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為什麼越來越窮?恰恰是因為不斷增長的工資……/小旺私話



周二

私話

07.04

2017

本文共有3196字

仔細閱讀需3分鍾


有知識的人都堅持看完了。

——索羅斯


你是奮(zheng)鬥(zha)在一線城市的打工者嗎?

 

你也處在一個人員流動性很大的行業嗎?請兩天假回到辦公司發現同事都不是你認識的那一波了……

 

以及,你是……互聯網從業者嗎?

 

如果是,相信你也有這樣哭笑不得的苦惱和困惑——被老家的長輩苦口婆心:“畢業那麼久了還在外麵打工,不如回家考個公務員”;“又加班了又不能睡覺了你看吧人家那小誰考了公務員過的多舒服……”

 

在他們看來,這世上除了公務員、事業編、中學老師(嗯?大學老師?你也得當得了才行啊)等體製內的工作,其他都不能被稱之為有工作。

 

總結一下,長輩判斷的標準永遠離不開一條:穩定,每個月安心拿著工資,固若金湯。

 

而實際上,那些被稱之為“打工的”,他們很多在外企或者私企已經做到了中高層,收入比當公務員的後者高了不知多少倍。

 

在這樣的背景下,我們來討論一下今天的問題:


死工資到底是怎麼拖垮我們,讓我們日益貧窮的?


 看似“矯情”的王師兄


王師兄人好能力強,同時是個聽爸媽話的“好孩子”,碩士畢業之後就進了一家國企——就是傳說中的,十分穩定,十分有前途。

 

隨著工作年限的增長和工作經驗的豐富,王師兄慢慢升到了部門老大的位置,年薪三四十萬,在上海擁有了一套自己的房子,過著讓師弟師妹都十分羨慕的生活。

 

有一天學校同門聚餐,大家聊起了各自的生活。然而出乎意料的是,人人豔羨的王師兄,竟然大倒苦水:我這麼些年過的多苦逼,你們知道嗎?

 

作為人民大學九年年代的經濟學碩士,王師兄的學曆學位背景,都可謂是無可挑剔的天之驕子。而畢業之後,進入國企,過著朝九晚五的規律生活,娶妻生子,無不順遂——在老家父輩人看來,更是典型的人生贏家。

 

如今,進入這家國企已經快20年的光景了,在他看來,“都20年了,你們想象一下自己20年後是我現在的樣子,你們滿意嗎?”

 

最怕空氣突然安靜。

 

師兄繼續說:過去的十幾二十年,伴隨著中國的經濟發展,尤其是北上廣深一線城市,可謂是十足的機遇之都。身邊無數的朋友和同事選擇辭職,找項目,創業開公司——他們當中的很多人,也覺得師兄人品靠譜,業務能力出眾,希望拉他一起“搞事情”,做一番自己的事業。

 

麵對這些邀請和機會,師兄也非常動心,但是想想自己這份人人羨慕的央企工作,還是不舍得放棄。每次都在猶豫觀望當中,就這麼一耽擱,給耽擱下來了。

 

而現在回頭看,當年去創業的那幫兄弟們,除了少數創業失敗又回到體製內的人之外(好像也沒失去什麼,還多了一筆聊天時候臭屁的談資),大多數人都有了自己的一番天地,當時和師兄一起入司的兄弟,現在早就是身家十幾億的富豪了。

 

而王師兄,一直守著自己的這份死工資一點點地熬資曆。

 

“現在怎麼看,這份工資都是這麼的雞肋,吃不飽餓不死,每天渾渾噩噩,感覺在上海這個機會之都,我就是一個局外人,這座城市再怎麼熱鬧,對我而言都是沒什麼意義的事情,而且最近幾年,這份死工資讓我過的越來越鬱悶,越來越窘迫。”

 

這麼聽來,王師兄的焦慮和苦惱,並不是出於矯情。

 

固定工資,到底是怎麼了?


 死工資正在將我們拖入貧窮


工資,這個詞背後意味著什麼?

 

翻開故紙堆,馬克思先生在其巨著《資本論》裏麵曾經反複討論工資問題。

 

什麼是工資?工資是在工業生產條件下,為了維持工人生存和勞動力持續供給的一種手段。

 

在工業時代,時代的發展速度是相對穩定的,無論是經濟增長水平,還是工業發展水平,還是我們每個人的工資增長水平,都是一個相對穩定的增長過程。

 

如果把這個理論投放到我們自己的“按部就班的職業生涯”當中,從大學畢業進入職場,我們的收入就開始進入一個經濟學上的線性增長周期——隨著個人專業技能和資曆的不斷提升,以及通貨膨脹的默默發生,我們的收入也會有一個較為穩固的增長過程,這構成了我們所熟悉的工資增長過程。

 

想想是不是,回顧一下自己的升職加薪曆程,你已經從那個月入幾千的小白領步入一萬兩萬三萬的……偽中產了……

 

然而,這個伴隨了我們祖輩,父輩上百年的收入增長過程,看上去也還過得去,甚至稱得上有些“光鮮”、令人安慰,卻在默默地吞噬著年輕人的創造力和積極性,甚至更嚴重的,有可能將我們拖入到“貧窮”的窘境。

 

資本回報遠超勞動力回報

 

改革開放以來,我們一直都在說勤勞致富,的確,在那個遍地是黃金的年代,隻要你不是特別笨,加上足夠的勤奮,成為當時的“萬元戶“,並不是什麼難事。

 

然而進入了信息時代之後,我們的社會經濟發展已經從勞動力和資本並駕齊驅的階段進化到了資本優先的階段,資本回報正在以一個極快的速度超越勞動回報。

 

隻要你在一線城市,你早已發現,單純依靠工資,你根本買不起房——顯然,工資的增長速度,完全跟不上一線城市的房價增速。

 

所以,很多在我們這群人當中的所謂購房抑鬱或者購房壓力,都來自於這種回報率的嚴重失衡。你看著自己日益增多的工資數額,卻隻有扼腕惋惜的份兒:月入1萬的時候,還能買得起半平米的房,現在月入2萬,卻連1/3平米都買不起了 !

