釋道。


    她嘴裏的某人,多半是說我,柳潔有點不好意思,癟著小嘴,如果劉雨涵講起來,我就一口咬定,是昨天按耐不住,擼了一發,這總沒什麼吧。


    “我的腿差不多恢複了,早點出院吧,待在這兒,像個鳥籠子一樣,太悶人了。”我其實不喜歡,醫院那種彌漫著消毒水的味道,那點傷口根本不礙事,經過處理後,已經開始結疤了,隻是柳潔提心吊膽,說什麼都要我住院。


    當然咯,這小娘們也是一片好意,怕我留下什麼病根子,接著,柳潔又找來了專業的醫師,給我來了一次全方位的檢查,在確定沒什麼事,就辦理了出院手續。


    不到一天時間,居然用了五千多塊,我心都腫了,昨天下午跑來,柳潔就說,找最好的大夫,用最好的藥,治不好我,就跟他們醫院鬧,現在倒好了,人家院方有意見,故意亂報一些醫藥費。


    全是柳潔掏的錢,她倒無所謂,還說什麼,才五千塊,隻要治好了我,五十萬都隨便拿出來,我有點哭笑不得,想起來前陣子,柳潔還跟我說,如果她爸不同意我們在一起,就把家裏值錢的東西隨便偷一兩個,我倆遠走高飛,也足夠快活好一陣子。


    當然,這隻是一種逃避的方式,如果這樣做,無疑是自毀長城,柳潔她爸一準會厭惡我,他隻有一個寶貝女兒,要是被拐跑了,上哪哭去。


    不過想到這件事,我莫名想起羅豔的請求,那個騷婆娘真夠浪蕩,我都沒有答應她什麼,就主動給我口了,那美妙無窮的滋味,現在還是意猶未盡呢,堂哥真是性福,看來,我也要好好琢磨,怎麼調教下柳潔。


    昨天戴套是對的,也不知道,羅豔的嘴給多少男人口過,我可不希望,有什麼間接接觸。


    剛出了醫院,我的手機就響了,是堂嫂打來的,“喂,怎麼了,嫂子?”


    “小風,你的朋友來了,有空的話,你就回來一趟。”嫂子隨口說,但是我能聽出來,她的口氣還是希望我回去。


    “誰啊?”我皺著眉頭,有幾分驚慌,萬一是洪興幫的人,那可不是鬧著玩的。


    昨天我在會所裏,跟雞哥他們杠上了,可謂是場麵激烈,人仰馬翻,對於洪興幫的勢力,我並沒什麼了解,可那怪人展示出的破壞力,足以令我心驚膽戰。


    這讓我一陣焦頭爛額,之前這段時間,我一直沒遇到什麼對手,所以就能隨便欺男霸女,不對不對,是除暴安良,伸張正義。


    現在情況不同,即便再次遇到狂暴狀態的老七,我都沒有把握對付他,更別說保護他人。


    以洪興幫的能耐,確實有可能在短時間內,調查到嫂子的住所,如果他們行動起來,後果不堪設想。


    “喂,瘋子,是我啊,你那麼緊張幹嘛?”這熟悉的稱呼和聲音,瞬間勾起了我的記憶,居然是二狗子,我多年的發小!


    “二狗子?!”我微微一驚。


    “對呀,瘋子,我在你堂嫂這,等你回來啊。”隻有二狗子會這麼喊我,聽起來無比親切。


    幸好不是洪興幫的人,否則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我哪裏招架得住,不過,我有些奇怪,二狗子跑城裏來做什麼,這電話裏說不清,待會當麵問問他。


    掛了電話後,我跟柳潔她們說明情況,正好,劉雨涵準備去看看劉老師,我叫她注意點安全,就道別了,柳潔是打算,跟我一起去嫂子家玩,可半路上,她爸奪命連環電話,不斷的打過來。


