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骨文特點和風格


▋甲骨文的形成

甲骨文又叫殷墟卜辭、殷墟文字等,主要是指商代契刻(書寫)在龜甲、獸骨上的文字。殷商統治者迷信尚神,每有祭祀,戰爭、遊獵、出行、以至稼穡、疾病、生育等,事無巨細都要進行占卜以問吉凶。他們把占卜的內容及其應驗的結果都刻寫在龜甲,獸骨上。這些當時的特殊文字資料。

▼商 《祭祀狩獵塗朱牛骨刻辭》正麵 河南安陽出土 高32.2cm,寬19.8cm

▼祭祀狩獵塗朱牛骨刻辭正麵(局部)

▼祭祀狩獵塗朱牛骨正麵拓片

▋甲骨文的發掘地點、時間和數量

隨著商的滅亡和商都(在現在的河南省安陽小屯村)變為廢墟而長期埋沒於地下。直到1899年,這些殷墟的遺物才被人們發現,一下子變成了珍貴的曆史文獻。從此以後,經過多次發掘,出土甲骨已選十萬片左右。近年來又在陝西發現了西周的甲骨文。甲骨文的發現,不僅為研究上古史、漢語史等增加了新的文獻,也為我們研究古文字書法和書法史提供了可靠的資料。

▼甲骨文發掘現場

▼祭祀狩獵塗朱牛骨背麵

▼祭祀狩獵塗朱牛骨背麵拓片

甲骨文的書法特點

甲骨文是我們現在所能見到的記錄了大量上古語言的早期漢字,它象形、象意的“圖畫性”還比較強,並且尚未定型。一個字往往有繁有簡,異構很多,還有不少的合文(即兩個字合為一個字寫),偏旁部首的寫法及位置也常不固定,字的長扁、大小,反正也略無定則。但從總體上看,它已是相當成熟的文字了。從書法的角度來觀察,甲骨文質樸、古雅、自然,很有自己的特色。甲骨文的結體比較自由活潑,有較大的隨意性,不像後世一些字體那樣法度謹嚴,但也注意筆道分布的均稱、平衡、疏密,講求字的體勢美。特別是對那些還保留著繪畫筆意的象形字,既注意到作為文字的筆畫安排,又不失卻其素描式的寫意神態。例如“虎”字、“來”字(見圖),雖為文字之形,卻有圖畫之神。

甲骨文的用筆

甲骨文的用筆如何,由於寫而未刻的甲骨文墨跡發現得極少,而且又多不清晰,還難以直觀而知,不過我們“透過刀鋒看筆鋒”,從契刻(特別是那些大字刻辭)所留下的刀痕的不同,還是可以間接地窺探出當年書家的用筆也是有輕重、粗細、以至剛柔的不同變化的。

▼龜骨刻辭

▼甲骨局部

甲骨文的章法布局

至於甲骨文的章法布局大都比較講究,既有一整片甲骨上若幹則卜辭的總體布局,又有相對獨立的每一則卜辭的章法。比如上圖是三則卜辭的局部(碎片),每片采用的是取直行縱勢、有縱行無橫行的字群排布方式,字的大小、長扁錯落有致,向背適宜,疏處不覺空曠,密處不顯擁擠,既有錯綜之隱曲,又有整齊的明快.整個幅麵十分協調、平衡。這等精美的章法布局,直到兩千多年後的行草書家依然在用,豈能是“不計乎工拙”、沒有獨具的匠心,事前不經過周密的設計而信手為之所能實現的?尤其難得的是,不同時期,不問書(刻)家(即卜辭中的所謂貞人),其作品風格有明顯的不同。或粗獷勁遒,雄奇放達,或纖細謹密,入矩中規,或一絲不苟,或略肆草率,等等,比較成熟地體現了當時書(刻)家的藝術個性。因而,這種書法風格的差異,可以作為甲骨文斷代(甲骨學的重大課題)的重要依據之一。

▼甲骨文拓本

▼大型塗朱牛骨刻辭(正麵) 中國國家博物館藏

▼大型塗朱牛骨刻辭(背麵)

甲骨文的中的“範字”與“習作”

有意思的是,在甲骨文中,已發現有初學契刻者的習作。有個別甲骨片上的字不成文辭,在一個或幾個很規範的字周圍,有許多刻得歪歪扭扭,幼稚可笑的同一形體,反複練習某個字的結體和用刀。那規範的字跡,無疑是先生給學生示範作出的“樣板”,那刻意模仿的重複“劣跡”,無疑就是後學的作業了。這從另一個角度說明了商代文化人對書法的重視。

▼大型塗朱牛骨刻辭(正麵拓本)

▼大型塗朱牛骨刻辭(正麵局部)

                                                                                                             

搜索公眾號“陝西省書法院”添加我們。

長按下方二維碼,添加我們





下一篇 : 【承醫樹洞】如果畢業後有一個gap year(間隔年),你會選擇做什麼?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