 

此外,盟主想要提醒你的一點是,每天都是忙忙碌碌的你,有沒有自我反省過:

 

其實,你正在用身體上的忙碌,填補自己規劃、戰略上的迷茫和不足。這種看上去的“勤奮”,真的不是我們父母那輩人時候的勤奮,這種表麵的勤奮,真的隻是你的自我麻痹而已。

 

互聯網時代的相對貧窮

 

除了資本回報率的問題,我們還要注意一個問題:

 

互聯網時代,財富呈指數增長的特征。

 

在我們豔羨馬雲、馬化騰、李彥宏這些互聯網新星巨賈的時候,有沒有發現一個問題,就是對於傳統企業的市盈率增長模式而言,互聯網企業的估值,往往都是呈現一個讓人出乎意料的發展方式。

 

有人把這個稱之為“市夢率”。暫且不論這個說法帶有的不屑和懷疑意味,實際上,由於互聯網所帶來的降維打擊,導致了其增長模式在一定程度上呈現出了指數增長的特征。

 

在工資線性增長、互聯網指數發展的大背景下,對於從業者來說,最終的結果就是,普通勞動者的收入和互聯網的財富創造能力嚴重背離,最終導致了“相對貧窮”的產生。

 

所以,你想想,月入一萬的自己,除了成為十八線小縣城老家人口中的“月入上萬”,還剩什麼?


自己每天早上的煎餅果子和地鐵裏的人潮湧動,以及不斷爆出來的動輒幾個億的創業公司估值的新聞,都能讓你瞬間清醒。

 

“相對貧窮”,就是這個意思。

 

哪裏有什麼穩定可言

 

到底什麼是父輩人眼中的穩定?從經濟學角度來看,穩定往往意味著低風險。

 

然而,你我都知道,風險和回報是呈正相關關係的,風險越高,相對應的回報也就越高,反之你既然享受了低風險的這種環境,你就必然得不到相對應的風險增值。

 

然而,就在我們一直都在追求低風險狀態的時候,企業的變化卻呈現出一個高風險的狀態,這就是越來越沒有企業敢於去做什麼十年規劃,三年規劃往往都是慎之又慎,這是因為企業的不確定性正在快速增加。

 

如果不能跟上這個時代的腳步,那麼你就會被時代所取代,因為你領的雖然是穩定的工資,但是一旦行業出現顛覆性的打擊的話,那麼你就是被工資陷阱困死的野獸而已。

 

盟主的大學同學張一,情況跟王師兄有些相似,卻比王師兄更加令人深思。在我們大學畢業的時候,張一進入一家地級市的機關黨報,成為一名擁有事業編製的財經記者。每天慵懶的工作節奏讓很多進入互聯網公司的加班狗羨慕不已。

 

然而工作不到兩年,媒體行業大變天,紙媒式微,網站和移動端崛起,黨報也到了要裁員的地步——誰曾想,正是在大家看來“最穩定、有保障”的工作,最先受到了威脅?

 

誠然,當人工智能已經可以替代華爾街交易員,機器人都可以寫出常規的新聞稿件,取代記者和編輯的時候,還有哪一份工作是真正安全的呢?

 

更可怕的是,死工資往往會像煮青蛙的溫水,當你習慣了這種溫柔的模式的時候,你就真正失去了奮鬥的動力和前進的可能性。

 

所以,我們並不是鼓勵所有的人都辭去穩定的工作,也不是鼓吹大家都紛紛下海創業——畢竟,每個人追求的生活方式各有不同,那些深知自己所求並且樂在其中的人,我們均捧出一百分的尊重。

 

我們想要給出建議的,是那些心比天高然而始終渾噩導致命比紙薄的朋友們。大家都需要保持隨時離開穩定崗位的能力,居安思危,不被工資所束縛,真正時刻警惕著來自未來虛空的跨界打擊吧。





猜你喜歡

1、最牛逼的事莫過於,吹過的牛逼都實現了

2、畢業三四年,你還敢去同學聚會嗎

3、李嘉誠最新演講!成功秘訣都在這裏了(附16年演講內容)

4、1400萬的房首付1000萬?!揭秘雙合同真相

5、賺1000萬能有多難?

6、10個賺錢邏輯,老司機帶你告別死工資~

7、你需要多少賺錢,才能在40歲後實現財務自由?

8、別扯了,這世界上根本沒有穩定的工作

9、王思聰一個回答值上萬元,階層固化時代,寒門子弟的上升之道

10、從幾號發工資,就能看出一個公司的好壞?

·END·
 

指旺財富

有錢賺 · 有幹貨看

長按二維碼,即可關注我們↑↑



點擊閱讀原文

新手可領18888體驗金+80元紅包


下一篇 : 咳嗽!你還在服用阿奇黴素嗎?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