    “接吧。”柳潔調成靜音,看著電話猶豫不決,我努了努嘴示意。


    “好。”她點點頭,接通電話。


    “我的寶貝女兒,你要嚇死爸啊,一直不接電話,我都準備派人去找你了。”不難聽出,她爸焦急的語氣。


    “我沒什麼事啊,你不用擔心。”柳潔撇撇嘴,微微不滿說。


    “爸知道沒事,但你能亂跑,現在雲城不太平,你要是有什麼三長兩短,爸下半輩子怎麼辦啊?你在哪,快點發個定位過來,我讓司機去接你。”她老爸這麼緊張,自然跟昨天的事有關,不得不說,他這種層麵的人,消息靈通的很。


    “哼,你不是有芳芳阿姨嗎?去找她生孩子啊,管我做什麼?”柳潔沒好氣說道,抿著小嘴,看了我一眼,沒發現什麼異常後,她才鬆了口氣。


    不過,我能捕捉到,柳潔的那份委屈,她所說的芳芳阿姨,該不會是羅豔的小姐妹吧?


第一百零八章 一個瘋狂的想法


    柳潔還真沒把我當外人,這種家事也毫不避嫌,反而她老爸尷尬了,“乖女兒,爸特意跟你說過,也是為征求你的意見啊。”


    話說回來,柳潔老爸這些年忙於生意,頗有成就,在感情方麵,一直處於空缺的狀態,畢竟柳潔的媽媽去世多年,他一個人忙裏忙外,也挺不容易,現在上了年紀,希望找一個能夠相濡以沫的女人,倒是情有可原。


    隻不過,那羅豔不是什麼好鳥,感覺她的小姐妹也好不到哪去,因為她們知道,柳潔在她老爸的心裏分量很重,如果這一關過不去,想要生孩子也不切實際。


    所以從我這裏下手,絕對是見縫插針,我都想搶過來電話,警告柳潔老爸,離那個什麼芳芳遠一點,省的以後吃虧,但轉念一想,她老爸對我印象差,就算我講出實情,她老爸也不見得相信,還以為我心胸狹隘,虛偽狡猾呢,先前我信誓旦旦說過,不在乎他家的產業。


    真是把自己陷進去了,況且,羅豔免費的給我口了一次,我要是借此機會狀告她們,也太卑鄙無恥了。


    想了想還是打消這個念頭,“哼,沒什麼好說的,如果你們生了孩子,以後我永遠不回去了,說到做到,你就當沒我這個女兒吧。”柳潔氣呼呼掛斷電話。


    這小暴脾氣,也是沒誰了,我急忙勸她消消氣,柳潔卻是委屈巴巴,“嗚嗚,小風哥,你不知道,昨天晚上,我下樓去拿酸奶,正巧碰到那個壞女人,她居然有我家的鑰匙,氣死我了,越來越過分了,必須狠狠威脅他,否則,我一點地位都沒有了。”柳潔癟著小嘴。


    我一陣哭笑不得,果然,就像柳潔之前說的那樣,她看似無憂無慮,可以大手大腳的花錢,而且老爸又慣著她,可實際上,柳潔有著不為人知的煩惱。


    找個後媽倒是無傷大雅,頂多就是敗敗家,也不差那幾個錢,如果生了孩子,那情況截然不同,以後分家產啥的,很難說清楚呢。


    說起來,羅豔屬實的狡猾,一百萬雖然不少,但是相對於柳家的財產,隻是九牛一毛罷了。


    盡管我不在乎,柳家有多少錢,可也不能落入奸人之手啊,哪怕有這種風險也不行,柳潔老爸是那種臭脾氣,隻要我和她生米煮成熟飯,還是會認我這女婿,倒不指望,能分多少財產,以後她爸幫襯著點也不錯啊。


    “嗯,有不正當的男女關係倒無所謂,生孩子就過分了,小潔,看來你還是有分寸的嘛。”我滿是讚許,在心裏,也否決了羅豔的請求,不能因為一時缺錢,就自毀門路,那樣一點都不明智。


    “對呀,最開始的時候,他還會問我,介不介意他找女人,我說介意,他嘴上保證了,後來還是偷偷摸摸的找了,隻要避開我,就說明在乎我的感受,現在倒是好,就差明目張膽,在我麵前那啥,小風哥,你們男人都喜歡這樣得寸進尺嗎?”柳潔不無埋怨,說著說著,話題轉到了我身上。


