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天下霸唱訴《九層妖塔》侵權案,看侵犯保護作品完整權的認定



點擊上方藍字誠至信法務速遞關注我們


請輸入標題  

 文章來源:北京市西城區人民法院(2016)京0102民初83號民事判決書

 

一、案情簡介:

(一)當事人


原告:張牧野,筆名“天下霸唱”,是係列盜墓小說《鬼吹燈》的作者


被告一:中國電影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三:夢想者電影(北京)有限公司

被告四:樂視影業(北京)有限公司


第三人:北京環球藝動影業有限公司


被告一、三、四及第三人是電影《九層妖塔》的出品方或聯合出品方,即:電影的製片者

被告二:陸川,是電影的編劇和導演。 

 


(二)案情經過

原告創作了《鬼吹燈》係列文字作品,《精絕古城》是其中的一部作品。本案爭議所涉及的作品就是《精絕古城》


《精絕古城》主要描寫的是:主人公胡八一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插隊到中蒙邊境的崗崗營子,之後參軍到西藏,遇上雪崩掉落到一條巨大的地溝當中,遇到了會將人瞬間燒成灰燼的火瓢蟲以及九層妖塔。複員後,胡八一和好友王凱旋(綽號“胖子)一起加入了一支前往新疆考古的考古隊。考古隊由女主人公美國華人Shirley楊、陳教授等人組成。一行人經曆萬險來到了塔克拉瑪幹沙漠中的精絕古城遺址,進入了地下鬼洞。洞中機關重重、陷阱不斷。胡八一利用自己懂得的墓葬秘術帶領胖子、Shirley楊、陳教授逃離險境。

創作完成後,經過層層合同安排,被告三夢想者公司取得了《鬼吹燈》在全世界地域內的電影電視權,包括對於原著小說的改編權、攝製權、發行權、複製權以及因使用前述各項權利而取得的經濟收益權。之後,被告一、三、四通過簽署共同投資協議的方式,明確了電影《九層妖塔》的著作權歸屬和相關權益。之後,完成了電影的攝製和發行。


電影《九層妖塔》講述的是:

一萬多年前鬼族占領了地球,羿王子帶領人類戰勝了鬼族,並用自己的身體將鬼族封印在九層妖塔之中。此後,隱匿在人類之中的鬼族後裔隻要活到四五十歲就會自燃,女主人公楊萍便是鬼族後裔。九層妖塔的封印隻能由羿王子的後裔才能破解。楊萍的父親楊加林為了讓自己的女兒逃脫自燃的命運趁著負責昆侖山挖掘神秘生物骸骨的機會,將裔王子的後裔胡八一、楊萍帶到九層妖塔處,意圖破除封印、開啟妖塔,但被羿王子守陵人孫連長阻止。在逃離過程中,除胡八一外,楊教授父女生死成謎,其他人全部殞命。數年後,楊萍以Shirley楊的名義再次出現,控製鬼族攻擊人類。胡八一與發小王凱旋、神秘機構749一起開始了消滅鬼族的戰鬥,最後因胡八一親手擊斃Shirley楊引發九層妖塔的倒塌,取得了最後的勝利。

2016年1月4日,原告將被告起訴至北京市西城區人民法院,認為被告將原告所寫的《鬼吹燈之精絕古城》改編拍攝成電影,並於2015年9月23日以《九層妖塔》之名在全國各大影院上線放映,嚴重侵害了原告權益。

第一,電影《九層妖塔》隻在片頭顯示“根據《鬼吹燈》小說係列之《精絕古城》改編”字樣,卻沒有給原告署名,侵犯了原告的署名權

第二,電影《九層妖塔》的內容對原著內容歪曲、篡改嚴重,在人物設置、故事情節等方麵均與原著差別巨大,侵犯了原告的保護作品完整權。要求被告停止侵權行為、公開賠禮道歉、消除影響,並連帶賠償精神損害撫慰金

 

二、爭議焦點:

  • 電影《九層妖塔》是否侵犯了原告的署名權?

