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令輝新加坡賭場香港追賭債,勝算幾何?孔令輝們侮辱國人智商?


?據港媒今日報道,新加坡濱海灣金沙娛樂城向香港高院上訴,指孔令輝於2015年2月向賭場借款100萬新加坡元,其中90萬新加坡元為籌碼,餘下10萬新加坡元是成為原告“頂級玩家”的費用。但孔令輝至今仍未完全還清借款,賭場向他追討逾45.4萬新加坡元,折合約256萬元港幣。中國乒乓球名宿孔令輝被新加坡賭場追討逾25?0萬港幣貸款一事繼續發酵,中國乒協決定立即暫停其女隊主教練工?match?作,國家體育總局則表明態度:進一步深入調查孔令輝,並?match?按有關規定嚴肅處理。那麼,撇開其本人?match?如何被調查處理,孔令輝欠新加坡賭場巨額賭債,為何要在香港上訴?香港高等法院又會怎麼判決這起案件呢???



體育總局:嚴查孔令輝問題,對違法行為零容忍

中國乒乓球協會30日決定暫停孔令輝中國女乒主教練工作。國家體育總局也表示,堅決反對並將嚴肅查處各種違背職業道德和違法違紀行為,采取零容忍態度。

5月29日晚,孔令輝在個人微博發表聲明,回應被新加坡賭場追債的傳聞。

孔令輝聲明全文如下:

今天有媒體陸續曝出我在新加坡賭場欠資的新聞,現就相關情況聲明如下:

一、2015年2月我經相關組織部門同意,利用春節放假4天帶父母及親朋好友去新加坡旅遊,在居住酒店樓下的賭場,親朋好友進去娛樂,我在旁邊觀看,期間幫他們去取籌碼並留下相關私人信息。

二:今天媒體曝出此事後,我第一時間打電話追問當時在場的親朋好友怎麼回事,才知道當時有人和賭場有債務糾紛迄今未了,導致我被介入訴訟,我已第一時間請欠資者出麵澄清事實,並保留借助法律手段保護自己的權利。

目前正值世乒賽期間,因此事件的發生對隊伍造成的負麵影響我深感不安,也請大家相信,我將與我的隊伍通力合作,排除一切幹擾,竭盡全力打好本次世乒賽,繼續為祖國爭取榮譽!


新加坡賭場為何在香港上訴?


據香港《橙新聞》報道,孔令輝此番遭新加坡濱海灣金沙酒店娛樂場控告,賭場向香港高等法院提控,要求向孔追討45.4萬新加坡元(約255.9萬港元)的賭博欠款。


據法庭資料,本案原告Marina Bay Sands Pte. Ltd為新加坡濱海灣金沙酒店娛樂場經營公司。其入稟狀表示,孔令輝為它旗下賭場顧客。雙方2015年2月19日(正好是農曆春節)簽定貸款協議,孔令輝在同日向原告借取100萬坡元,其中90萬為籌碼,餘下10萬則成為原告“頂級玩家”的費用。


原告指,孔令輝直至現在隻清還54.5萬多坡元,因此入稟香港高院,要求法庭頒令孔還清餘款45.5萬坡元,約255.9萬港元。


那麼,為什麼新加坡賭場要在香港法院入稟討債呢?


新加坡博彩業始於2010年,當時有兩家賭場開業,且在第二年博彩收入就與拉斯韋加斯齊名,並列排在澳門之後。之後,該國賭業發展並不順利。一邊政府控製博彩業擴張,另一邊博彩業麵臨較高壞賬風險,即經常有人逃債。自2010年以來,僅濱海灣金沙已在新加坡最高法院提起84宗、每宗金額至少為25萬坡元的索償案件。


那麼,新加坡之外如香港、澳門乃至中國賭客在新加坡欠債怎麼辦?結果一般都比較尷尬,賭場想追回欠款十分困難。2012年就有這幺個案例:聖淘沙名勝世界去年在新加坡向一名中國澳門籍賭客Kuok Sio Kun提出起訴,向她追討220萬坡元(合1380萬港元)欠款。但6個多月過去,該賭場甚至連法院文件都無法送達該居於澳門的女士之手。何況孔令輝是中國內地人,不具有任何海外身份!一般而言,一個內地賭客,把借賭場的錢輸光後腳底抹油回到內地,那幺賭場要向中國法院提出起訴幾乎是不可能的——新加坡和中國至今未簽訂任何關於法院判決相互強製執行的安排(香港除外)。