    這小娘們是意有所指呢?真是一臉大寫的尷尬,“有部分是,但你不能一棍子打死所有啊,像我就很正直。”盡管嘴上這麼說,我心裏挺慌得。


    可能我跟劉雨涵有點曖昧,柳潔還能默許,要是被她知道,我心裏不純潔,一直惦記著嫂子,哪怕現在她有了身孕,我還是會時常念想,柳潔肯定氣壞了。


    這是在乎一個人的表現,就比如說我,當我喜歡一個女孩子,不由自主想霸占她的一切,包括身體,時間,以及她的私人空間,所以,不久前劉雨涵纏著柳潔,我都快要崩潰了,還好因為一場誤打誤撞的事兒,改變了這種磨人的局麵。


    我想一心一意對柳潔,心底又放不下嫂子,感情,總是這麼折騰人,如果堂哥發憤圖強,踏實努力的工作,多為嫂子著想,我根本不會有什麼歪念頭,偏偏他為了還清自己的債務,想方設法的騙錢,而且,他還是那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嫂子剛檢查出來懷孕,就跟著羅豔到處瀟灑,可能在他心底,原配的分量還不如小三。


    所以我替嫂子感到不值,甚至有一種衝動,想勸她去打胎,不能因為一時糊塗,釀成將來的悲劇,這年頭,有多少單身母親啊,帶著小孩過苦日子,盡管我是山裏的孩子,但也見識了一些人情冷暖,那些家裏沒有男丁的,多多少少會遭到閑言碎語,以及一些不公平的待遇,更不要說城裏。


    我其實明白,在嫂子心裏,一直有個當母親的夢,他們結婚好幾年,肚子一直沒有動靜,嫂子也鬱悶啊,她經常在家裏,看一些爸爸去哪兒,童聲嘹亮之類的節目,見到那些個小孩子活蹦亂跳,別提有多開心。


    而且,她跟我的關係改善後,一直細心的照顧著我,就好像母親對孩子一樣,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激發了她心底那份母愛,不然,她怎麼找我吸奶?


    一方麵生理能滿足,另一方麵是心理的愉悅,回頭我試探一下嫂子,看她到底怎麼想的,畢竟之前沒懷上,大多是堂哥的因素,沒必要為了當個母親,就稀裏糊塗生下來,那樣可不明智。


    在我浮想聯翩之際,柳潔老爸電話又來了,她直接掛斷了,既然想著跟嫂子談談,柳潔肯定不能去。


    “算了,小潔,雖然小風哥舍不得你,但能看出來,你爸挺擔心的,要不送你回去吧,省的他對我印象不好,你說是吧?”


    “嗚嗚,小風哥,你太體貼人了,我也是怕這個,所以一直沒敢說,出來找你,可他不是傻子,多半猜到了。”柳潔低著小腦袋,眼眶泛起了絲絲淚光。


    這小娘們眼淚說來就來,“接吧,差不多十分鍾能到你家。”我在地圖上查了查,說道。


    “好,那我改天再找你,謝謝你的善解人意。”柳潔湊過來,吧唧地親了我一口。


第一百零九章 粘人的小娘們


    接著,柳潔老爸又打來電話,她故意等了會兒,才接通電話,“怎麼咯?”


    “乖女兒,你在哪啊?”柳潔老爸滿是關切。


    “別找了你,我在天台,準備去找媽咪,要她收拾你。”柳潔沒好氣說道,我有點納悶,不是答應好了回家嗎?怎麼柳潔臨時變卦了。


    這個回答,直接嚇到了她爸,“哎喲,我的小祖宗,快別犯傻,爸錯了還不行嗎?待會就跟芳芳阿姨說清楚,不許跑我們家來,有什麼委屈,你跟爸說啊,找什麼媽呀!”