  • 是否侵犯了原告的保護作品完整權?

  • 侵犯署名權及保護作品完整權的主體及民事責任如何認定?


三、法院說法:


關於爭議焦點一被告在影片《九層妖塔》片頭顯示“根據《鬼吹燈》小說係列之《精絕古城》改編字樣,是否就等於完成了對原著作者的署名?

合法取得原著作品改編權後,是否就可以不對原著作者進行署名


法院認為:

署名權,即表明作者身份,在作品上署名的權利。在作品上署名的主要功能是要建立作者與作品之間的聯係。依據《著作權法》的規定,即使是在合理使用、法定許可等對著作權進行限製的特殊情形下,也都要求標明原著的作者姓名、作品名稱。而“鬼吹燈”、“精絕古城”都僅是作者所創作的作品名稱。作品名稱隻是作品的一部分,隻是對作品內容的一種高度概括、提煉的表達,其主要功能是使作品具有個性特色,起到區分此作品與彼作品的作用。顯然作者姓名不等同於作品名稱。因此,被告在影片《九層妖塔》片頭顯示“根據《鬼吹燈》小說係列之《精絕古城》改編字樣,並不等於完成了對原著作者的署名的義務。且根據《著作權法》的規定,演繹作品也應當對原著作品的作者進行署名。所以,被告確實未給原告署名,侵犯了原告的署名權


關於爭議焦點二:電影《九層妖塔》是否侵犯原告的保護作品完整權


法院認為:

著作權法第十條第一款第四項規定:保護作品完整,即保護作品不受歪曲、篡改的權利。這項權利的意義在於保護作者的名譽、聲望以及維護作品的完整性。但由於保護作品完整權具有高度抽象性特征,因此,對於該權利的控製範圍、具體邊界的確定,不應一概而論,應當綜合考察使用作品的權限、方式、原著的發表情況以及被訴作品的具體類型等因素。

  

(1)使用作品的權限方麵,應當區分被訴作品是否獲得相應授權

對於通過合法方式取得部分或者全部著作財產權的,作者本人雖然控製著作品的人身權,但基於合同履行的誠實信用原則和作品創作與傳播之間的利益平衡原則,應當對保護作品完整權的行使予以一定程度的限製

結合本案,夢想者公司經過層層權利傳遞合法取得了包括改編權、攝製權在內的電影電視權。在此情況下,應當結合著作權法和合同法的規定對合同的履行做出符合合同目的的解釋

就合同履行而言,原告雖然保留了著作人身權,但已自主地將著作財產權讓渡他人受讓人取得財產權後,將會產生與原著作者人身權如何協調的問題人身權與財產權的分離,會在客觀上產生原著作者對人身權的控製使得受讓人感到財產權利缺乏可靠性的問題。

就著作權法的立法宗旨而言,著作財產權轉讓作為一項重要的權利行使方式,在現實生活中起著促進作品傳播、繁榮文化市場的重要作用,也是著作權人實現其經濟利益的重要途徑之一。

有鑒於此,在作品的著作財產權轉讓後作者固然可以繼續行使其自身專屬的著作人身權,但作者對於其自身享有的著作人身權中的保護作品完整權的行使應當受到一定程度的限製。即,在作者作出明確意思表示,將其著作財產權轉讓給他人後,關於被轉讓人的合法改編行為是否侵犯其保護作品完整權,不能簡單依據是否違背作者在原著中表達的原意這一主觀標準進行判斷,而是應重點考慮改編後的作品是否損害了原著作者的聲譽

 

(2)使用作品的方式方麵,應當區分複製行為與改編行為

對於作品的複製一般是將作品以原貌使用。對於是否侵犯保護作品完整權,應當堅持嚴格的標準。隻要複製後呈現的內容、觀點與作者在原著中表達的不一致的,一般可以認定構成對原著的歪曲、篡改

