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存在:存在總是存在者的存在


存在 汪峰 - 生無所求 “存在”是個最難解的謎。


我們能夠覺知有外界,能夠覺知有我。“存在”是存在的,這是“有”的證明。“覺知”可能是幻,有幻即是“有”。記得法國哲學家柏格森說過,我們住在“有”的世界裏,不能想象“無”。的確,我們想象到的常常是“空”,即抽去一切物的空間,不是“無”。假設“存在”縮小,一直縮到由無限小變為零,這是什麼形態?難於想象,因為我們的設想中不能消除“空”“時”。我們不得不承認“有”,不得不承認“存在”。


我們住在地上,占咫尺之地,憑借覺知逐漸認識一點點宏觀世界的景象。地是繞日的一個行星。日是銀河係裏千千萬萬恒星裏的一個恒星。恒星之間有距離,以光年(每秒三十萬公裏行一年的長度)計,最近的有幾光年。銀河係的直徑約十萬光年。銀河係是螺旋狀星雲。銀河係之外,各種形狀的星雲還有很多很多。近年發現,距銀河係一百多億光年之處還有天體。還有人設想,我們所處的世界是個具有某種性質(例如由物質組成)的整體,還可能有不同性質(例如由反物質組成)的整體,即另一世界。這是天外有天。總之,都屬於“存在”。這個“存在”遠到何處為止?康德以為,這是超出人類理性能力以外的問題,因為設想有邊緣,就會有“邊緣以外”。很可能是無邊。




宏觀是一端,另一端是微觀。古人已經知道,“一尺之捶,日取其半,萬世不絕。”近代科學分析出許多視力所不及的存在物,如分子、原子、電子等。小至於電子,還是個複雜的構造。是否有不能再分的單位?有其物而不能分析,難於想象。這方麵也可能是無邊。


我們是有限,“存在”是無限。我們的悟性是歸納外界的有限活動而形成的,可能不適用於無限。


何以會有這樣一個“存在”?如果凡是出現的都是必然的,這個“存在”是順從意誌的必然呢,還是順應天運的必然呢?“存在”之先能有意誌或天運嗎?如果“存在妙存在於時間的綿延之中,在最初,以何因緣而忽然出現“時間”,生此“存在”呢?如果“存在”是無始,什麼力量限定會長此這樣而不是“無”或其他形態呢?有的終是有了,有其事似應有其理,可惜我們難知此理的究竟。


我們覺知的存在物,其動或變都有條理,或者說有慣性。這個限定從何而來?是設定的呢,還是自發的呢?不知道。我們用歸納法,根據存在物的條理或慣性,摸索出一些規律。存在物的條理或慣性會不會變?據我們所知,還沒有變。也可能沒有變的可能。但我們沒有理由保證不會變,因為就“存在”之為無限說,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


“存在”有沒有目的?或者隻是有某種趨向?似乎看不出來有什麼目的,人類所謂目的,是生於有所欲,“存在”未必有所欲。如果設想有“存在”之上的什麼賦子什麼目的,就又遇見上麵提出的問題,這個“存在”之上的什麼從何而來?


關於“存在”,我們知道的實在太少。就是自以為知道的一點點,究竟真實到什麼程度,也很成問題。例如對於任何事物,我們都是放在“時間”的格子裏來理解的,時間是像我們想象的那樣,從古到今,按照過去、現在、未來的順序綿延下去嗎?所謂“久”“暫”,對任何事物都是一樣的嗎?很可能,“時間”隻是人類理解事物的一種形式,“存在”與“時間”究竟有什麼關係,我們可能並不知道。


總之,我們確實知道自己是“存在”的一部分,可是對於“存在”,卻幾乎毫無所知。莊子說,“吾生也有涯,而知也無涯。”生年不滿百,終於不得不帶著這個大疑難結束覺知,實在是憾事。


下一篇 : 貴州省2017年普通高校招生地方專項計劃網上補報誌願說明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