    “哼,多虧了小風哥不耐其煩的勸阻,我才覺得,自己也不該輕生,等下回家看看你,我就搬出來住,你千萬不要為了我,嗬斥芳芳阿姨,多不值得啊。”柳潔帶著酸溜溜的口氣,像個受氣包一樣。


    我差點笑出聲來,柳潔還真是調皮,這一番話,巧妙抬高了我,又把自己形容的楚楚可憐,本來她爸就心軟,哪裏招架得住。


    “嗯嗯,莊風還挺懂事的,不過你別搬出去啊,家裏住著多好,現在外邊又不安全!”她老爸誇了誇我,緊張兮兮道。


    “就要搬,反正你不疼我了,住在家裏,也感覺自己是多餘的,如果你不同意,也無所謂,我不回去看你咯,本來小風哥還教導我,百善孝為先,可我發現,你這樣兩麵三刀的父親,不值得我去孝順。”柳潔趾高氣揚道。


    “別別別,你先回來,回來再說,行嗎?是爸不好,沒經過你的同意,讓她來家裏,哎。”她老爸的聲音不無自責。


    “這還差不多,待會就回去了,不要再打我電話。”柳潔滿意地掛了電話。


    她挽起我的胳膊,“怎麼樣,小風哥,人家表現還不錯吧。”


    “嘿嘿,你這小媳婦沒毛病。”我豎起了大拇指,柳潔的情商真是高,或者說,巧妙的利用她爸的關切,變成她討價還價的資本。


    “看來用不了多久,我就可以住到梅子姐家咯。”柳潔捂著輕笑,可謂是歡呼雀躍。


    啥?柳潔剛才不是鬧著玩的嘛,她想住進嫂子家?哇擦,本來我和嫂子獨處二人世界,挺好的,如果柳潔住進去,那淺嚐輒止的機會都沒了。


    “這不太好吧?”我微微尷尬。


    “有什麼不好呀,小風哥,你是不是嫌棄人家?!”柳潔撅著小嘴,略顯委屈。


    “我喜歡你都來不及,怎麼看可能嫌棄呢。”麵對柳潔的質問,我連忙搖頭,說的也是心理話,隻是有些東西,我不能講出來啊,也不知道,柳潔能不能體會到,我這背上的心情。


    “切,看起來你就不高興,你是不知道呢,現在晚上睡覺都會夢到你,可能就像那首歌唱的,思念是一種病,沒良心的你,都不會想人家。”柳潔翻了個白眼,這小娘們怪粘人的。


    我反而是一陣哭笑不得,“沒有呀,我也有想你的!”


    “想我想得以至於情不自禁抱著涵涵姐,對吧?!”柳潔掐了掐我,質問道。


    果然,這小娘們還是吃醋了,隻不過劉雨涵在場,她不好意思追究,如今隻剩我倆,柳潔便透露心聲。


    “咳咳,瞧你這話說的,快到家咯,晚點咱們微信聊。”我急忙岔開話題,真是應了那句話——言多必失。


    “哼哼,你跟涵涵姐來往可以,如果又想發生什麼,必須經過人家的同意,這是對我的一份尊重,明白嗎?”柳潔擰著我的耳朵,有點母老虎的感覺。


    “明白明白,那必須的,再說了,我可不是那種人,說好了拯救她,不可能做那些事兒。”我連忙賠笑,這小娘們翻臉速度真是快。


    送走了柳潔,司機師傅開始調侃我,“小夥子,你可以啊,傍上了白富美,還讓她吃醋,老哥對你的佩服,如同滔滔江水,連綿不絕!”


    “嘿嘿,過獎了。”我撓撓頭。


    “你教教老哥吧,怎麼泡妞,這單給你免費,以後要用車,也可以隨時找老哥。”司機很熱情,他那渴望的小眼神,好像看小羔羊似得。


    “沒什麼訣竅,吊大心細臉皮厚,你先問問自己,第一條有沒有達標。”我打了個哈哈。


    跟司機隨便閑扯起來,淨是些葷段子,半路上的時候,上來一個身著警服的人,司機頓時老實多了,這人一邊打電話,一邊說了聲警察局。


    “喂,隊長,你確定那家會所的事情,不上報嗎?好像跟洪興幫有關啊。”


    “最近虎頭幫和洪興幫幹上了,如果能借機鏟除一方,我們局也算大功一件,到時候隊長你升個副局,還不是輕而易舉!”