改編行為則不同。改編作品是在已有作品基礎上再創作的作品。相對於原著而言,改編作品具有改編者新的創作和表達,必然要對原著的內容、觀點發生一定程度的改變

結合本案,《九層妖塔》係影視作品,由於電影創作的複雜性,要對原本是平麵的、抽象的、文字敘述形式的小說進行三維的、具象的、形象的動態再現,這其間將包含有大量的創造性成分。在抽象的小說作品變成具象的電影作品過程中,必然要對原著的內容、觀點發生一定程度的改動。因此,在判定涉案電影《九層妖塔》是否侵犯原著小說的保護作品完整權時不僅要對比原著與影視作品的不同之處,還要綜合考慮原著小說的表達和電影的創新部分應當分析改動是否超出了必要的範圍即是否降低原著小說的社會評價、損害作者的聲譽。應當以是否降低了原著小說的社會評價和是否損害了作者的聲譽作為評判是否侵犯作品完整權的標準


(3)原著的發表情況方麵,應當區分是否已經發表

在作品發表之時,原則上必須尊重作品的全貌。如果此時改動作品,不但會損害作者的表達自由,也會影響公眾對作品內容、觀點的了解,此時關於保護作品完整權構成要件的判斷,應看是否對原著的內容、觀點進行了改動。在作品發表之後,作者的思想、表達已經向社會公開,公眾亦能知曉原著作品的全貌,此時應當重點考慮被訴作品是否損害原著作者的聲譽


(4)被訴作品的具體類型,應當區分是否有特殊規定。

《著作權法實施條例》第十條規定:著作權人許可他人將其作品攝製成電影作品以類似攝製電影方法創作的作品的,視為已同意對其作品進行必要的改動但是這種改動不得歪曲篡改原作品。基於該條規定的基本精神,在判斷電影作品是否侵犯原著作者的保護作品完整權時,必須充分考慮電影作品特殊的表現手法和創作規律。作為電影作品改動原有作品是應有之義,僅在歪曲篡改時才構成對原著作品完整權的侵害


綜合以上判斷因素,在當事人對著作財產權轉讓有明確約定、法律對電影作品改編有特殊規定的前提下司法應當秉持尊重當事人意思自治、尊重創作自由的基本原則在判斷電影《九層妖塔》是否侵犯原告的保護作品完整權時,不能簡單依據電影“是否違背作者在原著中表達的原意這一標準進行判斷也不能根據電影對原著是否改動、改動多少進行判斷。而應注重從客觀效果上進行分析即要看改編後的電影作品是否損害了原著作者的聲譽


  麵向大眾的影視作品,特別是根據廣為傳播的原著作品改編完成的電影作品在問世之後,都要經受廣泛的社會評價及批評。本案當事人提供了關於電影《九層妖塔》的不同評論觀點,對這些觀點應當進行全麵、客觀、理性的分析。就批評性評論而言,評論批評的對象明確指向電影《九層妖塔》,而不是指向小說《精絕古城》因此評論所產生的後果雖然可能影響電影《九層妖塔》的聲譽,但未導致對小說《精絕古城》社會評價的降低沒有證據證明電影在內容、觀點上對小說造成了貶損醜化,進而降低原著小說的社會評價。


因此法院認為,作品是作者思想的外現與反映,是作者人格的外化與延伸。保護作品完整權的主要意義就在於從維護作者的尊嚴和人格出發,防止他人對作品進行貶損醜化以損害作者的聲譽。涉案電影《九層妖塔》的改編、攝製行為並未損害原著作者的聲譽,因此不構成對原告保護作品完整權的侵犯

 

  

關於爭議焦點三:侵犯署名權及保護作品完整權的主體民事責任的認定,即,影視作品應當由誰來承擔侵犯署名權和保護財產完整權的民事責任


法院認為:

《著作權法》第十五條規定,電影作品和以類似攝製電影的方法創作的作品的著作權由製片者享有,但編劇、導演、攝影、作詞、作曲等作者享有署名權,並有權按照與製片者簽訂的合同獲得報酬。由該規定可知,電影作品的著作權歸電影作品的製片者享有,製片者有權就電影作品對外行使著作權並獲得利益。編劇、導演等民事主體雖享有署名權,但其並非電影作品的著作權人,無權就電影作品對外行使著作權並獲益。雖然著作權法中對基於電影作品而產生的民事責任的承擔主體並無明確規定,但基於民事權利與民事責任相對等的原則,權利人在行使民事權利的同時亦有義務承擔基於該權利客體而產生的相應責任,故電影作品的製片者作為著作權人在行使權利的同時亦當然應承擔基於該電影作品而產生的民事責任

據此,本案中,基於涉案電影而產生的民事責任應由涉案電影的製片者,而非編劇、導演等其他民事主體承擔。因著作權法對製片者並未作出明確規定,根據影視行業慣例和通常的署名方式,一般將出品方或者聯合出品方認定為製片者。結合本案,被告一、三、四、第三人係製片者,依法應當承擔責任


法院判決:


一、本判決生效後三十日起,被告一、三、四、第三人在發行、傳播電影《九層妖塔》時署名天下霸唱為電影《九層妖塔》的原著小說作者;

二、本判決生效後三十日起,被告一、三、四、第三人在一家全國發行的報紙上就涉案侵權行為刊登致歉聲明,向原告張牧野公開賠禮道歉,消除影響;  

三、駁回原告其他訴求。

 

四、案件評析:

《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第十條第一款第(四)項規定,保護作品完整權即保護作品不受歪曲、篡改的權利。

本案明確了當原著作者將改編權、攝製權等作品的財產權讓渡他人後,當發生保護作品完整權這一原著作者控製的人身權,與受讓人的合法權益存在緊張衝突關係時,確定是否侵害了保護作品完整權的邊界在於:是否因歪曲和篡改導致了原著作者的聲譽受損?這是一種從客觀效果上進行的分析,而並非從是否違背了作者在原著中表達的原意做出的主觀判斷。


之所以如此理解,是因為作品和作者之間具有超乎尋常的一種“血緣關係”。我們經常把作品比作是作者的兒子,它和作者之間是一種“父子關係”。“父親”肯定是對自己的“兒子”非常愛護、非常緊張的。他人哪怕是對自己“兒子”有一點點質疑,都可能會引發“父親”超乎尋常的反映。但畢竟作品是一種人類的精神財富,特別是當作者將財產權讓渡後,它還構成了一種可流動的財富。


著作權的立法宗旨在於,通過保護文學、藝術和科學作品作者的著作權,以及與著作權相關的權益,鼓勵作品的創作和傳播,繁榮科學文化事業。鼓勵作品的創作和傳播是著作權法的立法宗旨。著作財產權的流轉是實現立法宗旨的重要手段之一。因此,原著作者固然可以通過對於人身權的控製限製後續財產權利受讓人侵害其作品的完整性,但也不能超出合理邊界肆意解釋作品的完整權,唯有以相對客觀的認定標準,在改編行為確實達到了損害原著作者聲譽程度時,才將其認定為“侵犯作品完整權,這才有利於實現作品創作與傳播之間的利益平衡,進而推進祖國科學文化事業的繁榮與發展。


  注:本案現已進入二審程序,我們將持續關注後續判決的情況。



作者|李輝

簡介|上海市誠至信律師事務所合夥人律師,日本神戶大學法學博士,上海市律師協會文化傳媒業務研究委員會委員,中央電視台CCTV-12《法律講堂》欄目主講人,華東政法大學兼職教授。



                                文章為原創,轉發請聯係授權。請輸入標題     bc



                     上海市誠至信律師事務所

              鬆江區樂都路339號電信大廈18層

                         021-67812201







下一篇 : 倒計時最後一天,陸家嘴要搞一樁大事!丨萬裏挑一 ·品味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