也就是說,香港成了新加坡賭場追回欠債的最後希望。


事實上,賭博在很多國家與地區均屬非法行為而受到禁止,因而因賭博產生之債務為無效債務而不受法律保護。但是,近年來世界各國對賭博行為越來越持開放態度。如英國2005年修訂的《賭博法》已經廢除了原先對賭博合同的很多限製。


比如說,中國澳門法律允許賭博及打賭,由此產生的賭債就可成為法定債務。《澳門民法典》亦對賭債的性質作了規定:“特別法有規定時,賭博及打賭構成法定債之淵源;涉及體育競賽之賭博及打賭,對於參加競賽之人亦構成法定債務之淵源;如不屬上述各情況,則法律容許之賭博及打賭,僅為自然債務之淵源。有關賭博的特別法是澳門特別行政區頒布的《娛樂場博彩或投注信貸》法規,用以規範博彩借貸行為的運作,從而使得澳門的賭博借貸行為有了法定依據。在這一賭博借貸立法出台後,澳門賭債已成為法定債務,其法律效力在於當債務人不履行債務時,債權人可通過司法途徑強製執行。

以在香港追討澳門賭債為例,了解新加坡追討賭債的難度係數有多高?



如何在香港追討澳門賭債?

(一)在香港法院直接起訴要求償還賭債 

 

開設賭場進行經營性賭博,在香港是違法的,其所產生的債務屬於違法債務,法律不予支持。但開設賭場進行經營性賭博,在澳門卻是合法的,所產生的債務屬於合法債務。如果香港居民在澳門欠賭債,而被澳門債權人追討,香港法院是否支持? 


因為借貸合同是在澳門發生,所以香港法院需要首先確定適用於該案的適當的法律。根據香港的衝突法原則,確定適當法律的時候,要先看合同的明文條款,看看可否找到意向表示。如果找不到,下一個步驟是考慮當事人的行為,看看可否從行為推定他們是否就適當法律采納任何意見。如果這個調查也找不出什麼,那麼便到了第三個階段,考慮什麼法律與交易的關係是最密切及真實的,法院應當適用與交易關係最密切及真實的法律。

 

如前所述,澳門賭場的借貸合同必須載有受澳門特別行政區現行法律約束的條款,才符合成為法定賭債的條件。所以,一個符合法律規定的借貸合同,必然載有適用澳門法律的條款。因此,根據當事人自由選擇法律的原則,香港法院應將澳門法律確定為適當法律。 


不過,雖然香港法律承認當事人有選擇適用法律的自由,但也對當事人的選擇自由施加了一定限製,亦即當事人的選擇不能與香港公共政策相抵觸。根據普通法原則,一個賭博合同的準據法如果是外國法,依該法,該合同是合法的、有效的,該合同就應該可以在香港強製執行。


(二)澳門法院判決在香港的承認與執行 


澳門法院的判決在香港不能直接運用。但是,判決債權人可就判決向香港法院提起訴訟。也就是說,澳門賭債債權人可以首先在澳門起訴,債權人在澳門法院獲得勝訴後,如果判決債務人屬於香港居民, 且判決債務人拒不執行澳門法院判決,則判決債權人可以就該判決向香港高等法院提起訴訟,要求判決債務人履行澳門法院判定的義務。 


澳門賭債債權人既可以直接在香港、台灣的法院起訴,也可以先在澳門法院提起訴訟,然後請求香港、台灣的法院予以協助,其前提條件是保證賭債性質屬於法定賭債。中國大陸法院雖然不承認澳門賭債的合法性,但其理論基礎有必要進行檢討。 


由此看來,新加坡在香港追討賭債的難度是相當大的,孔令輝有不戰而勝的可能......


為何在中國大陸仍無合法途徑

追討賭債 ?

中國內地法律對賭博和賭債的基本態度是相當嚴厲的。大陸《刑法》第303條規定,以營利為目的,開設賭場或者聚眾賭博或者以賭博為業的,將可能被處以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製,並處罰金。對於某些賭博行為,雖然不視為犯罪,但有可能從維護社會治安的角度出發,給予行政處罰。《治安管理處罰法》第 70 條規定,以營利為目的,為賭博提供條件的,或者參與賭博賭資較大的,可能被行政拘留或處以罰款。 ?match??