    “是是,一切聽隊長的吩咐。”這簡短幾句話,給我不小的信息量,也再次印證了我的想法,其一,會所的事情,已經有部分人得到消息,其二,洪興幫應該忙不過來,至少不會很快找我的麻煩,畢竟,聽他們說,虎頭幫才是雲城最大的地下勢力。


    還真是巧,隨便坐一趟出租車,愣是意外得到了情報,這些消息,如果靠我去打探,很難得到確切的說法。


    大概半小時後,我就到了嫂子家,此時,二狗子坐在沙發看電視,有幾分局促的模樣。


    “啊哈,瘋子,你可算回來咯。”二狗子站起身來,頗為興奮。


    我們是從小玩到大的夥伴,自從來城裏讀書,就沒有過聯係,一晃也有兩個月了,怪想他的。


    “你咋跑來了。”我迎了上去,跟二狗子來了個擁抱。


    這時候,嫂子從房裏出來,臉上帶著一絲倦意,看樣子昨晚沒休息好,貌似堂哥不在家。


    “來看看你唄,那些東西是你爹娘讓帶來的。”二狗子指了指牆角一些特產,什麼土雞蛋,玉米,特別有家鄉的味道。


    “回了呀你,我去看看,雞湯燉的怎麼樣了。”嫂子跟我打了聲招呼,就進了廚房。


    二狗子趁著她不注意,塞了個小包裹給我,“這個,是你師傅讓我帶給你的。”


    我大大咧咧的打開,是一本藍色的小冊子——《八極拳》,簡單的三個字,卻讓我難以平複。


第一百一十章 打掉孩子,你會後悔的


    這可是我夢寐以求的武功秘籍呀,之前師傅一直不肯教我,說什麼時機不成熟,如今叫二狗子帶給我,又是幾個意思,難道她知道,我在城裏遇到了麻煩?!


    現在的我可謂力不從心,而這八極拳,是一門高深莫測的功法,如果能悟得個中精髓,即便碰到洪興幫的老七,我也能有一戰之力,喜滋滋地收了起來,回頭好好研究下。


    “喂,瘋子,她雖然是你堂嫂,但也該防著點吧?”二狗子小聲問我。


    “防啥呀,自己人。”我沒好氣說,也能理解他的顧慮,這類東西拿出去,絕對能引起軒然大波。


    嫂子打開了高壓鍋,準備倒出來,我急忙湊過去,“嫂子,我來吧。”


    她麵露感激,淺淺一笑,“還是你貼心。”


    “那必須的。”我嬉皮笑臉說,如今嫂子有了身孕,做這些事,多少不方便,還有不可忽視的風險,堂哥又不守在她身邊,隻能我代勞了。


    我端著一盆雞湯,放到餐桌上,先給嫂子盛了一碗,“吃慢點,有點燙口。”


    這些舉動,落在了二狗子眼底,他的眼神微微古怪,“瘋子,我可是你的基友啊,這麼多年,都沒有享受過這樣的待遇!”


    “急個啥呀,女士優先,這不是在給你盛。”我瞪了他一眼。


    “嘿嘿,你們吃,我在家,沒少吃土雞湯呢,對了,瘋子,把手機借給我。”二狗子摸了摸口袋,拿出一張皺巴巴的紙條。


    “幹嘛?”看他神秘兮兮的,莫非留了什麼小黃網,想用我的手機欣賞。


    “上次有個騷蹄子,打電話到我家,那個浪叫喲,可帶勁了,村頭的王寡婦都不及她的叫聲,我家的電話一直打不通,用你手機打試試。”二狗子解釋道。


    臥槽,這個色狗,過了這麼久,居然還念念不忘,他攤開了紙條,赫然是嫂子的手機號碼,此時,嫂子一臉怪異,上次她想通知我的父母,打電話過去,不小心被我按住了胸部,所以叫出聲來,結果被二狗子誤會了,他以為是性愛電話。


    不得不承認,嫂子的叫聲很銷魂,以至於二狗子耿耿於懷,還想借我的手機,聯係號主。


    “咋啦,瘋子,我偷偷查過了,這號碼的歸屬地,就是雲城,等我勾搭上了,一起樂嗬樂嗬。”二狗子眉飛色舞說道,他就是個明騷,即便嫂子在一旁,也不影響他的春意勃發。


    這電話可打不得,萬一他知道是嫂子,那就尷尬了,我一把搶來了紙團,“你傻呀,那種電話都是騙人的,打過去話費扣沒了,你那麼饑渴,回頭給你個網站,爽的你無法自拔。”