賭博既屬違反國家法律規定的行為,賭博當事人之間產生的賭債就喪失了合法存在的基礎。《民法通則》和《合同法》規定,違反法律的行為是無效的民事行為,所形成的合同是無效合同。 所以,賭輸的人在法律上不負任何債務,賭贏的人也沒有法定的受領權利。

 

對於其他法域的合法賭債,中國大陸也是采用一概不予承認的態度。《民法通則》第 150 條規定,適用外國法律或者國際慣例的,不得違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社會公共利益。這是說,如果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衝突法規範,在審理案件時適用域外法律,但適用域外法律有違中華人民共和國社會公共利益者,拒絕適用該法律。在賭債問題上,中國大陸法院一直堅持這一態度,不承認發生在域外的任何賭債的合法性。即使對於發生在實行“一國兩製”的澳門的賭債,態度也未曾改變。

 

中國大陸對澳門法定賭債的態度,其實值得檢討。第一,如前所述,這一態度會造成“賭客贏錢可保有彩金,輸錢可回內地賴帳”的矛盾現象,甚至助長某些人的僥幸心理,增加其去澳門參賭的欲望。第二,從效果上而言,在澳門賭博實際上並不損害內地的社會公共利益。所以,以危害中華人民共和國社會公共利益為由拒絕承認澳門賭債頗為牽強。第三,《澳門基本法》第 118 條規定:“澳門特別行政區根據本地整體利益自行製定旅遊娛樂業的政策。”這是以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的形式承認澳門發展“娛樂業”合法,而在司法過程中卻否認澳門賭債的合法性,實際上存在矛盾。 

 

綜上所述,通過司法途徑追償澳門賭債,並不像澳門社會普遍認為的那樣悲觀。兩岸四地中三地(台灣、香港、澳門)承認澳門賭債的合法性,隻有中國大陸持否認態度,但隨著爭議的不斷增加,也不排除中國大陸調整有關司法政策的可能。


孔令輝這則新聞被曝出後,參與評論的網友主要分為幾大陣營:


“痛惜派”這樣說:


@柳一秋:黃賭毒 不能沾


@王大錘_er:其實沒毛病啊 犯了錯就是該按照程序的


@華君summer:功過不能相抵,他曾經為國爭光我們不可否認,但這不能說明他做人是幹淨的,涉嫌賭博就是犯罪,這也是國家法律和道德所不允許的,作為一個知名人士本當自律,去賭博還欠錢不還應該遭到唾棄!


“事有蹊蹺派”這樣說:


@小西紅柿應該跟葡萄做朋友:評論別先急著開嘲 一、256萬港元差不多是225萬rmb的樣子,我不認為孔令輝還不起 二、新加坡的賭場在中國香港提起訴訟向內地人民追債?合理嗎?符合程序嗎?有法律效益嗎? 三、世乒賽在即,港媒和新加坡此時渲染這種新聞居心何在?


@多睡善飯的巧手小三兒:沒有人覺得一個居住在中國北京的黑龍江人在新加坡欠了錢然後債主去中國香港法院起訴這件事很奇怪嗎


此外,還有不少人對正在進行的比賽表示擔憂:


@接下吻再開一槍:應該等世乒賽結束啊。臨陣換帥,兵家大忌


@金是段波:希望國乒不要受此影響繼續加油。


元芳,你怎麼看?~?



??


孔令輝們侮辱國人智商

在中國,社會名流麵對聲譽危機,大多都表現不堪,令人著急。他們一般有三種做法:其一,誠實麵對,勇於負責,爭取諒解與支持。這在文明國家,司空見慣;在中國,隻是個別現象。其二,躲貓貓,打死不說,靜等下一個熱點掩埋。這招臨時有用,也最常見,但後遺症明顯,易被秋後算賬,且本人內心一直會有陰影。其三,擠牙膏,硬拗,罔顧事實,為自己辯解。第一種是用正能量對衝負能量,最終還能換回正能量,而後兩種全是負能量。孔令輝是最新的第三種負能量典型。

 

中國乒乓球明星孔令輝,涉嫌在新加坡賭博,欠下賭資,招致新加坡賭場入稟法院香港法院。中國國家體育總局快速反應,對孔立即停職調查。孔令輝則在微博發聲明自說自話,全文如下:

 

今天有媒體陸續曝出我在新加坡賭場欠資的新聞,現就相關情況聲明如下:一、2015年2月我經相關組織部門同意,利用春節放假4天帶父母及親朋好友去新加坡旅遊,在居住酒店樓下的賭場,親朋好友進去娛樂,我在旁邊觀看,期間幫他們去取籌碼並留下相關私人信息。二:今天媒體曝出此事後,我第一時間打電話追問當時在場的親朋好友怎麼回事,才知道當時有人和賭場有債務糾紛迄今未了,導致我被介入訴訟,我已第一時間請欠資者出麵澄清事實,並保留借助法律手段保護自己的權利。目前正值世乒賽期間,因此事件的發生對隊伍造成的負麵影響我深感不安,也請大家相信,我將與我的隊伍通力合作,排除一切幹擾,竭盡全力打好本次世乒賽,繼續為祖國爭取榮譽!

 

孔令輝的聲明存在如下主要問題:不敢麵對事實、違反政治紀律、涉嫌撒謊為自己辯解、回應聲譽危機不專業,缺乏責任擔當,還試圖轉移熱點。

 

首先,不敢麵對事實。很顯然,孔令輝賭博事實是存在的。一方麵,香港、新加坡的法治都很完善,一旦進入法律程序,都得講證據。新加坡賭場沒證據,不會到香港立案。否則,孔令輝可反訴誹謗。另一方麵,賭場都是和氣生財,不到萬不得已,不會把客人告上法庭,影響生意,更不會無中生有打官司。當然,賭場通過官司和媒體輿論,是為了討回利益,是商業策略。

 

其次,黨員違紀的政治錯誤。撇開孔令輝公職身份不談。他是中共黨員,此事按黨紀第126條、128條、129條,他都有份。更大問題是,2012年以來有強大的反腐敗運動,而孔於2015年還進賭場,還惹出一堆是非,顯然是十八大後不收手、不收斂。政治問題相當嚴重。這說明,他要麼無知,要麼僥幸,要麼頂風作案。

 

其三,涉嫌撒謊。孔在聲明中說,新聞出來後他才知道真相。這不符合邏輯。賭場糾紛一般都是私下協商解決,期間會有反複溝通。整個過程,孔當然應該知道,怎麼可能媒體曝光了才知道?退一步說,即使沒參與賭博,僅幫人作保,他也知道全程。這種裝無辜顯然是侮辱公眾智商。還有一種可能,孔明知參與賭博問題的嚴重性,而以這種說法淡化自己責任和負麵影響。

 

最後,前科促使“秋後算賬”。之前,孔有諸多負麵新聞,有人甚至說他是“乒乓球隊各種醜聞的集大成者”,諸如酒駕醉打保安、感情劈腿車震等。以前,這些破事兒,通過找關係、花錢、甚至找組織,或都能擺平,但現在情勢大變。估計這次總局受夠了,果斷行動,為中國乒乓球隊止損。

 

孔令輝案例值得社會名流們注意。其一,對中國政治不能缺乏敏感性,對反腐形勢與趨勢要有清醒認識。未來很長一段時間,都將是反腐高壓期,並最終形成常態。認清形勢,潔身自好,才是最佳選擇。其二,如實回應聲譽危機是最佳策略,隻有如此才能取得解與支持。最不濟,也應立即找到律師或公關專家協助,專業回應,以防漏洞百出,質疑聲再起。其三,賭博等負麵問題,社會觀感很差,出事都應盡快在萌芽階段解決解決,以防發酵,擴大影響。最後,因特網時代,當鴕鳥、當縮頭烏龜都是下下策。

免責聲明:

  1、凡注明來源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目的在於公益性分享。若作者或版權人不願被分享或侵權,請及時指出,經核實後刪除。

  2、部分圖片來源於互聯網,版權歸屬原作者。

觀滄海論道微信號:DaoofDao 

關注觀滄海論道,精彩繼續!

免費訂閱:長按二維碼3秒識別加關注




下一篇 : 【心疼】澳洲寶寶嘴裏叼香煙的照片被瘋傳!竟然還是親媽“喂”的!網友憤怒: 讓小嬰兒抽煙,你TM不配當媽!


微信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