    “什麼網站?”二狗子一臉茫然,他跟我一樣,是個土生土長的農村娃,自然不明白,還有小黃網這種神奇的存在,所以二狗子一直惦記著性愛電話。


    等他體會到,小黃網的好處過後,也就該拋之腦後了。


    “有歐美,有亞洲的,禦姐蘿莉寡婦啥的,應有盡有,包你爽歪歪。”盡管當著孕婦的麵,我也不害羞,本來就嫂子給我的嘛,也算是口口相傳。


    “好好好,這是你說的。”二狗子興奮的一塌糊塗,兩眼放光。


    他一副迫不及待的樣子,弄得我渾身不自在,都沒辦法喝雞湯了,我索性拿出手機,進了網站,“這裏麵都是,你認識字吧?”


    “喲西喲西,還有這種好東西啊!”二狗子的激動可想而知,我都有點自責,這家夥不會沉迷小片,無法自拔吧。


    二狗子隨手點了一個,“啊呀,雅蠛蝶,雅蠛蝶~~”一陣不堪入耳的浪叫,回蕩在屋子裏,顯得十分曖昧。


    就連嫂子,都不禁麵紅耳赤,我一臉黑線,反而二狗子看著津津有味,完全是旁若無人。


    “色狗,你弄小點聲,去房裏看,枕頭旁邊有耳機,最好戴上,別影響我們啊,否則不給你看了。”我推了推他,無比尷尬。


    “好,我這就去。”二狗子連連點頭,溜進了我的房間,客廳隻剩我和嫂子了。


    “你這發小,真有意思,像八百年沒見過女人似得。”嫂子做出一個恰當的比喻,我深表認同,的確,村裏都是些老娘們,漂亮的少之又少,二狗子撿一條花內褲,都能高興好久,像這種繪聲繪色的小片,他哪能受得了啊,我都擔心,他會不會糊髒我的床單。


    “真是丟光了我的臉。”我撓撓頭,半開玩笑說。


    反正二狗子戴上耳機,還關了門,我想應該借機跟嫂子好好談下。


    “昨晚堂哥沒回來嗎?”我隨口問道,夾了個雞腿給嫂子。


    “嗯,沒有。”


    “哎,堂哥太過分了,之前怎麼樣,可以既往不咎,現在債務還清了,你有了身孕,很多粗活不能做,他怎麼一點責任心都沒有啊。”這還是頭一次,我當著嫂子的麵,直言不諱的責怪堂哥。


    那份對長輩的尊重,也是一掃而空。


    “算了吧,說也沒用,他是那種人。”嫂子略顯失落。


    “嫂子,有句話,不知當不當講。”我深吸了一口氣,豁出去了。


    “什麼話,你說。”嫂子好奇問我。


    “作為一個明眼人,我勸你去把孩子打了,堂哥的人品擺在那,指望他讓你過上好日子,幾乎是不可能的。”我身子不由得發抖,這種話,可以說是大逆不道,但為了嫂子不後悔,我隻能做一次壞人。


    嫂子愣了愣,捂嘴輕笑,“不是還有你嗎?”


    這反問,我直接懵逼了,她把我當什麼人了?盡管我不介意養著嫂子,可是以後,我有自己的家庭和生活,那成什麼事?就算我同意,媳婦也不可能答應啊。


    難道,她覺得,我是一條退路,說難聽點,就是備胎?!嗬嗬,不知道為什麼,我心裏好痛,像是被什麼紮了一樣。


    果然,小叔子做的在盡善盡美,都不如原配老公來得實在,我真的可笑,自己純粹是鹹吃蘿卜淡操心,她過的好不好,跟我有毛線關係,如今我一片好心,提出來我的擔憂,反而得到這樣的回答,或許,在嫂子心裏,我始終是備胎吧,也不知道,是不是對我的施舍。


    可能是感受到我十分低落的情緒,嫂子笑嘻嘻補充了一句,“這孩子不能打掉,不然你肯定後悔。”



下一篇 :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